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十八章 披上影子的正義

丹雀 | 2020-12-19 21:00:43 | 巴幣 0 | 人氣 66





  一路上我們為了將胡智壢送到保健室,分別在路上遇到了陸志偉和江玟霖,雖然成功解除了他們受操控的意識,但是我們卻存在著一個不能說的秘密。

  一道清楚寫著保健室的日式拉門就在我們的正前方,不過我們卻沒有人願意踏前一步。

  因為有一名少年就站在門口前,手舉著決鬥盤,虎視眈眈的直盯著我們。

  沒有錯,眼前的那人就是我們一開始會來到這棟大樓的主要原因,也是我們最不想面對的對手。

  如果說擁有「落雷」和「影依」可以讓一名學生的階級向上一層,那麼如果原本就是在位階最高層的A班,那麼實力又該如何評估。

  我緩緩地向前走了一步,這一次蓓雅並沒有伸手阻攔,因為我們都知道現在也只有我足以當對手了。

  「蓓雅,如果發現情況不太妙,就趕緊帶著米俐他們先逃跑。」我再度向前踏了一步,對著身後的好友說道。

  「逃跑?妳覺得我們哪個人會丟下妳逃跑?」蓓雅頗為生氣的說,但依舊沒有阻止我向前。

  「不好意思,打擾妳們談話了。」

  這時在保健室的另一側,一名右邊臉頰被橙黃色頭髮蓋住的男學生,朝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你是?
 
  我的話還沒開口,後頭的洪曉萱一臉驚恐的喊道:「你是聖伍的北策。」

  聖伍?

  我和蓓雅這時才發現對方的制服是紫羅蘭的顏色,也就是說對方是學生會的成員,也是這所學院最強代表的其中一人。

  「這一場比賽能讓我接手嗎?」北策再度笑容可掬的問向我們。

  「可、可以。」

  「謝謝。」北策話一說完立刻舉起了決鬥盤,對著被人控制的夏瑋雄說道:「決鬥吧!我可不希望A班的學生繼續受到這種待遇。」

  一聽到「決鬥」這兩個字,夏瑋雄也著舉起決鬥盤,並且很迅速的抽出手牌,然後將其中一張牌放到決鬥盤上說道:「發動魔法卡『太陽能交換』從手中捨棄『光道弓手 費莉絲』,抽2張牌,之後從牌組將2張牌送入墓地。」

  「接著召喚『光道召喚師 露米娜絲 (ATK/1000)』並發動怪獸效果,將手中的『影依刺蝟』送入墓地,把協調怪獸『光道弓手 費莉絲 (DEF/20000)』從墓地特殊召喚。」

  由於「影依刺蝟」因效果送入墓地,可以從牌組將一體「影依」之名的怪獸加入手中。

  夏瑋雄將『影依龍 (ATK/DEF 1900/0)』加入手中後,繼續說道:「把場上的4星協調怪獸與3星怪獸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 (ATK/2600)』,在場上覆蓋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回合結束時,由於「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的怪獸效果,將牌堆上三張牌送入墓地,由於「影依獸」被送入墓地,所以夏瑋雄可以再抽一張牌。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光道』和『影依』的相性有點好?」邱仁偉看對方非常輕鬆的駕馭著兩種系列。

  「不是你的錯覺,它們的相性確實很好。」我篤定的說道。畢竟現實世界中,這種組合的打法已經司空見慣了。

  「那麼輪到我了,抽牌!」

  學生會的成員北策,不知道會使用什麼樣的牌組。

  「我從手中發動怪獸效果,將『E.HERO 黃金隊長』送入墓地,將場地魔法卡『摩天樓』加入手中。」

  竟然是英雄牌!

  「丹楓怎麼了嗎?」蓓雅看我的嘴巴呈現O字型,然後又看了場上的北策,皺起眉頭說:「難道妳喜歡比妳年長的?」

  啥?當下我很想翻白眼,我只是因為看到以前最常出現的系列牌在我的眼前,所以有點興奮,怎麼可能會喜歡對方。

  「發動場地魔法卡『摩天樓』。」

  「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無效你的卡片發動並破壞,但你可以抽一張牌。」

  「這樣的話,我發動『融合』將手中的『E.HERO 羽翼人』和『E.HERO 爆炎女郎』融合召喚『E.HERO 火焰翼人(ATK/2100)』。」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死神的宣告 (自創牌)』,支付1500分生命值,對方特殊召喚的怪獸無效並破壞。」

  不、不會吧!經典卡片竟然就這樣退場了!

