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筆錄拾貳【工地】

TonyKuna | 2020-11-02 11:10:06 | 巴幣 2 | 人氣 163

葬僧
資料夾簡介
是愛! 愛教會了我一切
最新進度 後記。

-提醒-
故事內容含有暴力、色情及大量不良行為示範,如年齡未滿18之讀者請自行斟酌觀看。
劇情出現的人名、地點、事件為虛構故事,如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_____


貳零零捌年玖月參拾日

    「大哥!早安啊!」李明修穿著一件白色無袖內衣,外搭一件深綠色襯衫,一手提著便當、一手拿著黃色的安全帽,他漫步悠閒地進到鐵皮圍牆裡,邊向經過身旁的人點頭。

    「都幾點了還早安?你不怕工頭罵是不是?」那人推起了靠在牆邊的小推車——裝滿了黑色的砂石。

    「工頭?他遲到不是常態了嗎?」

    「唉……你這小子也才來不久,想被趕走是不是?」那人皺眉看著他。

    「唉大哥……」他正想用提便當的那手手臂去搭在那人肩上。

    「王八蛋!」誰?誰在罵人?李明修向後轉了過去。是個稍顯肥胖的身材,脖子掛著條灰色的毛巾。  

    「誰……?」

    「還敢問我是誰!」啪的一聲重掌正擊他左邊的太陽穴,李明修只覺得瞬間眼前白了一整片,然後又閃成全黑,接著才是視力慢慢恢復。待他鎮定,將頭抬了起來。

    「這樣你知道林北是誰了嘛!」突然大吼一聲,差點讓他給震聾了。

    「工、工頭!」

    「拍謝,我先去工作了。」剛剛的那人拉低了安全帽,趕緊推著推車小跑步離去。

    「下次不要再給我抓到工作時聊天,聽到沒有!」工頭用左手罩著嘴巴一側,大聲喊道。

    「下次不會了!」那人也大喊。

    李明修趁他轉過頭去大喊,一步步向後退了起來,本想打算無聲無息地退場。
    「誰準你離開的?」工頭快速地將頭給扭了回來,那表情特別猙獰,就像是厲鬼看上獵物的表情。

    「對……」

    「過來!」這一吼,讓李明修卻步了,他用腳跟一點一點地拖向前。

    「我……啊阿阿阿阿!」工頭向前一手揪住了他的左耳,扭轉了半圈後向上提了起來。話說眼前這個挺著肚子的人也挺有力的,李明修竟給他這麼一抓就踮起了腳尖去緩衝疼痛感。

    「你這小子給我聽好!」工頭貼他的耳朵大吼:「下一次!在給我抓到你遲到上班,你就不用幹了!」

    用力一甩,李明修只感覺自己的耳朵都要給他扯掉了,半張臉延續耳根疼得發燙還有刺麻。工頭斜眼瞪了眼後便繞過他走往工地內鐵皮搭建的臨時辦公處去。

    剛放好了便當,李明修戴上了安全帽,另一手還揉著被灼燒感覆蓋的左耳。

    走上了鷹架的階梯,聽到了一些瓦片從另一側綠色布幕後滑落的聲音。這裡是李明修畢業後不再繼續升學所做的選擇,他想要躲開那些世間的紛紛擾擾,來工地用苦勞還有各種更加擾人的聲音來讓自己忘掉。

    以他那傲慢的性格,不知已經換了幾個老闆,也不知挨了幾頓罵了,這些對一般人來說的辱罵對於他來說都是值得高興的事,說起來有點被虐的個性,但是李明修卻靠著這些挺過了那段回憶,他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每一次只要入睡都會再夢到那一晚、那一張臉的事情。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沉澱,他除了偶爾閃過片段的回憶,給自己嚇得全身緊繃外,李明修幾乎快要將它拋出腦外了。

