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鯨旅途雜記、補遺(四)

鯊鯊~ | 2020-11-30 12:26:26 | 巴幣 154 | 人氣 228


「芬迪,你們什麼時候要來領你們的東西?」當軍需官這麼問的時候,芬迪滿頭困惑:「芬迪和鯨姊姊之前每天都有按時吃三餐喔~領來的軍糧都有好好吃光光喔!」

「我不是說軍糧的事情,是上火車前就跟你那個……」軍需官還沒說完,芬迪就想到什麼表情大變:「鯨姊姊弄壞的帳篷和工具,還有睡覺打壞車車,還有半夜唱歌嚇到居民的事情,有長官哥哥說不用賠的說ヾ(´☉д⊙`)ノ!」

「我不是在跟你說領罰單的事情……然後誰跟她說半夜可以跑出唱歌的。」
「不行嗎ヾ(´☉д⊙`)ノ」「會引來妖魔鬼怪的那種不行。」
「芬迪會跟鯨姊姊說的不可以半夜唱歌引誘妖魔鬼怪烤來吃掉ヽ(‵Д′)ノ!」

「我管你們有沒有狩獵怪物當宵夜,我現在問是你們什麼時候要拿領信。」
「芬迪和鯨姊姊每次都有集合,也都有好好收文森哥哥的訊息和轉達喔!鯨姊姊都有看!Σ(ノ´*ω*`)ノ」

軍需官又一陣無言:「你們要天天撬掉也跟我無關。我是說領信,領信!就你們一直沒來拿信。」
芬迪微微歪頭:「什麼信呀?不會有人寄信給芬迪和鯨姊姊呀?啊!是房東姊姊把鯨姊姊的房租帳單寄過來了嗎?芬迪上次有幫鯨姊姊把之前欠的一次繳掉,也有預付房租了說・ω・`)

軍需官忍不住吐槽:「你們是之前欠人家多少錢,欠到第一時間覺得那是討債信?反正來領就對了。」
「就七個月的房租呀ヾ(´◓∀◔`)ノ鯨姊姊都沒有繳。」芬迪馬上爆料。
「我不想知道。」


芬迪跟著軍需官拿了信,一路上聽軍需官碎碎念著之前萬丈號一堆桌椅損壞,貨物倉內部被不知道誰敲出凹痕,房間牆壁被燻黑,音樂機有幾個按鈕被按出凹洞,有一組棉被睡的整個破破爛爛的等等。這次睡在別人最高級的飯店,最好別在出事云云。
芬迪知道他不敢直接找鯨姊姊說,只好・ω・`)的看著軍需官說一定會幫忙注意。她可不能讓阿斯嘉特冒險者總是亂來的風聲從鯨姊姊這裡傳出去呀。

領完信的芬迪和鯨在房間碰面,一起面面相覷的看著那封信。
那封信不是銀行信託的通知信,不是房租催繳,也不是廣告,更不是冒險委託,就真的只是一封署名給鯨的信。

居然有人會寄信給鯨嗎?還是直接寄來義勇軍這裡。
簡潔的信封袋上字體端正、筆觸鋒利的寫著一個鯨字,說不定這是鯨在摯友鮫死後收到的第一封手寫信。

鯨不敢用自己擁有巨力的手碰那封信,伸手比比讓芬迪去拆信,芬迪拿起美工刀小心翼翼的把信件打開觀看,才看幾行就眼睛一亮喊:
「啊☆ ∀☆`)~是唯姊姊寫給鯨姊姊的信喔!裡面也有寫到芬迪~她說如果讀這封信的是芬迪,就謝謝芬迪,祝芬迪平安~所以芬迪很平安,鯨姊姊鎧甲壞掉兩次芬迪都沒事ヾ(´︶` )ノ」
「然後她問鯨姊姊過得怎麼樣,有沒有受傷或是遇到困難~還有跟鯨姊姊說受傷可以去找軍醫喔!」看芬迪興奮的樣子,鯨也點頭點頭的接過信看。很快的她就把信放旁邊,拿出小字典艱難的慢慢認字不時請教芬迪,認字方面她比芬迪是天差地遠。

讀完後,她慎重而緩慢的握起飯店提供的紙筆,艱難的舉筆回信。
她拿筆的姿勢十分標準,坐姿筆挺、神色認真的模樣彷彿高雅的貴族,光看姿態的絕對不會讓人想到她隻身一人時戰鬥風格會如怒滔巨浪狂暴,一邊翻字典一邊回信的畫面只會讓人聯想到學者之類的氛圍。

但看她到輕鬆把筆握碎的時候,就會想到這人是冒險者中小有名氣的破壞王。

隨著第一支筆在鯨寫了一行字準備換行時斷裂,芬迪就覺得不太對了。
芬迪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的鯨姊姊握筆寫字,因為姿勢太正端正而讓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鯨幫忙搭帳棚都能把支架弄斷,鯨能拿筆嗎?

