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絕處逢生召喚師——狼嚎曲.艾德 第八回

獨峯 | 2021-06-12 18:00:05 | 巴幣 6 | 人氣 52


狼嚎曲 第八回
獨峯

  戴倫笑吟吟的看著這些禮物,不時和賽巴斯談笑;在隊伍的最後,一名僕人捧著個盒子走上高台,在拉姆斯的面前跪下。

  「這是我特別挑給拉姆斯的。」賽巴斯說:「翡翠所製的匕首,我讓工匠在兩邊刀面都用黃金鑄上了龍羽蛇的標誌。」

  拉姆斯伸手拿起匕首,抽出來查看一番後,向賽巴斯道謝。戴倫拍拍手,於是這次輪到萊斯家的僕人們大舉出動,回送禮物;其爭奇鬥艷,與賽巴斯此番帶來的相比,絲毫不見遜色。

  同樣的,最後一名僕人帶著要給新娘個人的禮物出現,戴倫挑選的是一個鑲嵌了紫水晶、紅寶石、琥珀的髮飾,並在底部用代表龍羽的金箔點綴。艾莉收下道謝。

  牧師的吟禱在此時結束,他轉過身等著戴倫首肯,便對新人伸出手臂。「請兩位到前面來。」

  艾莉和拉姆斯應聲而起,只見幾個僕人抬著一綑厚重的地毯在兩人面前展開,上頭也繡著代表米戈共和國的龍羽蛇。

  這是婚禮中最重要的部分。按照習俗,召喚師的結合同時也是魔物的結合,男方和女方必須在眾人的面前喚出魔物,根據牠們相處的情況,來判斷婚後兩人是否能夠和睦相處。這也是為什麼賽巴斯會為艾莉的婚事大傷腦筋的原因,不只是因為弱小的魔物受人輕蔑,更因為東東很可能在儀式中受到男方的魔物的欺凌,不被尊重的魔物,其主人也很難受到良好對待。

  兩位新人站上地毯,賓客們都停下手邊的動作,會場上的氣氛頓時緊繃起來。

  拉姆斯舔舔沒有血色的嘴唇,看向祖父,戴倫於是對左右僕人點點頭,他們隨即離開;過不多時,一聲低沉而悠長,時而好似勁風吹過窗框、時而好似滾水沸騰的聲音自會場旁通往宅邸地窖的階梯下傳來。人們開始騷動起來,許多人都想起關於拉姆斯的傳聞,而把視線聚集到了他右腳大腿下方的空缺。

  艾莉和他相對而立,同樣心驚膽戰,但仍努力保持矜持,這時見到拉姆斯臉色越發的鐵青,遂露出一個勉強但鼓勵的微笑。

  拉姆斯陰沉地看了她一眼,咬牙說道:「妳們不該來的。」

  艾莉驚訝的眨眨眼,正打算詢問,怪聲的主人卻在這時步入場中。

  只見那是一頭巨大而畸形的灰綠色怪物。牠有著一顆爬蟲類的粗曠頭部、鋸齒狀開口的長吻裡充滿雞蛋大小的利齒、身軀扁平而被層層厚重的骨板包覆、粗壯短小的四肢生在兩旁,後頭則拖著一條和前段身體差不多長的尾巴。

    這頭魔物渾身綁滿繩索,握在周圍約莫二十個男僕手裡,儘管如此,牠發出的聲響大到令人不禁懷疑牠隨時能夠輕易掙脫。魔物在拉扯之下靠近拉姆斯,後者看著自己召喚獸的表情彷彿是上刑場的犯人一般;那魔物顯然也不願意接近主人,每走兩步便用力扯動繩索,把僕人拉倒在地。

  賽文臉上神情越發的險峻。「這還真是一頭猛獸。」賽巴斯笑的尷尬。

  「我孫子的這魔物,叫做『鎧鱷』。」戴倫自豪地說:「貨真價實的乙級魔物。拉姆斯在六歲的生日上召喚出來的,剛從魔法陣中出生,便兇殘的很;拉姆斯要抱牠,反而被一口咬住大腿不放,等我們把牠的嘴扳開,底下的肉全爛啦,好像餐桌上的餡餅似的。」

  「所以傳聞是真的。」賽文接口,眼中光芒閃爍:「那小子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召喚獸。」

