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筆錄柒【花火】

TonyKuna | 2020-09-11 22:25:31 | 巴幣 12 | 人氣 183

葬僧
資料夾簡介
是愛! 愛教會了我一切
最新進度 後記。

-提醒-
故事內容含有暴力、色情及大量不良行為示範,如年齡未滿18之讀者請自行斟酌觀看。
劇情出現的人名、地點、事件為虛構故事,如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_____


貳零零壹年陸月陸日

    放學的鐘聲已經敲響,教室外的天空烏雲密布,伴隨著從遠方傳來的雷聲。余子詮收拾了書包,往教室外看了出去,同學一個一個地離開教室,還剩下她,一個人呆坐在座位上,像是失了神似的,就連手中的筆也還沒放下,整個一動也不動。

    余子詮本來想要向前說些話鼓勵她,因為看她今天下午回到教室後就一直沒有什麼精神,讓他有點擔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當他起身走到身旁的座位時,本打算伸手拍一拍她的肩膀,但卻收手了,不知為什麼?他不敢舉起手去觸碰眼前背對著自己的她。

    這時,陳琪從教室外的走廊走了過去,在他旁邊的是中午的那個女孩子——林惠敏,余子詮瞧見她胸前刺繡的名字。啪的一聲,莊巧雯突然站起了身,眼睛直盯著從窗外走過去的兩人。

    「今天要去我家嗎?」聽林惠敏用撒嬌的口吻說道,右手的手指還在那摳著陳琪衣服的釦子。

    「不了。今天晚上我還有事要忙呢?」陳琪拍了拍林惠敏的頭:「下次有空再跟妳說,我們……」兩人慢步走離教室旁,越來越遠直到聲音也被外頭的雷聲給掩蓋掉。

    余子詮轉過頭去看了眼莊巧雯:「莊……」正要叫住她,但是只見她雙拳緊握地直楞在桌子旁,低著頭,一滴淚從她的眼角滑出,看著那滴淚水劃過臉頰,來到下巴不過幾秒鐘就滴到了地上,淚水撞上地面的瞬間,散成了大小不等的水珠,此刻余子詮的心,感覺像是被千刀萬剮般,心頭一陣刺痛令他退了幾步,右手緊抓起胸前的衣服。

    她的難過,真的那麼令我傷心嗎?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心會那麼痛?余子詮退到了教室牆邊,低下頭閉起了眼睛。

    莊巧雯用手抹掉了臉上的淚水,吸了吸鼻子,然後把桌上的東西一把抓起塞進了書包,整個過程快到余子詮不過眨個眼她就已經奔出教室了。

    余子詮關上了教室的燈,將還未歸位的座椅靠攏,然後帶上教室的門離開,從這裡往下可以看到陳琪和那個自稱是他女友的人正走向校門口。上頭的雲層越來越厚,幾乎擋住了陽光,天空此時飄起了微微細雨。

    他這時看到莊巧雯從樓梯口跑了出來,直往他們倆的方向奔了過去。

    「陳琪!」她停住了腳大喊了一聲。

    陳琪本要牽起林惠敏的手,但又鬆了開來轉過身,看著莊巧雯站在雨中喘著,雙眼滿是愧疚的情緒望著他……。

    「怎麼了?」他開口問,旁邊林惠敏抓住了他的手說道:「琪,你認識她喔?」

    「過去的朋友……應該算是吧?」

    「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了!」莊巧雯突然大喊了一聲,讓他們兩個都嚇了一跳,除了雨的聲音以外,一切都顯得好安靜。

    「我不是說過了嗎……」

    「你要說這段感情就這麼算了嗎?」莊巧雯用拉高音量的撕裂聲吼道:「我不要!你到底要怎樣……」

    「就……」陳琪擺出了一副不屑的臉看著她,看到這表情,莊巧雯的心徹底地破碎了,以前對於陳琪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對於他的好,原來都只是他源自慾望而生的戲碼。

    「就不愛了。」陳琪嘆氣說道,然後伸手牽起了林惠敏,轉身就走。雨越下越大,幾乎把莊巧雯的制服全淋濕了,一把傘從頭上送了過來,余子詮走到了她身旁,只是望著那兩人走出校門口漸漸消失在大雨中,他什麼忙也幫不上。莊巧雯轉身抓起了他的制服,然後一頭栽進了他的懷裡,開始哭了起來。胸口的衣服也被水浸濕了,但是余子詮不知道那到底是淚水還是雨水,只覺得好痛苦,胸口好悶……。

