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筆錄陸【百貨中心】

TonyKuna | 2020-09-04 00:36:57 | 巴幣 0 | 人氣 151

葬僧
資料夾簡介
是愛! 愛教會了我一切
最新進度 後記。

-提醒-
故事內容含有暴力、色情及大量不良行為示範,如年齡未滿18之讀者請自行斟酌觀看。
劇情出現的人名、地點、事件為虛構故事,如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_____


貳零零捌年拾貳月肆日

    百貨中心的一二樓,通常都是擺設香水、化妝品或是高級名錶的專櫃。若不是一心要來這裡觀賞或購物的人,早就被那些芳香四溢的香水給勳到其他樓層去了。在這裡來回閒逛的,無不是打扮時髦的年輕女孩或品味不俗、氣宇不凡的成熟女人。當然也有男性在這裡的專櫃來回觀望著,但是大多是將視線鎖定在名錶的玻璃櫃還有項鍊飾品類的。

    這幾層樓走動的人們,如果不是穿著西裝、打著領結或領帶的專櫃小姐還有先生,就是手裡都提有一個小包的顧客,這裡專櫃人員的招客還有手勢,全部都是彬彬有禮,以顧客至上為心中的尺標在做溝通,與其他樓層在角落擺設小攤大聲呼喊吸引顧客注意的店鋪有著天壤之別。他們每一人的踏步,都限在一公尺以內,且每一個步伐都是悄無聲響,所以即使再多人同一時間移動,聲音也不會比一兩個顧客的腳步聲還大。

    他們拿起櫃子上的商品向顧客介紹,就像是拿起千萬珍寶般地細心呵護及照料,感覺好像客人只要出手輕輕一碰,那件商品就會失去價值或是碎得一塌糊塗似的。

    「您好,有需要替您服務的地方嗎?」一名專櫃小姐面帶靦腆的笑容,小碎步地靠近剛走進店門口的客人。這間店的位置相對其他專櫃稍顯特別,主要原因不是因為它的位置在整個樓層的角落,而是店裡的擺設還有氛圍。

    這裡的裝潢設計讓人一踏進來就像是回到了家,在踏入門口的右手邊就有個木衣架,讓客人用來吊掛身上厚重的外套和帽子。店內左側的牆壁有著一個外搭塑膠外殼的假壁爐,內部擺著電動小暖爐,但是只有像現在冬天室內就算有恆溫系統仍感覺有些涼意的時候才會打開。其他的牆上掛著那都是些盾牌或鹿頭的擺設,店鋪的櫃架旁也張羅了幾張小沙發提供客人和工作人員討論時能有個舒適的座位。

    「先生……」那位專櫃小姐伸手揮了揮,因為眼前的這位男子並沒有理會她的招呼。男子忽然抖了一下,才轉頭瞥了一眼,他冷漠無神的雙眼讓專櫃小姐打了個冷顫,在原地愣了幾秒鐘。男子取下了頭上戴的毛線帽,轉交給她,專櫃小姐這時抬頭才發現男子的毛線帽下連一丁點的毛髮也沒有,乍看之下,他的樣貌搭上穿著就像是個街頭上的流浪漢,心裡雖想這樣身價地位的人怎麼會來逛這種高級飾品的店舖?還是伸手接過了帽子,稍稍點了一下頭後退了幾步,接著轉身將帽子掛上了門旁的木衣架。

    「不好意思……這裡的手飾樣品在?」那男子開口帶著沙啞的聲線問道。

    那名專櫃小姐趕緊上前說明,腦子裡想:看這傢伙窮酸窮酸的,隨便拿幾個飾品嚇一嚇他,趕緊讓他滾出店面……免得招不到其他客人。那男子沒有等她說明完畢,似乎就看透了她的心裡想法,直接揮了揮手說道:「這個……從這條開始到……這裡,幫我包起來。其餘的搭配讓妳們選,不用在意價格,漂亮就好。」

