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Merry World

鯊鯊~ | 2021-01-10 23:57:08 | 巴幣 134 | 人氣 153

聖誕節前後,鯨人幾乎都在外地。
身為冒險者公會專案輔導人員,她有專案人員幫忙配對任務人選,雖然是事成後傭金有不少比例會被工會分掉,但對鯨來說那一些錢本來就不是什麼問題。

她只是習慣了這樣,在沒事的時候等著人找自己做事,在做事的時候想著家裡的貓貓不知變肥了沒有,回去以後能畫什麼圖、唱什麼歌,就這樣而已。
所以她從義勇軍回來後,很快就接到專案人員彷彿看救星般瘋狂地把一些正常人不會接或是風險難度為大概率死人的任務丟給她,期望這不正常的傳奇戰力冒險者可以幫忙解決問題。

『我不要。』鯨拒絕了。
「什麼!怎麼了,為什麼,這任務應該很符合你的專長啊!」專案人員看著手上一小疊委託單,冷汗都快滴出來了。

『我很冷。』看著鯨的手機,她又看一下鯨的外表。
「你的戰績全都北方打出來的,你說你很冷?你沒在冬天接過任務喔?」

『海裡不會結冰。』鯨又打出字,專案人員看了一下鯨結霜的長髮,泛白的皮膚說:「唉……恩……不會冷就能出任務了嗎?」
看著鯨點頭點頭,那有些呆愣又漠然的模樣,她忍不住問:「那你以前冬天怎麼過的?不可能都窩水裡吧?」『衣服壞了。』「那在買啊?」『碰壞了。』「那在買新的啊?」『碰壞了。』「多買幾件?」『會穿壞。』

唉,鯨哪點都很好,就是腦子常常慢到讓她覺的是不是敲一下會好一點……總會有替代方案吧:「好啦,我會幫你處理,這幾個單子你先處理,這附近沒有下雪不會冷,這種去哪裡,殺幾隻的你沒問題吧?」
點頭點頭……看鯨點頭,他一股腦把委託單塞到鯨手上說:「那就拜託你了!」

望著鯨如同騎士堅忍離開公會的背影,有時候他會想起她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另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曾拍著鯨的肩膀對他說:「這是我家的鯨,以後請多多指教啦~!」然後露出鯊魚牙的少女。

聖誕節也快到了,用這些日子從她身上賺到的打賞金送點禮物吧。
她個性這麼直,給她一點禮物,她就不會想跳槽去其他服專員甚至其他公會了吧。


在鯨將非寒冷區的任務處理後,她送給鯨一件能包覆全身的防寒斗篷,原本是希望鯨能穿著那件斗篷處理掉剩下的任務,誰知道第二次任務就穿壞了……
唉,算了算了,找其他人接吧,讓鯨冬天出任務的成本太高了。
原本他是這麼想的,直到那特急任務在劇烈寒流來襲的日子完全沒人要接,被扔到他手上為止,他才勉強又自費買好防寒用品將他名單裡的這尊大神請出來,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她披著裂了大口子幾乎失去功能的防寒斗篷回到老舊的破爛住處,珍重的將那件防寒斗篷掛在少有衣物的衣櫃裡。
白髮的小座伕輕巧的跳上旁邊的椅子,遮住嘴巴笑嘻嘻地指著桌上的盒子。
盒子附上了卡片,鯨坐上椅子打開卡片,看著一串普通字忍不住微微皺眉,最後從那堆字中先找幾個她認得的單詞,拼起來後大概理解這是唯給的。

雖然還不知道為什麼給,不過晚點在查字典就可以了。
打開盒子,裡面放著幾塊薑餅。

形狀從鯨眼中看來分別是:圓頭的章魚,黑黑的衣服,長長的不知道什麼東西。
還有眼睛圓滾滾,短頭髮,應該不是她而是芬迪的頭。

這是吃的嗎?她思考了數秒決定吃一點起來放著,她將章魚的一隻腳拔斷慢慢地啃了起來。
辣辣的。
唯喜歡吃辣嗎?
將剩下裝起來拍給芬迪示意這些給她的,她走向那老舊的空牆思考要畫什麼。

『鯨,你看過雪嗎!』
『沒有,什麼是雪?』
『那你看過沙漠嗎!你活那麼久,說不定看過喔!』
『沒有,我一直都在海底睡覺。』
『那等我們把娜烏蒂法痛扁一頓,一起成為泰格提亞的英雄後,我們去看看雪跟沙漠,還有一望無際的大草原,還有很多房子的地方!』
『你要去,我就陪你。』

