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絕處逢生召喚師——狼嚎曲.艾德 第一回

獨峯 | 2021-02-06 18:10:01 | 巴幣 8 | 人氣 110


狼嚎曲.艾德 第一回

獨峯
  沉重的大門一聲巨響下開啟,艾德望著布蘭登從那扇裝飾華麗的高級木材後頭出現,頓時感到心中不安。

  「怎麼樣?」艾德問道,布蘭登卻逕自向前走去,他只好快步跟上。

  「布蘭登,他們要運的『貨物』是什麼?」艾德追問,從旁看見他臉上嚴肅的神情。

  布蘭登直走出數十步,進到一座倉庫的陰影裡才轉過身來。他看向艾德,嘴角上有一絲苦澀。

  艾德心中的不安越發強大,他眨眨眼,抓住布蘭登肩膀,道:「兄弟,告訴我裡頭發生什麼事?」

  布蘭登咬咬嘴唇,道:「艾德,這次我們需要你的狼。」

  沒有比這更傷艾德的話了。他將臉轉向一邊,努力不使臉上露出嫌惡的表情。布蘭登歉然說道:「這次的『貨物』非得要你的狼群幫忙不可。放心,不會讓牠們做什麼危險的工作;這次的委託人你也清楚,是那個『貓姑娘』的老爹,他只想要你的狼充作門面,沒有其他意思。」

  艾德稍稍思索一會,他對這次工作早有了不妙的預感,此刻更加確信自己原先的想法。他道:「我要直接見見這個人。」布蘭登趕緊抓住他手臂。「你瘋了嗎?你也清楚你的身分,他們不會讓你進去的。」

  「那麼我們就不接這個活兒了。」艾德抽開手,朝著華麗大門走去。沿途和許多奴僕、工人們擦身而過;這個地方是坐落於百王鎮上的豪宅,主人乃是統治當今強權之一「米戈共和國」的三大名門之一——摩爾家的分支,人稱「飲錢做酒的賽巴斯」。

  艾德和布蘭登則是一對專門走私玉米酒的兄弟,平常和「高貴」二字絕對攀不上邊的兩人,今天會出現在這裡,自然是因為那富可敵國的賽巴斯有差事給他們。

  艾德右臂上以發黃的布條纏繞著許多骨頭,這些看似某種生物的腿骨自他的肩膀上一路延伸到手掌,在手指上綁的則是利爪。如此奇異的裝扮自然引人側目,一路上許多人都對著他指指點點。艾德來到華麗大門前,一旁的執事立刻擋在他身前。「這位貴客,有什麼需要在下效勞?」

  「我要見一見你們老爺。」艾德說,語氣強硬。那執事眼鏡後鄙夷的雙眼並未因他的氣勢而動搖,間隔一個呼吸的時間,他理所當然地說:「老爺不會見任何沒有事先預約的人。」

  「那他就必須自己把他丟人的孫女送到女婿家去。」艾德大聲說道。執事表情立刻僵住了,瞪了他一眼後帶著怒氣朝周圍看去,原本朝這裡看來的人們立刻低頭繼續工作;執事抬起下巴。「你可知道你說的話,該當判侮辱罪處死?」

  「歡迎他去找下一個有足夠實力、口風夠緊的走私販。」

  執事嘴角抽動了幾下,艾德知道他是在考慮要不要叫衛兵,再待下去恐怕他和布蘭登都真走不出這座豪宅;反正這件工作是告吹了,他轉過腳跟,朝外走去。

  布蘭登站在通往外頭的鋪石路旁,臉色鐵青地看著他。艾德心中湧現一股歉意,但他現在不願道歉,便直直往外走去。布蘭登不發一語,拍拍他的肩膀,兩人並肩而行。

  「兩位,請稍等一下。」不知何時,那執事已追了上來。「老爺有請兩位入內重新洽談。」

  艾德和布蘭登互看一眼,點了點頭。

**

  賽巴斯的豪宅大廳彷彿一座小型王宮,大理石柱高高撐起能輕鬆容納五十人以上的寬闊空間,桌椅的骨架皆是白銀打造,長桌上方懸掛的水晶燈少說也鑲嵌了十種以上的寶石;而留著白色山羊鬍的賽巴斯本人,則坐在一張有一人高的高腳椅上,以至於所有人要和他交談都必須抬起頭來。