    專櫃小姐一聽,心裡覺得有些不對勁:等等!難道他是什麼企業的大老闆?她用手輕拍了下自己的額頭,然後看了櫃子裡那些耀眼的飾品想道:這出手也太闊綽了吧?這樣加起來的手飾大約就有十萬左右欸!她頓時覺得剛剛自己以貌取人太差勁了,怎麼可以對顧客這麼失禮呢?想到這裡,她的腦袋又冒出了一個想法:如果這男的下手不需再要考慮太多,或許可以藉此海撈一筆。

    那男子見她一直沒有動作只是站在原地微笑,於是向前點了點她的肩膀說:「小姐?小姐?妳有聽到我剛剛說的話嗎?」

    「喔喔喔!有的……等我一下喔!」她跳起了腳步,繞到櫃子後方,蹲下來從櫃子下方的抽屜拿出了幾個小盒子整齊地擺在桌上。

    「等等……」男子掉頭轉向放有懷錶跟手錶的櫃子,走了過去後用手指了指裡頭的擺設:「這……兩個金色的也幫我包起來。」

    「好、好的。」

    「還有……」他繼續逛起了其他的櫃子。

    「這位客人,需要讓我向您介紹一下店內的商品嗎?」專櫃小姐放下手邊的工作快步跟了上去,轉頭向一旁的另一位專櫃小姐說:「你幫我打包一下客人點的商品。」她用手指了下櫃子裡的項鍊還有懷錶,另一頭的專櫃小姐點頭回應道,繞過來接手她放下的工作。

    男子回頭看了她一眼,然後低聲說:「恩,也是……可以。」接著專櫃小姐走到他的面前鞠了個躬,然後舉起手臂邀他一起向前觀賞店內的一號玻璃櫃。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她發覺這位客人仔細聽介紹後,像一剛進店裡那樣的衝動漸漸變少了,反而開始對品質介意了起來,幾回見他聽到一半回頭關注自己剛剛下手的商品時,還要想辦法將他的注意拉回來並稱讚剛剛的選擇是很高眼光的。

    逛完了大部分的櫃子,他又多加了幾條金項鍊和幾顆鑲有水鑽的戒指。店裡的人員無不驚訝地望著眼前這位男子,頭一次見到短時間內消費那麼多的顧客,這樣的舉動讓每一位店員都對他望著一種帶有崇拜和尊敬的眼神。

    直到介紹到了最後一個櫃子,他沒有在他的單子上繼續增加其他種類的飾品。男子待她說完話,禮貌地點了點頭:「謝謝。」然後回頭看了看店裡的擺設:「沒仔細看,這才發覺你們店內的氛圍還蠻舒適的呢!」

    「恩。我們要打造出讓客人上門就有回到家的感覺,給人一種溫馨又沒有購物壓力的環境。」

    「回家的感覺啊?」說完,他的手悄悄地從專櫃小姐的背後摸了上來,然後撫了下她的肩膀。

    「先生!」她用手撥開,回頭看了一眼警告他不要這樣子。

    「我想問看看。如果我身上剛好有十萬元可以花在飾品外的東西上,妳有什麼推薦的售後服務內容?」他輕聲地繞到專櫃小姐的另一側,然後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已經移到了她的臀部後方,用力地捏了一下。

    「先生,你在這樣我可能要請你出去了……」這句話她說地特別大聲,但是男子從她的神情似乎讀到了什麼訊息,接著說:「抱歉,打擾到妳做生意,我要結帳去喝咖啡了。」

    「這邊請。」她點頭示意往櫃檯去結帳。男子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信用卡交給專櫃小姐,刷完後,在遞回來的卡片下面多夾了張小紙條,男子接過單子簽完名後順手將小紙條和卡收進了口袋,接過紙袋包裝的飾品後就轉頭走向了門口的衣架取下毛線帽,離開了店內。

    來到百貨中心門口的咖啡廳,他點了杯熱美式在戶外的座位拉了張椅子坐下。外頭的桌椅看起來都有點破舊,也不是說質地不好,就是沒什麼在擦拭、清潔的感覺。冬天的夜晚,在這樣的百貨中心附近都是高樓林立,擋住了許多寒風,但氣溫還是有些微涼,口裡輕輕地吐氣都能看見白煙從嘴裡吹出。

