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鯨與芬迪旅途雜記、補遺(七)

鯊鯊~ | 2020-12-27 11:51:00 | 巴幣 20 | 人氣 243

「通訊兵六十六號芬迪回來了ヾ(´◓∀◔`)ノ~」
芬迪和鯨回到阿斯嘉特後分別放一個月的假,鯨要做什麼芬迪不太清楚,但芬迪要回芬迪傭兵團一趟整理這幾個月下來的遊記,還有協助傭兵團研究發展,是先預習東方和北方的資料,還要提前學習東方文字和北方特殊語言,因為她是盡責的助手通訊兵芬迪!

「是芬迪回來了ヾ(´◓∀◔`)ノ!」「啊!是六十六號芬迪ヾ(´◓∀◔`)ノ」
被取名為露露的芬迪和每一位同事擊掌,將自己的旅行歷程交給了每一位芬迪作為備份。

每一隻芬迪戰士的回憶都是珍貴的紀錄,對於這誕生不過幾年的芬迪來說,他們沒有可以學習的對象,每一點戰鬥模式都是摸索出來的,人類的經驗對他們可以參考但不是絕對。

「啊,芬迪~醫生芬迪說你回來後去找她喔・ω・`)」一隻芬迪拍拍芬迪比比實驗室的方向:「芬迪要不要吃飽再過去?說不定會講很久喔。」
「好,芬迪等等就過去ヾ(´◓∀◔`)ノ~」芬迪整理好自己從南方帶回來給大家的沙子,各種南方機械的書籍給每一個專門的芬迪,才往實驗室的方向走。

芬迪傭兵團的基地是所有芬迪們在阿斯嘉特合資買下的土地所建,裏面包含了各式各樣芬迪的設施,包含了實驗室、製造室、圖書室等等,專門研究芬迪和紀錄芬迪。

而他們這樣天生浪漫的種族,戰士芬迪和普通芬迪的比例如果因為環境影響約一百比一的話,那研究員芬迪的產生就是一千隻芬迪才有一隻了。

要芬迪這種族乖乖啃書,理解那些人類都不一定理解的知識真是難為芬迪了。
這些專業知識就算藉由他們種族特性化為經歷傳下去,也只是獲得了芬迪苦讀的影像,沒辦法學會那名芬迪腦子裡當下理解的事物。

所以能夠成為特種領域專精的芬迪各個都異於芬迪,都是芬迪們的偶像。
「醫生芬迪~芬迪來了 ヾ(´◓∀◔`)ノ」芬迪打開門看著裡面,穿著白色實驗袍的芬迪抬起頭招招手說:「這邊這邊,快把你的形象傳給我看。」

醫生芬迪並不像普通芬迪,她有著金髮碧眼和一身好身材,看起來就像是傳統的西方熟齡大姊似的。芬迪會選擇她們最適合生活的形象,在西方的生活讓她有所變化。

「好~ ヾ(´◓∀◔`)ノ」芬迪和醫生芬迪一個擊掌,互相交換了她們近期的知識。
醫生芬迪興奮的用力搖著芬迪喊:「翻一下三天前的記憶,那個最新的變形是準備要給你們的新變形。可以比之前硬化33%,還能把體積縮小為之前的40%,是用岩蟲的基因鍊為主的新變形,很厲害吧,非常厲害吧!是我做的喔,是芬迪做的喔( > <)~」

「好厲害,醫生芬迪好厲害!☆ ∀☆`)」芬迪眼睛放光,看著雙手抱胸驕傲的醫生芬迪。
「那換我來看看芬迪經歷了什麼呢……對了,芬迪和你的鯨姊姊下一站要去哪裡?」醫生芬迪問。

「不知道捏,要看唯姊姊。唯姊姊頭髮是黑色的,所以芬迪覺得唯姊姊會走東方喔ヾ(´◓∀◔`)ノ~!」芬迪說。

「東方啊?好,這次你要被內功打打看,芬迪我要看看內功打在芬迪上會有什麼效果,看看芬迪有沒有穴道或是脈絡,下次芬迪我就可以研發出芬迪可以學的內功了!」

「好厲害!д`)ノ那如果芬迪去北方呢!」芬迪好奇的問。
「那你去給北方的精神力連接電一下,說不定我就可以研發出芬迪電波喔!」醫生更興奮了。

「好~芬迪會帶回來的!」
「交給你啦~那麼等你好消息,掰掰~芬迪我要好好品嘗你的紀錄啦,慢走不送。」醫生芬迪把芬迪號推了出去。

芬迪被推出去後,才大夢初醒……
「芬迪不管走哪邊,這次的任務都是要被打嗎(´இдஇ `)!!!」




回歸世界樹後的會議結束,鯨來到房號0408房。
鯨對人像記憶很差,對跟自身有關係的事情倒是記的很清楚,她記得自己的房間怎麼走,雖然她從沒進去過。
這是她第一次自己來到這間房間,她確認房號後隨手往門一推,門沒有動反而隨著她這一推凹了一塊。
鯨無聲的看著門板上被自己推出的手印,像是此時才想起開門方法,手指輕巧的從腰包中抽出卡片在房門前確認身分,才伸手去推門。
凹陷的部分更深了,接著門緩緩從旁邊退了開來。

啊,是這種設計,上次是芬迪開的門鎖所以沒有注意到。
鯨恍然大悟,看著因為結構凹陷而變慢的門緩緩打開,露出只有原始家具沒有新增東西的空間後,她轉身離開留下還沒打開完全,過好一會才會自行關閉的房門。