  蓓雅看我非常失望的樣子,喃喃的說:「果然是喜歡那一型的阿……」

  「不愧是A班的代表,就算被控制了也很有一手。」北策誇讚對方後說道:「從手中召喚『E.HERO 閃光人(ATK/1600)』,接著發動魔法卡『奇蹟融合』,將場上的『E.HERO 閃光人』與墓地的『E.HERO 火焰翼人』除外進行融合召喚『E.HERO 閃光火焰翼人(ATK/2500)』。」

  「『E.HERO 閃光火焰翼人』的效果是墓地每有一體『E.HERO』之名的怪獸,攻擊力就上升300分,而且戰破對方怪獸送入墓地時,再給予對方怪獸原本攻擊力的傷害。」我開心的進行解說,一旁的蓓雅則嘟起了小嘴,一直說我搶了她的工作。

  「戰鬥階段,我用『E.HERO 閃光火焰翼人 (ATK/3100)』攻擊『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 (ATK/2600)』。」

  「發動『光道主.大天使.米迦勒』的怪獸效果,這張卡被破壞送入墓地時,將墓地『光道弓手 費莉絲』、『光道召喚師 露米娜絲』與『光道魔術師莉拉』、『光道精靈夏爾』共4張牌送回牌堆,恢復1200分的生命值。」

  「主階二,我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夏瑋雄 生命值6100分/手牌3蓋牌1‖北策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1
 
  「抽牌!發動魔法卡『影依融合』,由於對方場上有額外怪獸,所以可以從牌堆選擇融合素材,我將牌堆中的『影依蜥蜴』和『光道獸沃爾夫』進行融合召喚『神影依拿菲莉 (ATK/2800)』。」

  「影依蜥蜴」因效果送入墓地,將牌堆一體「影依」怪獸送入墓地,夏瑋雄再度把「影依獸」送入墓地抽一張牌;4星怪獸「光道獸 沃爾夫」也因為從牌堆送入墓地,所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從手中召喚『光道聖騎士 簡 (ATK/1800)』,再把場上兩體4星怪獸疊光超量召喚『光道聖女 密涅瓦 (ATK/20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將牌堆上方三張牌送入墓地,每有一張『光道』之名的卡片,就從牌堆抽一張牌。」

  「戰鬥階段,『神影依 拿菲莉 (ATK/2800)』攻擊『E.HERO 閃光火焰翼人(ATK/31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英雄障壁』,無效對方怪獸的一次攻擊。」

  「主階二,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抽牌!發動裝備魔法卡『摯愛英雄』裝備在『E.HERO 閃光火焰翼人 (ATK/3100)』,戰鬥階段時發動『摯愛英雄』的效果,從手牌或牌組將一張場地魔法卡發動,我從牌堆發動『摩天樓2─英雄都市』,接著有場地卡時,可以將裝備怪獸的守備力加到攻擊力上,且不會成為對方的效果對象。」

  「這樣一來,『神影依 拿菲莉』的怪獸效果就不能發動了。」夏婉芸開心的說道。

  「我用『E.HERO 閃光火焰翼人 (ATK/5200)』攻擊『神影依 拿菲莉 (ATK/2800)』,接著發動怪獸效果給予對方玩家怪獸的原攻擊力傷害。」

  「發動『神影依 拿菲莉』的怪獸效果,這張卡送入墓地時,將『影依融合』加入手中。」

  「還沒完哦!裝備『摯愛英雄』的怪獸將對方怪獸戰鬥破壞送入墓地時,將這張卡送入墓地,該怪獸還可以再進行一次攻擊。」

  「不會吧!夏瑋雄的生命值只剩下900分,若攻擊成功……」洪曉萱看著這一面倒的戰況。

  「『E.HERO 閃光火焰翼人 (ATK/3100)』攻擊『光道聖女 密涅瓦 (ATK/2000)』。」
 
  夏瑋雄 生命值0分/手牌5蓋牌2‖北策 生命值8000分/手牌0蓋牌0
 
  原本我們都覺得是最麻煩的對手,沒想到眼前的學生會成員竟然輕鬆的打贏了。

  「呼~剛才真是好險,若是平時的他,我們可能到現在還不分軒輊。」北策用手帕擦了擦臉頰上的汗水說道。

  平時的他?

  莫非夏瑋雄經常和學生會的成員打牌?

  「各位,其他的事情晚點再說,我們先進去保健室,讓他們好好休息。」方証岳打斷所有人想說的話,直接將紙門拉開,就這樣揹著胡智壢走了進去。

  見所有人都躺在床上休息後,北策便對著我們說:「剛才我只是要去找老師談事情,沒想到就遇到了這種狀況,有誰可以告訴我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在我們你一言我一語,再加上蓓雅「熱情」的解說每場決鬥的情況下,北策算是理解了來龍去脈。

  於是他要我們先不要離開這裡,自己則打算去找老師協助時,一名四、五十歲的中年人突然走了進來。

  當我們都一臉疑惑的看著他時,北策卻恭敬的說:「學院主任,您好。」

  他就是學院主任?

