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筆錄捌【復合】

TonyKuna | 2020-09-18 00:57:04 | 巴幣 4 | 人氣 124

葬僧
資料夾簡介
是愛! 愛教會了我一切
最新進度 後記。

-提醒-
故事內容含有暴力、色情及大量不良行為示範,如年齡未滿18之讀者請自行斟酌觀看。
劇情出現的人名、地點、事件為虛構故事,如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_____


    「早安!」說完,莊巧雯就快步走進校門了。余子詮就連要舉手來向她打招呼的機會也沒有,吳怡萱在旁看見了兩人的反應,心裡大概猜到了什麼,然後把嘴移近了余子詮的右耳,小聲說著:「再不走要遲到囉!大情聖!」

    「什、什麼!」他這才反應過來,但是吳怡萱已經跑到校門口旁了,然後轉過來喊道:「我先走囉!」

    新學期的座位分下來了,在中央川堂的學生多到有點水洩不通,余子詮用了大半的力氣還有小碎步終於擠到了人群的第一排。但這裡定是人太多了,他就算是站在第一排還是覺得空氣悶得讓人喘不過氣來。感覺就快要暈過去了,他趕緊集中精神、用眼睛快速掃過布告欄中的每一個欄位。

    「第三排……第四個,第三排……第四個……」余子詮看到學號後,嘴裡小聲地念著自己的位置,然後用著緩慢的速度朝著教室的方向移動,要不是剛剛被悶到差點暈倒還有今天太早起床,他本來可以更精神抖擻地前往教室。

    「第三排……第四……」他站在教室窗外數著座位:「第四個。」當看到自己座位的同時,有個人也看向了他——莊巧雯。余子詮的眼神瞥了些過去,與她一對上了眼,只見她快速撇過頭去,余子詮心裡一沉、吐了口氣就繞到教室的後門去了。

    今天開學第一天,都只是宣達一些基本事項還有規定,然後是全校型的勞動服務——把學生當作免費勞工叫來收拾校外人士留下的垃圾,接著的每堂課免不了遇上老師的課程規則還有暑假記憶回顧,這些話通常就佔超過一半的上課時間,余子詮聽到後來心裡總冒出個疑惑:難道老師來學校都是要當薪水小偷的嗎?

    他覺得這一天開學日很沒有意義,而且時間又過得很慢,每堂課聽那些老師自以為的暑假小樂趣就快要睡著了。莊巧雯的座位就坐在他的正後方,但是兩人一句話也沒有搭上,就算是他自己也沒有想要轉過頭去找她說話的意思。整天的行程就在上課發呆、下課睡覺的節奏中度過。

    「余子詮。」有個人小聲地叫著他的名字,余子詮向右轉過頭去,這時才發現吳怡萱的座位就在自己的旁邊。歪著頭看向了她。

    吳怡萱笑了笑,然後從桌上遞過來一張小紙。余子詮接過去打開來看,裡頭是一則笑話,他苦笑了幾下敷衍,然後在上面寫了幾個字傳了回去。結果這樣的小動作,竟然成了他今天在時間上消遣的小遊戲,兩人就這樣用傳紙條的方式聊了一整天,他們倆都沒發現今天的互動都被莊巧雯看個正著。

    到了放學前的最後一刻,當余子詮正要把紙條送回去時,又一張紙條從後方撞上他的手肘。他轉頭看過去,莊巧雯正盯著他,點頭示意他看手中的紙條。余子詮放下給吳怡萱的紙條後,滿臉疑惑地從莊巧雯手中接過,打開一看,裡頭寫著:「放學可以陪我回家嗎?我今天要處理些事情,會晚一點離開學校。」他坐在座位上點了點頭,莊巧雯看到便趴了下來,然後把頭靠近他的背後,手裡拿著鉛筆戳了戳他的制服輕聲說道:「就這麼說定囉!」

    放學了,吳怡萱收拾好了書包後突然跳了一下,一步跨到余子詮的座位旁:「要一起回家嗎?」

    「喀、喀喀!」莊巧雯趴在桌上咳了幾聲,余子詮抖了一下,然後抬頭笑著看向吳怡萱:「抱歉,今天可能沒空……我另外有約。」

    吳怡萱看了莊巧雯一眼,然後看了回去:「喔好吧!那下次再說,掰掰。」說完,她就提起書包離開了教室。

    「走吧!」莊巧雯在她離開不久後,站了起來說道。

    「恩?妳不是還要處理事情嗎?」

    「有啊!就是跟你一起放學啊!」她提起了手提袋,然後看著他堅定地說。

    余子詮嘆了口氣,沒有繼續接話。兩人在走出校門口前的路上,什麼話也沒說。在踏出去的前一刻,莊巧雯忽然牽起了他的手。

    「怎……?」余子詮看向了她,但她只是用另一手的食指摀住了他的嘴,然後笑了笑。

    莊巧雯倚著他,然後開始說起了一些暑假發生的事情,就在這時的校門口旁的圍牆,吳怡萱正站在行道樹的陰影下,看著兩人牽著手走出校門。

    「要幸福喔!」她小聲地說著,然後轉過頭去,一滴淚跳出了眼皮的阻擋從臉龐劃過。

    「余子詮。」莊巧雯走到一半,突然緊握了下手:「我想跟你說件事。」

    「什麼事?」

    「我們去人比較少的地方,好嗎?」余子詮點了點頭,然後莊巧雯牽著他走到了那一晚的公園。又回到了那座小涼亭,她要余子詮在石椅上坐下,自己則是站著,走到了涼亭邊望著天空。

    「你還記得陳琪嗎?」

    「恩。」

    「他……」莊巧雯說起了她曾經活在戀愛裡的日子,一開始的幸福,到後來越聽越讓人氣憤,但一般人並不會對她說的內容感到如此反感,而是余子詮知道陳琪背後的勾當。從剛開始的信任到最後幻想破滅,不過短短不到一個學期的時間,卻帶給莊巧雯無比巨大的心理傷害,但是她,始終把那一天中午的事悶在心裡頭,就連余子詮也只知道那天她與陳琪分手而已。

    余子詮聽她說完,沒有給什麼答覆,只是站了起來從背後輕輕地環抱住她。

    「沒事了,有我在。」

    莊巧雯伸手勾住了他抱在自己腰上的手:「那為什麼?暑假都不回訊息……你知道我當時多需要有人陪我說句話嗎?」莊巧雯轉了過來,把頭栽進了他的懷中,然後雙手抱緊了他的腰。

    「我、我很抱歉。」

    「不要再離開我了,拜託……」莊巧雯啜泣了起來,雙手抱得更緊了些。

    余子詮輕輕撫著她的頭髮,然後把嘴靠在了她的額頭上,沒有說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