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十七章 占卜危機

丹雀 | 2020-12-12 00:20:07 | 巴幣 10 | 人氣 59





  遭人操控的的黑髮少女與湛藍色眼眸的少年,兩人在E班的時間算是元老等級的,所以對方的一舉一動都瞭若指掌。

  此時此刻,除了他們抽取卡牌的聲音外,我們所有人都未曾出聲,只是靜靜地觀看著。

  直到先攻的黑髮少女,從手牌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上後,一場劍拔弩張的決鬥就此展開。

  「我召喚『占卜魔女 小水 (ATK/0)』接著發動裝備魔法卡『神奇魔杖』,之後將此卡與裝備怪獸解放,從牌組抽兩張牌。」

  黑髮少女將抽出來的牌亮給對方觀看後說道:「『占卜魔女 小地 (ATK/0)』從牌組抽到手中時可以特殊召喚,接著此卡從手中特殊召喚成功時,雙方從牌組抽一張牌。」

  「由於抽到『占卜魔女 小光 (ATK/0)』再度從手中特殊召喚,並發動效果將自身送入墓地,從牌堆特殊召喚一體1星的魔法使族怪獸,我特殊召喚1星協調怪獸『命運女郎過去 (ATK/?)』,接著將1星協調與6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命運女郎永恆 (ATK/2800)』。在場上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發動魔法卡『融合』將手中的『心鑰妖精』與『異次元的馴獸師』融合召喚『始祖龍 古龍 (ATK/2700)』。」

  「發動反制陷阱卡『死神的宣告(自創卡)』,支付1500分的生命值,對方特殊召喚的怪獸無效並破壞。」

  「將墓地的光屬性『心鑰妖精』與闇屬性的『異次元的馴獸師』除外,從手中特殊召喚『混沌巫師 (ATK/2300)』,發動怪獸效果將『命運女郎 永恆』除外。之後在場上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江玟霖 生命值6500分/手牌3蓋牌1‖米俐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2
 
  「才剛開始就這麼激烈的攻防戰?」洪曉萱看著第一回合雙方就將各自的王牌亮出來,不禁冷汗直流。

  但是實際和被控制者決鬥過的方証岳和邱仁偉都知道,對方打從一開始就是全力以赴,如果想要留牌,那只會被對方壓著打直到決鬥結束。

  「抽牌,發動『手牌抹殺』,雙方將手中的牌送入墓地,之後重新抽取送去墓地的數量。」

  「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但是對方可以抽一張牌。」

  「發動『占卜魔女 小炎 (ATK/0)』的怪獸效果特殊召喚到場上,由於從手中特殊召喚,選擇對方裏側表示的一張牌破壞。」

  「連鎖發動覆蓋的陷阱卡『和睦使者』,這回合我方的怪獸不會被戰鬥破壞,不會受到戰鬥傷害。」

  「從手中發動魔法卡『無法接受的結果』,場上存在魔法使族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占卜魔女』,特殊召喚『占卜魔女 小暗 (ATK/0)』。」

  「占卜魔女 小暗」從手牌特殊召喚,可以將牌堆一張魔法使族移出遊戲,江玟霖便將「命運女郎 溫蒂」移出遊戲。

  「這樣就到齊了吧。」米俐看著對方說道。

  「發動魔法卡『圓融魔術』將場上的『暗』與『炎』還有墓地的『水』、『地』和『光』屬性的魔法師族除外,融合召喚『五陣魔術師 (ATK/4500)』並發動效果,對方場上的卡片全部破壞。」

  由於「和睦使者」的效果,米俐不會受到戰鬥傷害,對方便結束了回合。

  「怎麼感覺米俐完全看穿對方的戰術了。」邱仁偉轉頭問向我們,我和蓓雅也只是笑笑的。

  廢話,他們每天都同進同出,會不知道彼此的戰術才奇怪吧。

  「不過我記得米俐最高攻擊力的怪獸也只有3000分的『憤怒的放輕鬆天使』,面對不會被效果破壞且攻擊力4500分的『五陣魔術師』,他該如何應對?」夏婉芸已經算是我們E班的忠實粉絲了,所以班際對抗賽的時候,她非常仔細的觀察了我們的牌組。

