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筆錄拾壹【信】

TonyKuna | 2020-10-11 19:44:41 | 巴幣 4 | 人氣 117

葬僧
資料夾簡介
是愛! 愛教會了我一切
最新進度 後記。

-提醒-
故事內容含有暴力、色情及大量不良行為示範,如年齡未滿18之讀者請自行斟酌觀看。
劇情出現的人名、地點、事件為虛構故事,如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_____


貳零零壹年拾月

    「巧雯!」有人從後方拍了下她的屁股。

    「呀!」她整個人扭了好大一下,回頭一看,是吳怡萱。「今天怎麼這麼早?」

    「我也不知道?醒來就不想賴床了。」她向前跟莊巧雯並肩一起走。

    「今天的小考妳準備了嗎?」

    「小……小考?」吳怡萱歪著頭,接著說:「那不是明天嗎?」

    「是……是嗎?」看她身旁另一側不知道在藏著什麼,吳怡萱好奇地探了頭。

    「那是什麼?」

    「沒、沒有啦!只是今天上課要用的東西而已。」看她神情緊張地將東西用提袋遮住。

    「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吳怡萱小聲地說著:「恩?可是余子詮的生日也是昨天啊?」

    莊巧雯一聽到這個名字,羞澀的地縮了一下。

    「喔!」吳怡萱跳到她的面前:「是給他的生日禮物對吧?妳昨天忘記給了。」

    「妳在說什麼啦!」她用手推開了吳怡萱。

    「昨天妳們不是去公園嗎?怎麼把送禮物也忘了?」

    「誰昨天去公園了啦!」莊巧雯的臉從下往上瞬間紅了起來,加快腳步繞過吳怡萱。

    「欸等等我啦!」吳怡萱轉過身:「幹嘛突然走那麼快啦!」

    莊巧雯回頭喊道:「不要跟著我啦!」正說完,碰的一聲,前方不知撞上了什麼。

    「幹什麼?沒長眼睛是不是!」前面的人轉過來罵道。

    「對、對不起。」她連忙點頭道歉。抬頭一看,是林惠敏跟……陳琪。林惠敏正一臉不屑地瞪著她,而陳琪則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牽著她的手,開口道:「走囉!上課要遲到了。」

    「哼!今天算妳好運。」林惠敏甩過頭去繼續向前走去。

    「妳……妳還好嗎?」吳怡萱走了過來。

    「沒、沒事。」她嘆了口氣:「走吧……。」

    第一堂課開始了,但是余子詮並沒有出現在教室。莊巧雯手裡捧著打著蝴蝶結的小禮物盒,有些按捺不住地在座位上不斷來回觀望著教室的前後門。

    在前面座位的吳怡萱,根本沒有心思在課堂上,現在她滿腦子都是莊巧雯打算送給余子詮的生日禮物,為什麼該放下的東西卻老是讓自己這麼的悶悶不樂?看到余子詮沒來上課,應該要有些擔心的,擔心他是不是發生了什事……但,心裡為什麼會那麼希望他今天不要出現在教室呢?為什麼每想到他收下禮物的表情,心裡就覺得難受?

    「余子詮同學。」講臺上的老師突然停下了板書,然後轉過身來看向教室的後門:「這裡看起來像是補習班嗎?連上課時間都學生自己訂的是不是?」全班的目光一齊轉到背後剛進教室的人身上。

