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十五章 可疑的班級

丹雀 | 2020-12-05 20:25:19 | 巴幣 4 | 人氣 120





  在戰鬥學院最高聳的建築物內,所有任教導師齊聚一堂,每個人都坐在長條辦公桌的兩側,聚精會神地聽著會議主席所說的話。

  「這一次的班際對抗賽,應該不用我多說,在場的人都知道哪個班級最為活躍了。」會議的主席也就是讓丹楓破例進行額外測驗的學院主任,他站在可移動式白板面前說道。

  在場除了當事人外,其他的導師都看向了一年四季都未曾改變穿著的E班導師吳玖栖。

  「哈哈,不好意思啦,各位。」他搔搔頭,繼續笑著說:「我們班第一次出賽就引來這麼大的關注,真是不勝惶恐。」

  「又是那名學生。」A班的導師雪莉瞪了眼對方,不客氣的說道。

  每年的班際對抗賽都是A班在做最後的壓軸收尾,沒想到今年來個程咬金,不但打贏了她的學生,而且還模仿對方出牌,最後再用對手沒有的召喚方式贏得勝利。

  「別語中帶刺。」披著黑色披風的男子低聲說道。

  「就是呀,畢竟對方也是學院的學生,別因為『導師』就生氣了。」另一班的導師趕緊降火,怎麼會議才剛開始沒多久火藥味就這麼濃了。

  「不過從未參與這種會議的你還有……」C班的導師看向另一位穿著紅色上衣的人說:「大賽的主持人也來了?」

  坐在男子身旁的費斯特笑笑的說:「因為今年有位學生我很有興趣,所以就特別過來了。」

  又是她嗎?

  E班的傳奇人物──林丹楓。

  「好了,各位。不要每次提到E班就這樣,我們先從B班開始吧!」身為主席的主任很快把主導權拉了回來,畢竟他可不想因為這場會議而耽誤了自己的其他行程。

  「我提議陸志偉同學可以晉升A班。」B班導師立刻推舉了自己的學生。

  「確實,他的『奈芙提斯』是副很有潛力的牌組。」雪莉也點頭附和道。

  既然連A班導師都同意,其他導師也沒有其他想法,因此便一致通過讓該名學生有升上高段班的權利。

  「接下來……」

  經過一輪的討論後,其他班級的代表選手都維持不變,最後終於到了E班。

  「再來是E班……」

  「我反對!」

  主席的話還沒說完,立刻有兩名導師異口同聲的說道。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費斯特和他旁邊那位外全愣了片刻。他們知道雪莉是一定會反對的,但是為什麼連吳玖栖都跟著反對了。

  「怎麼、是怕你的寶貝學生被其他班級的同學欺負嗎?」雪莉見機不可失立刻對著E班的導師說道。

  「對……」

  只是她沒想到對方竟然爽快地接受了,而且整個人比起平常無厘頭的樣子,現在有種消沉的感覺。

  「不過那位林丹楓同學的表現,就算沒有在A班,至少也能進B班了!」D班導師激動的說,畢竟他可不希望因為班導師的關係,而把難得一見的人才給埋沒掉。

  「就是呀,她可是一出場就打贏B班和A班的代表選手呢!」C班導師也跟著說道。

  「不!我答應過她,她才會願意留在E班。」吳玖栖難得認真地看著眾人說道。

  「我也反對。」坐在吳玖栖對面的男子沉穩的說道。

  「反對再加一票。」費斯特笑笑地說:「大賽那天看他們鬧得很開心,連比賽氣氛都被他們影響了,如果核心人物消失了,那以後就再也見不到這麼有趣的畫面了。」

  「沒想到連Lab和費斯特都持反對票。」主任沉思了一會兒說:「目前贊同和反對票是3比4,白蘭老師你怎麼看?」

  在場的所有人總共有八位,明明只有C班和D班導師提議升班,卻有三票贊同票,很明顯主任也是選擇贊同的那一方。

  這樣的話,如果他也選擇贊同則會平票,若選擇另一邊的話……

  「B班的白蘭老師?」主席再次詢問道。

  「我贊同。」就算會平票,他還是覺得有能力的學生就應該要往上爬才對,畢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難保未來那名學生會有如此的實力。