  「噯。你說什麼呢。」戴倫說。「拉姆斯和鎧鱷確實是心意相通的,不信你自己問他。」

  賽文轉向拉姆斯。「這可是真的?」

  拉姆斯顫抖著點頭。「但是牠……牠只想著吃,從來不肯聽我說話。」

  「那是不是有點危險?」賽巴斯不禁問道。

  「所以囉。我才把牠給像這樣綁起來。」戴倫說,聳了聳肩。「放心,賽巴斯大人。牠不會有機會傷害艾莉小姐的,平時我把牠關在地窖裏,以最嚴重的警備管理。」

  「召喚師無力控制魔物,是軟弱的證明。」賽文直截了當的說。

  「是麼?我倒以為召喚出來的魔物弱小,才是最難堪的。」戴倫揚起一邊眉毛回擊。

  賽巴斯咳嗽一聲。「關於這個……賽文,你和戴倫大人說說。」

  「艾莉的魔物確實如傳聞所說。」賽文緩緩開口。「是她懷裡那隻貓。」

  「我很驚訝。」戴倫淡淡的表示。「關於此事我早已調查清楚。說實話,我還以為你們至少會找個方法騙過平民,不會直接把貓帶過來。」

  賽巴斯被他說中心事,臉不由得泛紅;賽文卻紋絲不動,續道:「欺騙本來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更何況已經證明那隻貓並不普通;我向你保證,不要被牠弱小的外表所誤導了。」

  「喔?」戴倫露出好奇的神情。「既然如此,我很想知道艾莉小姐的魔物究竟有什麼能耐。」

  「這裡正好有個證據。」賽文招手叫手下靠近:「把那個走私販抬進來。」

  過不多時,艾德被兩名士兵從左右架著進入場內,經過的人看見他渾身是傷的模樣,紛紛驚呼。艾德被帶到戴倫面前後,賽文說明道:「這人身上的傷就是那隻貓的傑作。」

  「敢情不是被抓的吧。」戴倫不怎麼有興趣的說。

  「走私販。」賽文道。「告訴戴倫大人你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艾德緩緩抬起頭,他身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傷口,看起來似以利刃劃過,從中流出的血已乾涸,但樣子仍舊怵目驚心。他並未回答,只是半睜著眼看著眼前的貴族,好像並未理解自己所身處的情況。

  「看來他傷的還真重。」戴倫評論道。「這人是怎麼招惹到那隻貓的?」

  「這人有領導狼群的能力,家父找他帶狼來冒充艾莉的魔物;他本來想帶走貓,但中途被我追上,為了對抗我,那隻貓做了某件事,讓他變成這個樣子。」

  「某件事啊……」戴倫摸摸下巴。「你叫什麼名字?」

  艾德仍舊不答,賽文向手下一使眼色,其中一人便賞了艾德一巴掌。

  「爸爸!」艾莉忍不住道:「艾德先生傷成這樣,就不要為難他了吧。」

  「所以他叫艾德。」戴倫道,眉頭一皺。「領導狼群的走私販艾德……我聽過這個人,狼先生,是吧?」

  「正是他。」賽文點頭。

  「那麼……他的狼在哪裡?難道他的狼沒有阻止那隻貓嗎?」

  「他把狼都放走了。」賽文回答。「貓的能力,是讓他可以把狼當成召喚獸耍。」

  「什麼?」戴倫皺眉看著他。「不,狼先生艾德是個召喚師,他應該有一頭從異世界召喚出來的狼才對。」

  賽文皺起眉頭,賽巴斯疑惑地說:「我找他來的時候,他是帶著一整群狼……但是他說那些都是普通的狼啊。」

  「是麼?」戴倫看了艾德最後一眼。「算了,現在討論這個也沒用。既然他開不了口……」他向艾莉傾身。「能讓牠直接證明嗎?」」

  「證明?」艾莉看看父親和祖父。「東東只是一隻普通的貓。」

  戴倫轉向賽文,後者揮手讓士兵離開,說道:「艾莉,讓那隻貓下去。」

  「但是——」

  「艾莉,照我說的做;那隻貓不會有事的。」賽文加重語氣

  「是啊。你看那鎧鱷身上被綁著呢。」賽巴斯同聲安慰。

  艾莉咬著下唇,不情願的點了點頭。她將東東放在地上,黑貓搔搔耳朵,隨即向著拉姆斯身旁的鎧鱷走去。

  本來一直不安分的鎧鱷似乎也察覺東東的存在,同時沉靜下來;只見牠從被緊縛的齒間大大噴出一口氣,對東東靠進一步,用長吻尖端的鼻子和牠一隻腳掌等大的黑貓碰觸。

  「乖孫妳看,這不是沒事嗎?」賽巴斯說的有自信,臉上卻也是鬆了口氣。「戴倫大人,看來你家拉姆斯和我們艾莉正是天生一對。」

  戴倫專注的看著兩個魔物,突然起身對著艾莉大叫:「妳在做什麼!」

  艾莉錯愕的轉頭看他,賽巴斯和賽文還沒來的及詢問,只聽拉姆斯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從看台上飛進席間,撞翻桌椅賓客,引發一陣驚叫。

下回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