    他戴起了毛帽,拿起咖啡小啜了一口。百貨中心的一樓幾乎都是玻璃窗,所以從這個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剛剛的那一間飾品店。剛才的專櫃小姐沒有其他需要接待的客人,在一旁的收銀機不知道低頭記錄著什麼東西。

    有一位女店員靠了過去說了些什麼,讓她摀起了嘴笑了笑,然後眼神不知不覺移了過來與在玻璃窗外的他對上了。趕緊撇過去頭去,繼續喝起了咖啡當作什麼也沒看到。這時,男子想到剛剛的那一張小紙條,放下咖啡把手伸進了口袋內翻了翻,掏出紙條,打開來一看,上頭寫著:等下班。

    「呵呵,妳還是沒變呢?金錢總是那麼地誘人……。」他笑了笑然後將紙條揉成了一小團紙球,放在了桌上,再用雙手捧起了咖啡。外面的氣溫有點寒冷到讓他微微發抖了起來,於是想藉此杯咖啡的餘溫來取暖。

    時間漸漸接近深夜,在百貨中心附近遊蕩的人數從剛開始的擁塞開始變得比較少了一些。隨著時間越接近收攤關店的時刻,人來人往的數量也越來越少。桌上的咖啡杯也從原來的一個變成了三四個紙杯立在桌上。

    「各位親愛的顧客,感謝您對於商旅購物中心的支持。現在距離本店結束營業時間還有三十分鐘,請您抓緊時間挑選好所需的商品,離開前也別忘了檢查隨身攜帶的物品,以免遺失。謝謝您今日的光臨。」聲音是從百貨中心內傳出來的,剛好坐在了玻璃落地窗旁的位置,男子聽得一清二楚。轉起左手腕看了看手錶,對了下時間。

    他將最後一杯咖啡一飲而盡,然後拿起桌上的紙球丟進了紙杯內,起身提了紙袋便往大門口走去。在裡頭的人有的大包小包地提著往大門方向離開,有的在排隊等電梯,剩下的大多是正在收拾店面的工作人員。他進到了百貨中心就直直地朝著角落的飾品店走去。

    才剛走近了門口,他就瞧見了那名專櫃小姐。她正在整理今天拿出來向客人展示的商品。其他人員手邊的工作做完後,就進到後面的小更衣室替換掉了制服,不用幾分鐘,各個拿著包包出來說了聲晚安就離開店內了。男子靠在外頭一側的轉角牆上,看著店裡的人員一個接著一個地下班,樓層其他店面的燈也是一間接著一間地熄滅。到了結束營業的時間,左右望了望,這裡大概只剩下還沒被警衛請出去的他和店內正在更衣的專櫃小姐。

    喀!店內的更衣室關上了燈,她提著一個皮包、身上披著一件帶有毛邊的大外套從裡頭走了出來。男子在她還沒走出門口就靠了過去。那專櫃小姐看到了他,微笑地點了下頭,然後走出店外順手帶上了玻璃門。

    「等很久了嗎?」她微笑著問道,然後伸手勾起了他的手臂。

    「呵呵。」男子笑了笑,然後從外套的口袋拿出一疊藍色紙鈔,在她的臉龐輕輕地拍了幾下:「是妳等很久了吧?林惠敏小姐。」他把紙鈔塞進了她的皮包內,接著那隻手開始恣意地放膽摸了起來。

    「等一下,我們去別的地方。」惠敏小姐用手拉了拉他的袖子,但是他裝作沒有聽到,反而邊走邊繞到了她的身後,然後手從外套下方侵入,伸進了衣服內,像是條盯緊獵物的小蛇對準胸前的兩顆球揉了起來。

    「我就說等一下,廁所就在前面了……」她有點反抗地推開了他,但是那男子的力氣卻大到她怎麼樣也脫不了身,突然他一手抱起了她、閃進了一側的牆後。原來是有警衛正在檢查百貨中心的店面,並在每個門口確認保全系統的亮燈。

    「等一下,我忘了問保全鎖了後有沒有辦法離開?」那男子靠向前小聲地問道

    「可以的。之前……嗚!」她突然覺得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放了進來,這時想發聲卻被摀住了嘴,原來那位男子的手已經轉移了它的位置進到了褲子裡的防線。