在二支筆也被鯨用斷後,芬迪上前關心的想幫鯨寫,但鯨不肯,在芬迪小看她寫字能力後嘟起嘴氣噗噗的撇頭不看芬迪又繼續寫,直到她又弄壞第三支筆。

這下飯店提供的藍、黑、紅原子筆全部報銷,芬迪拿起最後的鉛筆說:「芬迪幫鯨姊姊寫吧?芬迪是專業的通訊兵,很會寫喔ヾ(´◓∀◔`)ノ!」鯨才勉為其難,看起來真的很勉強的同意,張口輕聲發音。

鯨聲音帶著磁性的低沉,才一開口就聽到旁邊的玻璃和電視發出不妙的劈哩聲。
芬迪想起鯨在南弗房間的破爛慘狀,鯨也停下了聲音比了比上方,示意她們去頂樓寫回信。

被義勇軍包下的拉萬塔飯店頂樓沒有人,鯨坐在頂樓的裝飾思考著要。
她想的很慢,太多的思緒在腦海打轉,長期在拉萊耶慢性失眠的她在思考這些事情的速度比平常人慢太多。

芬迪在旁邊玩著手機等著鯨說話,但鯨久久沒有回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沒有要和芬迪討論的意思。但鯨在想的事情,又怎麼跟芬迪討論呢?

靜下心,鯨腦海就忍不住想起摯友的死狀,尤其在萬丈號發現阿斯嘉特冒險者有許多會復活後,她就不時在後悔當初在泰格提亞時都沒有下重手,害死隊友和鮫……

面對著溫柔沉睡的克蘇魯,她輕聲對拉萬塔的夜空獻出寂寞的歌聲,低沉、悠長的歌聲唱出終末後,寂寞的延續冒險。
少了你,在阿斯嘉特獲得自由有什麼意義?
少了你,成為他人模範的騎士有什麼意義?
少了你,欣賞這綠光的天空又有什麼意思?
多麼想讓你聽聽影風動人的演奏,看看克拉瑪安吉精細的水晶球,看高高的鎧甲人克利風,會變魔術修東西的阿貝爾,會生出軟軟果凍的奧德,陪我睡覺的瑞比特……

還有第一次,那麼多人一起吃著我狩獵的獵物。
你嚮往的阿斯嘉特,就像你說的一樣不會排斥我們。
多麼希望你能看到。

夾雜著古老語言與鯨鳴,通用語的歌聲餘音消散在夜空,鯨開口說︰「就這樣寫……」

「路上有很多人,鎧甲人常常找我,影風音樂很好聽,黑精靈送我禮物,路上有瑞比特,有可拉,阿貝爾幫我修盔甲,軟軟的老人幫我包禮物,狗狗人討厭我,隊長力氣很大,大家都喜歡吃沙蟲。」 
「在礦坑遇到怪獸鎧甲壞掉吐了幾次躺了一天,在火車打沙蟲鎧甲壞掉身體怪怪的,影風和綠髮人有治療我。」
各種簡端的句子從她口中訴說出來,雖然每句分開來看根本看不懂在說什麼,但全部拚在一起也能感覺的出來其中幾場戰鬥的凶險,還有這些日子應該待的很開心。

直到說到拉萬塔和唱歌給黑精靈聽後,她補上一句短短結尾:
「想到鮫被殺死很難過,她不能復活,阿斯嘉特卻可以。」


鯨腦容量和思考迴路都用去現場寫歌了,所以才只能說出這樣莫名其妙的敘事嗎・ω・`)
芬迪也習慣鯨姊姊總是在奇怪的地方少根莖,不過也照鯨的意思把信寫下來。

數天後唯收到了回信,信紙的內容感覺分成兩個部分。
前半段字跡整齊,一筆一畫都蒼勁有力,用詞古典讓人聯想到貴族間的信件來往,短短四行間能感受到筆者在這方面的素養,其中內容寫著她們來到拉萬塔且任務進行的十分順利。

但到第四行句子就斷尾讓人摸不著頭緒,而且短短四行就換了三種顏色的原子筆,有些字還能看見在收尾的部分被筆尖給穿了個小洞。

接著跳了一行,明顯是換了個人書寫,字體活潑跳動是剛學字不久的人寫的字,內容寫的跳痛的莫名其妙,如果不是唯知道義勇軍名單,可能根本連代名詞在指誰都看不出來,這樣的內容寫了好幾封信紙

其中內容更是讓人有點吐血,芬迪把鯨的原話全寫上去後在旁邊加上備註,如:克利風真的很高、克拉瑪安吉的禮物很精緻,瑞比特很關心鯨等等……把本來就很意義不明各種斷句用的更意義不明了,何況信紙本身格式有限,密密麻麻的備註看的人眼花。
讓人忍不住想,芬迪你是不是通信兵當的太爛,才被芬迪傭兵團踢出來給鯨當助理的?

隨著信件還有張小小的儲存卡也一併寄了出去,裡面是芬迪原本為了錄鯨說話內容免得遺忘而開的錄音,鯨只有用一行帶過的悲傷以歌聲的形式錄在了裡面。

其中的歌詞在頂樓的風聲下聽不清楚了,何況其中通用語部分只有名詞,大部分是泰格提亞古語和聽不出含意的鯨鳴……還有芬迪打電動的背景聲。
芬迪寄出張儲存卡的意思,唯會理解的吧。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創作回應

鯊鯊~
未領
2020-11-30 12:28:12
痛飲狂歌
當初就該推廣全冒險者都學古泰格提亞語
2021-01-06 14:38:09
鯊鯊~
仔細想想,當時我們到底怎麼跟NPC溝通的呢!
2021-01-10 15:50: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