  「這樣一來就平票了。」主任看著白板上的記號,然後對著眾人說:「依照往常的規定平票算是認定贊同,所以E班的林丹楓同學還是會升班。」

  這時立刻有導師舉手說道:「平票等同贊同?以前真的有這一條規矩嗎?」

  「有的。」主任非常篤定的說。

  「那……」

  「雪莉老師有什麼不滿的話,晚點我們再好好談一談。」對方插嘴說道,而且很明顯在施加無形的壓力。

  見所有人都安靜後,主任點頭說道:「既然沒有人有其他意見,那麼……」

  「我有意見。」

  這回出聲的人不是在場的導師們,而是站在會議室門口的一名穿著紫色制服的學生。

  「有什麼事嗎?」主任語氣有點不悅的問道。

  「不好意思,打斷各位的會議進行,不過會長交代若有提選E班代表時,務必提出此項要求。」

  「什麼要求?」

  「奉學生會長所說的話,她極度反對E班的林丹楓同學升上高段班。」
  在學院中學生會長的權力等同導師甚至主任的階級,所以代表學生會長發言的學生話一出,馬上改變了眼前的戰況。

  贊同與反對,在4比5的票數下,決定了丹楓依舊留在原本的班級,此次的會議也在此宣告解散。

  各班導師從座位上站起身,分別回到原本的教學大樓。吳玖栖也準備回去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時,主任卻叫住了他。

  「剛不好意思,為了學生好,所以我也只能這麼做。」放下主席的身分,主任和藹可親的說。

  「沒事、沒事。只要結果是好的就好了。」吳玖栖臉上充滿著笑容,看的出來他真的不在意剛才發生的事。

  「是這樣的,我聽說你們班有位學生的占卜很靈驗,方便的話能請她放學時,來C班教學大樓的教師辦公室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讓她和您兩人獨處……」

  「沒事的,今天這整天我都在那邊指導學生,所以還有其他學生在場,不會有問題的。」

  「好吧,那我知道了。」

  「麻煩你了。」


  經過大賽的洗禮後,E班的學生全都幹勁十足的在……做自己的事情。

  放學的鐘聲一敲打,每個人才放下手邊的工作,開始收拾書包,準備回寢室或去食堂吃飯。

  「那個江玟霖麻煩妳去一趟C班的教學大樓,學院主任在那裡等妳占卜。」吳玖栖以為對方會膽怯的拒絕,沒想到一聽到「占卜」兩個字,她的眼睛瞬間放大,頭也不回的就奔了出去。

  看著對方這樣的舉動,吳玖栖無奈地搔搔頭,心想自己的顧慮是多餘的了。

  「江玟霖還是一樣對於『占卜』情有獨鍾。」米俐看著剛才的場景說道。

  「不過也太狂熱了吧。」我也跟著說道。

  「那是妳吧,我看全學院也只有妳可以把卡表整個背下來。」蓓雅明明是要挖苦我,怎麼後半段像是在稱讚我。

  我們有說有笑的正要離開教室,卻有一名女學生衝到我們的面前,擋住了去路。

  「夏婉芸妳怎麼會跑來這裡?」我們看清楚對方是誰後,訝異的說。

  「妳、妳們現在有空嗎?能陪我去一趟C班嗎?」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很明顯是一路奔跑過來的。

  「C班?那裡怎麼了嗎?」

  「我哥……從那次大賽後就不見人影,不管是A班、B班還是D班,我都請人找過了但都沒有見到任何蹤影。」

  「原來如此,這樣確實只剩下C班了。」

  若問我們為什麼會自動忽略自己的班級,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E班只有兩間教室和三間寢室而已,吃飯的食堂和洗澡的澡堂都是去D班的教學大樓借用的。

  寢室的分配也很簡單,我和蓓雅一間,米俐和江玟霖一間,剩下的三名男學生一間。至於為什麼會有男女同房我是不清楚,不過平常他們兩人的關係很親密,我和蓓雅也就沒多問什麼了。

