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十九章 命運般的正義鳳凰

丹雀 | 2020-12-26 13:56:11 | 巴幣 0 | 人氣 55





  C班的保健室內躺著幾名曾被狩獵者操縱的學生,他們全看著上方的天花板,互相討論著彼此的想法。

  「你們覺得我們的牌有什麼共通點嗎?」先開口說話的是一開始就被控制的A班學生夏瑋雄。

  「我持有炎和風屬性、你則是光屬性,另一位全屬性都有;我是鳥獸與魔法使族、你則是所有種族都有,另一位則是全魔法使族,這共通點好像不太有。」躺在夏瑋雄旁邊的陸志偉分析著彼此牌組的屬性和種族。

  「我、我相信我們的牌一定有共通點,不然狩獵者就不會特意找我們了。」江玟霖膽怯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有道理。」夏瑋雄點頭說道。

  「原來如此。」陸志偉也同意江玟霖的想法。

  「嗚嗚……」

  突然傳來的哭聲,他們三人同時轉頭看向最左邊的病床,只見床上那人一臉難過的說:「為什麼沒有人幫我拿牌組給丹楓啊?」

  他們無奈地搖搖頭便沒再說些什麼。

  你的牌是風屬性、昆蟲族,應該是最難搭配在一起的牌了。


 
  見我把保健室的門拉開,狩獵者便舉起手中黑色的決鬥盤,已經迫不急待要和我進行決鬥。

  「好了,那就開始決鬥吧!」狩獵者將一張手牌放到了決鬥盤說道:「發動『影依融合』,將手中的『影依獸』和光屬性的『神聖之影商神杖使』進行融合召喚『神影依拿菲莉 (ATK/2800)』。」

  由於「影依獸」的效果可以從牌組抽一張牌,接著「神影依 拿菲莉」特殊召喚成功可以將牌組一張「影依」牌送入墓地。

  「『影依獵鷹 (DEF/1400)』因效果送入墓地時,可以裏側守備蓋放在我方場上,接著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我看著手中既陌生又有點熟悉的卡片,想起以前一開始玩遊戲機時,也是隨意的拼湊出一副四不像的牌組。

  蓓雅等人相繼來到了我們的周圍,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擔心的神情,畢竟是臨時組出來的牌組,而且這三副系列也沒有任何的相性。

  「我召喚『召喚師 賽姆貝爾 (ATK/6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將手中一體與此相同等級的怪獸特殊召喚,我特殊召喚2星的『占卜魔女 小炎 (ATK/0)』並發動效果,此卡從手中特殊召喚時,破壞場上一張裏側表示的卡片。」

  我選擇對方後檯區的卡片破壞時,狩獵者立刻說道:「連鎖發動陷阱卡『影依的原核』的效果,這張卡被效果破壞時,可以選擇墓地一張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我將『影依融合』加入手中。」

  「將場上兩體2星的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幻影騎士團 詛咒標槍 (ATK/1600)』,發動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選擇對方場上一體怪獸在回合結束前,攻擊力變成0且效果無效化。」我選擇「神影依拿菲莉」為效果對象後,繼續說道:「戰鬥階段,我用『幻影騎士團詛咒標槍 (ATK/1600)』攻擊『神影依 拿菲莉 (ATK/0)』。」

  「發動『神影依 拿菲莉』的怪獸效果,這張卡送入墓地時,可以將墓地一張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我將陷阱卡『影依的原核』加入手中。」

  「我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6400分/手牌4蓋牌0‖林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2蓋牌2
 
  「抽牌,發動魔法卡『影依融合』,由於對方場上有額外怪獸,所以可以從牌組將融合所需的素材送入墓地,我把『影依龍』和風屬性『影靈之翼文蒂』送入墓地進行融合召喚『神影依溫迪戈 (DEF/2800)』。」

  「影靈之翼 文蒂」因效果送入墓地,可以將牌堆一體「影依」怪獸裏側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到場上。