    「我就說等一下……嗚!」剛鬆口讓她說話,但手指又馬上被放了進來。惠敏小姐雙腿一陣發軟,雙手出力掙扎想把他給推開。

    警衛腰間鑰匙的聲音越來越小,兩人從牆後探出頭來確認沒人後,男子一把拉著她直往廁所的方向走去,但惠敏小姐這時卻雙腿癱軟地跪了下來,說:「你剛剛太大力了,我有點腿軟……」他根本沒等她說完話,就直將她給公主抱了起來,快步繞進了男廁。

    走到了男廁最底的一間,用腳踢開了門。他出力將惠敏小姐舉高了些,她嚇了一跳扭了一下:「你幹嘛啦!」然後重重地被放了下來。惠敏小姐剛好反著坐在了馬桶的蓋上,用手扶著眼前的水箱,她回頭看了男子一眼。

    只見男子從褲子的口袋內掏出了一把小刀,她嚇得一時叫不出聲,只是呆坐在馬桶上看著那把小刀:「你……你拿刀子幹什麼?」她發抖地指著男子手上握的小刀問道。

    「閉嘴!林惠敏!」他瞪了一眼,低聲說道:「妳還不知道我是誰嗎?妳知道我等這一刻等多久了!」說完,直接用手抓緊了她的腰,把她的屁股給抬了起來,小刀眨眼間劃了過去。

    「呀……」惠敏小姐見他揮刀嚇得開口叫了一聲,但很快得就被他堵住了嘴。唰的一聲!她沒有感覺到疼痛,甚至沒有被刀子碰到的觸感……但……但是,她被屁股卻感到一陣涼意。林惠敏餘光瞄了一眼,發現自己正光著屁股對著那位男子,原來剛剛那一刀割破了她的褲子,隱私部位直接面對背後的那個人。忽然,一個溫熱的東西抵住了她的後面。

    「等……等一……」她的嘴被那男子堵住,根本說不出幾個字來。接著那股溫熱的感覺轉瞬變成了一股灌進小腹內的刺痛感,似乎有什麼東西頂了進來,但是沒有很深入。她正想說:看來這傢伙也才這麼點程度罷了,我不用太擔心。當她這麼認為時,那股刺痛直接變成了一股像是衝進胸腔的洪流一般,灼燒感蔓延至內壁的每一處……。

    「嗚……」這傢伙,也太粗魯了吧?她正心想,但是他卻撞上了最深處的防壁,一股痙攣帶著疼痛感直竄腦門,她差點給弄暈了過去。

    那男子豪不留情地瘋狂來回碰撞著,甚至每一次都是用盡他的全力頂到最深處的肉壁才肯向後拔出預備下一次撞擊。惠敏小姐原本以為可以舒舒服服地賺到這筆錢,但沒想到這人竟是如此粗暴地對待,且每一次的突進都令她感到極度的不適還有劇痛的折磨感。

    這樣持續不到五分鐘,那男子直接將她舉了起來,翻了半圈再壓回了馬桶蓋上,然後整個人重心向她倒了下來,撞擊的深度已經讓她感覺隨時都有可能因為肚子裡的疼痛把胃裡還沒消化完的食物一口全吐出來。他接著更加放肆地用雙手抓起了她的小腿,出力傾向了她的上身,就像要把人對摺的樣子。惠敏小姐這時只覺得肚子內的一切都像是被勾了出來似地痛苦翻攪著,連高潮的感覺也被陣痛給壓了過去。

    頓時她覺得下面的另一個洞口也被撐開了,瞪大了雙眼望著那個男子。只見他拿了一大串像是珠子的東西開始往洞口一顆一顆塞了進去,一開始只是感覺被塞入了東西有點不太舒服,直到他開始越塞越多,似乎是擠進了腸子,一陣從未有過的疼痛和寒意穿過身體的每一處末梢。惠敏小姐痛苦地掙扎起來,扭動四肢表示她想要放棄這筆生意,但是他並沒有要理會她的意思,不知道何時,那串珠子後頭其實接了條管線,一陣冰涼感從第一顆珠子灌進了肚子裡,她只覺得肚子越來越不舒服,但是那股感覺不斷地冒出來。男子這時又加快了擺動的速度,惠敏小姐已經感到有些體力不振。