  「妳們要去找人嗎?那麼我也去,人多好辦事。」一向正義感十足的方証岳,聽到有學生求助,二話不說立刻將放在課桌椅旁的工具包扛在肩上,然後走到了教室門口。

  「你、你也要幫我嗎?」平常總是直言直語的夏婉芸,可能是有求於他人,說話突然扭捏了起來。

  「當然,不管是誰,只要有難必定協助。何況我們還是朋友。」方証岳再度說道。

  不過他話一說完,夏婉芸好像有點失落的樣子。


  在夏婉芸的帶領下,我們第一次穿越紅土大陸,終於來到了偉大的航道……應該說第一次穿越D班的教學大樓。

  「是櫻花、是櫻花耶!」我興奮的喊道。

  「不過是櫻花有必要這麼……是神社!」還想說什麼的米俐,看到遠處的鳥居也跟著喊道。

  「你們還在那裡做什麼,先來這邊換上室內用的鞋子。」蓓雅催促著我們,然後將包覆著絲襪的腳掌伸進白色的室內鞋中。

  我和米俐看著一整排的鞋櫃感嘆的說不出話來,將寫有貴賓使用的鞋櫃打開,把原本的黑色學生皮鞋和白色室內布鞋做交換,放回鞋櫃內。

  「咦?這個是虹膜辨識系統?」看著鞋櫃的電子鎖是如此高科技,我訝異的說。

  「是啊,因為鑰匙鎖怕學生用不見、電子密碼鎖怕學生忘記密碼,人臉辨識系統成本太高、指紋識別系統需要先採集樣本,所以就採用虹膜辨識系統方便又快速,而且準確性也比較高。」夏婉芸站在大門口,邊等邊解答我們的疑問。

  C班教學大樓全是以日本建築打造的,所以從裡到外的門都是紙和實木做的和室拉門為主。

  所以我們只能一間一間把門拉開再關上、拉開再關上……一直重複相同的動作。

  「你們幾個是什麼人?」一名男學生從某間和室走了過來。

  米俐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後,大聲的說:「啊!你是之前班際對抗賽,被我一回殺的那人。」

  「欺人太甚,那時候是讓你的,現在可不會輸。」對方不服輸的喊道。

  「不過你應該是B班的學生,怎麼也到這裡來了?」方証岳對那場比賽印象也很深刻,所以記得那是E班對B班的比賽。

  「當然是來找人的,陸志偉那傢伙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我們的班導師都快要崩潰了。」

  「莫非也是在班際對抗賽就不見人影?」我試探性的問道,猜想應該不會這麼剛好吧。

  「沒沒、他是今天中午才消失的,早上我才和他一起吃早餐,之後班導開完會,在班上宣布他可以到A班進修,正要詢問是否願意時,才發現他不在班上,就這樣人間蒸發了。」

  「你們幾位聚集在這裡有什麼事情嗎?」對方的話才剛說完,又有一名穿著黃色學院制服且留著馬尾造型劉海的女學生朝我們走了過來。

  「怎麼又有人來了。」米俐無奈的說。

  「這裡是學院又不是什麼不良場所,當然會有很多人。」蓓雅立刻反駁對方。

  「妳是洪曉萱!」看著那非常獨特的瀏海造型,再加上我們相遇的方式也很特別,所以對她也很有印象,我不禁脫口而出。

  「哦!原來是丹楓呀!」洪曉萱的語氣突然柔和了不少,一臉開心的說:「找我們的學生嗎?還是……特地來找我的?」

  「都不是,我們是來找人的。」方証岳突然替我回答對方的問題。

  這舉動讓洪曉萱訝異的張著嘴說:「這位是妳男……」

  「他們是來陪我找我哥的,我哥叫夏瑋雄是班際對抗賽A班的代表選手,那時用的牌組是光道,你們最近有遇到他嗎?」夏婉芸直接打斷她的話,一口氣說完來這裡的目的。

  「妳哥?夏瑋雄?A班的代表?」洪曉萱瞬間說出關鍵字,然後搖搖頭說沒有看到過。

  「這樣的話,只好繼續一間一間的找了。」夏婉芸沮喪的說。

  這時一隻手突然壓在她的肩膀上,她一回頭才發現是方証岳,後者則開口說:「沒事的,就算要把學院的每個角落都翻一遍,我也會陪妳的。」

  「我、我知道了,麻煩你把手移、移開……」

  「喔!太順手就……如果造成妳的困擾,我感到很抱歉!」

  「沒、沒事。」夏婉芸沒再多說什麼,不過她的臉頰卻泛起了紅韻。


  「你們……」

  「這回又是誰來了啊!」米俐已經懶的說其他的話。

  「等等,他的樣子好像有點奇怪。」看著對方走路的樣子,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胡智壢,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嗎?」洪曉萱對著那名學生開口問道。

