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絕處逢生召喚師——狼嚎曲.艾德 第十二回

獨峯 | 2021-07-10 20:00:01 | 巴幣 6 | 人氣 77


狼嚎曲 第十二回
獨峯

  鎧鱷發出憤怒的咆嘯,長尾打進宅邸破碎的牆中,再次出現時伴隨著無數砲彈般的磚瓦,朝他們飛來。巨魔舉棒護住頭部,向前猛衝。

  哈洛身法俐落,不僅躲開打來的瓦石,還將幾個在空中攔截下來,不讓它們飛到艾莉等人所在的地方。戴倫呼叫其他人躲進飛山蚺身軀的陰影中。

  鎧鱷張開大嘴,對靠近的巨魔咬下。不料巨魔狼牙棒橫放在前,正好卡進牠的齒間;鎧鱷發覺嘴裡的並非血肉,隨即用力拉扯,巨魔武器脫手,反向前一勾,以手臂圈住了鎧鱷上下顎;鎧鱷長尾橫掃,欲打在巨魔受傷的手上,但哈洛自背上跳起,在半空中抓住尾巴前端,擋下下這記攻擊。

  眼見利牙和尾巴雙雙受制,鎧鱷猛力扭曲身體,試圖擺脫僵局;巨魔身形巨大、下盤穩重,和牠互不相讓,但哈洛沒有牠們的大小,因此被尾巴甩動的力量帶的左右踉蹌;他雙腳爪子穿進地面,使勁拉扯,總算沒給放倒。

  他們光是箝制牠便使盡了全力,鎧鱷也馬上注意到這件事,牠四腳重重踏在地上,將力量全用在尾巴上;這樣一來,哈洛再也抓牠不住,被帶著轉了個大圈,撞上巨魔,兩頭魔物一齊倒地。

  「那走私販的體格差得太多,他幫不上什麼忙。」賽巴斯越過蛇身窺探,焦急的說。

  「我們這邊有三頭魔物,必須運用這個優勢。」賽文道:「大家走開些,我把牠引誘過來。」戴倫點點頭,過去抱地上的拉姆斯,艾莉也去幫忙。

  「怎麼……怎麼回事?」拉姆斯氣若游絲。

  「別說話,我們帶你去安全的地方。」戴倫說,高喊叫僕人來幫忙,但沒有人願意靠近,不禁氣得大罵。

  拉姆斯微微轉過頭,看向仍在進行的戰鬥。「鎧鱷……我很抱歉。」

  「別這樣說,都是我的錯。」艾莉握住他手。「你好好休息,我們會制住牠的。」

  拉姆斯察覺她身上的變化,有些驚訝的張大了眼。

  這一邊,巨魔好不容易起身,鎧鱷隨即一口咬住了牠的頭部,幸虧哈洛及時趕到,對著鎧鱷仰頭時露出的喉頭揮出利爪,劃了一道皮開肉綻的傷口,才令牠吃痛放開。

  賽文回頭走進場中,他知道僅憑力量難以戰勝眼前的怪物,必須另想對策。巨魔以蠻力見長,卻仍遜於鎧鱷一籌,必須將勝算押在飛山蚺或是魔狼身上;巨蛇無法移動,能做的便有限,剩下的就是……

  「巨魔!」他大喊,魔物立刻知悉他的想法。巨魔大步回頭,留下哈洛獨自和鎧鱷周旋。

  「爸爸!你在做什麼!?」艾莉在遠處驚訝的叫道。但賽文並不理會,他走到巨魔脫手的狼牙棒旁站定,巨魔走上前來,將狼牙棒撿起,用力砸在地板上,發出砰然巨響。

  哈洛閃過鎧鱷的血盆大口,低頭讓長尾自頭上掃過,卻沒防到牠粗短的前爪,鎧鱷一掌由上而下猛拍,哈洛不及閃躲,只得以雙手抵擋。

  巨魔不斷以手中武器敲打地面,而賽文在一旁觀看,這異樣的光景吸引了多數人的目光,暗想莫非摩爾家的當家在此時突然精神失常?

  巨魔再度一棒揮下,終於,狼牙棒發出一聲脆響,從握柄處折斷。

  「再細。」賽文下令,巨魔一腳踏住棒身,用還完好的手勾著斷面,將它從中撕開,變成數條細長尖銳的木材。

  一切已經準備妥當。賽文轉頭對艾莉喊道:「叫他回來!」

  艾莉愣了愣,不明所以,但仍是照他所說的做:「哈洛!」

  魔狼扭身從鎧鱷的掌下竄出,在地上翻滾數圈,避開又一次致命的尾巴橫掃,直朝著艾莉奔去;鎧鱷打算追擊,卻發現巨魔擋在身前。

  「走私販!」賽文半途叫住哈洛,指著地上狼牙棒的殘骸。「拿去用。」

  哈洛看了艾莉一眼,轉身來到賽文面前。

  「巨魔會把那傢伙引過來。」賽文看著牠挑選出一支稱手的木條,邊說道:「給牠一記痛擊,讓牠發狂。」

  哈洛看看他,又看向艾莉,賽文也轉向女兒,艾莉的是現在他們之間短暫巡梭,隨即點了點頭。哈洛於是帶著木條重回戰鬥,那裡巨魔僅憑一隻肉掌和鎧鱷搏鬥,自然難以招架,邊打邊退,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哈洛再度加入戰團,先從側面對著鎧鱷突襲,他將木條如長槍般持握,對準鎧鱷的側腹刺去,但牠扭動身體,搶先轉過頭,一口咬碎木條。哈洛遂將手上剩餘的部分直著放進牠嘴中,長爪伸出,抓住了牠口中舌頭向外拉扯。