  「我將『影依之炎核 虛夢獄 (DEF/2900)』裏側守備,接著『影依龍』的效果破壞對方場上的一張魔法或陷阱卡。」

  「連鎖發動永續陷阱卡『奈芙蒂斯的覺醒』,由於正面表示的這張卡被破壞,從牌堆特殊召喚『奈芙提斯的鳳凰神 (ATK/2400)』。」

  「反轉召喚『影依獵鷹 (ATK/600)』並發動效果,從墓地將『影靈之翼文蒂』裏側守備表示特殊召喚,接著發動魔法卡『超融合』,捨棄一張手牌,將雙方場上的『影依獵鷹』與炎屬性『奈芙提斯的鳳凰神』融合召喚『神影依看守水晶 (ATK/2450)』。」

  經由代價而送入墓地的「影依獸」可以從牌組抽一張牌。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激流葬』,當怪獸召喚、特殊召喚時,破壞場上所有的怪獸。」

  一瞬間對方場上的四體怪獸全被破壞,並且觸發了各自的怪獸效果,「神影依 溫迪戈」的效果將「影依融合」加入手中;「影依之炎核虛夢獄」場上沒有怪獸無法發動;「影靈之翼文蒂」的卡名已使用一次效果所以不能再發動;由於墓地沒有「影依」之名的魔法或陷阱卡,所以「神影依看守水晶」的怪獸效果無法發動。

  「真是有一手。」就算自己的怪獸全部被送入墓地,狩獵者也只是笑笑地,一臉無所謂的說:「放置一體怪獸,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才決鬥沒多久雙方就已經激烈的展開攻防戰,若在平時米俐等人早已叫出聲,但是知道對方的卡片是「影依」的情況下,眼前的戰況雖然偏向丹楓,但是對方很快就能拿回主導權。

  「抽牌!由於抽到『占卜魔女 小地 (ATK/0)』特殊召喚到場上,並且雙方再抽取一張牌,我抽到『占卜魔女小光 (ATK/0)』特殊召喚到場上,再發動效果解放『占卜魔女 小光』,將牌堆的1星協調怪獸『命運女郎過去 (ATK/?)』特殊召喚到場上。」

  謝謝妳們。我在心中如此說道。

  這時戴著眼鏡的雙馬尾魔法少女和持著法杖穿著黑色法袍的女法師,突然轉身看向了我。

  我對著她們點頭說道:「將1星的協調怪獸『命運女郎過去』與6星『占卜魔女 小地』進行調星同步召喚7星的『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

  「連鎖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影依的偽典』,將我方墓地的光屬性『神聖之影 商神杖使』與『影依獸』除外發動,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神影依拿菲莉 (ATK/2800)』,並且將與融合怪獸相同屬性的『命運女郎 永恆』送入墓地,之後『神影依 拿菲莉』的怪獸效果將第二張『影依融合』送入墓地。

  「我召喚『光道魔術師 莉拉 (ATK/1700)』並發動效果,將此卡守備表示破壞對方場上的永續陷阱卡『影依的偽典』,結束這回合。」

  回合結束時,「光道魔術師 莉拉」的效果發動,將牌堆上三張牌送入墓地。
 
  狩獵者 生命值6400分/手牌2蓋牌1‖林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對方再度亮出「影依」專屬融合卡說道:「發動『影依融合』將場上水屬性的『影依的巫女 艾莉亞爾』與手中的『影依獸』進行融合召喚『神影依異花莉莉絲 (ATK/2700)』。」

  由於「影依的巫女 艾莉亞爾」因效果送入墓地,可以將雙方墓地最多3張牌移出遊戲,對方選擇的卡分別是「命運女郎 永恆」、「命運女郎 過去」和「占卜魔女 小地」;「影依獸」則是從牌組抽一張牌。

