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章 抱著玩偶的女孩

丹雀 | 2021-01-02 20:37:26





  遲到了、遲到了!

  我看著手中的錶,焦急地踏著黑色的學生皮鞋。

  用手中的卡片刷過公車上的感應器,和司機道謝後,趕緊奔向校門口。

  由於前天發生的事情,班導便要求我們先回家休息一整天,結果我一回到家就開始研究各種牌型,順便打了幾場網路決鬥,雖然主要都是在聽對方抱怨比較多,結果對方說溜嘴最近也沒有常上線,反而被我酸了好幾句。

  之後就沒有之後了,在我沒聽到鬧鐘地呼喊聲下醒來,才發現我整個趴在電腦桌前,然後就遲到啦!

  「哇哇──」

  校門前方處,一位可愛的蘿莉就站在那裡東張西望,我趕緊停下腳步,深怕下一秒直接撞上去。

  「呼呼~好險、好險。」我喘著氣大口的呼吸,等身體恢復後,對著前方的女孩問道:「怎麼了?迷路了嗎?」

  只見綁著包包頭的銀髮女孩,緊抱著手裡的娃娃,用著水汪汪的眼睛注視著我說:「請問這裡是戰鬥學院嗎?」

  好可愛……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陶醉的時候。

  我對著她點點頭,然後將她交給警衛室的叔叔,並且再三的交代對方不能對蘿莉……小女孩毛手毛腳的,才放心地趕往教室。

  一進到教室,只見到小貓兩、三隻,我還以為走錯路了,但是我們E班的教室也就那麼兩間,沒道理會走錯啊!

  「咦?米俐他們去哪裡了?」我對著坐在講台旁的木椅上,用手撐著臉頰的班導問道。

  「他們私奔了……」

  「私、私奔?」我驚訝地大喊。

  沒想到米俐和江玟霖會這麼快就採取行動,我以為會等到大家把吳玖栖丟進水池後。

  「別聽班導亂說,他們是被學院指派去別的地方出任務了,至於蓓雅好像有事先回去北部了。」和方証岳很要好的男同學,我記得叫做杜威,好心地對我說明來龍去脈。

  難怪教室這麼冷清,E班加上自己只有8人,現在三個人不在,其中一名連米俐和江玟霖都很少見過,只剩下方証岳和眼前這位男學生,以及令人討厭的班導吳玖栖。

  班導乾笑了兩聲,試圖轉移焦點的說:「哈哈,不過有轉學生加入喔!」

  「轉學生?」怕再次受騙的我,盯著對方的眼睛說道。

  不過吳玖栖卻用一臉睜眼說瞎話的表情,看向我的身後說:「妳不是怕她被怪叔叔帶走,所以先去把她帶來班上嗎?」

  「咦?」

  我趕緊轉頭一看,沒想到剛剛那位蘿莉竟然在我身後,還對著我眨了眨眼睛。

  「大家好,我叫雲霞,這位叫做小雲,請大家多多指教。」雲霞替自己和手中的娃娃自我介紹了以後,繼續用著可愛的大眼看著我。

  這時吳玖栖在我耳邊小小聲地說:「我當初為了找她入校,可是費了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有簡單對話的權利,為什麼妳們才剛見面,好感度就這麼高了?」

  你問我、我要問誰呀?

  「算了、算了,不說就算了。」吳玖栖一臉孩子氣擺了擺手,然後用班導的姿態說:「為了讓雲霞認識班上的同學,所以就麻煩請林丹楓同學對戰一場吧。」

  「咦?是、是可以啦。」突然就被點名的我,有點反應不過來的說道。

  此時吳玖栖卻用莊嚴的神情,再度對著我說:「切記、這是友誼賽,不要動真格把別人給嚇跑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

  「是、是……」

  雖然我覺得後面那句話才是真的,不過一見面就把蘿莉弄哭也不太好就是了。



  來到另一間練習室,我和雲霞各自戴上了決鬥盤,在吳玖栖以人數太少為理由宣布今天自習,於是方証岳和杜威就成了我們的觀眾。

  「可以讓我先攻嗎?」雲霞膽怯的說。

  「當然可以。」我立刻回道。

  畢竟對方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當然要讓對方有發揮的空間才行,不然就不好玩了。

  「我召喚『雲魔物─亂流 (ATK/800)』,此卡召喚成功時,依照場上的『雲魔物』數量放置一個『霧計數器』,接著將自身的一個計數器移除,從牌組或墓地特殊召喚一體『雲魔物─小煙球 (DEF/600)』。」

  看著場上的「小煙球」的樣子,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

  「接著發動魔法卡『雲魔物的雲核』,將手中的『雲魔物─高層雲』送入墓地,給場上的『雲魔物─亂流』放置4個『霧計數器』。」

  之後雲霞利用「雲魔物─亂流」的效果不停的特殊召喚「雲魔物─小煙球」,並用「雲魔物─小煙球」進行Link連結召喚,先特殊召喚Link1的「連結栗子球」和Link2的「海星老爺」,然後再Link3「解碼語者 (ATK/2300)」。