    眼前感覺開始有些模糊了起來,然後屁股一鬆懈的瞬間,珠子連帶大量的水從下方的洞口噴灑了出來。男子拔出了他的棒狀物,閃到一側。

    只見剛開始還是清水,到後來反而變成了帶有臭味和顏色的屎水。惠敏小姐攤在馬桶蓋上,下面的水稍微停了下後,還是一波接著一波地又流了些出來,接下來她的尿意也忍不住了,上方像噴泉似的灑出黃色的尿液,濺濕了男子的衣服。

    他轉頭瞪了她一眼,然後用力抓住了她的腰再次把他的肉棒灌了進去。惠敏小姐已經無力再多做抵抗,只能像陀爛泥一般倒在那裡任由他擺布。

    「哈……哈……哈……」那男子很快地就發出了呻吟的聲音,然後有什麼東西從下面射了進來,惠敏小姐只感覺到溫溫熱熱的,腦子裡此刻只想到:看來是差不多了……可以收工了……。正慢慢清醒的她花了點力氣才讓自己坐了起來。

    「妳以為結束了嗎?」那男子站在原地看著她說,手指還伸到洞口挖出了點黏稠的白色液體。惠敏小姐看了看他,搖起了頭似乎精神快撐不下去了,雙眼泛出淚光地請求放過她。但是男子卻向前壓住了她,不知道什麼時候那把小刀又被他給拿了出來。

    「不……不、嗚!」嘴巴又被堵住了,但這時她正要伸手反抗,卻不知道為什麼意識越來越模糊、頭開始有些暈眩感,眼裡的畫面開始慢慢扭曲、變黑……。在闔上眼之前,她還看到了那男子手裡捧著自己的下體,朝面前慢慢靠來……。

    她,睡著了。

    「鈴!鈴!鈴!鈴!煙火警報!請人員盡速遠離火源。煙火警報!請人員盡速遠離火源。」半夜時分,警衛正巡完今夜第一次的檢查,卸下帽子要在辦公室坐下休息時,火災警鈴突然大作,他趕緊起身看了一下監視器,螢幕內左上角的視窗,有的佈滿濃煙、有的則是拍到火光正順著走道一層一層延燒。

    他見狀趕緊拿起了桌上的話筒撥起電話:「你好,現、現在……我這裡發生火災了!地、地點在……」碰的一聲,螢幕裡的幾架監視器已顯示沒訊號的狀態,他心裡慌亂地想:不是吧?還有爆炸?

    「先生?先生?請您通報事發地點!」電話那一頭問起了話,但是他卻緊張到愣住了:「我……我這裡是……」碰!又是一聲炸裂巨響,多架攝影機接連著失去訊號,濃煙越來越多、甚至竄到了馬路上空。電話的那一頭,消防人員仍繼續問著,突然旁邊的人喊了聲:「學長!商旅購物中心那裡的火災系統傳來報告!」警衛一聽,整個人瞬間醒了過來,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說道:「這裡是商旅購物中心!剛開始只有火光,現在傳出爆炸了……」碰!這一下電話斷訊了,室內的燈泡全部熄滅,只留下灰黑的濃煙跟火光。

    警衛摸黑在桌上翻了翻,摸了好久終於拿到了手電筒。喀的一聲打開開關,但手電筒的光沒辦法穿透層層的濃煙,只能照亮約莫兩三公尺的前方。他快步推門離開了辦公室。本想往大門口逃出,但一往外走就是大片的濃煙竄進鼻中,他被嗆得乾咳了幾下,伸手從口袋裡抽出了一塊手帕、摀住了自己的口鼻,壓低了身姿碎步轉向往逃生出口跑去。

