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二十一章 不存在的E班

丹雀 | 2021-01-09 22:21:50





  日光照亮了原本漆黑的道路,樹枝上的鳥兒也從夢中驚醒,開始啾啾地啼叫,美好的一天才剛開始,戰鬥學院的警衛卻打著哈欠,一臉非常倦怠的樣子。

  「難得看到你這麼疲憊的樣子,莫非『黑森林』又有什麼異樣嗎?」另一名較年輕的警衛坐在辦公椅上,對著剛巡邏回來的前輩開玩笑說道。

  「別和老人家開玩笑了。」他將掛在腰際上的手電筒放回原位後,便走到職員休息室換上便服,打算好好的休息一番。

  自從那次深夜在黑森林巡邏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還是太累,竟然把樹枝當成了人偶,當下害怕地連滾帶爬地回到警衛室求救,結果就被新人給嘲笑到現在。

  再加上那名紅色長髮的女同學,雖然每次回家後會遲到來學院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但是昨天卻和我叮嚀一段時間,要求我不准對拿著布偶的女孩毛手毛腳,只不過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她所說的女孩。

  直到她前往E班的教學大樓時,我才看到一名綁著包包頭的銀髮女孩,一直跟在她的後頭,當下我原本以為是自己眼花,沒想到那女孩突然轉頭和我四目相對,然後將食指放在嘴邊後,露出看似微笑地表情。

  「看來我還是早點退休好了……」
  當時警衛室的成員都沒有發現一名披著黑色斗篷的少年,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從校門口走向了E班的教學大樓。
  E班的建築物只有兩層樓,一樓是供學生住宿的地方,而二樓則是簡單的劃分成兩個空間,一個是上課用的教室,另一個則是卡片決鬥用的練習室。

  其餘像是食堂、澡堂等,都是和D班的教學大樓借用的,簡單又樸實過頭的班級,根本不會有學生會願意待在這樣的地方,而會選擇這種班級的學生,每個人對卡片的喜好又格外的特別,所以他們便被學院稱為──不該存在的班級。

  披著黑色斗篷的少年將上課用的教室門打開,裡頭卻沒有半個人在,於是他走向另一間房間,再度把門打開,結果一樣沒有任何人。

  現在的時間是平日的上午,還沒有到吃午餐的時候;班際對抗賽的活動已經結束了,最近也沒有特別的活動。

  那麼他們是被班導無預警的帶去戶外教學了?

  少年陷入了沉思,直到他的右肩被人抓住才回過神。

  「我還以為是新的敵人,原來是好久不見的年瓏阿!」在他後頭的是E班的學生方証岳,原本想要出奇不意一拳揍向對方肚子,一見到是自己人立刻將拳頭收了起來。

  「方証岳?我還以為你們被班導帶去旅行了。」年瓏轉頭看向他,一臉疑惑的說。

  「旅行?」方証岳看出對方的問題點立刻回說:「昨天有新來的學生,所以班導帶她去認識校園了;米俐和江玟霖被派去執行任務;杜威則是在宿舍休息還沒起床。」

  「原來是這樣,難怪教室沒有半個人。」年瓏點頭說道。

  「沒有半個人?我記得丹楓應該在教室才對呀?」方証岳困惑的把門打開,教室內雖然有些昏暗,但是在陽光的照射下,還是可以望見在牆角的座位上,有一名紅色長髮的女學生就坐在那裡。

  「那是……鬼嗎?」見那人一動也不動的樣子,年瓏下意識地脫口說出。

  「不是、不是,她和一位叫蓓雅的女同學都是在班際對抗賽前來到我們班的。」方証岳趕緊撇清,然後繼續說:「別看她這樣,她現在可是我們班上的代表,不只筆試測驗以滿分通過;也是第一位以額外測驗入學;更是打贏A班選手的王牌。」