  狩獵者輕鬆的就破解了江玟霖的王牌「命運女郎 永恆」,順便減少「五陣魔術師」所需要的素材。

  「戰鬥階段,『神影依 拿菲莉 (ATK/2800)』攻擊『光道魔術師莉拉 (DEF/200)』。」

  「從手中發動怪獸效果『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 (ATK/2800)』,當對方以魔法使族為攻擊對象時,這張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到場上,並且將對方場上一張卡回到手牌。」

  「我用『神影依 異花莉莉絲 (ATK/2700)』攻擊『光道魔術師莉拉 (DEF/200)』,在場上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我召喚『數學家』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的一體4星怪獸送入墓地,由於協調怪獸『光道弓手費莉絲』從牌堆送入墓地,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我運用著在比賽時夏瑋雄曾使用過的戰術,繼續說道:「將4星協調怪獸與3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7星的『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 (ATK/2600)』,並發動效果支付1000分生命值,移除場上一張卡片。」

  「戰鬥階段,『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 (ATK/2800)』攻擊『神影依 異花莉莉絲 (ATK/2700)』。」

  「發動怪獸效果,將墓地的『影依融合』加入手中。」

  「我繼續用『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 (ATK/26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在回合結束時,發動怪獸效果將牌堆3張牌送入墓地。
 
  狩獵者 生命值3700分/手牌1蓋牌2‖林丹楓 生命值7000分/手牌0蓋牌0
 
  輪到對方的回合時,場上的「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回到持有者的手中。

  「抽牌。發動永續陷阱卡『影依的原核』此卡變成陷阱效果怪獸 (DEF/1950),並且當作『影依』融合素材時,可以代替成其中一種屬性使用,接著發動魔法卡『影依融合』,將手中的『影依刺蝟』與場上的地屬性陷阱怪獸融合召喚『神影依舍金納迦 (ATK/2600)』。」

  由於「影依刺蝟」因效果送入墓地,可以從牌組將一張「影依」之名的怪獸加入手中,接著「影依的原核」可以把一張墓地的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

  「我將『影依蜥蜴』和『影依融合』加入手中,接著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往魂源的影劫回歸』,捨棄手中一張『影依』卡片,選擇場上一體『影依』怪獸攻擊力、守備力上升1000分,結束階段會變成裏側守備表示。」

  「代價所捨棄的『影依獸』因效果所以抽一張牌。戰鬥階段,『神影依 舍金納迦(ATK/3600)』攻擊『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 (ATK/2600)』。」

  「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是龍族怪獸,所以沒辦法觸發手中的「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的怪獸效果,但是該同步怪獸被破壞時,可以發動自身的效果。

  「發動『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的怪獸效果,將墓地此卡以外的『光道』怪獸返回牌堆,每有一體回復300分生命值。」

  「連鎖發動『神影依 舍金納迦』的怪獸效果,當特殊召喚的怪獸發動效果時無效並破壞,之後從手中捨棄一張『影依』卡片。」狩獵者將剛拿到手中的「影依蜥蜴」再度當作代價送入墓地,並且觸發了怪獸效果。

  「這張卡送入墓地時,我可以再從牌堆選一張『影依』卡送入墓地,我將第二張『影依的原核』送入墓地,再發動卡片效果將永續陷阱卡『影依的偽典』加入手中。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回合結束時,因「往魂源的影劫回歸」的副作用,「神影依 舍金納迦 (DEF/3000)」變成裏側守備表示。

  「輪到我了,抽牌!」我看著手中的牌,遲遲沒有任何的動作。

  眾人見我一直維持著相同的姿勢,絲毫沒有要下一步的行為,全都和我一起緊盯著我手中的那張牌。

  怎麼回事,莫非沒有抽到想要的牌?

