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出軌

椅子 | 2022-01-20 17:28:06 | 巴幣 0 | 人氣 66

短篇小說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出軌


  「就做到今天了嗎?」部長有點遺憾的問。

  「是。這些日子來,真是謝謝您了。」她向部長敬禮。

  「是嘛...之後若想回來,隨時歡迎。」部長微笑,給她一個溫暖的擁抱,就像她第一天上班時那樣。

  出了部長辦公室,她吐了口氣。好了,就這樣吧!是時候結束這一切了!這該死的一切。

  正這樣想著,身後響起熟悉的聲音,這聲音就像電流一樣,鑽入她耳裡瞬間席捲全身,讓她又熱又麻。

  「妳要走了嗎?」他顫聲問。

  她沒有回頭,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便快步離開他的視線,或者說,離開他的世界。

  她知道他有多難受,她就是這麼了解他,但這不是時間累積的成果,從見到他的第一刻起,她就了解他了。他像玻璃一樣出現在她面前,她從來沒有這麼看透過一個人,他不用開口,她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他一個微笑,她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即使他才剛踏進她的辦公室不到三十秒。好個年輕人,我在像你這樣的年紀時正在做什麼呢?而那時的你又在哪裡呢?為什麼此刻你才出現在這裡?上天為什麼讓我在此時才與你相遇?想要他,但這不是一時對年輕的他所產生的慾望衝動,他長得沒有多帥,也不聰明,甚至有些笨手笨腳,她很清楚這一點。正如同她很清楚,他是她的滿分情人,是她一心想要的。他的出現讓她既心動又心痛。心動他終於出現了!這她以為不存在世上的人;心痛他為何此時才出現,要是他比丈夫更早遇見她該有多好!她的人生將會完全不一樣了!丈夫!沒錯!她家裡還有一個丈夫在等她,那溫柔賢淑的丈夫,是那麼無可挑剔、人人稱羨。她不能背叛丈夫。

  因此,她盡量掩飾對他出現的驚嘆。但她疏忽了,他了解她就像她看透他一樣。對她來說他是玻璃,她能看透他的一切;但對他來說她是鏡子─當然是反射內心的鏡子,畢竟他們外在完全不一樣,她美麗、自信,且是個有能力的女人,而他只是個剛畢業的小子,面嫩又有些傻氣。但他知道,她的內心和自己是一樣的,他們是一個靈魂分別住在兩個截然不同的軀體裡。他的出現對她的生命掀起了多少變化,他完全知道。但他不知道,為什麼她要試圖隱藏這一切。

  「為什麼...妳要這樣...」他心痛。

  「什麼為什麼...你知道為什麼...」她咬牙。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為什麼,妳要當作什麼都沒有...好像我倆之間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確實,他倆之間真的什麼都沒發生過。除了內心起的種種變化,表面上他們什麼都沒有,一點踰矩的舉動都沒有,連稍微超越上司與下屬關係的言論都沒有。她端莊自持,潔身自愛,一路走來她都是這樣的,這便是她能不在人生留下汙點的秘訣─當然,她不會為了他破例,她的自尊不允許自己做出任何有可能越過那條名為道德之線的行為。他深知這一點,他尊重她,因為他也是一樣的,他與她最大的不同,可能是沉住氣的能耐,或許,他到她那個年紀時就會和她一樣穩重,但至少,現在的他做不到。他投出好幾顆球,只盼她願舉起球棒,輕輕一揮,他保證,只要她敢揮動手中球棒,一定是安打。但他的等待,始終沒有回應,她沒有放下手中球棒,反而將球棒握的很緊,卻從未揮棒,他一直在等她跨出那一步。

  對她來說,他是道德界線的另一岸,正拴了條繩子在她脖子上,用力一拉,就能將她拉過彼岸。但他不曾用力,他從不想逼她,卻也不甘老實安靜待著,他只敢一點一滴,緩緩輕拉繩子,提醒著她他的存在。但這比直接拉她過岸更讓她難受,就好比寧可給她脖子一刀,也好過用小刀將她身上的肉一塊塊剜下來。他的存在讓她心癢難耐,他每天在眼前晃啊晃特別惹眼,要以什麼為由將他調開呢?她很清楚,讓他消失的辦法。但她捨得嗎?他只要比平時晚進辦公室幾分鐘她便坐立不安,深怕什麼不好的事發生在他身上。何況永遠見不到他?他在身旁讓她心煩,他不在卻會讓她覺得心像死了一樣。


