小說 達人專欄

[極短篇]俊傑是如何遇見小柔?

伍鳴 | 2021-02-13 14:01:18 | 巴幣 140 | 人氣 122


  晴朗到讓人笑出來的天,看不見雲!有多久沒有那麼清爽?連空氣都不一樣。

  俊傑笑著,讓陽光和青草的氣味進到胸中。

  「你在笑什麼,幹嘛傻笑?很蠢耶!」聲音從固定在摩托車右前方的手機上傳出。那是俊傑的女友溫蒂,他們正在視訊。

  「天氣真的很好啊,妳一定要出來走走!」俊傑邊催油門邊說。

  「那怎麼行,我還在備料。今晚可是你第一次品嘗我的廚藝,我可不想丟臉。」溫蒂說。

  「現在才中午阿!」俊傑說。

  「海鮮的部分已經處理完了,但是肉的味道不夠,還要再醃一下。還有甜點,你別忘了甜點!」溫蒂說。

  「哇,有魚有肉,還有甜點,我真是太幸福了!」俊傑真心地說,口水已經在嘴巴生成。

  「我警告你喔!」溫蒂口氣一變。「如果你今天又加班回不來,那麼多東西,我可是要找吉米來吃喔。」

  俊傑皺眉。「不要找吉米,他才沒那個福氣。我已經跟老闆說了,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把事情排開。」

  吉米是另一個男生,很明顯地在追求著溫蒂,儘管她已經跟俊傑在一起了。

  「好啦,你專心騎車,我也要去忙了。愛你。」溫蒂說。

  「我也愛妳,掰掰。」俊傑用嘴型做了一個吻,之後溫蒂就切了電話。

  俊傑心想,既然晚餐要吃大餐,那中午就隨便買買吧。

  他看到一家叫做「林嫂小吃部」的店,騎了過去。

  菜單上有炒飯、水餃、餛飩麵、牛肉麵、滷肉飯等等。

  「老闆,我要一碗滷肉飯外帶。」俊傑說。

  老太太從戶外廚房的位子上轉過頭。「帥哥,要不要湯?」

  「不用,我不想吃太飽。」俊傑說。

  「沒關係。」老太太笑著說,隨即轉身備餐,但是臉色忽然變得陰沉。

  她心想,每個人來都是主餐配上一碗湯,哪有人不要湯?我們家的湯雖然看起來只有水,但那可是用豬骨去煮的,要價二十五元已經很便宜。只賣主餐的話,餐廳要怎麼活下去?如果你這年輕人不懂怎麼做人,也不必跟你客氣了。

  想著,她背對客人,手到腳底下摳了一層腳皮。

  一個老嫗的腳皮,是歲月精華之所在,也是角質層、汗水和細菌堆積的結果。正常的腳就算長繭,頂多變黃、變白,但這位老太太腳底變成了青綠色,有些地方裂開、卡著黑色汙垢。

  她將腳皮揉一揉,放進滷肉飯裡,又加了一匙鹽巴提味。

  「謝謝喔。」俊傑因為心情好,滿臉笑意。

  「謝謝,歡迎再來。」老太太說。

  送走了客人,廚房裡馬上傳來另一個粗聲粗氣的聲音。「弄什麼搞那麼久?一定要巴下去妳才知道要快是不是?三桌的雞肉呢?」

  紅鼻子老人穿著無袖上衣、短袖走出來,渾身酒氣。

  「外帶的客人先給他……」老太太還沒說完,老人一個巴掌就打下去。

  老太太痛得要死,摀著臉心想:死鬼,看我哪天毒死你。當初就是瞎了眼才會嫁給這個人。


  俊傑吃完午餐就去跑客戶,事情發生的時候肚子正絞痛。對面大卡車越過雙黃線,想要超前面的車,豈知從彎道轉角一出來就撞上俊傑,正常情況下他一定能閃避的。

  車禍相當嚴重,俊傑的摩托車被撞爛,頭部受撞擊昏迷,手、腳骨折。

  他醒來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了。

  「我那時真的以為你不會醒來,醫生說機率一半一半。」溫蒂在病床邊紅著眼。

  俊傑全身包紮、吊著點滴,有些地方用擔架固定,肩膀隆起像個小丘。「我那時候肚子痛,一回過神已經被撞飛。剛醒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哪。我還想著,現在是晚上了嗎?我要趕回去吃溫蒂親手做的菜。」

  溫蒂聽到這裡,握著病床的欄杆,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對不起,俊傑,真的對不起……」

  俊傑覺得頭暈,講話讓他更累。他看女方哭得厲害,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擠出乾啞的音色。「別難過,我還活著,妳幹嘛要道歉?」

  溫蒂抬起頭。「那天,你沒回來,電話也沒接。我就……我就……」

  俊傑睜大眼。「妳真的找了吉米?」

  溫蒂點點頭。「對不起,他真的對我很好。而且我以為你不會醒來。怎麼辦,我不是個好女人,我該死!」

  俊傑的血液彷彿一瞬間從頭殼散去。他沉默了一會兒,明白到事情早已不可挽回。「不,不是妳的錯,是命運使然。其實不瞞妳說,這段時間裡我也遇見了另一個女人,她叫小柔……」


  走下樓梯的時候,溫蒂還紅著眼。心裡想:我真的不該這麼快就放棄他的,不過當初誰知道會這樣,那麼嚴重的車禍居然奇蹟生還,那是多麼低的機率阿。醫生和我說,雖然有一半的機率能醒來,但是要多久不敢保證,有些可能要好幾年以上。

  好幾年?等下去人都老了。而吉米,真的也不錯。

  剛剛俊傑說他也遇到一個女人的時候,說得很勉強。他一定是因為被我拋棄、看我難過自責,就想讓我不要那麼有罪惡感吧。他真是個好人,也是個傻瓜,誰都知道他才剛醒來兩、三天,又都躺在醫院,哪裡交得到新女朋友?