    就差這麼一點了,明明就差那麼一點,但是……。

    隔天上班,他睡過頭了。

    連準備好的便當也忘了帶出門,他兩步併做三步奔向了工地的出入口。取了掛在牆邊的安全帽後他趕緊戴了起來,旁人經過他向前拉住問道:「工頭來了嗎?」

    「才剛來,你快開工吧!別給他抓個正著。」說完他就走了。

    「呼!」吐了口氣,李明修便爬上了鷹架,腦子裡想的是昨天還沒有綁完的鋼筋。

    「唉呦!今天怎麼那麼早?」一個蹲在地上綁鋼筋的工人抬頭問道。

    「哪裡早了?我睡過頭……。」看他竟然對自己遲到有些反應,那工人瞪大了眼。

    「你發燒了?」

    「我哪有!」李明修抬起了一把鋼線。

    「那邊還需要綁,你可以到那一區去,這裡我來用就好。」工人指了指目前樓層的另一頭。

    「喔好。」他用力抬了下肩膀,讓鋼線挪到更好施力的位置。

    一步接著一步小心翼翼的踏了過來,放下鋼筋回頭一看,那位工人下去了。奇怪?鋼筋綁到一半是要去哪裡?邊想邊坐了下來,伸手抽出一條。

    「唉呦!今天怎麼那麼早?」這句話突然在腦中迴響過去。李明修沒想太多,只是開始綁起了鋼筋。

    今天一早沒什麼太陽,反倒是烏雲壟罩了整片工地的上空。這棟房子才蓋到三樓而已,連屋頂都還沒出來,現在的他算是坐在沒有遮掩的地方,隨時暴雨降下來都可以淋得一身濕。

    那位工人已經下去了快要三十多分鐘了,仍然沒有看到他回到工作崗位的影子。李明修邊做事邊用眼角餘光向下觀察地上的工人。「哎呀!」不小心給鐵線扎到手了,他趕緊檢查一下自己的手指還有掌心,確認沒有傷口後接續綁了起來。

    「唉呦!今天怎麼那麼早?」恩?怎麼一直想到他說的話?李明修停下手邊的工作,心裡越想越是覺得奇怪……。

    「都過那麼久了,怎麼才綁這樣?」那工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我才要問你去哪裡混了?」他轉過去。「你……」李明修不過眨了個眼,卻被這人的長相給嚇得愣住了。

    「我怎麼了?」他笑了,他戴著很慈祥的笑容站在眼前。

    「你、你是……」李明修站了起來,有些口吃:「余、余……子……詮?」

    「我嗎?」那人指了指自己,然後哼得笑了一聲。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完了,好不容易忘記了,好不容易不要再次想起來。完了、一切都完了……。那一晚的事情,那一晚的表情,那一晚全部的全部又再一次地上演了,這一次李明修沒有過度的緊繃,沒有緊張,任憑回憶用飛快的刺激重新在腦中重現了一回那一晚的表演。

    他的表情呆滯,雙眼無神地站著,就像是個立牌一樣。

    「李明修?李明修?李明修?」誰在呼喚他?到底是誰?

    「李明修?李明修?」是誰?他的意識漸漸拉了回來,目光慢慢地聚焦。

    他理光頭了?眼前這人並沒有頭髮,而且連剛剛的裝扮也不見了,他現在身披著長袍,微笑著站在那裡。他的五官李明修絕對記得,那是那晚他見過的其中一張臉,再次看到他,就感覺想起了所有在場的人——以往的塵囂又一次地捲了回來。

