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絕處逢生召喚師——狼嚎曲.艾德 第十回

獨峯 | 2021-06-26 18:00:05 | 巴幣 6 | 人氣 115


狼嚎曲 第十回
獨峯

  「我答應你們。」艾莉莊重的道。

  待兩名士兵一走開,艾莉馬上蹲下來察看艾德的樣子。

  「艾德先生,我需要你的幫忙。」她焦急的說。「你還好嗎?你可以說話嗎?」

  艾德抬起頭,兩眼中取回了些許神采。「小姐……怎麼了?」

  「艾德先生,我很抱歉發生在你身上的這一切……但是請告訴我,該怎麼樣馴服魔物?就像你教我餵快腿那樣,牠就會聽話嗎?」

  「不……這不是任何人的錯……妳和東東吵架了嗎?」

  「需要的不是我。」艾莉拉著拉姆斯也蹲下。「他是我未來的丈夫,他的魔物不願意聽他的,所以被關在地窖裡,用繩子綁起來。」

  「是那傢伙啊。」艾德的視線捕捉到會場上五花大綁的鎧鱷。

  「你……你知道怎麼做嗎?」拉姆斯也忍不住詢問。

  艾德看了他幾秒,緩緩開口:「魔物和狼不一樣,你們之間不應該有上下關係……告訴牠你值得被尊重,也讓牠知道你會尊重牠……是的,餵食本身或許是個不錯的方法,但是態度不能傲慢、也不該畏縮。」

  拉姆斯點頭吞下一口唾沫,專注聆聽。

  「這頭魔物……牠想吃東西嗎?」艾德問。

  「是的,那是牠唯一想的一件事。」拉姆斯迅速回答。

  「……那就可以。告訴牠你能夠滿足牠,但必須用尊重交換。」

  「謝謝你,艾德先生。」艾莉緊握住他的手。

  「我帶來的牛肉也許能派上用場。」

  艾莉正要派人去拿,拉姆斯卻道:「這個的話我辦得到。」他走向宅邸,將僕人喚來,令他們從地窖裡拉出龐大的肉塊,擺在鎧鱷面前。

  「拉姆斯,你在做什麼?」正喝令飛山蚺和巨魔搏鬥的戴倫轉過頭來叫道。他前方飛山蚺用身體纏繞巨魔四肢,後者正用力朝大蛇的頭部揮拳,但均被一一閃開;被兩隻巨大魔物擋住的賽文也不禁從旁探頭查看。

  拉姆斯道:「爺爺,我或許可以收服鎧鱷。」他說著,深吸一口氣捲起袖子,上前抱起一塊肉,雙手立刻被血水染紅。

  「把繩子解開。」他對著僕人下令,但沒有人願意動作;於是他放下肉,緩緩靠近鎧鱷,自己將繩索一條條拉開。隔了一會,艾莉也加入其中。

  「拉姆斯,住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戴倫喝道。

  「爺爺,我必須這麼做。」拉姆斯道。「否則鎧鱷永遠都會被關起來,我也不想一直都怕牠。」

  「那、那也不用現在做啊。」

  「艾莉,妳淌什麼渾水?快回來!」賽文也出聲嚇阻。

  「爸爸,他是我未來的丈夫,我應該要幫他。」

  「什麼鬼話,這場婚事我才不接受!」

  「但是我接受!」說話間,兩人已經解開大半繩索。此時,鎧鱷突然猛力扭動身軀,剩餘的繩索接連斷裂,牠噴出一口憤怒的鼻息伸展四肢,爬蟲類狹長的瞳孔盯著拉姆斯,似乎對他的如此舉動感到疑惑。