  「抽牌,我召喚『網絡小龍 (ATK/140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從手牌或牌堆特殊召喚一體2星以下的通常怪獸採取守備表示。」

  「連鎖發動手中『增殖的G』的怪獸效果,對方每次特殊召喚怪獸到場上,就從牌組抽一張牌。」

  「我從牌堆特殊召喚『放輕鬆天使─悠悠(DEF/100)』,接著將此卡進行連結召喚Link 1『連接栗子球 (ATK/300)』,再從手中發動魔法卡『融合』,將電子界族的『網絡小龍』與連結怪獸『連接栗子球』融合召喚『大地石魔@伊格尼斯星 (ATK/2300)』。」

  「全新的融合怪獸?」夏婉芸眼睛為之一亮,沒想到他竟然還留了一手。

  「不,我反而覺得這是為了和對方相抗衡,才出現的怪獸。」我和蓓雅很有默契的同時說道,然後互看了對方一眼。

  「戰鬥階段,這張卡和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進行戰鬥時,攻擊力上升原本攻擊力的數值,我用『大地石魔@伊格尼斯星 (ATK/4600)』攻擊『五陣魔術師 (ATK/4500)』,結束這回合。」
 
  江玟霖 生命值6400分/手牌3蓋牌0‖米俐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0
 
  「抽牌,發動魔法卡『影依融合』,因對方場上有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所以可以從牌組將所需的融合素材送入墓地。」

  「影依融合?」方証岳沒想到江玟霖會有這張卡片,不過這瞬間所有人都知道幕後黑手所使用的牌組了。

  「是『狩獵者』。」

  不知道是誰說出這個名詞,但是有反應的卻只有我和方証岳,我困惑地看向蓓雅,難道是她說的?

  「丹楓?妳也覺得那張牌很棘手吧。」蓓雅注意到我的視線,於是說出自己的想法。

  看來不是蓓雅說的,那麼會是誰?

  米俐正專心的決鬥,D班的夏婉芸、C班的洪曉萱或胡智壢,還是B班的邱仁偉或他背上的陸志偉都不太可能,那麼到底是誰?

  「我將『影依獸』和『命運女郎 朱蒂』送入墓地,進行融合召喚『神影依 拿菲莉 (ATK/2800)』。『影依獸』因效果送入墓地時,可以抽一張牌;『神影依 拿菲莉』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將一張『影依』之名的卡送入墓地,我選擇『影依龍』送入墓地。」

  「不行,這樣下去米俐是贏不了的。」除了E班的我、蓓雅和方証岳,其他人都覺得勝算太低了。

  雖然江玟霖是E班的學生,但是經過大賽的洗禮後,學院的每個人都知道她的實力,可能在B班或C班,但是現在有『影依』的加持下,若說實力到達A班也不為過。

  「戰鬥階段,『神影依 拿菲莉』攻擊特殊召喚的怪獸時,直接將該怪獸破壞。在場上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發動魔法卡『投幣式販賣機 (自創卡)』此卡在決鬥中只能使用一次。每支付2000分生命值,可以從牌堆抽一張牌,不過最多只能三張牌。我支付6000分生命值,從牌組抽三張牌。」

  「竟然選擇削減生命去抽牌。」洪曉萱不敢置信的說。

  「不對,與其受到直接攻擊,不如賭一把看能不能先削減對方的生命值。」邱仁偉認為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

  「我召喚『天輪之葬送士 (ATK/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可以將墓地一體光屬性、等級一的怪獸特殊召喚,我特殊召喚『放輕鬆天使──悠悠(DEF/100)』,接著將場上兩體一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內向尼特魔術師 (DEF/2100)』。」

  「內向尼特魔術師」一回一次不會被戰鬥破壞,而且針對這張卡的魔法、陷阱或怪獸效果,只要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就能無效並破壞,確實能抵擋對方『神影依拿菲莉』的怪獸效果。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激流葬』,場上有怪獸召喚、特殊召喚時,破壞場上所有的怪獸。接著『神影依 拿菲莉』送入墓地時,從墓地將『影依融合』加入手中。」

  「發動魔法卡『一時休戰』,雙方從牌堆抽一張牌,之後到對方回合結束為止,雙方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江玟霖 生命值6400分/手牌4蓋牌1‖米俐 生命值2000分/手牌1蓋牌1
 