  這時我們所有人才注意到對方的制服顏色是黃的,所以他本來就是C班的學生,會在這裡也不為過。

  「決鬥……你們……」

  胡智壢緩緩地往我們這邊走來,手裡高舉著決鬥盤,很明顯是想要進行決鬥。

  「丹楓說的沒錯,他確實有點奇怪。」連班上同學的洪曉萱都這麼說了,每個人都警戒了起來。

  「那麼誰要和他打一場?」

  不知道是誰開口說出這段話,頓時沒有人敢回話。

  「讓我來吧!」方証岳開口說道。

  「等……」我和夏婉芸來不及阻止對方,他就已經衝了出去。

  「來決鬥吧!」

  對方立刻將決鬥盤高舉進入決鬥模式,很快的從牌組抽出五張牌並說道:「從手牌發動怪獸效果,自己主階段可以特殊召喚『B.F連擊之雙弩 (ATK/1000)』,接著召喚協調怪獸『B.F毒針之針刺 (ATK/400)』並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召喚、特召時,將一體除此卡名的『B.F』之名的怪獸從牌堆加入手中。」

  胡智壢把「B.F 必中之頭針蜂 (ATK/DEF200/300)」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將場上的2星協調怪獸與3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5星協調同步怪獸『B.F靈弓之梓弓 (ATK/2200)』,場上存在昆蟲族怪獸再發動怪獸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B.F 必中之頭針蜂 (ATK/200)』,再進行5星與1星的調星同步召喚6星同步怪獸『B.F 突擊的鉤鐮槍蜂 (ATK/2500)』,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連續進行同步召喚,果然和D班的實力是不同次元,方証岳看著對方場上的同步怪獸在心中如此想著。

  「解決他,讓他知道我們E班的實力!」米俐在後方大喊道。

  方証岳回頭看了米俐一眼後說:「沒問題!就交給我了!」

  米俐、江玟霖還有丹楓,你們就是在大賽上面對這樣的對手嗎?

  這樣的話我也不能輸。

  「輪到我了,抽牌!從手牌發動魔法卡『銀河旋風』,破壞場上背面表示的魔法或陷阱卡。」方証岳指著對方場上唯一的蓋卡說道。

  對方將「奈落的落穴」送進墓地後,方証岳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說:「對方有怪獸而我方場上沒怪獸時可以從手牌特召5星的『惡龍 (ATK/2000)』,不過攻擊力和守備力變成一半,接著發動永續魔法卡『上級召喚之力』。」

  「上級召喚之力」在場上時,7星以上的怪獸只要將一體5星以上的怪獸解放即可上級召喚。

  「我將5星的『惡龍』解放上級召喚7星的『雷魔神─桑卡(ATK/2600)』,戰鬥階段,『雷魔神─桑卡 (ATK/2600)』攻擊『B.F 突擊的鉤鐮槍蜂 (ATK/2500)』。」

  「發動墓地同步怪獸『B.F靈弓之梓弓』的效果,場上的『B.F』之名的怪獸被戰鬥破壞時,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因此效果離場時除外。」

  「主階二,在場上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胡智壢生命值7900分/手牌2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2
  「抽牌!發動魔法卡『落雷』破壞對方場上所有的怪獸。」胡智壢將一張畫有紅色閃電的魔法卡亮出。

  「不會吧!竟然是那張卡,我記得學院避免破壞平衡,不是禁止使用那張牌嗎?」米俐驚訝的說道。

  「不要說使用了,學院、卡商任何地點都沒有在販售那張牌。」蓓雅清楚的解釋那張卡的強度。

  「連鎖發動反擊陷阱卡『魔宮的賄賂』,讓發動的魔法卡無效並破壞,但對方可以抽一張牌。」

  「總算是擋下來了。」夏婉芸鬆了一口氣。不過一旁的洪曉萱仍然繃緊著神經看著眼前的決鬥。

  「我從手牌發動第二張『B.F連擊之雙弩 (ATK/1000)』的怪獸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將5星協調同步怪獸和3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8星的『B.F 降魔弓之破魔 (ATK/2800)』。」