理論上她該去做出報修之類的動作,但她有前幾次類似的住宿經驗,她知道等退房時在報修才不會麻煩維修人員,因為只要她還有機會來這間房間,那房間有很高的機率會壞其他東西。


她回到自己最熟悉的那條老街道。
周圍野貓凌厲的叫著,昏暗夕陽拉長來人的影子,金屬靴踏地聲引來周圍零稀住戶關注,很快又不再理會這位著名的居民。

工業區的破舊居民樓住宅圈在外人看來沒有任何改變,建築物一樣荒涼,最靠近的商店依然要騎機車十分鐘才能到達,居民也看起來小貓兩三隻,不像正常人會來住的地方。

鯨知道自己離開的這些日子,這裡變了,居民變少了。
在這黃昏逢魔時刻,過去會亂跑的百鬼沒有出來亂晃,她最喜歡的小坐敷女孩也沒有出來迎接,喜歡曬月亮的那些(原住民)也沒有出來,難道是聚會的地方換了嗎?

她在無人的道路開口高歌,輕快的調子穿梭在破敗的大街小巷,和這區的活人與原住民宣告自己的歸來。她聽到附近的屋子裡有人在動,但沒有任何人出現。

老舊的小祭壇立在道路角落,那是諸神黃昏後由部分東方道士設立慰靈的祭壇。
這個區域當初在戰爭中死傷太多,而住在這區域的大多沒有親人能辦後事,為了避免後續問題而做了應急的處置,但這處置一直延續到今也沒有處理。

鯨漫步走到那邊在祭壇前放下幾顆糖果,行了一個泰格提亞軍禮輕聲說:『克蘇魯看顧著你,牠溫柔而堅固的觸手守護你。』

平常那東方老頭會嘆氣的冒出來回她:『別別別,小姑娘你讓你家那尊大神守著你就好,別讓祂來糾纏老夫,老夫在這裡日子過的去,還想多待個幾年。』然後和她聊個幾句,和她透漏又有什麼奇怪的人來這裡定居了,或是誰又做了什麼之類的,讓她這外來者去壓一下免得做亂。
但現在只剩下淡淡的神氣,還有讓她覺得異樣的異族氣息。

不知何時周圍已經沒有了任何動物的聲音。
這不尋常,她的聽覺遠超於普通生物,她聽不到聲音,代表周圍就真的是連個老鼠都沒有。
她加快步伐走向她和鮫租在巷子尾最偏僻的老透天,一股鮮血的味道竄入她的鼻尖。

鯨的味覺並不靈敏,但有兩種味道她特別敏感,其中一種是血的味道。
她推開門,看到自己原本空曠的房子居然全擠滿了人,有的面露驚恐、認識她的露出安心的表情,但開門這動作彷彿是什麼信號似的,她感受到有兇惡的東西衝入她黑暗的房子。

隨即黑暗中那東西被無形的巨大觸手一卷而起,被鯨繪製在天花板上的克蘇魯圖騰發出了彌喃穢語,讓在場所有人一陣不適。
但比起那些穢語和無形的巨觸,剛剛衝入的不明之物顯然遠比克蘇魯恐怖,畢竟他們是被鯨這名克蘇魯騎士所眷顧的居民。

克蘇魯無處不在,牠在這裡又不在這裡,牠看著你,在午夜夢迴時出現在看著祂的你夢中。
而鯨屋子天花板繪製的正是克蘇魯像,祂就在這裡,當他們看著祂,祂也看顧著他們。

「擠在我房子做什麼?」鯨難得開口說話,讓在場的生物紛紛摀住耳朵。
她並不在意自己房子被一群人跑進來,但這樣隨手一碰就會把人碰散的場景讓她皺起眉頭,乾脆直接開口說話把人轟出去。

隨著幾個人類住民或跑或爬的滾出去,(原住民)也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只留下鯨的熟人。
傷痕累累的和服小女孩抱上鯨的大腿,手指比比遠處的大樓,彷彿在哭訴著有人欺負她們。
「姑娘,老夫有事和您相報……」土地神雙手作揖還想說什麼,鯨卻只是比比天花板說:「我想唱歌。」

老土地神一陣無語,其他居民也一陣尷尬,這一幕讓和服小女孩輕笑出聲。
但誰敢惹這個另類女魔頭?
「好好好,各位聽到了,一個個待在別人家成何體統?該去哪去哪。」土地神揮揮手,很快的房子裡什麼人都不剩了。
外面的恐怖,不代表裡面的東西就好多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些日子SAN降到低點,得花多少時日才能回歸正常。

她輕鬆的縱身一躍,踩在旁邊公寓的牆面跳上自家透天的頂樓,坐上邊緣思考著這些日子的經歷,放聲高歌。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生活,再次回到這裡她感受到全所未有的放鬆,雖然好像有什麼東西來打擾她的鄰居們讓他們全都鑽進自己家,不過不管來的是什麼晚一點再去打跑就好了,被嚇跑的貓咪只要放上食物大概幾個禮拜就會有新的來了。

她曾是泰格提亞的士兵、是獵手、是義勇軍,也是拉萊耶的長期留客。
安靜的聽她高歌,將克蘇魯的容顏放在心中,當身處拉萊耶時看著克蘇魯,呼喚她名時她就會出現,她是-克蘇魯騎士。

而受克蘇魯氣息影響而侵入這區域的黃衣面具男到底做了些什麼,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創作回應

鯊鯊~
未領
2020-12-27 11:51:52
黑い影
哈斯塔?
2020-12-27 12:38: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