  「再用剩下的兩體『雲魔物─小煙球』分別Link連結召喚和特殊召喚墓地的『連結栗子球 (ATK/300)』到場上,『解碼語者』每有一體互相連結的怪獸攻擊力就提高500分,所以攻擊力變成3300分,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好厲害……

  利用「連結栗子球」限制攻擊,然後以對方卡片為對象時,「解碼語者」有兩次機會可以無效發動並破壞。

  才第一回合就能有這樣的布陣。

  不過那個「小煙球」……

  「啊!」

  見我突然大叫並用手指著對方,所有人都被我這舉動嚇到全看了過來,而我則是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說:「妳手上抱的娃娃不就是『小煙球』。」

  原以為我會說出什麼驚人的發現,結果只是娃娃,旁觀的兩人無奈地搖搖頭。

  但是我並沒有停下話題,而是繼續問道:「妳、妳在哪裡買的?」

  雲霞被剛才的聲音嚇的差點放開手中的娃娃,聽到我的問話後,才回過神說:「這是我自己縫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哪裡有在賣。」

  「這樣啊……」

  見我失望的樣子,雲霞再度說:「我有時間可以再做一個給妳。」

  「真的嗎?太感謝了,那我……」

  「咳咳,我說妳們還在決鬥吧,別突然轉移焦點。」站在練習室門邊的班導難得跑來看我們練習的狀況,不過為什麼偏偏是這種時候才來啊?

  「我知道啦,那輪到我了,抽牌!」

  這瞬間。

  我不敢置信地看著剛抽到的牌,然後望向手中另外5張卡片,這、這是……

  「丹楓?」

  「怎麼了?」

  發覺不對勁的吳玖栖和方証岳同時詢問道,不過當我把手中的牌放到決鬥盤時,他們立刻知道發生什麼狀況了。

  「我從手中召喚『日向夏帆 (ATK/1600)』並發動效果,從牌堆選擇三張裝備魔法卡讓對方選擇一張加入自己的手中,其餘的放回牌堆重新洗牌。」

  「第二張……動漫牌?」

  比起雲霞和杜威的反應,吳玖栖和方証岳更是詫異,因為他們都知道從入學到現在,我的手中僅有一張動漫牌,而現在我竟然擁有了第二張動漫牌。

  我對著後頭驚訝到張著嘴的人搖搖頭,然後繼續說道:「發動裝備魔法卡『調教咖啡廳工作服』和『工作用黑色女用皮鞋』,後者可以提高攻擊力800分。」

  「難道說不只有一張?」

  「戰鬥階段,我用『日向夏帆 (ATK/2400)』攻擊『解碼語者 (ATK/3300)』,由於『調教咖啡廳工作服』的效果在戰鬥結束前和戰鬥的怪獸效果無效化,且不會受到對方特殊召喚怪獸的效果影響。」

  「解碼語者」的攻擊力變回2300分,「連結栗子球」的效果對「日向夏帆」也不會有影響。

  「好厲害,竟然一瞬間就破解了我的戰術。」雲霞用著崇拜的眼神看著我,而我就這樣結束了回合。

  雲霞 生命值7900分/手牌1蓋牌1 ‖ 林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4蓋牌0

  「輪到我了,抽牌。」雲霞開心的笑著說:「沒想到丹楓姊姊會用動漫牌和我進行初次決鬥。」

  「是、是阿。」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順著回答。

  「我將場上兩體『連結栗子球』解放,升級召喚『雲魔物 颱風之眼 (ATK/3000)』。接著進入戰鬥階段,『雲魔物颱風之眼』攻擊時,除了『雲魔物』以外的怪獸全部改變表示形式。」

  由於對方是升級召喚並不是特殊召喚,所以「調教咖啡廳工作服」的效果無法發動。

  「當對方的怪獸從攻擊表示變成守備表示時,發動陷阱卡『斷頭台的慘劇』,將對方守備的怪獸全部破壞。」

  「發動『日向夏帆』的怪獸效果,將裝備……」

  「等一下!」這時吳玖栖宛如裁判介入了戰鬥,他一臉嚴肅地看著我說:「丹楓,因為妳是第一次遇到所以這次可以原諒妳,在使用『動漫卡』的角色時,我們不會稱呼他們為『怪獸』而是『成員』。」

  「是、是這樣……」我望著其他人也跟著點頭,看來並不是吳玖栖在亂開玩笑。

  「那我重新來過,發動『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將裝備的『工作用黑色女用皮鞋』送入墓地,代替此卡一次破壞。」