  每個人各自思考著原因,就是不敢發出聲音,深怕打擾了眼前面臨困境的決鬥者。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圓融魔術』。」

  「什麼!」在場的所有人包括狩獵者訝異地看著我手中的魔法卡,心中想著她是什麼時候湊齊素材的。

  只見我娓娓地說:「我將墓地風屬性的『召喚師 賽姆貝爾』、炎屬性的『占卜魔女 小炎』、光屬性『光道魔術師莉拉』和地屬性的『數學家』以及水屬性的『命運女郎沃塔莉』,共五體魔法使族除外進行融合召喚『五陣魔術師 (ATK/4500)』。」

  真的融合出來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場上那位操縱著五道魔法陣的黑色魔術師,不敢置信的轉頭看向我。

  她竟然用三副沒有相性的系列牌,融合出了需要5體魔法使族的融合怪獸。

  「發動『五陣魔術師』的怪獸效果,破壞對方場上所有的卡片。」

  由於「神影依 舍金納迦」上一回合因「往魂源的影劫回歸」的副作用,變成裏側守備所以不能發動效果。

  「連鎖發動陷阱卡『影光的聖選士』從墓地裏側守備特殊召喚『影依獵鷹(DEF/1400)』。」

  「神影依 舍金納迦」送入墓地時,對方將墓地第二張「影依融合」加入手中;「影依獵鷹」被效果破壞後再度以裏側守備回到場上。

  「戰鬥階段,我用『五陣魔術師 (ATK/4500)』攻擊守備怪獸。」

  由於「影依獵鷹」這回合已經發動過自身效果,所以沒辦法再發動反轉的效果。

   「我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3700分/手牌3蓋牌0‖林丹楓 生命值6000分/手牌1蓋牌0
 
  狩獵者冷汗直流的看著對方場上的怪獸,沒想到自己會被三副臨時湊出的牌組逼到這種窘境。

  「抽牌!」雖然抽到了魔法卡「落雷」,卻無法對「五陣魔術師」造成影響,但是他還是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使用。

  「我發動魔法卡『影依融合』,由於對方場上有額外怪獸所以可以從牌組選擇融合素材,我將光屬性『神聖之影 商神杖使』和闇屬性『影依蜥蜴 (DEF/1000)』送入墓地進行融合召喚『神影依 雅布嘉羅尼(ATK/2500)』。」

  因「神聖之影 商神杖使」送入墓地可以將手中一體「影依」怪獸送入墓地發動效果,但是他的手中已經沒有怪獸,所以沒辦法發動;為了降低牌組的消耗,所以對方不發動「影依蜥蜴」的堆墓效果。

  「『神影依 雅布嘉羅尼』融合召喚後,可以選擇一張表側表示的卡片,使其效果無效化。」

  這一回丹楓並沒有使用「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的怪獸效果,因為她知道攻擊力2500分的融合怪獸,只是要將「五陣魔術師」的破壞耐性消除掉。

  「發動魔法卡『落雷』,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怪獸。」

  由於是非指定的卡片效果,所以「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沒辦法發動效果而特殊召喚到場上。

  「戰鬥階段,『神影依 雅布嘉羅尼(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發動魔法卡『命運未來』,將除外的『命運女郎 永恆』返回墓地,從牌組抽兩張牌。」我看著剛抽到的牌說道:「我召喚『奈芙提斯的悟道者 (ATK/600)』,發動怪獸效果將手中的『光道少女 密涅瓦』破壞送入墓地,特殊召喚墓地的『奈芙提斯的敘述者 (DEF/1200)』。」

  「光道少女 密涅瓦」從手牌或牌堆送入墓地時,從牌堆最上面的一張牌送入墓地,我將「命運女郎 溫蒂」從牌堆送入墓地後,繼續說道:「我把場上兩體2星怪獸進行疊放超量召喚『神騎聖人馬 (ATK/2000)』,這張卡只要有素材就不會被戰鬥破壞。」