  「那這麼優秀的人,為什麼現在會像邊緣人一樣把自己關在教室裡?」

  「關於這個,可能要從昨天發生的事情開始講起了……」方証岳一臉尷尬又無奈的對著年瓏說道。


  在毫無抵抗的被新同學雲霞輕鬆的獲得決鬥勝利後,班導吳玖栖趕緊走到我的身旁說:「一開始拿到動漫牌都是這樣的,別放在心上。」

  雖然吳玖栖這樣說,我還是感到困惑的開口說:「是因為我還沒有恢復記憶嗎?為什麼牌組都不願意讓我觀看。」

  被這突然的問話感到措手不及的吳玖栖,只好接著說:「不然妳先試著把那些牌拿開,放一些妳原本的牌試試。」

  「要測試動漫牌嗎?那這回換我來,我一直都想和妳決鬥呢。」方証岳從觀眾席跳了起來,開心的走向雲霞原本站的位置。

  只不過在決鬥的過程中,我依舊只能使用上一場和雲霞決鬥的卡片,再一次檢索牌堆也一樣是原本的狀態,那些應該被加進來的牌,全都回到了原本的卡盒中。

  「怎麼會有這種事?」吳玖栖困惑的搔著頭,畢竟他遇過這麼多使用動漫牌的人,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會發生這種事。

  「也許是因為屬性或種族的關係。」我分析著剛加入的牌說道:「我剛放進來主要是炎屬性和戰士族,也許放一些不同類型的牌,就可以使用了。」

  「這樣的話,我的牌不管屬性或種族都很複雜,就先借妳測試。」方証岳將手中的雷風水魔獸的牌組交給了我,讓我有測試的機會。

  這時杜威也走了過來,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對著我說:「這回和我比試一場吧!」。

  杜威?

  由於蓓雅和米俐、江玟霖都不在,所以我最近接觸的同學變成方証岳和眼前的這位男同學。

  老實說除了一直沒有來的那位外,班上其他人所玩的系列,我大致都了解,只剩下杜威的牌組我還沒親眼見過。

  只是既然和方証岳是朋友,而他使用的牌是迷宮兄弟的雷風水魔獸,會不會杜威也是使用相同的系列牌?

  好奇心將我曾連輸兩場的敗因一掃而空,眼前只想要好好的和對方來一場決鬥。

  「那由我先攻,沒問題吧!」杜威舉起決鬥盤,見我同意後,從手牌將一張怪獸卡抽了出來。

  「我召喚『鐵皮金魚 (ATK/800)』發動怪獸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黃色機關 (ATK/1200)』再發動怪獸效果,從牌堆將『綠色機關 (ATK/DEF 1400/600)』加入手中。」

  沒想到杜威竟然是玩機械族的「齒輪機關」牌,不過這系列本身的強度至少會在D班,為什麼他人卻在E班?

  「我將場上兩體4星機械族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齒輪齒巨人X (ATK/2300)』,再發動超量怪獸的效果,將一個疊加素材移除,從牌組將『古代的機械箱(ATK/DEF 500/2000)』加入手中。」

  因為「古代的機械箱」不是用抽牌方式從牌堆加入手牌,所以觸發自身的怪獸效果,杜威再從牌堆將「無限啟動 挖溝機 (ATK/DEF 500/2400)」加入手中。

  「還沒有結束喔!我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將手中5星的『無限啟動 挖溝機』和4星『古代的機械箱』送入墓地,特殊召喚『機甲要塞 (ATK/2500)』,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我看著和之前兩場決鬥時,大同小異的手牌,然後對方依舊是完美的陣型,這讓我覺得一開始和米俐還有江玟霖的決鬥,他們真的沒有認真的玩牌,難怪當時蓓雅會那麼生氣。