  BF靈弓之梓弓」因自身效果離場而移出遊戲後,他再度從手牌召喚了新的怪獸到場上。

  「『B.F 速射之強弩 (ATK/1800)』召喚成功時,可以從墓地表側守備表示特殊召喚一體3星以下的昆蟲族怪獸,特殊召喚2星協調怪獸『B.F毒針之針刺 (DEF/800)』再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特召成功時,將一體除此卡名的『B.F』之名的怪獸從牌堆加入手中。」

  對方將「B.F追擊的標槍蜂 (ATK/DEF 100/100)」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發動『B.F毒針之針刺』的第二個效果,將此卡以外一體昆蟲族怪獸解放,對方場上一體怪獸的效果在回合結束前無效化。」

  「糟糕了!這樣一來對方的怪獸就可以對『雷魔神─桑卡』發動攻擊了。」米俐看著對方場上正拉著弓的蜂戰士。

  「還不只這樣,『B.F 降魔弓之破魔』因為使用同步怪獸作為素材,所以同一個戰鬥階段可以攻擊兩次,而且傷判時對方的怪獸攻擊力與守備力還要再下降1000分。」戰況分析師蓓雅再度解說眼前的劣境。

  「還有……對方手上的『B.F追擊的標槍蜂』。『B.F』之名的怪獸戰破對方的怪獸後,將這張卡捨棄,可以再給對方該體怪獸原攻擊力的傷害。」洪曉萱補充說明後,另外兩人都開始擔心了。

  如果擋不下這一擊,將受到6600分的大傷害。

  「戰鬥階段,我用『B.F 降魔弓之破魔 (ATK/2800)』攻擊『雷魔神─桑卡 (ATK/26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破壞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

  「好啊!」米俐大聲叫好,差點手足舞蹈了起來。

  「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勉強躲過危機的方証岳,認為只能趁現在給予對方一些傷害了。

  「戰鬥階段,『雷魔神─桑卡 (ATK/2600)』攻擊『B.F毒針之針刺 (DEF/800)』,結束這回合。」
  胡智壢生命值7900分/手牌2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抽牌!發動魔法卡『蘇生的蜂玉』,從墓地特殊召喚6星同步怪獸『B.F 降魔弓之破魔 (ATK/2800)』。」

  「連鎖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增殖的G』,將這張卡送入墓地發動,這回合對方每特殊召喚一體怪獸就從牌堆抽一張牌。」

  看著上一回合好不容易讓它退場的怪獸,現在又重新回到了戰場上,方証岳只能把希望賭在接下來所抽的牌了。

  「從手牌召喚第二張『B.F 速射之強弩 (ATK/1800)』,接著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一體3星以下的昆蟲族怪獸,特殊召喚2星協調怪獸『B.F毒針之針刺 (DEF/800)』再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特召成功時,將一體除此卡名的『B.F』之名的怪獸從牌堆加入手中。」

  對方將第三張「B.F 速射之強弩」加入手中後,再度和上一回合一樣,發動「B.F毒針之針刺」的第二個效果,將「B.F 速射之強弩」解放,對方場上「雷魔神─桑卡」的怪獸效果在回合結束前無效化。

  「這、怎麼和上一回合的情況一樣了啊!」看著對方場上的怪獸布置,幾乎和上一回合一樣。

  「戰鬥階段,『B.F 降魔弓之破魔 (ATK/2800)』攻擊『雷魔神─桑卡 (ATK/2600)』。」

  這一次方証岳可沒有第二張「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雖然這是張很強的解場卡,也沒有受到任何限制,更是E班的代表卡片,也因為這樣,所以班上的每個人都很有默契地只放了一張在牌組中。

  「當『B.F』之名的怪獸戰破對方的怪獸後,將手中的『B.F追擊的標槍蜂』捨棄,可以再給對方『雷魔神─桑卡 (ATK/2600)』原攻擊力的傷害。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經由「增殖的G」的怪獸效果,方証岳總共有三張手牌。

  「我將手中的『魔轟神獸 妖精貓』送入墓地,特殊召喚5星的『詭術師 (ATK/2000)』到場上,這時發動『魔轟神獸 妖精貓』的效果,這張卡從手牌送入墓地時,破壞場上的一張正面表示的卡片。」