    心裡不斷地想著:為什麼?為什麼我的心會那麼痛?她的難過應該不關我的事……但是為什麼?她現在的每一下呼吸、每一滴淚都像是一根一根的細針,刺痛著我的心。

貳零零壹年玖月

    暑假整整兩個月的時間,余子詮都沒有出門去找過莊巧雯。雖然也不是每天都待在家睡覺或是看書,但出門隨意閒晃的時候,他還真希望莊巧雯就在身邊。

    自從那一天放學後,莊巧雯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傳訊息給她也沒有一則回應,就連電話也不接,余子詮試圖從她的朋友間問到她的近況,但沒有人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都只是搖頭回應。就連吳怡萱也是,余子詮本抱持著很大的期望去問她,但是她說:「自從她跟陳琪交往後,我就沒有那麼頻繁地跟她互動了。因為每次不管說到什麼,她就會想到陳琪,然後開始在那裡自己犯花癡……」

    說到吳怡萱,之前余子詮都不知道她也是同個區的人。某一次晚上出門買宵夜的時候,兩人在超商碰到了面,跟他小聊一回後,余子詮才發現自己跟吳怡萱住得地方距離還不算差太遠,過大概兩三個街區就可以見到面了。

    自從那一次買宵夜後,余子詮反而在網路上跟吳怡萱聊了起來。聊天的次數漸漸地頻繁後,余子詮甚至忘了那份思念莊巧雯的苦悶感,在他和吳怡萱的對話裡,也不曾提到過半點她的事。

    七月中旬,這裡照往常的慣例都會舉辦小型的煙火慶典,地點就在湖口社區活動中心前的表演台,余子詮本來沒打算出門去的,因為暑假沒有人約出門,最好就是待在家裡的房間享受冷氣和看線上影集,如果雙腳縮到椅子上,然後裹上被子,桌上一包洋芋片加一罐可樂,那定是最樸實無華的享受了。但是偏偏這時卻有人按了門鈴,打開門去看到的是一位身穿藍色吊帶褲,內搭白色短袖的小女生。

    「驚訝吧?」吳怡萱竟然站在他家的門口外,然後招手道:「走!出門去看煙火慶典!」

    「等等等等!也太突然了吧?」余子詮還穿得一身像是流浪漢的打扮:「你怎麼什麼都沒說就跑來了?」他對她的不請自來感到有點些許的不滿,但心裡仔細想想倒也覺得沒有很糟。

    「那……我等你換一下衣服?」她手插腰神氣地抬起了下巴說道:「要請你這個臭宅出門,不到門口先傳訊息才是笨蛋吧!」

    「收回妳的那句話。」余子詮瞇起眼用手指了指她的下巴:「麻煩欸……等我換一下衣服,妳可以進來客廳坐坐。」

    「那就打擾囉!」她雀躍地跳進了門檻,神氣似什麼也攔不住她。

    「什麼也別亂碰,等我五分鐘。」余子詮帶她進到客廳坐好後,緩步走上了樓梯。不到五分鐘,他就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你確定你有換衣服?」吳怡萱指著他笑道。

    「有啦!多穿一件襯衫了還嫌……」余子詮無奈地回道:「走吧?」他推開了門,可以看出他是滿臉都寫著「不願意出門」五個字,但吳怡萱裝作沒看到,起身拉住了他的手就往門口走了出去。

    余子詮發現,旁邊這個女孩子故意放慢走路的腳步,明明慶典都要開始了她卻還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余子詮停下了腳步,轉頭看了她一眼,問道:「再不快點……妳就看不到開場表演了。」

    「沒關係啊!」她手插在吊帶褲的口袋裡,邊走邊轉著圈說。什麼?她在說什麼?是她邀我出來的吧?余子詮翻了個白眼,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她才是。

    「我目的不是要看煙火……」吳怡萱抬頭看了他一眼:「我是要叫你這個死臭宅出門的!」她露出調皮的眼神,手指指著余子詮的鼻子說道。

    「算了……那我要回去當我的臭宅了。」余子詮向後轉過身去。

    「欸欸!」吳怡萱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硬是把他拖了回來。但余子詮一個轉身沒踩好,直接面向她倒了過來,結果兩人撞在了一起。吳怡萱一時站不住腳,向後跌坐了下去。

    「小心!」余子詮抱住了她,一起倒了下去。待兩人睜開眼,才發現他們相互緊抱著對方,躺在馬路邊。

    「我……我不是……」吳怡萱臉紅了大半,從來沒有跟男生的臉那麼靠近過。她趕緊一把推開余子詮,站起身來:「對、對不起。我……我只是想要有人陪我出門逛逛,看到你又突然不要去……我……