  「戰鬥階段,我用『神騎聖人馬 (ATK/2000)』攻擊『神影依 雅布嘉羅尼(ATK/2500)』,發動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與此卡對戰的對方怪獸返回手牌。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3700分/手牌1蓋牌1‖林丹楓 生命值3000分/手牌1蓋牌0
 
  「真是沒想到竟然可以把我逼到這種地步。」狩獵者從牌組抽出卡片後說道:「我發動永續陷阱卡『影依的偽典』,將墓地的『影依蜥蜴』和光屬性的『神聖之影商神杖使』除外,融合召喚『神影依拿菲莉 (ATK/2800)』。」

  「神影依 拿菲莉」特殊召喚時可以將牌堆一張卡片送入墓地,對方一樣選擇不發動,接著「影依的偽典」可以把與融合怪獸相同屬性的對方怪獸直接送入墓地,但是該怪獸無法對玩家直接攻擊。

  「我選擇『神騎聖人馬』送入墓地,之後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對方回合結束時,發動墓地『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將『命運女郎溫蒂』除外,特殊召喚到場上。」

  「抽牌,發動『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等級上升1等,並移除對方場上的一體怪獸。」

  「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死神的通告』,支付1500分的生命值,怪獸效果的發動無效並破壞。」

  雖然「命運女郎 永恆」的效果被擋了下來,但是丹楓舉著手中唯一的手牌,振振有辭的說。

  「我方墓地有『光道暗殺者 萊登』、『光道弓手 費莉絲』、『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與『光道少女 密涅瓦』共4種類『光道』怪獸,所以可以特殊召喚『裁決之龍 (ATK/3000)』,支付1000分生命值,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卡片。」

  如果這個效果發動成功,丹楓就獲得勝利了。

  蓓雅、米俐等人屏氣凝神的直盯著眼前這最終的戰況。

  「發動永續陷阱卡『影依的偽典』,將墓地的『神影依 舍金納迦』與闇屬性『影依刺蝟』除外融合召喚『神影依 米德拉什 (DEF/800)』,這張卡不會受到對方的效果破壞。」

  果然對方沒有那麼容易就被擊敗,不管場上被破壞幾次,一定會有怪獸存在,幾乎是銅牆鐵壁。

  「戰鬥階段,我用『裁決之龍 (ATK/3000)』攻擊『神影依 米德拉什 (DEF/800)』。」

  「發動『神影依 米德拉什』的怪獸效果,這張卡送入墓地時,將墓地的永續陷阱卡『影依的偽典』加入手中。」

  「我結束這回合。」

  回合結束時,「裁決之龍」的效果發動將牌堆上方4張牌送入墓地。
 
  狩獵者 生命值2200分/手牌2蓋牌0‖林丹楓 生命值2000分/手牌1蓋牌0
 
  丹楓分別叫出了江玟霖和夏瑋雄的兩張王牌,面對這樣的情況下,狩獵者依舊保持著從容的態度。

  「抽牌,發動魔法卡『貪欲之壺』將墓地的5體怪獸送回牌組抽兩張牌。」

  沒想到對方竟然在這個時刻,抽到如此關鍵的牌。

  「看來妳的命運注定是敗北的。」狩獵者笑著說道:「召喚『影依獵鷹(ATK/600)』,接著發動『超融合』將手中的『影依融合』送入墓地,把場上的『影依獵鷹』與光屬性的『裁決之龍』進行融合召喚『神影依 拿菲莉 (ATK/2800)』。」

  「影依獵鷹」因效果送入墓地,再度回到場上裏側守備;「神影依 拿菲莉」特殊召喚成功將牌堆的「影依獸」送入墓地;「影依獸」送入墓地時,再從牌組抽一張牌。

  「這樣一來,妳的場上就沒有任何卡片,手中的『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因為『超融合』的效果所以無法進行連鎖發動怪獸效果。」狩獵者露出邪惡的笑容說:「這間戰鬥學院就由我收下了。」

  不會吧!

