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向著東與北】

鯊鯊~ | 2021-01-23 11:50:56 | 巴幣 234 | 人氣 168

『願命運應允我心,使約定之日能夠到來,引妳親眼共賞那美麗的海淵之國。直到那之前,願星光明耀妳前行之路。』

波光嶙峋,蔚藍海水與美麗的紅珊瑚,搖曳水草間魚群竄出又竄入玩著捉迷藏,人魚與魚群追逐嬉鬧的笑聲隔著海水咕嚕咕嚕的傳入她耳裡。
她能聽懂那陌生而模糊的語言,在那久遠到不堪記憶的從前,她依稀記得這樣的語言,就像鮫和自己唱過的歌,就算她和鮫都不知道自己在唱什麼,卻能互相溝通的語言。

水流流動,偉麗的利維坦發出近似於鯨鳴的大合唱,人魚優雅地游了上去。
她聽的懂,她知道牠在說:一起走吧。

原來,真的有會發出這種聲音的生物。
原來,我的聲音不是只能拿來破壞而已。
原來,就算不學人的說話,我的聲音也有可以溝通的物種嗎。

人魚的嬉笑,利維坦的鯨鳴,搖曳的水草和魚群,她久久沒有辦法回神。
好想離開這裡,好想和他們一起優游,好想去那樣的地方。
她伸出手,手掌穿過了人魚的幻象,摸到了寂寞的夜空與冷風。
如果這是真實的,那為什麼只有祂回應過我的聲音?

「哇ヾ(´◓∀◔`)ノ~」趴在鯨旁邊的芬迪看著這景色,過了好久才喊:「鯨姊姊~克拉瑪安吉的水晶盒好漂亮喔!芬迪也好想進去游泳喔,等到北方有海的地方,鯨姊姊要不要來一起游泳~ヾ(´︶` )ノ」
芬迪轉頭看向鯨,但鯨還直勾勾的看著這景色呢,而且瞳孔的十字比過去都還亮了一點。

魚還是那群魚,但她覺得越來違和。
為什麼那群魚可以游那麼久還沒有被吃掉?
如果是在那裏的話……是在那裏的話……

她看見蔚藍的大海以極快的速度被染黑,高大的魚人在水裡如同砲彈般衝向魚群補食著魚群,他們互相撕裂,直到更大的巨大多眼變形蟲又將他們吞食。
熟悉的黑海,熟悉的物種,熟悉的戰場。
如果換成自己,能狩獵的多快?她耳朵微微顫起,搖晃著身體哼起小曲。

「鯨姊姊在唱什麼~?」芬迪聽了一會好奇的問:「是唱給魚魚聽的嗎~?」
「給克蘇魯的。」鯨馬上反駁。
「可是這邊沒有呀?」芬迪又看了下海景,是那隻大鯨魚嗎?還是那可愛美人魚?還是地上爬的小螃蟹呢?

猛然轟的一聲!在他們旁邊的大樓圍牆被鯨一拳打出一個洞,此時芬迪才注意到鯨瞳孔中閃爍著攝人的瞳芒,讓她一瞬間像是被嚇到的貓瞳般動彈不得。

「克蘇魯是存在的!祂就在那裏!」鯨手指指著天空,芬迪順著手指看過去只能不停點頭。

祂那麼溫柔,怕把你們一下給弄壞了,只讓自己躺著像瀕死的巨鯨靜靜休息,看顧著我們這些弱小的,為什麼要說祂不存在!
你們是那樣看祂的嗎?你們也是那樣看我的嗎!
她想大叫,但她知道芬迪會被她叫死,只能硬生生忍著。

「鯨姊姊?」芬迪縮了縮腦袋:「房東姊姊會生氣喔(◕﹏◕。)?」

為什麼芬迪這麼弱?她看著芬迪縮縮的樣子,想起了狗狗人和說席琳不好的女孩子。
為什麼他們要用那個眼神看我?
為什麼他們(能用)那個眼神看我?
如果我要的話,一下就能撕裂他們,就和那些魚一樣,就和那些人魚一樣……

為什麼,我不能撕裂他們?

『鯨~我跟你說喔!所謂的騎士啊--首先第一條!就是憐憫!就是啊~要援助他人,保護弱小,幫忙阻止欺負別人的人!也就是說,有人打我們泰格提亞,或是欺負妳的朋友,或是看到比較可憐的人--也就是我!你就要幫他們,和我!但是也不能太用力喔!』
『為什麼?』

『唉呦,不要管為什麼啦~反正聽我的就對了,你要保護他人,自己也不能欺負弱小喔!』
『騎士好麻煩。』『唉呦~可是當騎士很棒啊,你看大家都很喜歡伊里絲!』『恩。』
『好乖好乖,給你摸摸~』『嗚……』因為我是騎士。
鮫不在了,我還要做騎士嗎?她第一次有了這樣的疑惑。

芬迪看鯨喊完,就看著天空發了很久的呆,自己也默默的偷看著鯨。
她知道自己跟的鯨姊姊,跟曙葉哥哥不太一樣。
曙葉哥哥任務的時候會很兇很嚴格,但是其他時候可以跟他討摸摸,甚至可以撲到他身上偷蹭,會有香香的植物味道,還可以看到曙葉哥哥傷腦筋包容她們的表情。

可是鯨姊姊不是這樣的,鯨姊姊她不知道到自己在哪裡,要去哪裡。
鯨姊姊比芬迪還愛撒嬌,但是她不敢碰人,也不敢讓人碰。
所以她只是一直接任務,找自己明天該去的地方,一個說不定只有她能辦到的事情,一個只有她能達成的任務,期待著收到一個誇獎……又或是最後只收到一個看到怪物的眼神。

是不是只有鯨姊姊口中的克蘇魯,才能讓她覺得安心呢?
就像她們知道曙葉哥哥其實沒有很厲害,但是她們還是都非常喜歡,而且相信當芬迪們有危險的時候,曙葉哥哥一定會出現。
鯨姊姊是不是也相信著什麼?