    「恩。」余子詮拍了拍身體,站了起來。然後靠近走了幾步:「下次要我跟你出門逛就直接說吧?但是不要叫我臭宅!」他用手指用力地推了下她的額頭。

    「好啦……」吳怡萱低著頭說道。

    「走吧!既然你是想逛逛,那走吧!我們就不要去看煙火慶典,去旁邊的夜市攤位吃個東西如何?」

    吳怡萱抬起了頭,雙眼發亮地看著他:「嗯嗯嗯,好啊!」

    夜市的位置是煙火慶典外的前幾條街,中間有些臨時攤販把兩個地方之間交通要道給圍了起來,但是相對於活動中心那一側,夜市這裡的人潮還不到太壅塞的地步,逛起來算是舒服的。

    兩人在一開始只是邊聊天邊買一些零嘴消夜來吃,後來玩得盡興了,甚至找了路旁的遊戲攤位坐下來消費。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余子詮跟吳怡萱在旁人眼中看來,就像是天生一對的情侶,兩人的手也不經意地牽了起來。余子詮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件事,而是繼續陪著她吃吃喝喝,倒是吳怡萱在他們倆的手牽起來的那一刻就注意到了,但是她沒有打算跟余子詮開口,笑著當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後來逛到了間便利商店附近,吳怡萱拉了下他的手,說:「走。」

    「便利商店?」余子詮沒有多問就跟了上去。

    她走進店後,直接往放著飲料的冰櫃走了過去,打開門就直接拿出了四小罐啤酒。

    「怎麼了?突然想喝酒?」吳怡萱沒有說話,就是笑笑地看著他。接著結完了帳,余子詮被她拖到了田野邊的小路上。

    路旁隨便挑了塊水泥的護欄,吳怡萱一屁股坐了上去,然後要用手拍了拍要余子詮在旁邊坐下。嘶……啵!他剛坐下,吳怡萱就打開了其中一罐啤酒,大口地喝了起來。

    「你,還想著莊巧雯嗎?」吳怡萱看著田裡的雜草堆,嘴裡剛吞嚥下一口酒。

    嘶……啵!余子詮沒有說話,只是拿起了另外一罐啤酒打了開來。

    「余子詮,你還喜歡她嗎?」吳怡萱轉過頭來問道。

    他喝了一口,然後表情頓時有些痛苦地扭成了一團。余子詮這是第一次喝酒,沒想到竟然這麼難喝,吳怡萱剛問完,被他的表情這麼一逗,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是說莊巧雯嗎?」余子詮嘆了口氣說:「要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想保護這個好朋友吧?」

    「你覺得她需要你的保護嗎?」

    「恩。不對……我也不清楚,我這樣做是對的還是錯的。」儘管再難喝,手還是不自覺地把啤酒罐舉了起來,大口喝了下去。

    「我很抱歉……明明是她最好的姊妹,但是居然連我也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吳怡萱低下了頭:「或許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又或許就如老師所說的『她生病了。』」

    「算了吧……」他又喝了一口,接著繼續說:「難得出門,又喝酒,我們就不要再討論這些了……。」

    遠處開始放起了煙火,空中一閃一閃地被照亮,吳怡萱在閃爍的瞬間,看到了余子詮他那帶滿苦澀的表情,還有,在眼角盤轉著的淚珠。她沒有開口安慰他,只是喝了一口酒,然後吐了口氣。

    「余子詮。」她抬頭看向煙火:「我要跟你說一件重要的事。」

    余子詮似乎沒聽到,只是喝了一口酒,然後看著遠方綻開的煙火。

    「我喜歡你。」同時間,碰的一聲,一朵巨大的煙火在空中炸了開來,散成了許許多多彩色的小碎花。

    「哇……這好美。」余子詮說道。

    「是啊……」她接著一口喝完了剩下的酒,壓扁了鋁罐後,放下再拿起了第二罐啤酒,打開來直接大灌一口。余子詮只是搖著他那還有一半的啤酒罐,然後望著遠方煙火慶典投放到空中的五顏六色。

    後來,他們沒有再繼續對話,只是靜靜地喝著酒,看著活動中心方向的煙火表演,余子詮剛才聽到吳怡萱又再次提到那個人的名字,心裡又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越想越心煩,手中的酒罐一口接著一口的送進喉中。他盡可能地想要透過啤酒的苦澀還有濃烈的酒臭味來忘卻那個人的事。喝完了,再怎麼倒也流不出半滴的液體,余子詮放下了空罐,正要伸手再拿下一罐……。