  我睜大雙眼看向旁觀的蓓雅、米俐、方証岳,還有夏婉芸、洪曉萱和邱仁偉以及學生會的北策,沒想到我竟然因為一時的情緒,而導致了這樣的結果。

  「戰鬥階段,我用『神影依 拿菲莉 (ATK/2800)』直接攻擊玩家。」

  我的生命值只剩下2000分,如果受到「神影依拿菲莉」的攻擊便會輸了這場比賽。

  我回憶著和江玟霖、陸志偉和夏瑋雄決鬥時的所有可能性,但是手中只剩下「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沒辦法發動。

  江玟霖的牌組是抽牌時發動怪獸效果;陸志偉是輪到自己的準備階段才發動怪獸效果;夏瑋雄是經由牌組破壞來發動怪獸效果。

  但是我眼前需要的是能夠在對方回合發動的怪獸效果。

  已經束手無策了……

  遭到對方怪獸的直接攻擊後,決鬥便結束了。


 
  之後遭受控制的我,立刻與學生會的北策進行決鬥,雖然一開始被對方壓著打,但是牌組擁有「影依」和「落雷」的我,再最後反轉了局勢,打敗了對方。

  在北策也被操縱的情況下,和夏婉芸一同來到C班教學大樓的所有人和之後遇到的學生全輸給了我們。

  我打開保健室的拉門,看著躺在病床上那些之前被操控的學生,充滿藐視的笑出聲後,便將拉門關上。

  這些輸了決鬥的人,已經不配成為我的對手,就算再受到那位大人的控制,也只不過是手下敗將,只是這世界的弱者。
 
  「捏捏、妳在逃避嗎?」
 
  我驚訝的轉過身,明明應該躺在床上的人,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身後?
 
  「妳不是說直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放棄嗎?」
 
  我的身後沒有任何的人影,但是聲音依舊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而且我明明都替妳占卜了,妳都忘記了嗎?」
 
  占卜?
 
  「小暗的結果是運氣非常不好,有可能會弄丟東西,不過只要配戴幸運色為紫色或墨鏡就可以避免了。」
 
  但是一切都太遲了,決鬥已經結束了。
 
  決鬥結束了?是誰說的呢?
 
  這一句話並不是江玟霖說的,也不是我所認識的任何人說的話,不過這個聲音好熟悉,非常的熟悉……



  「這樣一來,妳場上就沒有任何卡片,手中的『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因為『超融合』的效果所以無法進行連鎖發動怪獸效果。」狩獵者露出邪惡的笑容說:「這間戰鬥學院就由我收下了。」

  什麼?這個場景是?

  我看向旁觀的蓓雅、米俐、方証岳,還有夏婉芸、洪曉萱和邱仁偉以及學生會的北策,他們全都擔心的看著我。

  難道決鬥還沒有結束?

  莫非?

  「戰鬥階段,我用『神影依 拿菲莉 (ATK/2800)』直接攻擊玩家。」

  「……我發動墓地的怪獸效果。」

  「什麼!」所有人全嚇了一跳,沒想到在最後竟然還可以進行反擊。

  「『彩虹的栗子球 (DEF/100)』在墓地時,對方怪獸直接攻擊時可以發動,特殊召喚到場上。」

  「『彩虹的栗子球』?莫非是經由『光道』的效果送入墓地。」狩獵者想起對方唯一可以將卡片送入墓地的方法。

  「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對方回合結束時,發動墓地『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命運女郎菲莉』除外,特殊召喚到場上。」

  「抽牌,發動『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等級上升一等,將對方一體怪獸除外。」

  「我將『神影依 拿菲莉』除外。戰鬥階段,『命運女郎 永恆 (ATK/3200)』攻擊『影依獵鷹 (DEF/1400)』。」

  「連鎖發動怪獸效果,將墓地的『影依龍(DEF/0)』裏側守備特殊召喚。」

  「結束這回合。」
 
  狩獵者 生命值2200分/手牌1蓋牌1‖林丹楓 生命值2000分/手牌1蓋牌1
 
  「抽牌,將『影依龍(ATK/1900)』反轉召喚,選擇對方場上的『命運女郎永恆』返回手牌。」

  「連鎖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將『魔女術人偶 阿魯魯女神 (ATK/2800)』特殊召喚到場上並發動效果,將對方覆蓋的牌返回手中。」

