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絕處逢生召喚師——狼嚎曲.艾德 第十一回

獨峯 | 2021-07-03 18:00:05 | 巴幣 102 | 人氣 84


狼嚎曲.第十一回
獨峯

  艾莉點點頭,艾德繼續道:「艾德這個名字,原本屬於召喚出我的那個人類。他在臨終之際,將這個名字託付給我,讓我代替他的位置,照顧他的兄弟。」

  「艾德先生?」艾莉不明白。

  艾德對她微微一笑,將手中的骨頭拋在地上。

  「艾莉,我需要妳的幫助;為了讓這件事成功,妳也必須展現妳身為召喚師的能力才行。」

  這是為什麼?她不禁想。眼前的人明明應該是當初在祖父的宅邸內向她承諾的同一個人,有某些地方已經產生了決定性的不同。

  但是有一件事她非常清楚,為了幫助拉姆斯和父親,她無論任何事情都在所不辭。

  「我該做什麼?」她問。

  「東東會告訴妳。」

  東東自她肩上跳下,黑貓的瞳孔回望著她,那雙如夜般深邃的眼底似乎有著光芒耀動;艾莉心臟猛地一跳,她第一次感受到,東東身上有股未知的力量,和自己緊緊相連。

  ——說吧。

  東東在對我說話。不知怎的,她如此確信。

  「東東,你……」艾莉伸手想碰觸牠,但她隨即了解,過去的時光已經不再,東東正向她展示自己真正的樣子。

  於是,她對著魔物祈求。自從她召喚出牠以來,這是首次她如此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是個召喚師,並以召喚師的身分說話。

  東東,請把力量借給我,幫助我保護重要的人不被鎧鱷傷害。

  ——我對抗不了妳口中的魔物。

  不知何處,好像遠從天邊傳來、又好像來自她的心底,一股聲音回應。

  ——妳想跨越的阻礙太高,不是我能克服的。

  那道聲音輕訴,用她自己的聲音嘆息。

  ——但是,願意借給妳力量的人,就在眼前。

  艾莉看向艾德。她發現東東和艾德也聯繫在一起。

  「五年前,在西方的大峽谷中,我和那裡的原住民展開廝殺……雖說是廝殺,但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所以我和對方都有注意沒有痛下殺手,直到意外發生。」

  ——召喚師與魔物的契約,和他們間的羈絆息息相關;羈絆越深,契約越堅固,魔物所能發揮的力量也越強。

  「是我的錯。應該更加注意他站的地方……艾德受了致命傷,連原住民的傷藥都無法治好,為了道歉,他們才讓我們帶了全部的藥走。」

  ——但前提是,召喚師和魔物都必須接受他們身為自己的事實。

  「本來艾德一死,我也無法再待在這個世界上;但酋長施展秘術,讓我和臨死前的他簽下最後的契約。」

  「艾德先生,你是——」艾莉終於明白。

  ——當魔物假扮為人,就失去了他原本的力量。

  「我變成艾德的樣子,和布蘭登繼續當走私客;真正的艾德,則用我的名字死去。」

  東東身上產生變化,無數光點和波紋在牠的黑毛上浮現,好像披上了一張星空模樣的簾幕,只有兩顆眼睛發出炯炯光芒。

  ——艾莉.摩爾。我的召喚師、我的主人、我魔力的泉源和依靠,當妳的父親前來抓我的時候,我向妳眼前偽裝成人類的存在提議,要牠回到牠原本應有的樣子。

  「我真正的名字,其實是哈洛,我原本是名叫艾德的人類召喚出來的魔物。」

  ——我的真名,叫做賁幻;我是支配魔力之獸;能牽引人和魔物之間的魔力連結,達成暫時性的契約關係。

  艾莉看著終於揭露真面目的兩頭魔物,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艾莉小姐,在我們第一次相見的時候,我和東東訂下契約,要幫助妳走完這場婚禮;現在,妳眼前剩下最後一道阻礙,將它排除,就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任務。」哈洛說,對她伸出手。

  艾莉伸手和他相握,明確地感覺到,那隻看似是人類的手掌,觸感完全和人類不一樣。

  ——我的提議仍在,只要妳願意付出魔力。

  她下定決心,轉向一旁的東東。

  「東東。我的召喚獸、我的半身、我心靈的憑依和最忠實的朋友,如果你所說是真,那就請引導我,讓我以魔力作為代價,和哈洛締結契約。」

  ——沒問題。

  「哈洛。」她也向哈洛說道:「在西邊大峽谷中失去艾德先生,心靈是魔物、身體卻是人類的存在;若不是你,我的這場婚裡將會有完全不同的樣子……現在,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將還你真正的樣子,儘管把魔力拿去,完成我的心願。」

  ——魔物哈洛,你接受這項提議嗎?