    「李明修?」是眼前的人在叫他。
    「恩……」李明修吞了口口水。

    「太好了。」那人嘆了口氣:「看來你還記得我。」

    「你……你怎麼會?」

    「在這裡?」那人像是猜透了他心裡的話,幫忙接了下去。

    「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恩……」

    「我就是來找你的。」果斷的一句話,像是一根針刺穿了心臟,李明修覺得胸口好悶,感覺上有點心悸。

    「為什……」

    「為什麼是你嗎?」他又把話接了下去。

    「對……」

    「見死不救阿?」

    「什麼?誰……誰見死不救了。」

    「你在場的。你卻沒有動作。」說完,那人揮起了袖子,在自己面前畫過。

    「不是的……」李明修退了一步:「我沒有……我沒有在現場。」

    「還想多說什麼?」他向前跨了一步,李明修就退後一步。

    「我、我沒有!」這次退了好大一步。刷!幾粒沙子掉了下去,這裡是邊了。

    「你在的!你在的!你在的!」那人大吼道。

    「我……」慘了,這下踩空了。

    整個人向後仰去,但是雙手沒有試圖擺動來調整平衡。

    就這樣……視線望向了天空的烏雲。

    「沒有在現場。」

    嗙!一個人影摔進了一樓地板的大帆布蓋起來的沙堆上。

    工地其他地方的人紛紛跑過來或探出了頭。

    沒有半個人注意到站在三樓邊緣的人。

    吹著風,長袍隨風自在地舞動著,向下看去。

    「還沒呢!」

    「我……沒……有……」李明修擠出了最後的力氣,說不到幾個字便失去意識了。

    救護車到場了,帶走了李明修。染上血跡的帆布還有滲進砂土裡頭的血水,很快地就被到場的警方給用三角錐先圍了起來,工地的進度暫時停擺。

    經過三個小時,李明修恢復了意識,剛睜眼的就看見工頭推開醫護人員走到了他的身邊,嘴裡嘮叨著什麼他聽得不是很清楚,耳邊鈴鈴作響得耳鳴聲幾乎蓋過了所有的聲音,看他的神情又是緊張又是鬆了口氣的樣子,李明修猜想大概是替他撿回一條命感到高興吧?

    不久後,工頭被抬了出去,他的身旁又再次被醫護人員給圍了起來。它們開始替他做各式各樣的檢查,然後有人從紙袋中拿出了幾張X光片來解釋一些聽不懂的專有名詞,大致上,情況就是他從樓上摔了下來,但還好沒有摔斷脊椎還有一些重要的部位,頂多就是些小骨頭的斷裂而已,只需要幾個月的復原還有復健就能回到工地上班了。

    那人邊說指著手上的其他資料邊驚訝地向他說從那樣的地方摔下來竟然能夠沒什麼事也是頭一次看到,李明修心想:難道我要摔到重傷你才會閉嘴不要說這些嗎?

    做完了檢查,那群人裡頭看似比較有資質的人說話了,他說可能要住院個幾天觀察一下,然後拍拍屁股就各自散出病房外了。床上就剩李明修一人躺著,身上的傷口並不給他帶來多大的疼痛感,反而醒過來後,心悸的感覺又更強烈了,他吊著點滴躺在那混雜著白色跟淡綠色的病房內。

    他回來了……他真的回來了!李明修想起了摔下前頂樓看到的景象,那個人微笑著,什麼動作也沒有,看他的長袍隨風飄逸的樣子,背著陽光成了漆黑的人影——那是死神,用他的樣貌回來了,回來找我贖罪。

    李明修越想越是覺得不安,四處張望著病房內的裝潢,試圖轉移注意力讓自己停下思考。

    吸氣、吐氣。吸氣、吐氣。吸氣、吐氣。

    「見死不救阿?」那人的聲音再次迴盪。

    「沒有……我沒有……」頭頂冒出了冷汗,感覺全身上下都有人用繩索綑綁著。

    「你在場的。你卻沒有動作。」

    「不是我幹的……不是我……」

「你在場的。你卻沒有動作。」

「那是杵盛凱的想法……那是陳琪……那是……」

「你在的!你在的!你在的!」

「沒有!」他突然一聲大喊,外頭正經過的護士跑了進來。

「李先生?您還好嗎?」

「沒、沒事……。」見他的臉色有些不正常,護士趕緊向前替他做了些檢查。

    「看起來是有些太緊張了。」護士在身旁蹲下來,替他理了理被單:「醫生說觀察後沒事就可以出院了,可以先深呼吸放鬆一下,不會有事的。」

    「恩……」奇怪?那聲音消失了,就在護士進到病房的那一瞬間。

    護士看了看手錶,對他笑了下然後就離開病房了。

    「唉呦!今天怎麼那麼早?」又開始了。

    「算我拜託你了……不要再糾纏著我……」

    叩叩叩!一個護士推了一臺小推車進來。

    「來幫你做檢查囉?」

    「檢查?剛剛不是……」

    「是解、剖、檢、查喔!」護士摘掉了帽子還有口罩。

    是死神!死神又回來了!

    「我……」李明修邊說,一手伸到了身後牆上,正要按下白色呼叫鈴。

    啪!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們又見面了呢!」

    「哇……嗚!」嘴巴轉瞬間被摀住了,那人跳上了病床,兩腳跨在身體兩側,然後一屁股坐下,往他的下體用力地壓了下去,一股衝擊感直竄頭頂,他整個人扭了好大一下,背部的傷口感覺撕裂開來一般,不斷地拉扯出陣痛來。