「克蘇魯是存在的。」鯨又開口說了一聲。
「嗯!克蘇魯一定是存在的!因為鯨姊姊一直唱歌給祂聽ω`)~」

「我想去海裡。」鯨突然的發言讓芬迪愣一下:「去北方的時候應該有海喔~ヾ(´◓∀◔`)ノ」
「想看瑞比特。」
「唉!芬迪要去查查看房號Σ(ノ´*ω*`)ノ」
「我想唯。」
「明天就可以去找唯姊姊啦~唯姊姊有約呢ヾ(´︶` )ノ」芬迪注意到鯨瞳孔劇烈的十字芒不知不覺又消散了,再次溫和的哼起了歌。

自從鯨姊姊看過作戰中心的資料,就越來越奇怪了……尤其聽到克蘇魯事情的時候。
唯姊姊,救命呀……
芬迪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又不想把鯨姊姊的事情亂說。鯨姊姊本來就有點自我封閉了,如果又……只好看緊一點了!

後來唯大力支持鯨北行給了一件防寒獸皮衣,讓鯨不時克制自己動作免的把衣服弄壞,又有芬迪不時看著,才沒有讓她在出行的第一次聚會就出事,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這次行軍任務和之前不同。
之前的路線,一邊是和南方的友軍聯絡、一邊是和曾經合作的西方國家談話,而且有尤克和希莉卡等等人物還有許多傳奇和戰力指標前往,所以當時曙葉並沒有主動報名而是等待缺人手的時候的時候在補位。

一方面光害的發生對他的小隊的影響很大,他們小隊以和城市簽約並可隨時傳送作為主要運行,光害的發生摧毀了通訊和傳送讓他們要盡快找出替代方案,同時大量的事件也蜂擁而至。
案件暴漲、可動人員減員、物資毀損、高智能AI中斷、太多的事情在當時也壓的曙葉幾乎沒有停歇過,如果不是有暗凜和EB、天工造物這些人物機關支援協助,他說不定到現在都還停不下來。

也因為所有的事情都上了軌道,背後還有暗凜等人撐著,這次看到北方資料後他才主動報名投身北方。
北方恐怖的精神攻擊對他的影響非常的小,他當初為了跟精神系魔法大師的父親對抗,以強大的精神力混合體力練成念能力,而他的精神力是經由霜雨神強化過的,質量比一般精神力還強不少。

他一直在習慣的霜雨神洪流則是有著精神抵抗、精神修復與鼓舞能力的存在,讓他有自信對抗精神方面的事物。而傳奇徽章、房卡、少見的植物能力讓他難以被取代,這些總總原因讓他主動報名了北方路線。

然後被請下來留守了。
「我方便問一下原因?」曙葉問將他申請表在最後幾天退回的官員。

「我們經過討論後認為您該留下來,理由有以下幾點。」官員說:
「一、北方有翡翠本人領隊,這方面我們認為不需要相同的能力,所以讓您留守。
二、您知道也許有聽聞最近被入侵的事情,我們需要有精神抵抗能力、經驗較豐富、又能保證被取代時能在第一時間被大家認出來的人。
三、您認識的人比較多,我們希望在需要的時候,可以借重您的能力幫我們最快的時間辨識出那些人。
四、您有羅賓的洪流能力,我們希望在必要的時候可以使用他的能力來找出蛛絲馬跡。」

「我懂了。」
曙葉理解對方的理由後,也接受留守的決定。
只是他沒想到對方會提到羅賓能力,他應該沒有上報過才對?
啊,那本來就是官方機構提供的,官方當然知道,何況自己還是登記的貴族。
留在這裡當成定海針,也許能讓其他人安心點也說不定。

該找時間來複習一下精神力了。
曙葉的精神力使用方法一直很偏,防禦就是單純的混合體力使用,用出名為(纏)能能力保護自身不售元素或精神力侵犯。攻擊就更簡單,一發精神波轟過去就完事,雖然通常受害的都是隊友,畢竟他完全無法操控。

也因此他沒辦法學習他父親一派的精神能力,他的精神力操控力近乎是零,讓他空有強悍的精神力但是學不會半招精神系法術。

但並不代表他沒辦法學,只是他之前不想學而已。
他的確無法使用精神系魔法,就像他難以直接使用魔法一樣。但就如他另開蹊徑熟練了水土魔法,精神領域又何嘗不能如法炮製呢?

鑰匙早在手中,只等他摸索那片領域。
他點燃了蠟燭。
刊頭圖繪師:多多(goo752000)

創作回應

鯊鯊~
未領   喵的,為什麼排版排好發表後又爛得跟什麼一樣。
2021-01-23 11:51:26
黑い影
因為巴哈的系統還是亂如粥
2021-01-23 12:51: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