  我和蓓雅還有米俐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這位完全就像是走在路上的某個攤販老闆的模樣,竟然是我們學院第二大的人物。

  「主任,您是哪裡受傷了嗎?」北策依舊保持著尊重的態度說道。

  受傷?

  對耶,這裡是保健室,一般人不會突然走來這裡。

  「沒有、沒有,我只是聽說有不少學生被帶往保健室,所以我才來看看的。」主任和藹可親的回道,完全沒有任何的架式。

  「是這樣阿,那主任您又是從哪裡得知有許多學生前來保健室呢?」北策再度問向主任,但是他的左眼很明顯正瞪著對方。

  「這個、我……」原本從容不迫的主任突然有口難言的沒辦法回答對方的話。

  「如果您沒辦法回答,就讓我來回答你吧!」北策的語氣突然一百八十度大改變,一整個就像是名偵探正在拆穿犯人的計謀。

  「從班際對抗賽結束當天,你立刻要求夏瑋雄和你進行賽後檢討的決鬥,之後你便命令夏瑋雄去找陸志偉決鬥,而自己則是找上了江玟霖,最後你讓陸志偉變裝成謎樣少年開始在C班的教學大樓四處找人決鬥。」

  「等等,你這樣的說法就好像幕後的主使者是……」洪曉萱沒有把話說完,因為眼前的主任流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沒想到竟然被你們學生會的人發現了。」主任笑笑地看著北策說道:「果然一開始就應該從學生會的成員下手才對。」

  「為什麼學院主任要做這種事。」方証岳看著夏婉芸一臉擔心的望著躺在床上的哥哥,頗為憤怒的轉頭對著主任說道。

  「這需要過問嗎?答案不是很明顯。」主任攤了攤手,表示沒什麼好說的。

  沒有錯,在和胡智壢的決鬥中,其實我們就隱約知道真相,只是一直不敢去承認而已。

  直到和江玟霖的決鬥,我們才不得不去面對這個答案,眼前的這個人是我們的敵人,他是「狩獵者」。

  「各位,不用太擔心,眼前這位並不是真正的學院主任。」北策再度說道,不過口氣比起剛才緩和很多。

  「哦?連這個都變發現了嗎?」假冒主任的狩獵者挑了眉,有點訝異的說道。

  「發現不對勁的不是我們,而是Lab老師和費斯特老師,他們一位是從大賽結束那天,另一位是今早的會議中發現異樣的。」

  這時我突然想起,比賽結束的時候,我和米俐正在討論銀色假面的事情,那時主持人費斯特確實有和一名紫色校服,也就是學生會的成員說話。

  「真是的,這一群手下真的都是廢物,才不到幾天就給我前功盡棄,這裡的學生果然只有這樣的水準。」狩獵者立刻浮出原本的個性,直接怒罵起躺在床上的那些人。

  正義感十足的方証岳和有話直說的夏婉芸兩人才往前踏出一步,就聽到某人大聲的喊道:「你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在場的所有人雖然資質都不一樣,但是他們熱愛卡片的心都是一樣的,你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辱罵他們。」

  「丹楓……」

  在場的所有人全看向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我大發雷霆。

  「那又如何?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時代,只要是打輸決鬥的傢伙根本就沒有任何價值。」狩獵者狂妄的說道。

  「那麼我就用你認為是弱者的牌,在決鬥中贏過你!」

  「等等,丹楓妳在說什麼,對方可是『狩獵者』程度已經相當於A班以上了。」蓓雅擔心的對著我說。

  「哼!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一旦妳戰敗,我會讓妳親手摧毀自己最愛的學院。」狩獵者話一說完便走向外面的走廊。

  「看來這一場決鬥是無法避免了。」北策看著對方堵在外面的走廊,如果不過這一關,他們就永遠也出不去了。

  「丹楓,妳就借我哥的牌吧。」夏婉芸將「光道」的牌組拿到我的面前說道。

  「等等,妳拿陸志偉的牌去吧。」邱仁偉將「奈芙提斯」的牌組伸到我的眼前。

  「你們在說什麼,身為E班的人當然是要用E班的牌組才對。」米俐邊說邊將江玟霖的牌組遞了過來。

  看著他們手中的牌,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拿到了手上。

  「等一下,丹楓妳在做什麼?」他們全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

  「做什麼?當然是組牌呀!」我仔細的將手中的牌拼湊成一副牌組,然後轉身走向紙門,並對著身後的夥伴們說:「我去去就回。」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就這樣走了出去,思緒完全跟不上的他們,全都看向了和我最為友好的蓓雅。

  「她是認真的嗎?」所有人異口同聲地對著蓓雅問道。

  不過蓓雅並沒有回答他們,而是立即轉身衝了出去,並且大喊:「丹楓,妳這個狂熱者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發作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