  方証岳選擇對方場上的同步怪獸「B.F 降魔弓之破魔」破壞後繼續說道:「由於永續魔法卡『上級召喚之力』的效果,將場上5星的『詭術師』解放上級召喚『水魔神斯卡 (ATK/2500)』。戰鬥階段,攻擊『B.F毒針之針刺 (DEF/800)』,結束這回合。」
  胡智壢生命值7900分/手牌1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4200分/手牌0蓋牌0
  「從手牌召喚第三張『B.F 速射之強弩 (ATK/1800)』,接著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一體3星以下的昆蟲族怪獸,特殊召喚2星協調怪獸『B.F毒針之針刺 (DEF/800)』再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特召成功時,將一體除此卡名的『B.F』之名的怪獸從牌堆加入手中。」

  對方將第二張「B.F追擊的標槍蜂 (ATK/DEF 100/100)」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將場上的2星協調怪獸和4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6星的BF 突擊的鉤鐮槍蜂 (ATK/2500)』。」

  但是這一次他並沒有進入戰鬥階段,而是直接結束了回合。

  「怎麼回事?為什麼他不繼續攻擊了?」米俐感到疑惑的問道。

  「不是不攻擊,而是他沒有讓『水魔神 斯卡』效果無效化的籌碼了。」蓓雅指向對方場上的怪獸,只剩下一體同步怪獸,沒辦法和上回合一樣,解放一體昆蟲族怪獸發動效果。

  「輪到我了,抽牌!」方証岳知道如果現在不進行反擊,那之後就沒有機會了,他將手中的魔法卡放到決鬥盤說道:「發動『蘇生的事前準備(自創衍生卡)』,將墓地的『雷魔神─桑卡』、『水魔神 斯卡』或『風魔神邦卡』其中一體特殊召喚到場上,我將『雷魔神─桑卡(ATK/2600)』特殊召喚到場上。」

  「哦哦!反擊囉!」米俐興奮的說。

  「戰鬥階段,我用『雷魔神─桑卡 (ATK/2600)』攻擊BF 突擊的鉤鐮槍蜂 (ATK/2500)』,再用『水魔神 斯卡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胡智壢生命值5300分/手牌2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4200分/手牌0蓋牌0
  「輪到我了,抽牌!」就算對方場上有兩體攻擊力2000分以上的怪獸,他依舊面無表情,就好像是受人操控的魁儡。

  「發動魔法卡『一齊蜂起』依照對方場上的怪獸數量,從我方墓地特殊召喚4星以下『B.F』之名的怪獸。特殊召喚4星的『B.F 速射之強弩 (ATK/1800)』與2星協調怪獸『B.F毒針之針刺 (DEF/800)』。再發動怪獸效果,這張卡特召成功時,將一體除此卡名的『B.F』之名的怪獸從牌堆加入手中。」

  「不會吧,又要來了嗎?」

  「不對,這種感覺他莫非想要在這一場結束決鬥。」我突然有不好的預感,不知道接下來方証岳能不能抵擋下來。

  對方將BF 必中之頭針蜂 (ATK/DEF200/300)」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自己場上有昆蟲族怪獸可以特殊召喚『BF 必中之頭針蜂 (DEF/300)』,並發動效果依照自己場上此卡名的數量給予對方200分的傷害。」

  「200分的傷害?這會不會太少了?」

  「不對、他都計算好了。」我再度說道。

  「發動『B.F毒針之針刺』的第二個效果,將『BF 必中之頭針蜂』解放,對方場上『雷魔神─桑卡』的怪獸效果在回合結束前無效化。接著把場上的2星協調怪獸和4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6星的BF 突擊的鉤鐮槍蜂 (ATK/2500)』。」

  「第三張相同的同步怪獸。等一下,他剛剛是針對『雷魔神─桑卡』發動效果,所以說他的目標是比自己攻擊力還要高的怪獸?」米俐立刻看向蓓雅。

  不過回話的卻是C班的洪曉萱,她皺起眉頭說:「BF 突擊的鉤鐮槍蜂』攻擊比自己攻擊力還要高的怪獸時,在傷判階段對方怪獸的攻擊力會變成一半,再加上對方手上的『B.F追擊的標槍蜂』給予玩家『雷魔神─桑卡』原本的攻擊力,之後由於BF 突擊的鉤鐮槍蜂』給予對方戰鬥傷害時,再給予自己場上B.F』之名的怪獸數量200分的傷害。」