我看過沙、看過一望無際的草原、也看過雪。
她靜靜的站在空白的牆前,久久沒有動作,只剩下以巨劍雕在天花板的克蘇魯圖騰,發出稀稀疏疏的耳語。
至少,你和我一起見證了這一切。





雪一直持續到早上還在下,手機響起悅耳的水晶音樂鈴聲將守夜的她從休息廳的沙發吵醒,她的腳底一碰到磁磚就忍不住縮了回來。
雪夜後地板冷的刺腳,她堅持不讓AI艾薇在根據地只有她在的時候開暖氣,她有著不會生病著涼的體質,不需要小隊為了她支出更多的電費。

昨夜的喧囂聲依稀還在四周響著,昨晚眾人吃完湯圓的空碗與鍋子放在空蕩蕩的桌上,昨夜最後一人回去的時候已經晚了,她不知道會不會半夜還有人來吃湯圓,就放到現在沒有收拾。

看不見太陽的早晨,她哼著小調將空碗放到洗碗槽刷著,冰冷的水能讓她一早就保持良好的精神來檢視昨晚累積的文件,她知道雖然AI可以幫忙先篩選好任務,但有她人工確認可以發現更多任務的細節和風險,這可是很重要的。
畢竟她只是個後方人員,上前線的是那些戰士們呢。
如果能讓他們少受點傷,那她多認真一下算的上什麼呢?

檢視完任務的文件,她少有的和AI請了小時的假去附近的精品文具店買了兩隻筆。
那是她最喜歡的筆種。

筆桿點綴一顆精緻的白水晶與鉻色金屬筆夾,上頭別著手指長的潔白羽毛,筆桿中間可以旋開替換墨水筆心。羽毛摸起來輕柔中帶韌性和溫熱的觸感,嘗起來有些甜味。

會不會有人和她一樣有著一邊處理文件,一邊又會有想吃甜食的困擾呢?
有些淘氣的笑了下,她請店員將她包成禮物的樣子,並放到了交換禮物的聖誕樹下填了單子。
希望今年也能收到溫暖的禮物呢。

握著一直被她戴著脖子上的羽毛項鍊,雖然至今她仍不知道這羽毛項鍊的來歷,卻是陪伴她度過前幾個聖誕的珍貴禮物,她期望自己的禮物對另一人來說也是這樣的存在。



五國聯軍的諸神黃昏戰役,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讓曙葉很難忘記。
他還記得為了不要讓前線的友軍屍體被敵人死靈法師利用,白天和友軍並肩戰鬥、晚上就要負責燒了白天戰死的友軍,有些耐燒的、肢體強健的甚至得費心想辦法拆解屍體,盡可能讓減少友軍屍體的用途。
所以他對於當時拆解過特殊種族的友軍屍體,一直記憶深刻。

『你是乖小孩?還是壞小孩?』
耳邊傳來巫女暗凜和雪女澪在客廳走廊的戰鬥聲,曙葉也正面對著廚房由各種空間湧出的大量魔氣與觸手。

同樣的問句,是他進來這棟房子後第三次聽到了,第一次他沒有回答,在數秒後就竄出魔物觸手。第二次他回答了壞小孩,這次馬上就竄出觸手。

這是第三次,他在腦海回答了乖小孩。
他並不怕這是精神攻擊,如果這是精神攻擊,那要害怕的反而是感和他做精神交流的魔物,他的精神波可以打到月夜祭司布依絲等人唉唉叫的。

『為什麼你是乖小孩?』那聲音再次發問,曙葉見四周的魔觸手彷彿在等他回答似的停了下來,也一邊抓頭緒一邊在腦海裡回答:『因為我完成答應了戰友的遺願,站上了可以幫助更多人的位子,沒有辜負他們的死,也沒有辜負我復活的天賦,這樣的回應你滿意嗎。』

魔氣緩緩變化,最後化為大量的屍骸落在他們面前。
那是他見過的隊友,每一個都是他親自拆解過的屍骸,他認得這些殘肢。

『聖誕快樂,乖孩子。』
他隱約聽到這些對話,四周的魔氣消散了。

『神經病。』聽外面的戰鬥還在繼續,曙葉豪不戀戰掉頭去支援隊友。
等他再次回來處理屍骸後,那些屍骸早已消失無蹤。
也許是被暗凜的淨化之風給淨化,又或是因為他當時離開了也不一定。

他們這次對付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樣真的算任務成功了嗎?
他只能壓下心裡的疑惑,在報告書上一五一十的寫下這段聖誕歷程,希望下次聖誕節如果還有受害報告,可以成為下一批冒險者的參考資料。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創作回應

聖盔夜風
我本來期待能看見鯨或芬迪收到克萊瑪吉安禮物時的反應(#
2021-01-11 00:01:1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