    要從警衛辦公室到逃生出口,需要先繞好大一段沒有捷徑的路,到了百貨中心的中央廣場,經過中間的電梯和手扶梯才能看到那一面亮著綠燈的牌子。在前面的那一段路,他就遇上困難了,雖然每天都在巡邏的他,早已將方向背熟了,但是現在的濃煙嗆鼻還有阻礙視線,每走幾步他都需要停下來確認自己的方位,以免走了半天還在原地踏步。濃煙越來越濃烈,周圍的溫度也跟著逐漸升溫,他想自己應該是很靠近火源的現場了。穿過了眼前一陣突來的濃煙,他看到了一小片火牆,但是……逃生出口在另一頭,他想逃命勢必得跑過去。

    他在原地停留了幾秒鐘,甩了甩手,心裡默數:好……三、二、一!他直往前衝了過去,只覺瞬間自己敷上了層尖刺,再次睜眼時自己已經穿過了火牆,身上的毛髮都明顯地捲曲了起來,還有些是被燒掉了部分。他拍了拍衣服,正抬頭要跑……扣!他的頭撞上了什麼,整個人向後跌去。

    他痛苦地撫著自己的腰從地上坐了起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多麼嘶聲力竭地喊叫,他用力擠出了自己肺部的氣把聲音叫了出來,似乎是想要對外求救,但是這裡除了團團包圍廣場中心的火焰,沒有其他的人,消防車的聲音也還沒聽到……。在他斜前方的,是個倒掛在天花板的人,仔細一看是名女性,頭髮雜亂地就像是個瘋婆子一樣。她的雙眼不知去向,只留下了兩個紅中帶黑的空洞,嘴巴則是被人用利器劃開了兩側的臉龐,乍看之下就像是她在微笑一樣。再來,她的姿勢更是讓人感到毛骨悚然,裸著身軀,雙手的十根手指環狀地插陷進她的胸部,鮮血正沿著她的手指向下一滴一滴地流著。視線往上抬,看到這一幕讓警衛撇過頭去強忍住了胃裡攪痛的噁心感,她的子宮外翻,被什麼東西給勾著,成了她掛在空中的其中一個支點。雙腳被透明的細線給綁死、張開就像是在空中表演失敗的小丑一樣,背景的火焰聲還有濃煙被忽略了,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的這具女屍,竟然成了火場內的主角。

    忽然,她的身體緩慢地轉了起來,轉到了背部時,繩子似乎已經繃緊,所以慢慢地再反著擺回來。但是警衛永遠也忘不了那背部的記號——五條皮開肉綻的爪痕。

    這時,消防車的聲音已經從遠方的路口傳來。警衛被眼前的景象嚇到癱坐在地上,已經吸了太多濃煙,意識漸漸變得模糊了,不過多久,他便昏了過去。

    不到幾分鐘,他被人給抬了出去,在消防人員和醫護人員的搶救之下,在急診室恢復了呼吸心跳。事後,他再怎麼向警方宣稱自己在火場中見到的景象,每一位人員都只是說,的確在現場發現有個女屍被吊掛在手扶梯附近的天花板,但是卻沒有外傷,只是單純地被脫光了衣服。而這場謀殺案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漸漸地就被警方還有新聞媒體給遺忘,後來,也沒有多少人記得這場案子的事發經過。

    這名警衛,自從那一晚的事情後,沒有多久便辭職然後住進了療養院,每一個推過他輪椅的護理人員,都要聽一次他的故事,那聽似恐怖電影情節的口述就像是他親生經歷過,一開始讓人覺得噁心,但是聽幾次後他們便認為那只是他胡亂編造出來的故事,畢竟被安置在此處的病患,多少都會說些不合常理的過去事,幾乎全都是些捏造來嚇唬人的謊言罷了,藉此同時,他們也可以知道這位曾經的警衛還沒有從傷痛中走出來。想像出來的夢魘不斷地侵蝕著他的記憶,似乎生活中只剩下那一晚的片段可以分享,醫師也只能繼續安排他參與輔導,沒有其他解方能夠使他順利的復原如初。告訴他:「不用害怕,這裡很安全。不用想太多……」每一次,每一回,都是一樣的話。

    警衛也早習慣和他們這樣的應答生活,但是他相信,只要不斷地說,不要忘記那天的事,總有一天會遇上一個人,一定會遇上一個願意相信他的話、那個願意接受事實的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