  「由於戰鬥捲回,所以『雲魔物 颱風之眼 (ATK/3000)』攻擊『日向夏帆 (DEF/1000)』。」

  「我再發動一次『日向夏帆』的效果,將『調教咖啡廳工作服』送入墓地,抵擋一次戰鬥破壞。」

  「我結束這回合。」

  「抽牌。」

  果然又是動漫卡,看著剛抽到的卡牌,我不禁懷疑整副牌組莫非都被替換了。

  「我發動『日向夏帆』的效果……咦?沒辦法發動?」我看著決鬥盤裡的卡片至少還有一半以上,怎麼可能連三張裝備魔法卡都沒有。

  但是卡片的效果無法發動卻是最好的證明,只是這樣我就無計可施了。

  「我放置一體怪獸,結束這回合。」

  雲霞 生命值7900分/手牌1蓋牌0 ‖ 林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4蓋牌0

  場外的班導對於我無法發動卡片效果也感到奇怪,一個人喃喃說道:「真奇怪,雖然剛獲得那些卡確實會不齊全,不過『日向夏帆』並沒有限制一定要系列名的裝備卡,也就是說丹楓原本牌組的那些裝備卡並不存在於現在決鬥中的牌組內。」

  「抽牌。召喚『雲魔物 捲層雲 (ATK/9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依照場上的『雲魔物』數量將3個『霧計數器』放置於此卡。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2個『霧計數器』移除,破壞場上一體怪獸。」

  雲霞選擇破壞放置於場上的裏側守備怪獸後,繼續說道:「戰鬥階段,我用『雲魔物 颱風之眼 (ATK/3000)』攻擊『日向夏帆 (DEF/1000)』,然後再用『雲魔物─亂流 (ATK/800)』與『雲魔物 捲層雲 (ATK/900)』直接攻擊玩家。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輪到我了,抽牌。」

  這是怎麼回事,手牌雖然很多,但是彼此之間並沒有關聯性,明明是同系列的卡片。

  而且額外區的卡片只有8張,想要確認是什麼類型的卡片時,每張的卡面都和主人翁剛拿到無名之龍一樣,沒有任何文字和圖樣,連邊框顏色都是灰色的。

  灰色的邊框不就是代幣、衍生物,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放入決鬥盤的額外怪獸卡夾區,所以又是一種擬態呈現,讓人無法得知它真正的樣貌。

  不過我還是有自己的方法。

  「我召喚『秋月紅葉 (ATK/1600)』,此卡一回一次可以從牌組將一名『調教咖啡廳』的成員加入手中。」

  沒錯,只要我用檢索的方式,我就不信看不到牌組的卡片。

  我將牌組整個從決鬥盤拿出來,正打算仔細看清楚手中的牌,沒想到手中的牌除了「櫻之宮莓香」、「日向夏帆」、「秋月紅葉」和另外兩張藉由「日向夏帆」檢索的裝備卡,其餘的都和額外區的卡片一樣。

  這時我才想起,剛在使用效果需要檢索裝備卡的時候,決鬥盤是自己從牌組推出三張牌,供對方玩家選擇,所以那時候我就沒有看到牌組的全貌了。

  這樣我要怎麼選牌呀!

  我無奈地只好從牌組隨機選了一張牌,反正有系統判定,所以我絕對不會拿到除了怪獸卡以外的類型。

  「戰鬥階段,『秋月紅葉 (ATK/1600)』攻擊『雲魔物─亂流 (ATK/800)』,由於『雲魔物─亂流』不會被戰鬥破壞,所以我結束這回合。」

  我把對方的台詞說完後,用著死魚眼的神情看著用檢索隨機選的牌。

  雲霞 生命值7100分/手牌0蓋牌1 ‖ 林丹楓 生命值6300分/手牌5蓋牌0

  「你不覺得丹楓好像愈來愈沒有一開始那樣熱血的感覺。」杜威對著一旁的方証岳說道。

  「可能是因為『動漫牌』的關係吧。一開始我也是沒辦法立刻接受,也是花了很久的時間才逐漸完成的。」方証岳望著丹楓一臉苦惱的不停看著手中的牌,就好像以前的自己一樣,苦笑的說道。

  「輪到我了,抽牌。」不僅場外的觀眾覺得奇怪,實際戰鬥的雲霞更是感到異樣感,於是她開口說:「丹楓姊姊,我們還要繼續嗎?」

  「當然,我的生命值還沒歸零。在那之前我是不會輕易認輸的。」我理直氣壯的說。

  「那、我就繼續了。」雲霞從手中發動了一張魔法卡「黑洞」將雙方場上的所有怪獸全部送入墓地。

  「由於自己的怪獸因效果送入墓地,才能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激流蘇生』,將那些怪獸再度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每有一體給予對方玩家500分的傷害。」

  雲霞的場上共有三體怪獸,所以造成1500分的效果傷害,接著在全體直接攻擊玩家下,我的生命值只剩下100分。

  「抽牌!」

  通常在這個時候,主人翁一定會拿到可以逆轉的牌,當然我也不例外,拿到了我的代表牌。

  然後我就輸了決鬥……



50 巴幣: 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