  拉姆斯和艾莉退後幾步,讓出空間。站的近的僕人們紛紛逃了開去;拉姆斯雙眼直視鎧鱷,僅有還握著繩索的手微微顫抖;艾莉從旁伸手相握,於是他開口說話。

  「鎧鱷。」拉姆斯呼喚。「你奪走了我一條腿,我並非不恨你……但是你也因此被關起來、身體被束縛、不得自由……」

  他的語音誠摯,戴倫和賽文不由得站在原地聆聽,連帶著飛山蚺和巨魔也停下了動作。

  「鎧鱷,我不願意再這樣下去。如果你答應我,把我當成你的召喚師看待,我會滿足你的要求,不再關你……不管你要吃什麼、要吃多少,我會親自拿來給你。」

  拉姆斯屏住氣,凝神看著自己的召喚獸,艾莉陪在他身邊,同樣目不轉睛的看著鎧鱷。

  幾秒之間,鎧鱷一動也不動,似乎對拉姆斯的話無動於衷,然後牠張開嘴來,露出底下成排的利齒。

  拉姆斯和艾莉對看一眼,彼此都露出笑容;他們隨即搬起肉塊,放進鎧鱷的嘴裡。

  鎧鱷抬起頭,把嘴裡的肉塊一股腦的吞下,粗厚的舌頭舔舐上顎,模樣貪婪;牠重複吞食和張嘴,一連吃了好幾塊肉才停下,讓拉姆斯和艾莉搬的氣喘吁吁。

  眼見鎧鱷似乎已經滿足,拉姆斯顫巍巍地靠近,伸出一隻手。

  「小心點。」戴倫出聲警告,臉上充滿擔憂。賽文父子兩人也朝他們走來。

  拉姆斯點點頭,又靠近一步,鎧鱷也將嘴向前探出,要和他互相碰觸。

  成功了!艾莉在心裡大喊。然而,就在拉姆斯的指尖離鎧鱷僅釐米時,牠的眼睛突然看向艾莉,她不禁一顫,那裏頭一股怒火猶如閃電點燃枯枝。

  下一秒,鎧鱷猛然張嘴,將拉姆斯的近乎整隻手臂納入口中,少年發出痛苦的叫喊,而鎧鱷將他像玩偶一般甩到一旁,血液噴濺,數滴沾上了艾莉的臉頰。

  戴倫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吼叫,飛山蚺如狂風竄出,一口咬在鎧鱷的背上,那怪物吃痛,放開了拉姆斯。

  對這突發的慘劇,艾莉在驚嚇中全然呆住了。為什麼?她站在原地茫然地思考,完全沒想到要逃跑。一隻大手不知何時擋在面前,應該是父親令巨魔前來保護她的。

  我以為這樣做是對的,我本來相信一定會成功,難道一切都只是幻想?

  鎧鱷展開反擊,牠往前一撲,咬住飛山蚺的身軀,骨骼斷裂的聲音好像壓碎餅乾一樣清脆;無數體液從大蛇蒼白的身軀中飛濺而出,賽文發出一聲咒罵,巨魔隨即加入了戰鬥。

  「艾莉,快過來!」賽巴斯快步趕到她身邊,拉著她手遠離;艾莉看見倒在鎧鱷腳邊的拉姆斯,半邊身體被血染紅,護著被咬傷的手,臉上既是驚恐、又是悔恨。

  「什麼——為什麼啊!」她發現自己不能克制的大聲呼喊。

  飛山蚺仍緊咬著鎧鱷不放,巨魔舉起狼牙棒朝著鎧鱷的頂門砸落,但牠即時放開飛山蚺的身軀,扭過頭咬在前者的手臂上;賽文一聲喝令,巨魔以另一隻手圈住鎧鱷的項頸,用力上凹,將全身的重量壓在上頭。鎧鱷下顎合攏,巨魔的手臂漸漸扭曲變形。

  原先被嚇到場外的賓客們,看見摩爾家和萊斯家兩邊大打出手,早已驚惶不安,此刻見到鎧鱷暴走,其勢更盛於兩邊當家的召喚獸,騷動的更加厲害。不管是那些曾信誓旦旦毛遂自薦的人、或是冠有和兩甲族相同姓氏的,通通無人願意進去相助。

  面臨如此殘暴血腥的場面,又有誰有勇氣?

  「戴倫大人,太危險了!」不顧賽文的警告,戴倫奔進三頭巨大魔物當中,抱起拉姆斯,將他往外頭拖。

  此時鎧鱷開始翻滾,巨魔的手臂發出令人作嘔的聲響,被牠拖倒在地,反壓在身下;飛山蚺以身體護住主人,用力一撞,將鎧鱷翻了回去。

  「該死、該死、該死……」賽巴斯無能為力,只是不停咒罵。

  艾莉稍稍回神,心中驚惶無比,她正好退到了艾德旁邊,趕忙焦急的問:「艾德先生,為什麼會這樣?我做錯了什麼?」

  艾德瞪著翻覆死鬥的魔物們,神情憐憫。「牠不相信妳的未婚夫,他們之間沒有值得信任的情感……牠因為自己強大,所以對自己的召喚師不屑一顧。」

  「都是我的錯。」艾莉說:「牠會殺了拉姆斯,現在連爸爸和戴倫大人的召喚獸都受了傷,已經沒有人能阻止的了牠了。」

  艾德沉默一會,伸手指向她的肩上。

  「東東?」艾莉心頭一緊。

  「扶我起來。」艾德說道,於是艾莉將他的手臂繞過肩頭,支撐他的身軀站起。

  「艾莉小姐,妳懷中的那魔物所擁有的力量超乎妳的想像;在我即將輸給妳父親時,東東向我展示了牠真正的面貌。牠給了我一項提議,以換取足以戰勝妳父親巨魔的力量。」

  「那、那是什麼?」艾莉不禁詢問。

  「還記得我對妳說過,關於我和布蘭登、哈洛到大峽谷去的事嗎?」艾德說,開始從右手臂上取下纏繞的骨頭。

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夜風196
鱷魚的戰力真的很高!
2021-06-26 19:40:11
獨峯
牠很強,而且沒有其他特殊能力。基本上像是浩克或是美國隊長(笑
2021-07-03 00:17: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