  「發動裝備魔法卡『贋魂的同化』,將場上的『影依龍』的屬性變更成地屬性再與手中的『影靈之翼 溫蒂』融合召喚『神影依舍金納迦 (ATK/2600)』。」

  「影依龍」的怪獸效果由於已經發動反轉,所以不能再發動另一個效果;「影靈之翼 溫蒂」的怪獸效果將牌堆一體「影依」怪獸裏側守備特殊召喚。

  「我裏側守備特殊召喚『影依蜥蜴 (DEF/1000)』,接著發動墓地的陷阱卡『影光的聖選士』將此卡與『影依龍』除外,將場上的『影依蜥蜴』變成表側表示,並發動反轉效果破壞對方一體怪獸。」

  「戰鬥階段,我用『神影依 舍金納迦 (ATK/26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吸收盾』,無效對方的攻擊,並且將該怪獸的攻擊力回復我方的生命值。」

  「又被妳逃過一劫了。」像是在和獵物玩捉迷藏,狩獵者笑笑的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該怎麼辦?

  對方刻意不將「影依的偽典」蓋放在場上,很明顯是要針對接下來特殊召喚怪獸的效果所使用。
 
  「身為我妹妹的偶像,絕不會在這時候輕易認輸的。」
 
  夏瑋雄?但是他應該還躺在保健室才對。

  「抽牌……」我看著手中的牌愣了片刻,然後開口說:「從手中召喚第二張『數學家(ATK/1500)』並發動效果,『光道弓手 費莉絲 (DEF/2000)』從牌堆送入墓地時,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正等待對方進行同步召喚,然後發動「神影依 舍金納迦」的怪獸效果時,卻聽到對方發動「光道弓手 費莉絲」的怪獸效果。

  「將『光道弓手 費莉絲』解放,破壞對方場上的融合怪獸。」

  「連鎖發動『神影依 舍金納迦』的怪獸效果,無效並破壞特殊召喚怪獸所發動的效果。」

  由於「光道弓手 費莉絲」是解放自身,所以對方不用因融合怪獸的效果而付出代價將手中的牌捨棄。

  「戰鬥階段,我用『數學家 (ATK/1500)』攻擊『神影依 舍金納迦 (ATK/2600)』,並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戰鬥破壞送入墓地時,從牌組抽一張牌。」

  果然嗎?
 
  「沒想到在最後抽到這張牌?不對、這是必然的。」
 
  「從手中發動魔法卡『死者甦醒』將墓地的『裁決之龍』特殊召喚到場上,支付1000分生命值,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卡片。」

  「神影依 舍金納迦」的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所以沒辦法在讓對方的怪獸無效化。

  「發動『神影依 舍金納迦』第二個效果將墓地的『影依融合』加入手中;『影依蜥蜴』的效果將牌堆的『影依的巫女 艾莉亞爾』送入墓地。」

  「影依的巫女 艾莉亞爾」因效果送入墓地,可以將雙方墓地最多3張牌移出遊戲,對方便選擇「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命運女郎雅希」和「命運女郎法蒂」。
 
  狩獵者 生命值2200分/手牌2蓋牌0‖林丹楓 生命值25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在場上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因為「裁決之龍」不是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所以「影依融合」沒辦法將牌組的怪獸當作融合素材。

