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軍事篇】第一五零章:禁忌

黑霧 | 2021-01-23 09:52:24


  「最好不要認為在幾年內,不,十幾年內會自動停止。」黑鴉心底裡也沒有把握是多少年,畢竟至今他就算調查了那麼多研究,最多也就知道師父瑪麗成功攻克了多個魔法界的難題,然而實際上「永劫罪孽」到底是如何構築,實際成品是怎樣,他實在沒有底。

  當下黑鴉也不吝解釋,先說出了關於魔力的事他目前並沒有充足的研究讓他有把握判斷狀況,說白了他從之前瑪麗的研究中也就得知只有人類的呼吸能產生魔力罷力,但到底為何至今仍然有魔力供給「永劫罪孽」則還是未知之數。至於媒介的事黑鴉也是有話直說,解釋瑪麗成功研究出一種由多物質組成的特殊合成物。

  「不過媒介的事也不用那麼絕望,雖然理論上確實可行而且也成功製造出成品,但考慮到以往的魔法未曾以年為單位來使用,實在不能否定在實際長久運用之下還是會出現意料外損耗的可能性,畢竟任何素材都會隨時間改變。」黑鴉感覺到艾因散發出來的失落,雖然他在魔法的解釋上一定會貫徹理性到底,但還是說出了這番充滿安慰意味的話語,而這也不能說他背離自己的教條,始終他這番安慰話也確實是有道理的。

  艾因還未至於失落到察覺不了這一點,在道謝之後補充自己的感想:「不幸中的大幸是目前處理的方法有作長遠的考量,雖然說生活還是有很多制肘,也要各地住民自律幫忙,但至少不會像初時不知道怎樣應對而發生災難,不過……」她說到這裡嘆了一口氣,「原本以為整塊大陸應該是人人自危,要是『人民共榮』那邊打破這個平衡的話……」

  黑鴉不禁陷入到沉默當中,艾因所說的話他也深有同感,亦是當初他知道「黎明計劃」的全貌後那麼震撼,並堅決拒絕再和黎漢有所接觸的理由,換個角度去想就能知道黎漢為何會如此執著於找方法操控戾氣了。

  「好啦,我們暫時先聊到這裡吧。」艾因勉強自己提起精神,並指向了遠處距離當前雪路有些距離的樹林,那裡附近有好幾座在雪地上十分顯眼的建築,當然在他們這個位置看起來大概只有巴掌大小,「那裡就是愛基爾族人到山上狩獵時會用來休息的山中小屋,目前暫時都借我們用就是了,是個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

  黑鴉瞇起眼睛都看不清楚,不過也沒必要急著看就是了,便轉往說些輕鬆點的話題:「說起來你們好像和愛基爾族人很熟稔?果然是因為一年一度的活動嗎?」

  「嗯啊,一代傳承一代,怎樣開始我也不知道就是了。」艾因笑著強調傭兵是實用至上主義,源遠流長的東西怎麼樣都沒有關係,「反正就是到了秋季我們便會來這邊打擾一陣子,順便帶些這裡欠缺的物資來做交易吧,像是布料他們就很缺,至於這裡有什麼名產,待會看到小屋你就會知道了。」

  「聽起來也像是商旅在做的事?」

  「啊,關於這個千萬別在阿伯面前提商人喔,以前有過些不好的事,反正商人嘛,就是有些愚蠢之徒壓榨得太過火,剛烈的阿伯說就算買不到布,沒衣服穿冷死也不會再跟外來不認識的商人交易。」艾因基於話題轉到愛基爾族,便突然想起了一些禁忌而提醒黑鴉。

  「居然……做殺雞取卵的事確實是很蠢呢,若果這裡有些特產,而又持續需要某些物資的話,明明長期交易才是好選擇啊。」

  「哎,要是世界上每個人都像你那麼明白事理就不會這麼混亂啦。」艾因無奈地嘆了口氣,不過緊接著又補充說:「只是我想也怪不得那些商人吧,實際上這裡地緣偏僻,就算以物易物,阿伯他們的需要也不大,人口亦不多所以產量有限,就算貨品的利潤不俗,數量也拉不高啊。」

  「這樣說也是呢……」黑鴉曾經以商人自居,也不過是學懂些皮毛,詳細什麼環境、運輸成本之類就只有基本概念,不到能實際經營的程度,所以艾因怎麼說他就怎麼聽好了,「除了商人之外呢?還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畢竟接下來應該會在那裡打擾一陣子。」

  「哈哈,聽到對外人不友善怕了?還是說有求於對方想給個好印象?」

  「都有啦。」黑鴉不討厭艾因這種玩笑口吻的挖苦,感覺有點似認識一段時間的好友,雖然另一個說法就是太過自來熟了,「不過對身為傭兵的艾因來說應該稱之為交際手腕或者處事圓滑才對?」他當然不會把這番評價在當事人面前說出來。

  「關於前者不用擔心,阿伯就討厭商人而已,並不是排外,倒不如說他們族人其實挺好客的,至於有什麼禁忌嘛……」艾因歪著頭思忖了一會,然後十分認真,又或者該說凝重地回過頭來望著黑鴉說:「正因為他們好客,所以他們招待你吃什麼,一定要努力吃光,這是禮貌也是尊重。」

  黑鴉先是感謝地點了點頭,但他總覺得艾因的反應有點奇怪,至於怪在哪裡他也說不上,唯有繼續本來的對話:「說起來妳口中的阿伯,是愛基爾族人的族長嗎?」

  「類似吧。」艾因已經重新望回前方,「雖然聚居在一起,但沒有搞什麼族長之類的東西,習俗就是以老為尊,有什麼事要商討的話就村裡的老人聚在一起罷了。」

  「那一直用阿伯、阿伯叫也是習俗?」雖然黑鴉認為就算艾因用名字稱呼他也不知道是誰,但艾因不像是會因此而特別使用這樣的籠統稱呼。

  「對呀,雖然他們還是有名字啦,但平常不怎麼用,反正就……懂的都懂嘛?」艾因聳了聳肩,要她解釋也不知道如何解釋,認為等黑鴉到了之後自然就會理解了。

  接下來艾因繼續想到了什麼就說什麼,雖然說得東一塊、西一塊的,但黑鴉還是努力記進腦袋裡加以整理,始終這關係到他能否順利問出瑪麗的秘密研究室。

  

20 巴幣: 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