  「我召喚『櫻之宮莓香 (ATK/1800)』接著發動裝備魔法卡『工作用白色大腿襪』和『工作用黑色女用皮鞋』,總共提高1800分的攻擊力。」

  「奇怪?丹楓使用的牌和上一場的決鬥好像差不多,她不是借用你的牌了?」吳玖栖看著場上換裝成工作模樣的櫻之宮莓香,困惑的問向方証岳。

  方証岳則是苦笑地說,在決鬥一開始,他便覺得身上的卡盒貌似變重了,打開一看原本那些應該被借出的牌,竟然都回來了。

  「這樣看來也不是屬性和種族的問題了。」吳玖栖無奈地說。

  「不過丹楓姐姐真是有毅力,如果是其他人早就覆牌投降了,她卻堅持要生命值歸零才行。」抱著娃娃的雲霞崇拜的說。

  因為她是狂熱者阿!不把對方的牌摸得清清楚楚前絕不罷休,這可是她最可怕的地方。

  吳玖栖和方証岳在心中默默地說道,怕一說出口會破壞蘿莉對崇拜之人的形象。

  「戰鬥階段,我用『櫻之宮莓香 (ATK/4100)』攻擊『齒輪齒巨人X (ATK/2300)』,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6200分/手牌3蓋牌0‖林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3蓋牌0
  「抽牌!我召喚『銀色機關 (ATK/1500)』發動怪獸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綠色機關 (ATK/1400)』再發動怪獸效果,從牌堆將『紅色機關 (ATK/DEF 1300/1500)』加入手中。」杜威將卡片放入手牌後繼續說道:「我將場上兩體4星機械族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重裝甲列車鐵狼號 (ATK/2200)』,接著進入戰鬥階段。」

  「戰鬥階段?」就算「櫻之宮梅香」的攻擊力會因為被攻擊而降低500分,但是還是有3600分的數值。

  我看著對方場上的怪獸,攻擊力最高也只有2500分的「機甲要塞」,難道說他想要……

  「看來妳知道了。」杜威命令「機甲要塞」攻擊「櫻之宮莓香」後,因為被戰鬥破壞,所以可以選擇對方場上的一張卡片破壞。

  「竟然用這種強硬的手段。」不惜削減自己的生命值,也要徹底擊倒對手的戰略。

  「身為戰士就是要不斷進攻,『重裝甲列車鐵狼號 (ATK/2200)』直接攻擊玩家,結束這回合。」

  「抽牌。」我看著手中的卡片,看來沒有方法可以戰勝那體攻擊力高於2000分的怪獸,能提升攻擊力的卡片也用完了。

  「我放置一名成員,結束這回合。」
  杜威 生命值5100分/手牌3蓋牌0‖林丹楓 生命值5800分/手牌3蓋牌0
  「輪到我了,抽牌!」杜威再度從手牌召喚第三種的齒輪機關,並從牌堆拿取「黃色機關」到手中,接著說道:「我將4星的『黃色機關』和『超電池龜』送入墓地,特殊召喚墓地的『機甲要塞(ATK/2500)』。」

  機械族的連續戰術之一,不過他為什麼要將能夠繼續迴圈的「機關」作為代價?

  「戰鬥階段,我用『機甲要塞 (ATK/2500)』攻擊放置的成員,接著用『重裝甲列車鐵狼號 (ATK/2200)』和『紅色機關 (ATK/1300)』直接攻擊玩家。」杜威從手中抽了一張魔法卡說道:「還沒有結束喔!」

  「要來了嗎?」觀眾席的方証岳看著好友的動作,彷彿是等待已久的戰術。

  「莫非是那張魔法卡?」我看著對方場上從一開始到現在所使用的格位,以及僅使用機械牌的原因。

  「妳答對了,由於場上的『紅色機關 (ATK/1300)』直接攻擊玩家,才能發動速攻魔法卡『狂戰士之魂』,捨棄手中的所有卡片,從牌組抽一張牌,若是怪獸卡則送入墓地,給予對方500分的傷害,此動作最多可執行7次。」

