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九一:少女的思念

黑霧 | 2021-01-17 09:48:34


  零九五六。

  千橘炮擊點。

  由二十六分鐘前開始第一次炮擊之後,至今千橘接收到一共七次炮擊指示,整個流程沒有任何分別,就是接收炮擊情報,與「未知」連接,生產載有橘子炸彈的特製火箭彈,發射後在正確時機引爆,確認擊殺報告後斷開與「未知」的連接,休息待命。

  七發七殺,百份百命中率,百份百殺傷率,毫無疑問是完美的表現。

  只是身披殺敵榮譽的千橘卻沒有半點興奮,她感到的是疲累,要特別指明的是並非身體而是精神的層面,畢竟七次與「未知」連接的總計時間連四分鐘都不到,比不上以往一次在「第一城」出動的時間,更莫說如今她身處敵人領地之外不需要與敵人搏鬥,身體的部份並沒有因為戰鬥所帶來的負擔。

  「只是……有種噁心感,一直重複與『未知』連接,抵抗侵蝕到以電擊中斷連接,原來會導致這樣的感覺嗎?」千橘之所以排除「精準控制引爆時機」這一個可能性,是因為過往這一個月的訓練中,為了鍛鍊引爆時機的準確度引爆過無數橘子炸彈,當然不能否定那是很耗費精神的事,但不會到只引爆七發就產生如今的異樣。

  為了揮別這種殘存在心中又或者精神裡的負面感覺,千橘決定試著聯絡同伴抒發一下:「蝕蜂,妳那邊怎麼樣?」

  「雖然這種說法大概會被責罵,但真的是快悶死了。」依然坐在地上動彈不得的蝕蜂聽到搭擋的呼叫便急不及待地回應:「這邊就只有待機指示,畢竟我的任務不是主動出擊,而是保護妳呀,就算敵人真的朝這邊來,我身邊的士兵也會先出動嘗試誘離敵人,萬不得已才會由我出手迎擊。」

  「作戰計劃方面我很清楚,不用跟我複述一遍。」千橘輕吁了一口氣,她知道自己的搭擋是怕她只是來確認狀況後就中斷對話,所以硬是找了些話說,足見蝕蜂真的有點悶壞了。

  「妳那邊怎樣?我收到的情報似乎很順利喔?真沒想到竟然會有這樣的殺敵方式,毫無風險的超長距離轟炸……」蝕蜂的定位是近衛,難免會對這個狀況特別感慨,當然她不會認為只有自己得接近敵人才能戰鬥是什麼不公平,一直以來千橘也是物理意義上的並肩作戰。

  叫蝕蜂還是忍耐不住說出這種話的理由,正如她的好友兼搭擋的推測是為了找些話題,況且她在「甲冑少女」的近衛中也是屬於特別的近身戰類型,甚至以貼身來形容更為貼切,一雙短曲刀只有四十來公分,與黑刀那把比人還要更長的武士刀相比就會強烈感受到這個事實,因此抒發一下情緒實在在所難免。

  所謂的搭擋就是不需要把話說清楚也能理解各自心裡的想法,千橘之所以挑選蝕蜂來舒解心中的異樣情緒亦是知道蝕蜂會像這樣與自己聊這些無謂的事,「畢竟現在我們和敵人的角色反過來了,是牠們得守住『第一城』,我們便有選擇攻擊方式的自由了。不過說實在的,這樣打下去我也怕自己的神經會有點麻木,失去面對面戰鬥的感覺啊。」

  千橘當然不會因為這樣殺幾十隻敵人就喪失戰鬥觸覺,然而在知道這樣戰術有效的狀況下,「敵策局」在擬定接下來的作戰時很大機會沿用這種戰術,日子一久就真的可能出現千橘所擔憂的問題。

  「這也想太遠了吧?現在這麼順利,只要單方面用盡時間全力去轟炸,一口氣解決敵人不就好了嗎?」蝕蜂的論點就是人類與敵人的戰鬥不會持續那麼久,所以不用擔心那麼久遠的問題。

  千橘也不是不能理解這樣的想法,以分析數據的理性立場來看能否實行還不知道,但若果加上同屬遠衛的蒼彈與幻焰一起執行這種超長距離轟炸,只要三人能相互配合的話可以預期能夠造成相當可觀的傷害。

  不過千橘心中仍然有在意的事,剛好藉這個機會和蝕蜂聊聊:「話不能這樣說,是『目前』單方面轟炸而已,妳不也知道在大半個月前初次發現的『防空者』嗎?」

  「啊,妳說的是那隻怪手吧?但不是都命名為『防空』了嗎?據說牠就只針對空中投擲物質,和現在的陸上戰無關吧?」

  對於蝕蜂回答得過於理所當然的態度,叫千橘禁不住嘆息——當然僅留在心裡,她決定好好教育一下這位沒仔細聽課的搭擋:「目前牠『只』針對上空,但不代表牠無法攻擊地面啊!根據分析牠投擲出去的物質達到二百公斤,並且能以近乎百份百命中率擊落在平流層……也就是大約二萬公尺高的偵察機,誰也無法確定『防空者』會不會把物質作陸上的投擲啊。」

  「誒,但事實就是『防空者』沒把東西往地面丟吧?」蝕蜂知道千橘是在教訓自己沒好好記著敵人的知識,但她並非沒聽進腦袋又或者忘記,相反她其實記得相當清楚仔細,只是她認為「防空者」存在著某種限制而這樣判斷:「牠又不是大炮,是以最原始的手段,即是用『手』投擲,要把那麼重的東西丟中那麼高的飛機,不是會那個……嗯,為了特化這種能力,投射角度會有所限制嗎?不可能往水平的地面丟吧?」

  「蝕蜂,真的,我覺得妳應該多讀一點書……」這一次千橘真的嘆了出聲,「這世界有種物理現象叫拋物線,即使射擊仰角限制相當高,二百公斤的物質從二萬公尺的高空掉下來會造成多大的破壞力?至少不會想用血肉之軀來抵擋吧,就算撞不爛甲冑,我們也會被衝擊力撞死。」

  「丟上天空的東西終會丟下來的道理我當然懂啊。」蝕蜂感覺自己被小看了,當下立即反駁:「可是根據觀察記錄,那個丟出去的物質在粉碎目標之後不久就自動分解了吧?」

  「是啊,妳也知道是『自動分解』,並不是『自然分解』,誰能確保牠們要往地面發動攻擊時會不會維持著那種物質啊?」

  二人的爭論顯然不會在短時間內完結,畢竟人類對於「防空者」的認識實在太淺,建基於合理的推論也有樂觀與悲觀之分,這亦是兩人為何能夠爭論起來的主因,一直負責支援二人的支援人員自然從一開始就聽到二人的對話,一時之間倒不知道應該如何阻止了。



40 巴幣: 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