    「奇怪?」旁邊水泥護欄上都是空罐,他抬頭看了吳怡萱一眼,當煙火的光閃過,她的兩個小臉蛋紅得像是蘋果一樣,看來是她一個人把酒都給喝光了……。

    「余子詮……」她轉過頭來,然後身體一點一點地倒了過來:「你可以借我靠一下嗎?」余子詮看她快要倒掉了,趕緊挪動屁股把肩膀移了過去。下一秒,吳怡萱的頭從他的肩頭擦過,然後倒在了他的大腿上。余子詮沒有管太多,只是靜靜地看著她,結果她的身體竟然緩緩地向前翻,眼看就要翻出他的腿上,余子詮伸手抱緊了她,用力拉了回來。

    「余子詮……你是不是喜歡我?」吳怡萱突然起身用手環抱住了他的脖子,傻笑地看著他。

    「妳、妳還好嗎?」余子詮撇過頭去,臉紅地說道:「妳醉了吧?」

    「我沒醉……我、我意識很清楚,你說……你是不是喜歡我?」她繼續傻笑道,臉越來越貼近余子詮的臉龐。

    「我……」他舉起手擋著,接著說:「妳醉了……我帶妳回家吧!」然後手掌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臉頰。

    「我不要!我要去你家……你是不是喜歡我嗎?」吳怡萱開始把頭栽進了他的胸口,扭了起來:「你說!你說!你是不是喜歡我嗎?」

    「痾……」余子詮扶正了她的身體;「我現在帶妳回家,好嗎?」

    「不要!我要看煙火,還要喝酒……還要去你家……」吳怡萱反抗地說道,然後更用力地扭起了身體。

    「好好好,妳先等一下」余子詮抓緊了她的肩膀,然後搖了搖:「我揹妳回家,好嗎?」吳怡萱突然坐直了身體,然後擺出一臉正經地看著他:「我揹你回家,好嗎?」

    余子詮沒有回應,只是看著她繼續傻笑:「你說!你說!我學得像嗎?哈哈哈哈哈」

    「好了……我揹妳回家,妳先坐好。」

    「我揹你回家!好嗎?」她還是一邊傻笑一邊學著余子詮說話。余子詮沒有理她繼續接著說,起身繞到了她的面前,然後蹲了下來,轉頭看了她一眼:「上來吧!我揹妳回家!」

    吳怡萱站了起來,才走沒幾步就腿軟癱倒在他的背上,然後無力地說道:「你看吧……還說你沒有喜歡我。」

    「唉……妳不再亂說話了,我要起來囉!妳抓好!」余子詮嘿咻一聲,抓穩她的身體站起身來。

「嘩啦啦啦……哈布拉瓜搭……」吳怡萱開始語無倫次地說出了些讓人聽不懂的話,身體已經沒有扭擺的動作了,只是穩穩地趴在他的背上。要不是余子詮前陣子有聽她提過她家的住址,不然可能要等到她酒醒才能送她回家了。繞過了好幾條巷子,煙火大會的聲音越來越遠了。

余子詮嘆了口氣,才出門不過一個小時,結果這傢伙就喝醉了,早知道就待在冷氣房不出門了,他這麼想著,但心裡其實有些高興,平時在家悶久了,幸虧遇到了她才能夠有人可以陪自己聊天、談談心,甚至是約出來走走,讓在家裡待久的人有出門散心的動力。

「吳怡萱,妳家到了。吳怡萱?」余子詮在某一戶人家門口停了下來,這是一戶獨棟的透天厝。從外頭鐵門的縫隙望進去可以看到裡頭還有個小院子,那裡有個養了錦鲤的池子,旁邊還種了一棵小樹。他看得有些目瞪口呆,原來她的家那麼豪華,院子的草地上還有石板步道,沿著步道整齊地擺放著一排鮮紅色花朵的盆栽。在院子的牆邊是一輛小轎車,但是余子詮對汽車的牌子並不了解,只知道車頭有個金色的小盾牌。

「吳怡萱!起床了,妳家到了。」余子詮搖了搖身體,試圖要把她搖醒。她動了一下,舉起手來揉了揉眼睛,然後打了好大個哈欠。

「下來吧!」他緩緩蹲了下來,讓她站穩後才起身。吳怡萱,看了自己家裡的院子,然後拖著沉重的身體走到門邊按了下電鈴,電鈴旁有個小紅燈亮了起來,然後喀的一聲鐵門的鎖就打開了。她沒有揮手道別,一跛一跛地就推開鐵門走了進去。