  「抽牌,發動手中第二張『占卜魔女 小地 (ATK/0)』的怪獸效果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因從手中特殊召喚,雙方從牌組抽一張牌。」江玟霖看了眼手中的牌繼續說道:「再發動魔法卡『幸運的租借』,場上存在『占卜魔女』才能發動,我將等級比6星的『占卜魔女 小地』,還要低一星的第二張『占卜魔女 小暗 (ATK/0)』特殊召喚。」

  「接下來妳還會再召喚一體怪獸吧?」米俐清楚地說出對方的戰術,但是對方並沒有因此動搖。

  「從手中召喚『命運女郎 菲莉 (ATK/?)』,接著將場上三體卡名不同的怪獸進行連結召喚Link3『混沌之戰士 混沌士兵 (ATK/3000)』,結束這回合。」

  江玟霖的回合結束後,「一時休戰」的效力也跟著消失了。

  「輪到我了,抽牌!」米俐看著對方場上的連結怪獸,露出了一絲苦笑。
 
  「捏、我好不容易融合出『五陣魔術師』,結果就被你的融合怪獸打敗了。」

  「誰說的,我還不是被妳的『命運女郎 永恆』耍得團團轉。」

  「可是你有最強的王牌怪獸『混沌士兵 開闢之使者』,我的『混沌之戰士混沌士兵』還要先戰破一體怪獸,才會有效果說。」

  「雖然是這樣沒錯,不過妳召喚的速度還是比我快很多,我幾乎都是靠運氣好嗎。」
 
  「我將墓地光屬性的『天輪之葬送士』和闇屬性的『混沌巫師』除外,特殊召喚『混沌士兵 開闢之使者(ATK/3000)』並發動怪獸效果,除外場上一體怪獸,但此回合這張卡不能攻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太好了,這麼一來對方的王牌怪獸幾乎都出完了,只要米俐趁勝追擊就贏定了。」B班的邱仁偉開心的說道。

  大賽時曾對米俐態度不友善的他,如今卻像是朋友非常在乎對方,我和蓓雅互看了眼並對著對方露出微笑。
 
  江玟霖 生命值6400分/手牌2蓋牌1‖米俐 生命值2000分/手牌1蓋牌2
 
  「抽牌,發動魔法卡『落雷』,破壞對方場上所有的怪獸。」

  一瞬間,米俐的王牌怪獸就這樣遭受猛烈的雷擊後退場了。

  果然江玟霖也持有這張魔法卡。

  胡智壢使用的「落雷」、陸志偉使用的「死神的宣告」,以及現在江玟霖持有的「影依」融合怪獸,莫非這些卡片都是「狩獵者」所擁有的。
 
  「發動魔法卡『命運未來』將除外的『命運女郎 永恆』回到墓地,之後從牌組抽兩張牌。」

  「連鎖發動永續陷阱卡『天使升降術』,將墓地一體等級2以下的通常怪獸攻擊表示特殊召喚,我特殊召喚『放輕鬆天使悠悠 (ATK/300)』。特殊召喚成功時,我再發動陷阱卡『同姓同名同盟』,選擇場上存在等級2以下的通常怪獸一體,從牌組盡可能召喚相同卡名的怪獸到場上。」

  「刻意在對方回合特殊召喚三體『放輕鬆天使──悠悠』是有什麼用意嗎?」夏婉芸轉頭向我們問道,但是我們也是第一次看到米俐這種作法,所以也沒辦法說些什麼。

  江玟霖絲毫沒有理會對方的意思,依舊將一張魔法卡亮出來說道:「發動魔法卡『影依融合』將手中的闇屬性『影依刺蝟』和闇屬性的『命運女郎達琪』進行融合召喚『神影依米德拉什 (ATK/2200)』。」

  由於「影依刺蝟」因效果送入墓地,可以將牌堆一張此卡名以外的「影依」怪獸加入手中,江玟霖選擇「影依獵鷹」後,米俐將手中的怪獸卡亮出來說道:「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將場上三體天使族怪獸解放發動,從手中特殊召喚『三位一體教階制 (DEF/2900)』,這張卡用三體天使族解放時可以破壞對方場上一張卡,並且從牌組抽兩張牌。」