    「老……老師早?」余子詮滿頭亂髮又衣衫不整地背著書包站在門口,聽到老師喊他的名字趕緊打直了背脊。

    「早安……」老師笑著回應,下一秒臉色一變:「個屁!」粉筆筆直地衝了過來,不偏不倚地砸中了他的額頭。

    「啊!」他疼得用手撫了撫剛剛被丟中的位置。

    「都上課幾分鐘了,還在跟我說早安?趕快入座!等等下課來找我!」說完老師轉過去:「繼續上課。」拿了一根新的粉筆,在黑板上啪噠啪噠地寫了起來。

    「噗嗤!噗嗤!」余子詮剛坐下,吳怡萱就開始發出怪聲了。

    「幹嘛?」他小聲地說道。

    「你睡過頭喔?」

    「廢話……看不出來嗎?」

    「咳咳!」老師握拳在嘴前咳了幾聲,余子詮趕緊把身軀坐直,拿出課本。

    在後面的莊巧雯,鼓著臉頰,雙手緊抓著禮物盒,心想:哼!根本沒把我放在心上嘛!也不跟我打招呼,竟跟怡萱直接聊起來!

    整堂課下來,余子詮不斷地感受到背後的壓力,椅子下方的橫桿還一直不斷地被踢擊。一張紙條向後方傳了過去,他打算等待回應,或許這樣可以減少一點壓迫感。嘶!嘶!嘶!什、什麼?怎麼會有紙張被撕掉的聲音?紙條被撕掉了!

    「幹嘛啦?」他不管了,轉過去小聲地問道。

    「哼!」莊巧雯轉過頭去,用力一踹。他的椅子向前一傾,余子詮一個不穩直接站了起來。

    「啊!」他大叫了一聲,這才穩住了身子。

    「先是遲到,再來是鬼叫是吧?」老師又再次停了下來:「那是不是等等要翻桌了?」

    「不……不是,我……」

    「我我我我我,哪來那麼多理由?去辦公室外頭半蹲,等我下課再來教訓你!」老師向教室外頭指去。

    「是……。」余子詮嘆了口氣,要離開教室前看了眼莊巧雯,她正向他吐著舌頭扮鬼臉。

    到底什麼意思啊?當他正這麼想,余子詮看到了莊巧雯手中的禮物盒,小聲自言自語道:「喔?原來如此。難怪要一直踢……」

    在辦公室外站了超過三十分鐘,終於等到下課鐘了。余子詮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試著要鬆一鬆肌肉,平時沒什麼在運動的自己竟然可以撐到下課,想著想著有些佩服起了自己。

    「誰叫你休息了!」老師的身影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後面有個人偷偷地跟著他走過來——是莊巧雯。

    「進來!」老師招手,余子詮看了後面的她一眼,然後轉身進了辦公室。

    經過了兩三分鐘如落雷般的暴走轟炸後,余子詮揉著快要被震聾的耳朵走出了辦公室。莊巧雯一看到他,趕緊向前靠了過去。

    「怎麼了?早上怎麼那麼不開心?」余子詮邊搓著耳朵邊說道。

    「誰、誰生氣了?我沒有生氣啊!」她嘟起了嘴,撇過頭去說道。

    「好啦!我都被罵完了……該氣消了吧?」說完他牽起了莊巧雯的手。

    「拿去啦!昨天忘記給的。」她另一手遞上了一個禮物盒抵在了余子詮的胸口。

    「恩。謝謝。」親了一下臉頰,莊巧雯這才露出了微笑。

貳零零肆年玖月

    警校,這裡都是未來立志為社區、替社會百姓付出的青年。林言亞透過關係還有自己最後一段日子拚死拚活地苦讀終於如他老爸所願考上了第一志願。這裡的生活相當不容易,強制每一位學員都要住宿外,不管是起床、休息還是自由活動的時間都有嚴格的規範。在開學的第一天,每人都會送上一本校園的規範手冊,厚度大約有個一兩百頁左右。這裡條條的規定都有像是線上遊戲般的獎勵積點還有懲處,如果累計一定的點數可以用來跟老師談條件,但點數也可能被用來當作退學的證明之一。

    高中時期跟著陳琪還有杵盛凱混了那麼久,還有一直帶著自己的李明修,要他一時馬上改邪歸正服從於這些不合理的規則不如叫天塌下來好了,林言亞剛開始入學因為抵抗長官的命令給自己帶來了很多麻煩。