  杜威 生命值5100分/手牌0蓋牌0‖林丹楓 生命值0分/手牌3蓋牌0
  「我輸了,不過看來也不是屬性和種族的問題。」我思考了片刻,再度對著大家說道:「也許是卡片稀有度的關係,如果換上金亮或半鑽等級的卡,或許就有機會。」

  「呃……」

  眾人頓時在心中想起蓓雅對我的特別稱呼,「狂熱者」這形容詞真的是名副其實。


  「這樣看來,卡片稀有度也失敗了吧?不然她就不會一直坐在那裡了。」年瓏看著方証岳苦笑的表情,驗證了自己的話。

  「後來我們就隨著她的想法,不再去干擾她,便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年瓏點點頭,難怪她會一個人默默的在教室裡。

  「丹楓,有想到新的方法嗎?」方証岳和年瓏走到對方的面前,關心地問道。

  「方法是沒有,不過我從昨天就一直很納悶一件事。」我緊盯著方証岳的臉看去。

  對方則是有點臉紅的說:「怎、怎麼了嗎?」

  「你、還有杜威和雲霞,都是動漫牌的擁有者?」

  「咦?妳不知道嗎?」方証岳訝異地望著我,然後又補了一句說:「莫非妳也不知道這個班級存在的理由?」

  「這個班級不是吳玖栖的怪異興趣,而拜託學院特別設立的嗎?」我繼續補充吳玖栖曾對我說過的事情:「而且班上的學生都是因為資質連D班的門檻都過不去……」
  
  「停、先停下來。」方証岳打斷我說的話,無奈地搖頭說:「看來班導因為妳失憶的關係所以沒有打算說太多。」

  「你也知道我失去記憶?」

  「妳還記得班上在提名參加班際對抗賽的選手那天,妳不是在校門口被夏婉芸攔了下來,那時班導就和我們所有人說明妳的狀況,還有妳真正的實力。」

  「原來是那時候。」我點點頭。

  不過我記得那時候我好像是因為遲到……

  「既然班導沒說,那就讓我來說明吧。」站在一旁始終沒有說話的年瓏,突然開口說話害我嚇了一跳。

  「你是?」

  「對耶,我還沒自我介紹,我是這個班級的元老之一,名字叫做年瓏,還請多指教。」他說完後便走到前方的講台,拿起粉筆開始說明。


  在這個異世界有名為「狩獵者」的存在,他們會為了完全復活「那個人」,而將有實力的決鬥者剷除掉。

  於是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創造主便在各地區的戰鬥學院,設立了對抗這些狩獵者的組織,我們便稱為「獵人」。

  但是我們都知道實際對「那個人」有威脅性的,是我們這些持有動漫牌的決鬥者,然而這些人每次被召喚的時間和地點都是隨機的,所以一直是組織令人感到頭痛的問題。

  這時我們班導的出現便成了關鍵,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只要是他不經意接觸的人幾乎都是持有動漫牌的決鬥者,雖然也有少數例外,不過機率卻異常的高,因此學院便破例聽從他的請求,成立了這間不該存在的班級。

  「不該存在的班級──E班」有很多的說法,因為學生的實力不被學院承認;因為班上的學生寥寥無幾;但是真正的原因是我們打從一開始就是不存在這個世界的人。

  「如果這個班級都是持有動漫牌的人,那麼為什麼米俐他會不知道龍印者的事情?」我舉手提出了疑問,不過年瓏很快就回答了我的問題。

  「那是因為他剛好是班導遇到的那少數例外的其中一人,他是這個世界的人,不過因為某些原因,所以他也成為了E班的一份子。」

  原來是這樣,看來我的運氣真的沒有很好,明明班上就這些人,我卻剛好問到這個世界的人。

  不過他所說的原因,或許和江玟霖有關係吧。

  畢竟那時江玟霖被狩獵者操縱的時候,米俐當時所釋放出來的氣勢真的非常驚人。



58 巴幣: 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