    「不要哀號了?很快就過去了。」不知道用了什麼,他的手被卡在了按鈕旁無法動彈。

    「嗚!」眼前的人,掏出了一支小針筒,啵的一聲挑掉了蓋子。筒裡裝的是水藍色的液體,他慢慢的擠,把針筒內的空氣推了出來。

    「呼!」他輕輕地吹了下針頭,像是剛開完槍的牛仔那樣。接著,臉靠了過來。

    「嗚……」

    「聽清楚了。你沒有在場,是假的!你以為只有她看到嗎?你怎麼會覺得昏倒的人會沒有看到?」他瞪大了雙眼,感覺那雙眼睛會看穿李明修過去一切的真相似的。

    「嗚!」他想反駁些什麼,但是那隻手摀得太緊了,根本沒辦法開口。

    「不要再欺負我喜歡的人了……不對,應該是,不要再叨擾我們的關係了!」他的舌頭伸了出來,在下巴前面左右甩動著。

    針筒慢慢地移向了點滴的袋子,李明修開始發慌地搖了起來,但是起不了什麼作用,因為背部的疼痛根本使不上什麼力。

    「嗚!」李明修也跟著撐大了眼睛,不是為了嚇唬他,而是想要使盡自己的全力來求救。

    在眨眼的瞬間,針筒轉向了,直朝著他的手臂刺了過來。

    一個反應不及,針已經筒進他的右手臂內。全身麻痺地看著水藍色液體,慢慢注射進自己的體內。

    冰冰涼涼的……。

    那人翻下了床,看著躺在床上失了神的李明修,然後向前走到了他右側,抓住他的右手,按下了白色按鈕。

    護士推著推車,走到了病房門口。

    叩叩叩!正要轉開門把……

    奇怪?鎖住了?

    鈴鈴鈴鈴,正要再次敲門時,火災警報突然作響起來。

    整個樓層的人員都停下了腳步,在服務台的也站起身來查看。

    「奇怪?是哪裡火災?不都好好的嗎?」剛有人這麼一說,李明修所在的病房竄出了濃煙。

    「快!先切斷樓層電源和氧氣設備!」服務台有個人站了起來喊道。

    「第一小組人員協助疏散A區病患,第二小組到B區,第三小組到C區,其餘D、E小組協助動線暢通還有準備滅火器!」大夥兒原本還呆站在原地,聽到有人這麼一說,開始動身起來,開始一床一床的病患被醫護人員推了出來,如果可以自行移動的則是一個接著一個隨著人員指示往逃生路線移動。

    「誰可以來協助一下,1001的病患門是鎖死的!」一個醫護人員試圖用手去開門。

    「不要!」有人伸手要阻止,但是那位護士的手已經碰到了門把。

    「啊!」剛碰到門把,她就將手抽了回來:「怎麼那麼燙!」

    「八成火源就是在裡面……」

    「交給消防隊吧!他們要從窗外營救病患。你們兩個去協助A區,那裡的人手不太夠。」

    「好的。」

    「你慢慢休息。」面對著1001病房,那位醫護人員脫下口罩——是那位死神。

    消防車大概在濃煙冒出後的十分鐘才趕到現場。在戶外的停車坪,都是隨著人員指示一排接一排向前的病患。消防人員趕緊接上了水管,向火源的那間房間噴射水柱。眼見火源有逐漸變小的趨勢,消防人員更進一步要將火源完全澆滅。

    這時,在竄出火舌窗戶口,出現了個人影,就在水柱的一旁,稍微有個偏移水柱都可能打到他。

    「退後!在滅火!」有人這麼喊道。但他並沒有聽到。

    人影爬出了窗戶,雙手抓著牆壁在十樓還有九樓之間的水泥平臺使盡地站了起來。他用背貼著牆壁,一跛一跛遠離了那扇窗戶,就像是電影中的刺客飛簷走壁那樣,那人竟然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已經遠離了火光,但是正當雲梯要向上去接住他的時候。

    「啊阿阿阿阿阿阿!」這一聲大喊,讓地上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身上。

    李明修裸著身體,向前挪了一小步,幾乎是向前傾斜就會往下摔落的位置。

    「後退!後退!不要亂來!」

    「後退!」

    「啊阿阿阿阿阿阿!哈哈哈哈哈哈!」他先是大叫,然後再笑了出來。雙臂張開,將頭向上仰起。

    「呀阿阿阿阿阿阿!」伴隨著尖叫聲,他的身體呈現倒十字的墜落,就在大家的眼前……

    碰。

    當場失去了呼吸心跳。


創作回應

Liper
終於更新了[e24]
2020-11-02 22:53:20
TonyKuna
抱歉囉!最近有點小忙~讓您久等了!
2020-11-03 02:08:00
Liper
辛苦你囉~
2020-11-05 00:08: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