  「『神影依 米德拉什』送入墓地時,可以從墓地將一張『影依』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我將『影依融合』加入手中,接著放置一體怪獸,結束這回合。」

  「抽牌!發動魔法卡『融合回收』將墓地的『融合』與『網絡小龍』加入手中。接著召喚『網絡小龍 (ATK/140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從牌組特殊召喚1星的『心鑰妖精 (DEF/300)』。」

  米俐思考著對方的戰術,他知道場上放置的怪獸就是「影依獵鷹 (DEF/1400)」,由於它的反轉效果,可以從墓地選一體「影依」怪獸在場上放置,所以他開始回憶江玟霖所召喚過的所有「影依」怪獸。

  這時候只能賭一把了嗎?

  「發動魔法卡『馬骨的對價』將『心鑰妖精』解放,從牌組抽兩張牌。在場上覆蓋2張牌,結束這回合。」

  「這時發動墓地『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占卜魔女小地』除外特殊召喚到場上。」
 
  江玟霖 生命值6400分/手牌1蓋牌1‖米俐 生命值2000分/手牌2蓋牌2
 
  「好奇怪,為什麼只有我們班有『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

  「可能是其他班覺得不需要吧?」

  「捏捏、那這樣我們把它當作班上的代表牌,好不好?」

  「可以是可以,不過只能限制放一張喔,不然就沒有很特別的感覺了。」

  「太好了,那、那我去和班導說一聲。」

  「等等、不需要用跑的吧!」
 
  「抽牌,發動『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等級上升1等並除外對方的『三位一體教階制』。接著反轉召喚『影依獵鷹 (ATK/600)』並發動效果,將墓地的『神影依拿菲莉 (DEF/2500)』裏側守備。」

  「選擇『光』屬性嗎?」米俐喃喃說道。

  「發動魔法卡『影依融合』將光屬性的『神影依 拿菲莉』與『影依獵鷹』融合召喚『神影依 拿菲莉 (ATK/28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從牌堆將『影依獸』送入墓地,『影依獸』被效果送入墓地時,可以抽一張牌。」

  「對方果然會全力攻擊,不留後路。」方証岳緊張的看著眼前的局勢,深怕米俐會抵擋不了這次的攻擊。

  「戰鬥階段,我用『命運女郎 永恆 (ATK/3200)』攻擊『網絡小龍 (ATK/14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破壞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

  「『神影依 拿菲莉』送入墓地時,將『影依融合』加入手中,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戰鬥階段,『網絡小龍 (ATK/14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這時發動墓地『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命運女郎過去』除外特殊召喚到場上。」
 
  江玟霖 生命值5000分/手牌2蓋牌2‖米俐 生命值2000分/手牌3蓋牌1
 
  「抽牌,發動『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等級上升1等並除外對方的『網絡小龍』。」

  「連鎖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效果分隔士』,將『命運女郎 永恆』的怪獸效果無效化。」

  由於「命運女郎 永恆」的攻擊力是經過效果影響才擁有的,所以當效果被無效時,攻擊力就變成0。

  「我將『命運女郎 永恆 (ATK/0)』解放,從手中召喚6星怪獸『命運女郎 雅希 (ATK/2400)』,戰鬥階段攻擊『網絡小龍(ATK/1400)』,結束這回合。」

  「沒想到對方會直接將怪獸解放,召喚新的怪獸。」夏婉芸訝異的說,她原本以為對方會直接結束回合,等待下一次的攻擊。

  「抽牌,發動永續魔法卡『憤怒的悠悠』,再發動魔法卡『闇之量產工廠』將墓地的『放輕鬆天使──悠悠』和『心鑰妖精』加入手中。」
 
  「捏捏、明明有國王了,為什麼沒有公主呀?」

  「咦?問題是這個嗎?難道妳不會覺得只有我有這些卡,很不公平嗎?」

  「不公平?為什麼?」

  「因為只有我的牌被強化,結果妳的還是和以前一樣。」

  「哦!原來是這樣,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討厭自己的牌組和你呀。」

  「說、說的也是。」

  「不過……如果有一天,我們被迫認真決鬥的時候,我希望你不要刻意不出這些牌喔。」

  「沒問題,我答應妳。」
 
  「從手中召喚『放輕鬆天使─悠悠 (ATK/300)』,接著從手中發動怪獸效果,場上有『放輕鬆天使─悠悠』時,可以特殊召喚『放輕鬆天使─悠悠國王 (ATK/500) (衍生卡)』。」