  「我接受。」

  霎時間,一股電流竄過他們相握的手。艾莉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自自己的身體中迅速消失,一股濃霧自他們周圍裊裊升起,遮住了視線,當她察覺過來,手中的肉掌已經改變了形狀。

  他是一頭近乎她兩倍身高的野獸,以雙腳站立、淺灰色的毛皮覆蓋全身、可比擬車輪大小的手上有著利爪、隆起的背脊粗壯而堅實,而頭部則猶如狼一般尖銳。他沉著而理智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她看。

  艾莉為眼前的存在奪去目光,不自禁抬起手,想要觸碰他的臉頰;她能夠感覺到彼此的存在,好像肌膚緊貼一般鮮明而溫暖。

  這就是和魔物簽訂契約的感覺。這就是召喚師。

  「哈洛……」

  謝謝妳。他在她心裡留下最後一句話,隨即展開行動。

  此時三匹魔物的戰鬥也告一段落,只見鎧鱷身上有多處傷口,血液從裏頭緩緩淌出,沿著骨板形成紋路;但巨魔和飛山蚺的情況更慘,人形魔物的一隻手以不自然的角度扭曲,骨頭刺穿皮膚,已然無法使用;白色大蛇昂然抬起頭部,但後半段身體浸在血泊之中,似乎無法動彈。

  正在魔物們各據一方,稍事喘息時,哈洛如影子一般竄進三者中間;賽文和戴倫驚呼聲中,鎧鱷對新出現的敵人發出咆嘯,張嘴便咬;哈洛高高躍起避過,撲上了牠的背。

  鎧鱷猛烈甩動身體,但哈洛緊伏在牠身上,絲毫不受影響。怪物索性向旁猛衝,直奔向萊斯家宅邸,牠放斜身體,有如一條粗壯的桅杆,狠砸在建築外壁上;其衝擊力之大,讓牠近乎完全埋進砌牆的磚瓦之中,無數碎屑和煙塵四處飛濺。

  哈洛在撞上前一刻已經離開,他攀上起伏不一的牆面,短短幾秒內便爬到頂端,隨後反身墜落,和著全身重量,如同砲彈一般踩在鎧鱷背上。

  鎧鱷吃痛下揚起頭部,哈洛一隻手爪倏出,勾住牠上顎,雙腳在牆面上猛蹬,橫向借力,硬是將這足足大了他快三倍的怪物翻了過來,露出柔軟的腹部。

  所有人全看得呆了,賽文緩步來到艾莉身邊:「艾莉,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妳做了什麼?」他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戰鬥。

  「那是艾德先生。」艾莉回答。

  「那個走私販?」賽巴斯不敢相信的說。「這、這是什麼巫術?」

  「不是巫術。」艾莉搖搖頭。「他真正的名字是哈洛,艾徳是他死去的召喚師的名字。」

  「狼先生艾德。」戴倫靠過來說:「其召喚獸是一匹雙足步行的魔狼,具有統御群狼的能力;我聽說這匹魔狼力量強大,所以不僅名氣很大,更沒人敢隨意招惹。」

  賽文皺眉。「牠為什麼會現在出現,還和那怪物打起來?」

  「是我拜託他的。」艾莉道:「東東幫我和艾德先生之間締結契約,所以他願意幫忙。」

  「妳和牠簽下契約?」賽文轉頭看她,臉色嚴峻。「艾莉,同時和兩頭魔物簽契約是很危險的。」

  「我知道。」艾莉自哈洛變回原形之後,始終有一股無力感罩著全身,她知道自己的魔力無法長久同時供給東東和哈洛使用。

  「爸爸,讓我幫忙制服鎧鱷吧。」艾莉說。「我已經知道東東是什麼樣的魔物,我也是召喚師,我可以幫忙。」

  賽文用審視的眼光看了她一會。

  「好吧。」他最後說道:「但只靠那走私販太危險了,把他叫回來。」

  艾莉高興的點點頭,隨即叫道:「哈洛!」

  正邊閃躲著鎧鱷如長鞭狂掃的尾巴,一邊伺機攻擊牠身上柔軟部位的哈洛聽到,立刻跳出攻擊範圍,回到艾莉身邊。鎧鱷獲得喘息機會,用力翻滾,把自己扳回正面。

  賽文看了看哈洛,半是賞識、半是接受的點點頭,轉頭向戴倫說道:「戴倫大人,您的魔物還行嗎?」

  戴倫咬牙看向飛山蚺的傷勢,再看向正接受包紮的拉姆斯,啐道:「雖然不能動,但沒問題。」

  賽文招招手,巨魔隨即向前一步,放下狼牙棒,哈洛箭步上前,踩著牠的手臂上到肩頭。

  「巨魔的右手報廢了,所以那邊就交給你負責。」賽文對著哈洛說。「既然我女兒相信你……我也就暫且相信你。」兩者眼神交會,各自解讀了什麼。

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