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四九章:餓了就吃

黑霧 | 2021-01-21 09:45:39


  也許是黑鴉之前的表現太好,艾因反倒沒想過這時黑鴉會不知道答案,叫她感到相當意外而說出心底話:「我還以為你會研究過呢,要吸入一定的量才會令動物變成魔物,既然是吸入那戾氣本身也會消失啊。」

  「呀,這點事我還是知道的。」黑鴉並非不認輸才如此回答,而是這個理由本身會造成另一個問題,「不過一直利用動物吸收多餘的戾氣,會嚴重影響生態圈吧?而且帶著戾氣的傭兵團是一直四處跑的,是變相的移動災厄,長遠來說會對『蔚藍軍事』造成難以估計的影響,總不可能有人精確計算路徑到不會影響這些吧?」

  「才不存在那樣的神明大人啦,況且就算找那些研究環境的學者來,應該也沒辦法知道犧牲多少動物才不會影響生態吧?」艾因後半段話說得不太肯定,自然是她不具備相關知識,只是以常理去猜測,「好啦,回歸正題,所以我才說你原來沒研究過那種事,我還以為厲害的魔法師都會有極端的傾向,會試吃魔物呢。」

  「才不會……」黑鴉反射般應了一聲,然後在理解艾因的回答後不禁錯愕得愣住,過了一陣子才恢復過來說:「吃魔物?不怕被感染變成魔人嗎?」

  「最初當然怕啊,所以一開始是拿魔物去餵養家畜,確保沒問題之後才漸漸有人試吃。」因為黑鴉不知道這樣的事,讓艾因有些興奮地說明:「最初發現『吃魔物』這件事據說是某個傭兵團的隨行醫者,當時還是各個傭兵團自行處理領地內的魔物,在一次偶然下發現了其他動物會吃魔物,一時好奇下就把那些動物抓起來觀察,結果動物還是很健康,沒生病也沒有變成魔物的跡象。」

  「這……說不定是透過進食感染的戾氣量還不夠?始終不是說吸一口戾氣就會立即變成魔物。」

  「嗯嗯,這個問題當然立即想到了,所以就把殺死的魔物拿來餵養牠們啊,結果好像是試了兩、三個星期吧,那些動物還是健康得活蹦亂跳的。」艾因想當然沒有親眼看見,因此之前才會用某個傭兵團來說明,終究是聽回來的,但考慮到至今都沒聽到有人變成魔人或者家畜變成魔物,那麼應該是可信的,「順帶一說,要吃剛死去、肉質新鮮這一點和普通動物是一樣的,畢竟變成魔物或者魔人之後,即便受了致命傷甚至皮肉都腐爛了還是能行動,那種不能吃啦。」

  「這樣啊……」黑鴉心裡還是覺得這種做法有點駭人,如果是從醫學理論分析,像是戾氣只影響了動物或者人的大腦,令牠們或者他們喪失理智並且變得不受痛楚影響,肌肉與脂肪不會有任何改變的話那麼還算能接受,他也知道這世界有確實有看起來像不能吃但實際上是珍饈百味的食物,把魔物視為那一類即可。

  「嗯……真的能這樣想嗎?單以鳥類為例,感染了戾氣之後外形都有不少改變,真的可以說是不受戾氣影響?抑或說戾氣的影響不會透過進食感染才貼切?」黑鴉不敢把這番感想說出來,決定偷偷藏在心底裡就算了。

  「總覺得你好像一副不敢苟同的感覺啊?」

  「呀……只是想到以前看過骨肉外露的魔物甚至魔人,很難接受把那種東西放進嘴裡吧。」

  「又不是叫你生吃,料理完都一個樣子好嗎?」艾因並沒有黑鴉那種糾結,很可能也與傭兵的身分有關,他們基本都是走到哪吃到那,沒得吃的時候只要吃了不會死的東西都會塞進嘴巴裡,始終事前準備再充足也是會有意外導致備糧耗光無法補充的時候,「總而言之,基本的做法就是讓引領戾氣的隊伍一邊走一邊把要拿來吃的家畜都丟在後面,消滅魔物再等戾氣遠離之後,後面另有一個隊伍負責處理,家畜主要來自當地的住民。」

  「這聽起來有點像自己生產獵物自己狩獵的感覺呢,感染戾氣變成魔物後也會跟著追上走在前面的隊伍吧?」

  「不要說得好像以前那些貴族把狩獵當成休閒遊戲好嗎?」艾因並非真的責備黑鴉,只是以玩笑般的語氣回答,「不過實情大概就是這樣啦,目前看起來沒有什麼大災情,一點點失誤和意外總是有的,但算在傭兵團可以接受的範圍吧,只要這樣維持下去,等到『永劫罪孽』完結那天到來就好。」

  要是以之前交談的節奏,此時黑鴉應該會附和一下,艾因也是如此期待著的,可是等了一會都沒聽到背後傳來回應,讓她產生了不好的預感:「怎麼突然不作聲啦?該不會……根據你的研究,『永劫罪孽』不會完?那不是魔法嗎?」

  艾因身為傭兵當然非常熟悉魔法,即使她不懂如何開發或者繪製魔法陣,但魔法有什麼規則與限制,在戰鬥中非得面對敵人的魔法攻擊與發揮己方魔法戰力的傭兵自然會掌握這類知識,因此會認為「永劫罪孽」終有一天會耗盡儲備的魔力又或者媒介消耗殆盡是必然的。

  「這只是我的見解……」黑鴉輕吁了一口氣,他認為沒有隱瞞的必要,「不要期待『永劫罪孽』會在短時間內自動停止比較好。」其實他心底裡也有另一個期待,假若「蔚藍軍事」知道不能抱持等待「永劫罪孽」自動完結這種樂觀想法的話,是否會改為積極想辦法破壞「永劫罪孽」,而這說不定會成為他的助力。

  在「天神聯合」中很難找到魔法師的幫手,在「人民共榮」那邊則是在黎漢的掌控下有其他做法,說不定在重視魔法師的「蔚藍軍事」中會得到意料之外的同伴,此刻的黑鴉難免這樣想著。

  不過艾因沒有這樣的餘裕去理解黑鴉心中的想法,她的著眼點只在於表面的話語上,以蘊含著不安的語氣詢問:「短時間……是指多短?至今已經超過一年了吧?」

  

63 巴幣: 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