  「悠悠國王?」我看著米俐場上那留著白色鬍鬚且穿著紅色袍子的悠悠,沒想到除了方証岳外,原來米俐也有衍生卡。

  「『放輕鬆天使─悠悠國王』用此方法特殊召喚成功時,將場上的『放輕鬆天使─悠悠』破壞送入墓地,接著因為永續魔法卡『憤怒的悠悠』的效果,『放輕鬆天使─悠悠國王』的攻擊力變成3000分。」

  「厲害,這樣一來攻擊力就比對方高了。」邱仁偉興奮的喊道。

  「戰鬥階段,我用『放輕鬆天使─悠悠國王 (ATK/3000)』攻擊『命運女郎雅希 (ATK/2400)』,結束這回合。」

  「這時發動墓地『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將墓地的『命運女郎雅希』除外特殊召喚到場上。」
 
  江玟霖 生命值4400分/手牌2蓋牌2‖米俐 生命值1000分/手牌2蓋牌0
 
  「看來不將『命運女郎 永恆』的效果封鎖住,戰況只會越來越糟而已。」蓓雅皺起眉頭說道。

  「抽牌,發動『命運女郎 永恆 (ATK/2800)』的怪獸效果,等級上升1等並除外對方的『放輕鬆天使─悠悠國王』。」

  「『放輕鬆天使─悠悠國王』從場上離場時,可以從墓地將『放輕鬆天使─悠悠(DEF/100)』盡可能特殊召喚到場上。」

  「戰鬥階段,『命運女郎 永恆 (ATK/3200)』攻擊『放輕鬆天使─悠悠 (DEF/100)』,結束這回合。」

  「總算是撐過去了。」方証岳放鬆的吐了一口氣,雖然知道戰況還是不利於我方,但是至少撐過了一次攻擊。

  「抽牌,當我方除外區存在三體光屬性怪獸時可以發動,從手中特殊召喚『光芒使者 巫師 (DEF/2000)』,接著一回一次將除外區的光屬性『天輪之葬送士』送回牌組,將對方場上的『命運女郎 永恆』移出遊戲。」

  「很好,這樣一來『命運女郎 永恆』的效果就不能發動了。」蓓雅將快要黏在一起的眉頭稍微鬆開了點,但絲毫沒有鬆懈下來。

  「將場上一體『放輕鬆天使─悠悠』解放,特殊召喚墓地的Link 1『連接栗子球 (ATK/300)』,接著召喚『心鑰妖精 (ATK/400)』,將場上兩體1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森羅的姬芽宮 (ATK/1800)』並發動效果,將一個疊加素材移除,翻開牌堆上的一張牌,由於翻到『三骨地帶』將此卡加入手中。」

  米俐看著對方覆蓋在場上的兩張牌,卻毫不猶豫地說道:「戰鬥階段,我用『森羅的姬芽宮(ATK/1800)』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江玟霖 生命值2600分/手牌3蓋牌2‖米俐 生命值1000分/手牌2蓋牌0
  「抽牌,召喚『命運女郎 沃特莉 (ATK/1200)』,接著發動魔法卡『次元魔法』將『命運女郎沃特莉』解放,特殊召喚『卡托布萊巴斯與命運的魔女 (ATK/1800)』,之後將對方場上的『光芒使者 巫師 (DEF/2000)』破壞。」

  江玟霖再度將手中那「影依」專屬融合卡亮出後說道:「發動『影依融合』,對方場上有額外怪獸時,可以選擇牌堆的怪獸當素材使用。我將牌堆的『影依龍』和場上的『卡托布萊巴斯與命運的魔女』融合召喚『神影依舍金納迦 (ATK/2600)』。」

  雙方的牌組快要用完了,看來勝負會在這一、兩回合中決定誰是勝利者。

  「戰鬥階段,『神影依 舍金納迦 (ATK/2600)』攻擊『森羅的姬芽宮 (ATK/1800)』。」

  「發動『連接栗子球』的怪獸效果解放自身,回合結束前,將『神影依 舍金納迦』的攻擊力變成0。」

  原本「神影依 舍金納迦」可以用自身的效果無效「連接栗子球」的發動,不過需要丟棄一張「影依」卡片作為代價,這一點因為江玟霖手中已經沒有任何卡片,所以沒辦法發動。

  「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發動『森羅的姬芽宮』的怪獸效果,將一個疊加素材移除,翻開牌堆上的一張牌。」