  「妳回來啦。」丈夫溫柔的說,「晚餐已準備好了,快來吃吧。」

  在玄關香味就撲鼻而來,今天吃咖哩,她最愛的咖哩。丈夫很溫柔,總是將她想要的一切端在她面前,但丈夫卻不能為她帶來最想要的他。

  「都辦妥了嗎?」丈夫問。

  「嗯,今天離職了,明天就能搬家。」

  「這樣啊...」丈夫猶豫了一下,「妳知道如果妳想,我們可以繼續留在這裡。」

  繼續留在這裡?和他一起?不行!她努力築起的牆,就快被他攻破了,她怎能繼續待在這裡。與其說被他攻破,不如說自己不適合久戰,漸漸卸下了防禦,她沒有自信能守住,只好棄城而逃,逃的越遠越好,即使這是她最愛的堡壘─丈夫深知這一點,才要她返回戰線。啊!丈夫就是那麼體貼。但別傻了!你這麼做不僅會失去你的城牆,連同太太你也會一併失去。但你又怎會知道呢?你一直都是那麼的溫柔體貼,一心只為太太著想。

  「不了...我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裡...越快越好...」

  我費了多大的勁才撤退,你別又把我往前線推啊...

  「是嗎...沒關係,只要妳覺得好就好。」

  夜裡,她輾轉反側,想著丈夫,想著他。想他有哪一點贏過丈夫,而丈夫又是哪一點及不上他。但她發現,丈夫沒有一點輸他,反而處處站上風,丈夫是完美無瑕的。唉...為什麼丈夫偏偏這麼完美呢?若是丈夫稍有一點瑕疵,她是不是就有理由接下挑戰,為自己打一仗呢?但她不能,因為這對完美的丈夫不公平,丈夫沒有做錯任何事,不該被這樣對待。但他呢?對他就公平嗎?他一直守在一旁,遵守規則,沒有絲毫越舉,只盼有天勝利的旗幟會轉向他。上天對她多麼不公啊!為什麼不讓她早點遇見他。她以為他的出現會讓她看出丈夫的缺點,或是釐清自己與丈夫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但,他的出現只提醒了她丈夫有多完美,而丈夫與自己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她與他,他們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找到了彼此。她懷疑自己瘋了嗎?面對完勝的丈夫,自己一心想要的還是他。但她清楚知道,當每個人遇到生命中那一個對的人時,就會明白她現在的感受。


  「睡不著嗎?」丈夫問。她夜不成眠的時候丈夫總能察覺。

  「嗯。」

  「有什麼煩惱嗎?」

  她不答。

  丈夫繼續問:「我看得出來,妳近來有煩心的事。而且已經煩了好一陣子...與工作有關嗎?」

  「算是吧...」

  「...辭職了,問題就解決了嗎?那也用不著搬家?」

  「...我想還是搬了吧...」

  我可不能給自己任何違規的機會,保險起見,還是及早撤退吧...比起防守,我更擅長進攻。

  「妳知道妳有任何事都能跟我說吧。」

  「我知道。」除了這件事,不能在完勝的你面前揭露,我的自尊不允許。

  妳知道,妳只是從來不說。

  丈夫為什麼會這樣問...難道他察覺了...也罷...反正本來就沒要瞞你,只是怕你傷心。放心吧,我沒做出任何犯規的舉動,我棄權了。只要挨到天亮,我就能重新開始,重獲自由,心將不再被拉扯。

  她輕輕握住丈夫的手。放心吧,明天開始,我將永遠只屬於你。

  想到這,她安心的闔上眼,一覺好眠。


  新家和當時看的時候有些落差,或許是當時只想快點搬家,心神恍惚隨便選了個地方,但對她來說,卻是再好不過,這是個讓她能重新開始的地方。這裡沒有他,再沒有什麼能讓她煩心,她能繼續堅守她的勝利。她對自己最後能棄械投降非常滿意,雖然失去了城池,卻沒輸掉她的榮譽心,她始終沒有越界。她替自己感到驕傲,對自己的抉擇很滿意,她沒讓丈夫受到傷害,她守住了她完勝的丈夫。雖然失去了他,但他從來就不屬於自己,雖然她知道,只要她想,她就能得到他,他一直在等她,等他們能擁有彼此的那一天。她想告訴他:親愛的孩子,別等了!你我不能越線,無論是這條相遇的時間線,還是那關乎社會道德或是自我價值的線。雖然殘酷,但這就是世界運轉的規則,你有天總會學會。