  「抽牌,由於抽到『占卜魔女 小地 (DEF/0)』特殊召喚到場上,雙方從牌堆抽一張牌,接著發動裝備魔法卡『神奇魔杖』將『占卜魔女小地』解放抽2張牌。」

  「連鎖發動永續陷阱卡『影依的偽典』,將墓地闇屬性的『影依獸』和水屬性『影依的巫女 艾莉亞爾』除外,融合召喚『神影依雅布嘉羅尼 (DEF/2000)』並發動效果將『裁決之龍』的效果無效化。」

  「神影依 雅布嘉羅尼」不受戰鬥破壞,「裁決之龍」的效果則是立刻被對方封印而無法發動。

  看來我只能結束這回合了。
 
  「我可是不死的鳳凰,不管輪迴多少次,我都不可能放棄,所以妳也是一樣的。」
 
  沒有錯,我還不能放棄,只要我還有手牌就還有機會。

  「從手中召喚『奈芙提斯的引導者』接著發動魔法卡『奈芙提斯的希望』,將場上一張『奈芙提斯』卡片和對方的一張卡片破壞。」

  「什……」

  沒有想到對方輕而易舉的就解除了困境,而且這一回輪到自己面臨敗北。

  看著眼前的局勢,深知自己毫無招架能力。

  狩獵者便沒有發動「神影依 雅布嘉羅尼」的怪獸效果。

  「戰鬥階段,我用『裁決之龍 (ATK/3000)』直接攻擊玩家。」
 
  狩獵者 生命值0分/手牌1蓋牌1‖林丹楓 生命值2500分/手牌0蓋牌0
 
  「我贏了?」

  還沉浸在隨時會敗北氛圍的我,遲遲無法釋懷。

  直到所有的人全圍了上來開心的歡呼,蓓雅整個人緊緊地把我抱住,北策拿起手機通知會長和老師這個喜訊,我才勉強露出微笑。

  狩獵者在生命值歸零的瞬間,身體宛如被烈火焚燒,化成了黑色的粉塵,隨著微風四處飄散。

  我趕緊將保健室的門拉開,然後走到他們的面前深深的一鞠躬。

  被我這突然的舉動嚇到的,除了病床上的他們,連跟著我進來的米俐等人也愣住在原地。

  我喜極而泣的對著他們道謝,如果沒有他們我可能已經輸了比賽,也輸給自己的決心。

  江玟霖溫柔的摸了摸我那秀長的紅髮,用著和藹的口氣說:「這樣呀,看來『彩虹的栗子球』有確實的幫助到妳。」

  她的這句話,讓我們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她,江玟霖則笑笑地說:「在知道米俐會拿走我的牌組給丹楓時,我就將『彩虹的栗子球』偷偷塞進我的牌組裡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如果對方已經能戰勝所有人的牌組,那麼就應該放幾張意想不到的保命牌。

  「會有這樣的想法,我看也只有E班了。」北策無奈地表示,卻讓大家開心的笑了起來。
 
  「你們……」

  這時保健室前方的走廊傳來了聲音,米俐無奈的說:「這回又是誰啊?」

  好不容易平息了一場風波,所有人早已精疲力盡,不想在面對什麼麻煩了。

  「原來你們在這裡啊,我找你們好久。」來的人原來是我們的班導吳玖栖,他看我們一臉勞累的樣子,也沒在說些什麼。

  只不過看到A班的學生也在這裡,他有點訝異,不過像是想起什麼,於是對躺在床上的夏瑋雄說:「我記得你是用『光道』牌組吧,如果想要變強可以考慮加『影依』……」

  聽到「影依」這詞,我們異口同聲地喊道:「拜託!不要再提什麼『影依』了!」
 


  漆黑的深淵處,擺放著一張斑駁的木製桌,桌上放著幾顆明亮無比的夜明珠,珠子上則寫著不同的單一文字。

  在丹楓打贏對方的瞬間,其中一顆寫著「貪」字的夜明珠也在當下碎裂開來,原本在附近徘徊的黑影,全停下了腳步。

  「呵呵……連他也失敗了呢。」

  「這一回……該誰去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