  「啊,這位想必就是我們的『狼先生』了。」眼見艾德走進大廳,剛用完早膳的薩巴斯發出一聲飽嗝,拿起餐巾擦了擦嘴,隨意丟在地上。艾德抬頭一看,發現賽巴斯旁邊還有兩張稍矮的高腳椅,分別坐著應該是他妻子和孫女的女性。

  賽巴斯的妻子十分消瘦,雙眼凹陷,看起來一副病懨懨的樣子;但他的孫女則留著一頭漂亮的金髮,圓潤的臉蛋上充滿精神的雙眼,正好奇地看著艾德。

  「賽巴斯大人,艾德.勞倫斯應召前來。」艾德雙膝跪下,這是面對貴族的禮數。雖然賽巴斯不過是來自統治米戈共和國的三大家族中的一家,還只是其中的小小旁系,但見他將自家布置得如此豪奢,便可想見他對自己出身的評價。

  一旁布蘭登早已行過見面禮,但仍是跟著下跪。「嗯,別這麼拘謹。聽說你剛才令我的管家很難堪?」賽巴斯慵懶地說,一面命人拿來裝滿了泡芙的盤子,分給妻子和孫女。

  「十分抱歉。」艾德說。「但我的狼不是廉價招牌,隨叫隨到的。」

  布蘭登用力槌了他屁股一下,艾德只佯作不知。賽巴斯「喔」的一聲,有些意外。

  「真是個心直口快的年輕人。艾莉乖寶貝兒,妳說怎麼樣?」他轉向左邊坐著孫女的方向。

  名叫艾莉的女孩撫著腿上一隻渾身漆黑的貓,遲疑著說道:「爺爺,我想既然這位紳士不願意,那還是別麻煩人家吧。畢竟,他們叫我『貓姑娘』也不是冤枉了我。」說著,她有些難過的低下了頭。

  「你看,我的乖孫女這麼懂事,又這麼可愛!不行,我非要洗刷這個什麼『貓姑娘』的狗屁稱呼!」賽巴斯一槌黃金扶手,伸手指向艾德:「你!你要把我的孫女安全送到她丈夫的家中。不管用什麼方法,叫你的狼待在我孫女旁,不能傷害她。你做到,我便把原本說好的酬勞再翻倍給你們!」

  布蘭登在背後輕輕發出一聲驚呼,艾德卻皺起了眉頭,他實在不想接這個工作。艾德的狼群對他來說有如生命般寶貴,不管是什麼樣的差事,只要牽扯到用他的狼,打死他也不願答應。

  他發現自己身處在兩難之中,賽巴斯挺著鼻子低頭看他,等著他回答;身後布蘭登聽到報酬翻倍,也是喘著粗氣等著他說好。

  只有艾莉,那個被稱為「貓姑娘」的女孩,撫摸著腿上黑貓,靜靜的等待。艾德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歉疚;他搖了搖頭,開口準備拒絕賽巴斯的條件。

  「東東!」這時,艾莉腿上的黑貓跳了下來。艾莉一聲驚呼,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只見黑貓抖抖身子,朝著艾德靠近,在他右手的骨頭上嗅嗅。

  「我的老天。」賽巴斯呻吟。「這隻死貓,別來搗亂!」

  「爺爺!別這樣罵東東。」艾莉說道。賽巴斯道:「我罵,我當然要罵!因為我罵牠沒事,罵妳牠卻要來抓我的臉,你說我要罵誰?我當然罵牠呀!」

  艾德身子一顫,他感覺到一股熱流從黑貓的鼻頭傳達到他的手臂上,那無疑是屬於和召喚師締結契約的魔物所擁有的,帶有強烈意識的魔力。僅只一瞬之間,他已和東東訂下了契約。那是短暫的,屬於同樣侍奉他人的存在才能交換的協定。艾德閉上雙眼,他心意已決。

  艾莉慌慌張張的經由僕人搬來的梯子上跳下,把東東重新抱在懷裡。「真是抱歉,給您添麻煩了。」她低頭向艾德道歉。

  「不,沒關係。」艾德說,維持下跪的姿勢轉向她。「走私販艾德.勞倫斯,接下來幾天任您差遣。」

  「啊哈!」賽巴斯用力拍了下手。「我就說他會答應!」

  布蘭登站起來擁抱艾德。「兄弟,想不到你竟然改變心意了。」他興奮的臉都脹紅了。艾德微微苦笑,和他一起走出賽巴斯的豪宅。

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