  米俐從牌堆上方翻出了一張牌底為綠色的卡片,立刻放到決鬥盤上說:「發動魔法卡『魔之試衣間』,支付800分生命值,翻開牌堆上四張牌,其中有三星以下的通常怪獸可以特殊召喚。」

  第一張牌是魔法卡「融合派兵」、第二張永續魔法卡「弱者的意志」,接著是第三張速攻魔法卡「突擊指令」,最後一張……「異次元的馴獸師」。

  「特殊召喚『異次元的馴獸師 (DEF/2000)』,接著召喚2星協調怪獸『宣告者的神巫 (ATK/500)』,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從牌組或額外牌組將一體『天使族』怪獸送入墓地,這張卡的等級上升該怪獸的等級。」

  「協調怪獸?莫非米俐他……」方証岳接下來未說出口的話,我們都已瞭然於心中。
 
  「捏、如果真的、真的我們被迫要認真決鬥,我如果拿出『占卜與命運之魔女』,那麼你……」

  「我知道……我會用『四方位』打贏妳的。」

  「但是如果我是拿出……」

  「不會的,只要我們認同的人沒有出現,我是不會讓妳用那副牌的。絕對不會。」
 
  「我把額外牌組的6星融合怪獸『悠悠王』送入墓地,『宣告者的神巫』等級變為8星,接著將8星的協調怪獸與1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9星同步怪獸『神聖的放輕鬆天使─悠悠神 (ATK/?) (衍生卡)』」。」

  「9星的同步怪獸?」看著眼前全新的同步怪獸,我們全部嚇了一跳。

  原以為會是5星或6星的怪獸,沒想到竟然是如此高等的同步怪獸。

  「『神聖的放輕鬆天使─悠悠神』的攻擊力是依照場上『放輕鬆天使─悠悠』的數量每有一體攻擊力就上升1000分,而『神聖的放輕鬆天使─悠悠神』在場上和墓地視同『放輕鬆天使─悠悠』,接著……」

  米俐高舉第三張魔法卡說道:「發動『三骨地帶』將墓地三體2星以下的通常怪獸特殊召喚,出來吧!『放輕鬆天使─悠悠』,這瞬間『神聖的放輕鬆天使─悠悠神』的攻擊力變成4000分。」

  「這樣的話、這樣的話……」邱仁偉已經語無倫次地說不出話來了。

  「戰鬥階段,『神聖的放輕鬆天使─悠悠神 (ATK/4000)』攻擊『神影依 舍金納迦 (ATK/2600)』,再用『森羅的姬芽宮 (ATK/1800)』直接攻擊玩家。」

  「打贏了!」眾人開心的歡呼。
 
  江玟霖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2‖米俐 生命值200分/手牌1蓋牌0
 
  在江玟霖決鬥敗北的瞬間,控制她的力量也跟著消失了。

  她整個人失去重心向前倒了下去,但是卻有人先抱住了她的身體。

  少女輕輕地在他的耳邊說:「我們都遵守了約定呢……」

  「別說話了,好好的休息。」
 
  「對了,如果我們不是因為E班而決鬥,我們就不能對彼此使用『代表卡』喔。」

  「妳是說『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

  「對呀,因為我覺得你一定會升上A班,所以到時候只有我可以對你使用。」

  「誰說的,也許是妳往上升也說不定。」

  「不會的,因為我最喜歡E班了!」
 
  米俐吃力地撐起江玟霖的身體,由於邱仁偉和方証岳已經各揹一個人了,所以米俐只能自己來。

  「咦?」原本的重量突然減輕了不少,米俐趕緊看向江玟霖的另一側,只見玫瑰紅的雙眼也注視著自己,並且開口詢問說:「玟霖從一開始就覆蓋的那張牌是『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吧?」

  米俐睜大了湛藍色的雙眼,然後流露出最誠真的笑容說:「是啊!」
 
  江玟霖,我們能在E班找到「那個人」真的是太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