    「你難道就不能控制一下自己的行為嗎?」座位旁的女同學課堂中轉過頭來問道。

    她叫做邵雪,是林言亞他們這一屆學生裡「校花等級」的亮點。教室的座位是兩個人共用一張長桌,在開學的抽籤裡幾乎男性同胞都帶著渴望的眼神期待跟她抽到同張桌子,但很不幸的,這一場抽籤早就被林言亞設計過了,由老師來替全班的學生抽號碼,當然收了錢自然會讓他跟邵雪坐在一起。

    林言亞本想玩玩這個女孩子,但是她與以往那些看到錢或是容易被感情小事沖昏頭的貨色完全不同,外表看起來是個還停在童齡的蘿莉,但腦子卻完全是一位成熟的女性。

    她不太笑,對於課業還有操課都是全力以赴的心態,相對於班上大多數的人有著最高標準的姿態。

    「我能怎麼辦?就被唸了……」林言亞在座位上趴了下來,剛從訓導室回來,現在的他只想讓耳根子清淨些,最好不要這時她又開始說教。

    「我說你啊!你要……」唉!又開始了。林言亞心想,敷衍地點起了頭,實際上並沒有太認真地聽她說什麼。

    「這樣你了解了嗎?」

    「懂了懂了,拜託妳不要再唸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我也是好心才跟你說欸!」邵雪雙手抱胸,嘟起嘴說道。

    「好啦!謝謝你喔……。」

    林言亞原本要坐在她旁邊的用意,只是想要像高中那樣玩耍,但是邵雪這人,不管再怎麼聊或怎麼鬧就是沒有反應,甚至有時還會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林言亞認為,或許在她眼裡他就是一個小屁孩,成天惹事生非,一點規矩也沒有。

    在邵雪的眼裡,事實上,林言亞是第一個讓她內心這麼容易動搖的人,第一次覺得跟男生聊天不會覺得噁心、做作。以往她的作風是寡言行事的,自從遇上了他,她開始對一些雞毛蒜皮的小確幸也會露出些開心的表情或是提出自己的想法,雖然這些表現在外人看來,就是她擺著嚴肅的臉在說自己很快樂,其實很難感受到有快樂的成分。

    「中午要一起吃飯嗎?」兩人剛開始的互動,雖然都是各自單方面的溝通,邵雪對林言亞有一些情意的流露,林言亞只是心想著怎麼樣互動才能像高中那樣。但時間久了,像一起吃午餐這樣的邀約或是一些兩人一起合作的活動越來越多,在警校內的訓練,每人都要有自己的搭檔,很多的測驗或訓練都會需要兩人的團隊合作,林言亞與她相處下來,脫離高中那樣的環境也好一段日子了,就算再怎麼樣努力地想,也會對一開始動機的衝動有些淡化。

    對他而言,邵雪這人其實不壞,有時甚至會想:為什麼當初會想要這麼做呢?當自己越看越久,兩人越來越有默契時,林言亞突然有一日,他看到邵雪那一眼的瞬間,感覺時間慢了下來,心跳聲突然漸漸變大,就像是迴盪在腦中一樣。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一開始看到她的那些想法瞬間也都煙消雲散了。

    此時此刻的他,好想要保護好她,好想要陪著她在警校裡的每一天。

    「言亞?言亞?」邵雪在他面前用力地揮著手,但是他卻是什麼反應也沒有,只是癡呆地望著自己傻笑。

    啪!一巴掌打了下去,林言亞突然甩了甩頭,一臉困惑地睜大了眼。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你、你還好嗎?」邵雪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心。