  「這樣會造成4000分的大傷害。」蓓雅接著說道。

  「4000分?這樣方証岳不就剩下200分……」米俐這時想起對方不久前才給予方証岳200分的傷害。

  「這樣的話、這樣的話……」

  沒有手牌、場上沒有任何蓋牌,這樣下去方証岳就要輸了這場比賽。

  我看向決鬥到一半就沒在說半句話的夏婉芸,她的眼神流露出憂傷卻又抱持著渺小的希望,希望對方可以撐過這一刻。

  我再度轉頭望向面臨危機的方証岳,卻不見他膽怯的神情,看來他很享受這一場比賽。

  這時我想起,那時候夏婉芸與他的比賽,莫非……

  「戰鬥階段,BF 突擊的鉤鐮槍蜂 (ATK/2500)』攻擊『雷魔神─桑卡 (ATK/2600)』並發動怪獸效果,將『雷魔神─桑卡』的攻擊力減半。」

  當所有人都等著「雷魔神─桑卡」被送入墓地的那時刻,方証岳突然說道:「發動墓地的魔法卡『蘇生的事前準備』將這張卡除外代替破壞。」

  「什麼!」

  這出乎意料的舉動讓所有人都愣了片刻。

  由於「雷魔神─桑卡」沒有被破壞送入墓地,所以「B.F追擊的標槍蜂」的效果不能發動,只造成同步怪獸自身效果的200分傷害。

  沒有錯,我想起當時吳玖栖在介紹這世界時曾說過,為了避免大災難預測出創造主的預測,所以創造主又建立了新的規則,除了動漫卡的產生外,只要你熱愛卡片的程度和熱愛動漫一樣,那麼牌組就會回應你,創造出專屬於它的衍生強化牌。

  現在想起來這世界的娛樂只剩下卡片遊戲,還會有人使用「雷魔神」這種牌組,那個人不是有問題就是非常的執著,執著到就算進了戰鬥學院,就算是不被承認的班級,也不願意放棄。

  「我、我結束這回合。」對方也被方証岳嚇到,不知所措了起來。

  「那就輪到我了,抽牌!」方証岳充滿自信地說道:「戰鬥階段,『雷魔神─桑卡 (ATK/2600)』攻擊BF 突擊的鉤鐮槍蜂 (ATK/2500)』,再用『水魔神 斯卡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胡智壢生命值2700分/手牌2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2800分/手牌0蓋牌1
  「輪到我了,抽牌!」對方的牌組已經所剩不多,他從手牌亮出一張魔法卡並說道:「發動『一齊蜂起』依照對方場上的怪獸數量,從我方墓地特殊召喚4星以下『B.F』之名的怪獸。特殊召喚1星的B.F追擊的標槍蜂 (DEF/100)』和4星的『B.F 速射之強弩 (ATK/1800)』。」

  「連鎖發動陷阱卡『無力的證明』,我方場上有7星以上的怪獸正面表示存在才能發動,對方5星以下的怪獸全部破壞。」

  「結束這回合……」

  「抽牌!戰鬥階段用『雷魔神─桑卡 (ATK/2600)』與『水魔神 斯卡 (ATK/2500)』直接攻擊玩家!」
  胡智壢生命值0分/手牌2蓋牌0‖方証岳 生命值2800分/手牌1蓋牌0
  見方証岳在最後反敗為勝,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夏婉芸更是直接抱住對方,然後驚覺所有人都在看著她,立刻和對方隔一段距離後說:「我只是、只是怕他太累所以去扶助他而已。」

  不過現在每個人最在意的,還是決鬥完之後就昏睡過去的胡智壢。

  「唔……」他緩緩張開雙眼,看見一群人正看著他時,頓時嚇了一跳。

  「你還好吧?發生什麼事了嗎?」同班的洪曉萱關心著對方安危。

  對方卻一臉記憶模糊的樣子,之後像是想起什麼突然開口說:「那時穿著黑色斗篷的少年突然找我決鬥,結果我輸給對方後就失去意識了。」

  一想起當時的情況,胡智壢的雙手顫抖了起來,看來對於那場比賽給他的衝擊,讓他還無法釋懷。

  「敗北就會失去意識?」蓓雅看著他剛才的狀況,語氣沉重的說:「不如說決鬥輸了,就會被對方控制住,變成只為決鬥的廢人。」

  蓓雅的這句話,讓我們都倒抽了一口氣,而且剛才若不是有「衍生牌」救了方証岳,也許我們的對手就會再增加一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