  現在,就讓我停在擁抱勝利的瞬間吧!慶祝自己打了漂亮的一戰,戰勝了心中的魔鬼。


  「...怎麼這麼開心?喜歡新家?」丈夫搬著箱子進來。丈夫的心情顯然沒有她好,她知道,比起新家,丈夫更喜歡故居,丈夫滿意以前的環境,以前的一切。但丈夫不知道吧...唯有靠這樣,她才有自信守住他們的婚姻。雖然因為這樣,丈夫得搬離最愛的家,這對丈夫不公平,但她寧可這一點不公平,也不願丈夫再失分了─在這名為愛情的局裡。

  「很喜歡。」她從丈夫身後環抱住他,「我迫不及待和你在這展開新生活。」

  丈夫微笑,「妳開心就好。搬的一身臭汗,我先去洗澡。」


  環視四周,箱子堆滿新家。她捲起袖子,準備開始整理,幹勁十足。


  「太太!這裡還有最後一個箱子!」搬家工人在玄關喊。他手裡捧著一個小木箱。她認得,那是丈夫的東西。丈夫珍藏的箱子,用來存放他寶貴的事物。可能是搬家東西太多,丈夫搬到昏頭了,才會將這小箱子忘在車上。她伸手接木箱子,搬家工人卻手一滑,讓箱子從兩人手中飛出去,箱子摔到地上,裡面的東西散落一地。

  「不好意思!太太!」搬家工人忙蹲下身撿拾一地的散落。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您辛苦了!」她知道這些是丈夫的寶貝,不能隨便給人碰。

  「那麼...我先告辭了!」搬家工人走了。

  她俯身收拾,她知道丈夫有多寶貝這箱子,平時總是上鎖的,今天怎會沒鎖呢?要是有上鎖,便不會這樣一摔,東西就散落一地。還是剛才丈夫有從箱子裡拿東西出來、或是放東西進去?她邊想邊撿地上的東西,許多是丈夫提過的、她與丈夫美好的回憶,這些東西雖然都鎖在箱子裡,卻無一不是她所知、所熟識的。但,從這些熟眼的東西裡,有件陌生的事物。它在裡面特別顯眼,讓她一眼發現。

  這是張丈夫的生活近照,更準確的說,是丈夫與別的女人的生活近照。她認得這女人,她是以前的隔壁鄰居,這就是丈夫不想搬家的原因嗎...丈夫滿意以前的環境...以前的一切...

  她感覺自己拿著照片的手在顫抖,乃至全身,她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照片中的丈夫展現至今她從未見過的笑顏,兩人看來是那麼親密,那麼登對,彷彿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對。她揉了揉眼,照片中兩人的身影跟自己與他重疊了。照片翻過來,背面留著鄰居女人的聯絡方式,筆跡看來很新,是剛寫上的嗎...是因為剛藏起這張照片...箱子才沒鎖的嗎...

  她沒有生氣,全身被另一種情緒侵蝕。她說不準那是什麼情緒,什麼詞才能準確形容這份飽含傷心、絕望、背叛、失落、心痛、悔恨、憤怒、失望的情緒,最失望的不是對丈夫,是對自己的失望。自己那麼努力堅守的勝利,對丈夫而言,什麼都不是嗎?她不惜粉碎他、小心翼翼呵護捧給丈夫的皇冠,丈夫卻朝上面吐了口口水。

  這她不敢跨越的線,丈夫輕輕一躍就過了,他跨過去的時候,可曾有一瞬間想到她嗎?丈夫為什麼可以若無其事的對她展現笑容?他在肚子裡偷笑嗎?她堅守自尊不允許自己越線,但丈夫無聲無息,只憑一張照,就能將她的自尊摧毀。丈夫知道,能遇見一心想要的有多難嗎?他可知道,放棄比遇見更難嗎?顯然他不會知道,他不打算放棄,她看了一眼那女人的聯絡方式。

  他真是個完勝的丈夫啊!在這愛情的局裡,真正犯規的是他,出局的卻是我。丈夫抱走了最大的勝利,他真是個完勝的丈夫。


  「妳怎麼了?」丈夫問,語氣一如往常溫柔,是啊,一如往常。

  她抬起頭望著丈夫,模糊了視線。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