    「沒……沒事阿!」

    「喔……我看你一直在盯著我笑,然後叫你也不回……」

    「我?」他用手指了指自己:「我有嗎?」

    「算了……沒事就好。」

    林言亞有些害羞地轉過頭去,剛剛自己在做白日夢,他看到自己被邵雪告白……但沒想到竟然邊做夢邊傻笑地看著她,真想馬上找個坑把自己給埋進去。

    從那一天感覺到自己想保護邵雪,每一天跟她的互動已不再像過去那樣的敷衍或是各自的溝通了,他會想試著去認識邵雪,並更加地關心這位同桌的朋友。當然,邵雪也察覺到了林言亞的主動,但是始終沒有面對過感情的她,根本不知道怎麼樣進一步的發展,每次有機會也都會被一些小狀況給破壞掉。

    林言亞雖然曾經玩過不少人,但是要像這一次這樣認真地面對女孩子,並向她說出自己心裡的想法,自己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心中不知怎的有個檻就是跨不過去。

    兩人的關係一直這樣維持到了畢業、進到了派出所還是夥伴兼好朋友。

    「立正!」聽前輩這麼一喊,兩人挺直了身體。

    「妳叫做邵雪,你叫林言亞,沒錯吧?」他用手比劃著手中的資料卡。

    「是的!長官!」邵雪敬禮,林言亞也跟著這麼做。

    「長官?呵呵,我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別人這麼叫。」

    「叫學長就好了!不用叫長官,又不是多厲害的人。」有個看起來跟這位「長官」年紀差不多的員警走了過來。

    「所長好!」他轉過身去向那人敬禮,辦公室內的其他人也站了起來。

    「大家繼續吧!」他微笑著伸出手要大家坐下。「你們就是新來的吧!你們好,我是湖口派出所的所長——郭安。」

    「所長好!」這次換林言亞先敬禮,然後邵雪才跟著。

    「客氣了,這一位是你們的大學長——莊晉良。以後有什麼問題儘管問他,如果他做得不好隨時都可以來跟我說。」

    「所長,後面這句多了。」

    「呵呵,不要對新人太苛責。」說完,他就走進一旁的房間內去了。

    「你們兩個!」莊晉良突然提高了音量,全身散發起一股前輩的氣息。

    「是!」

    「這裡是這個月值班表,你們兩個今天是第一班,這個是我們派出所負責巡邏的區域,請在下個班的時間前回來交接。」他清了清痰,接著說:「工作內容就像訓練時那樣,目前新人的工作就只有一些文書處理還有巡邏,到後來待久了才會給你們額外的任務。」

    「是!」

    「那裡是準備室。」他用手指了指一側開著門的小房間:「背心還有一些基本的配備都在那裡面,準備好就可以出發。不要拖,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

    「是!」敬完禮,兩人接過他手中的資料,接著便往準備室走去。

    莊晉良正打算回到座位上,突然郭安辦公室的門打開了。

    「莊晉良!來我的辦公室一下!」

    「所長?」

    他放下手上其他的資料,然後走了過去。一進到辦公室只看到郭安嚴肅地坐在座位上看著他,手中拿著個牛皮紙袋,但是不知為什麼邊拿還要邊抖著手:「這是誰放在我桌上的?」

    「什麼東西?」

    「你自己看看……。」郭安伸手讓他接了過去。

    「恩?」打開了牛皮紙袋,裡頭是一張寫著字的白紙。寫著:

您好,我是莊巧雯的朋友,很抱歉只能透過這樣來報案,您女兒在學校受到霸凌還有欺負。對方是黑社會分子,而我卻什麼也幫不了她。希望警方能夠協助捕捉那些混蛋!如果您愛您的女兒的話!
她現在在我這兒。等到事情平息了她才要回去,拜託您了!

    「這、這是!」莊晉良雙眼慌張地看向了郭安的臉。

    「所以,我才問你『這是誰放的?』」

    「抱歉!我可能下午的班要請假!」說完,他衝出了辦公室,直接拿了掛在牆上的警車用鑰匙。跑出了派出所,二話不說直接跨上了機車,然後噗的一聲,剛發動便將油門直接催到了最底,不過短短十秒鐘,機車就已消失在街口的彎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