  越想溫蒂就越難過,喃喃地又流下眼淚。「俊傑真的太可憐了。」


  俊傑慢慢地用疼痛的左手拆卸右肩的繃帶,邊喘息邊說。「小柔,妳可以出來了。」

  隨著腫大如球的右肩繃帶漸漸稀疏,底下露出了一個女人的頭。「悶死我了。」她嘆道。

  叫做小柔的女子,其實只有一顆頭和脖子,但是她的脖子卻連在俊傑的脖子旁,連接處露出縫合的線頭,上下部分膚色有明顯差異。他們就像雙頭龍那樣,共用一個身體。當小柔的頭往右靠,再用繃帶包住的時候,彷彿腫脹的肩膀,一般人沒注意就看不出來。

  小柔說。「我很遺憾,剛剛聽到了你們的對話。」

  俊傑說。「其實這樣也好,接下來的復健不知道會不會順利,醫生不敢保證我能恢復正常人的行動力。我可不想連累她。」

  小柔瞄了他的身體,嘆口氣。「我連能不能有個身體都不知道呢。」

  俊傑說。「妳也真夠倒楣的,那時就騎在我後面,卡車一次撞兩台。」

  小柔說。「其實我也想超你車,因為你身體彎下來,車速又變慢……」此時,她忽然想到了一些問題。「對了,那時醫生是怎麼跟你說的,我很好奇。正常人怎麼能接受自己身體多接上一顆別人的頭?」

  俊傑現在頭很暈,但他知道這個問題對方很想知道,便嘆口氣。「醒來時看到旁邊多一顆頭,坦白說,除了傻眼之外還很憤怒,一時無法接受。醫生說:『很抱歉無法及時獲得你的同意。當時你陷入昏迷,但至少沒有生命危險。那個女人身體全部粉碎,我稍微猶豫的話她馬上就會死了。我雖然替她做了移植手術,但是真正的決定權還是在你們。倘若你現在決定,不要讓她借用身體的話,我立刻將她移除。』」

  小柔說。「然後呢?」

  俊傑說。「那時,我看著還沒醒來的妳,心裡明白,如果移除妳馬上就會死。反正我接下來幾年可能也要住院或者復健,哪裡都不能去,就算多帶一顆頭也不礙事,就當救人一命囉。我聽說這個醫生很厲害,他可能可以把破碎的身體重新拼湊起來,或許妳很快就能獨立生活。」

  小柔相當感動。「謝謝你,你真的是個好人。」她此刻可以感受到對方非常累,除了車禍的傷正在復原,還因為只有一組心肺,卻要把血液和氧氣送往兩顆頭,幾乎快撐不住。而這個疲憊的身體,現在也是她的身體,他們的感受是共享的。

  俊傑眼皮快要闔上,沉沉地說。「睡吧,接下來的日子會非常辛苦……」

  


  五年後,俊傑和小柔一起來醫院回診。

  醫生笑著看他們。「都還好吧,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俊傑動了動胳膊。「唯一覺得不習慣的,就是肩膀的重量輕了許多。」他已經完全康復。

  小柔笑著說。「我每天洗澡的時候都對著鏡子感謝上帝,原來有自己的身體是多麼幸福的事。不過醫生你真厲害,那麼破碎的東西都能恢復原狀。」她感激地摸著自己的胸口。

  醫生說。「沒什麼,我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剩下的就是你們自己命比較硬了。」

  此時俊傑想到了另一件事。「對了,醫生,前幾天送來的傷患現在怎麼樣了?一切都還好吧?」

  醫生說。「你們兩個真有愛心,讓我覺得社會很溫暖。跟我來吧。」說著站了起來,把兩人帶到診療室內部一個長廊裡。

  長廊的其中一面牆壁是透明壓克力板,壓克力板的後方有一個人。

  不,應該說是兩個人,只不過在同一個身體上。老太太的脖子交接處延伸出另一個脖子,上面是一個紅鼻子老人。

  「八婆,看我怎麼揍妳!」老頭邊吼,邊用右手打老太太。
  
  「死鬼,嚐嚐這個!」老太太不甘示弱,用左手的指甲刺老頭的臉,抓出一條血痕。
  
  醫生向俊傑和小柔點點頭。「他們跟你們復健的時候一樣,一人控制半邊的身體行動,不過並沒有把手腳用來恢復體力,而是左右開攻、互相對打。現在,他們彼此就是對方最好的折磨。」

創作回應

水墨靜
1.快撐不處
2021-02-13 15:10:28
伍鳴
改了,謝謝。
2021-02-13 18:16:25
水墨靜
神奇模式的情人節+浪漫[e12]
2021-02-13 15:13:16
伍鳴
這樣神奇的經歷一般人無法擁有[e12]
2021-02-13 18:17:17
Husky ≧ω≦
腳皮的威力太強大了www
2021-02-13 22:06:57
伍鳴
可以列為都市十大奇毒之一XD
2021-02-14 07:30: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