  鎧鱷吃痛,欲合攏雙顎,卻被木條卡住,無法如願;旁邊巨魔一拳垂下,打在牠吻上,更是令牠疼痛如狂。

  哈洛的爪子撕裂軟肉,鮮血不停從鎧鱷舌上冒出,牠發出一聲特大的怒吼,和身將哈洛和巨魔撞開,發起衝鋒。

  哈洛自然是牠的首要目標,前者趕緊四處遊走,閃躲致命的追擊。鎧鱷猛烈擺動四肢,好似一塊會動的巨石,橫衝直撞。

  賽文知道已經得手,他將巨魔招回身邊,從狼牙棒剩餘的碎屑中找出一跟特別粗短的,令巨魔將它斜斜立起,拍打進地板中。

  「過來!」他對著哈洛喊道,魔狼改變方向,一直線朝他靠近,鎧鱷在後頭窮追不捨。

  賽巴斯和艾莉眼見他在鎧鱷行進的路上,驚呼著要他趕緊離開,但賽文仍舊充耳不聞。

  哈洛飛奔而至,一手揪住他衣服,將他整個人提起,一同閃避。

  「現在!」賽文在半空中吼道。巨魔探手到地裡握住短木條,向上猛刺,正好戳進緊跟而來的鎧鱷身下,那怪物被這突如其來的衝擊掀起半邊身體,翻了過去。

  而那個地方,已是飛山蚺的面前,牠對著鎧鱷露出的肚腹,大口咬下。

  鎧鱷喉嚨深處發出一股又是憤怒、又是疼痛的低吼,更加用力扭動身軀,但在三頭魔物的死命壓制下,久經戰鬥的疲勞再也無法掩蓋。

  終於,鎧鱷垂下四肢,完全停止了動作。

  「……成功了嗎?」艾莉想上前查看,賽文伸手攔下。

  「我去看。」賽文道,對著戴倫點了點頭,慢慢走上前去。三頭魔物也不敢有任何鬆懈,持續在鎧鱷身上施加力道。

  賽文緊挨著巨魔靠近鎧鱷,伸手觸摸牠懸空的腳爪,不一會兒,已得出了答案。

  他拍拍巨魔,魔物隨即鬆開手臂,任鎧鱷的下顎碰的一聲落在地上。「沒事了。」他道。

  「是、是真的嗎?」賽巴斯警戒的盯著鎧鱷。「不要等一下牠又抓狂起來。」

  賽文點點頭。「牠的命已經不長了。這也是當然的,重傷自己契約的召喚師,怎麼可能得到足夠長久活動的魔力。」

  他抽出佩劍,護手上魔法陣發出光芒。「夠了。回去吧,巨魔。」只見巨魔身上冒出輕煙,化作氣體一般消失。一旁戴倫同樣將飛山蚺送回異世界療傷。

  哈洛來到艾莉面前,她知道他同樣也無法久留,東東在他們之間連結的契約不過是暫時性的,失去召喚師的魔物只有回歸異世界一途,否則在這裡只會魔力枯竭而死。

  「……謝謝你。」艾莉說。哈洛眼望著她,並沒有回應。重回魔物身分的他同時也無法再操人語,但艾莉能感覺到他已經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艾莉……小姐。」拉姆斯肩上的傷口已接受包紮,但出血極多,將繃帶染紅了一片。他對艾莉伸出手,於是她扶著他站起身來。

  「我也……謝謝你。」拉姆斯對哈洛道:「你是我及萊斯家的恩人。」他轉向艾莉。「當然妳父親……也是。」

  艾莉對他一笑以示感謝,哈洛蹲下身來,低頭對她伸出手。艾莉隨即會意,他要自己放他走了。

  「東東。」她輕聲呼喚,黑貓立刻出現在她肩上。

  「哈洛,你今天所做的我絕對不會忘記。」她說,感受到彼此間的連結漸漸薄弱。「在那邊也要多保重。」她將手放上他柔軟多毛的掌心,契約於此結束,魔力的連結也隨之中斷。

  煙霧升起又散去,哈洛已經不在。

  艾莉帶著拉姆斯走向鎧鱷,拉姆斯看向魔物的眼中有著憐憫,鎧鱷攤軟在地,只有眼睛半睜,看著自己的召喚師。

  「放牠死吧。」戴倫上前來對孫子道。

  「戴倫大人說得對,這種魔物不要也罷。」賽巴斯附和。

  拉姆斯看向祖父和賽巴斯,再看向鎧鱷,臉上有著迷惘。他皺著臉思考一會,轉向艾莉。「艾莉小姐,妳覺得呢?」

  艾莉伸手撫摸肩上的東東,想起自己召喚出貓後周遭人們所說的話,心中已有了答案。

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