「余子詮。」她停下了腳步,喊了聲他的名字,余子詮看著她沒有說話。吳怡萱突然轉過身來,跑了幾步後撲向了他,雙掌直接拍在他的臉頰上,粉嫩的嘴唇直接吻了過去。余子詮瞪大了雙眼,被她突如其來的親吻給嚇呆了,他沒有做任何的反抗,反而身體僵硬地無法動作。

「嗚……」余子詮想說些什麼,但是嘴巴跟身體似乎有一致的共識,都動彈不得。

「啊……」吳怡萱不過親了五秒鐘,就鬆開了嘴唇,然後把頭靠在了他的胸口:「我很抱歉。就讓我……任性這麼一次。」說完,她就推開了余子詮,然後轉身直接跑進了家裡,碰的一聲關上大門。

等到余子詮反應過來,只剩下他一人站在路上。他根本無法想像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胸口好熱、心跳好快,腦子裡沒有任何想法,但是卻像被一股湧流給沖亂了所有的思緒。在他半驚半醒的情況下,不知道怎麼就回到了自己的家門口。在門前站了好一段時間,他依然沒有回過神來要拿鑰匙去開鎖,只是站在原地用手輕撫著自己的嘴唇,彷彿剛才那溫暖的雙唇,還沒有離開與他的接觸。

余子詮這一天晚上沒有睡得很好,一直在床上被腦海裡混亂的思緒給干擾。就這樣翻來覆去到了凌晨三點多,終於體力支持不住精神睡了過去。

叮咚!手機的鈴聲響了起來,有人傳了封訊息過來。他被那聲音給弄醒了過來。拿起手機一看,時間已經是早上的十點多,訊息通知寫著:您有一封來自怡萱的訊息。他猶豫了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邊用手揉了揉眼睛,另一手正想要不要點開訊息來看。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他還是決定點開來。訊息寫道:醒了嗎?我等等可以去你家玩嗎?

余子詮這時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心又開始撲通撲通地跳了起來。本想說就已讀訊息算了,但他的手竟然自己打起了字來:可以啊!但是要等到十一點,我要打理一下(家裡有一點亂~)

叮咚!訊息在他要關上螢幕的瞬間就有回應了:好喔!

其實,余子詮的家裡並不亂,因為沒有什麼雜物需要整理,頂多就梳洗一下自己。其他的時間,要留給自己調整心情面對吳怡萱。

十一點零五分,他已經在客廳的沙發上坐好,等待吳怡萱的電鈴,越等越緊張的他開始冒了點汗。

叮咚!手機跳出了一則訊息通知,寫著:您有一封來自巧雯的訊息。他看到的同時,門鈴剛好響了起來,余子詮沒有多想,把手機放在沙發上,然後走了出去。叮咚!叮咚!一則則訊息跳了出來。

打開門後,吳怡萱穿著一件粉色短衫站在門口,余子詮看了一眼:「哈……哈囉。」吳怡萱看他看了自己一眼後就把視線往地上帶,心裡想道:怎麼了嗎?我是不是哪裡怪怪的?他為什麼這樣反應?她想了想,想到了昨晚喝酒時的記憶。難道!我昨天喝醉酒了?她臉色面帶尷尬地看了余子詮一眼。

「先進來吧!」余子詮推開了門,先走了進去。吳怡萱跟了上去,然後在客廳的沙發一邊坐了下來。余子詮端了兩杯果汁過來,一杯遞給了她,然後在沙發的另一頭坐了下來,兩人就這樣安靜了一段時間。

「余、余子詮……」吳怡萱先開口說道:「我昨晚喝醉了,是不是?」

他吞了吞口水,然後緩慢地點了下頭,眼睛時不時還瞥過去看她的反應。

「我……我先說,我其實對我昨天喝醉後發生的事沒有什麼印象……」吳怡萱放下了果汁,抬頭看向他,接著說道:「我只記得,我昨晚有喝酒……然後,我就在我的房間醒來了。」

余子詮的雙眼瞪得老大,心想:她這是在說謊不要讓我們之間的關係太尷尬?還是她其實根本就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事?

「沒事,我昨天看妳喝醉了,我就把妳送回家了。」他開口說道。就假裝她是根本不記得吧!不然這樣很難繼續接下去聊天,他心裡想道。

    還好一切沒事,我還以為我喝醉後又亂說話了,吳怡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想,心裡舒坦許多。看氣氛有些凝重,她接著說:「恩,謝謝你。欸對了!怎麼都沒看到你的爸媽,難道他們都還在睡?」她壓低音量小聲說道。

    「如果要說還在睡,的確是這麼一回事。」余子詮苦笑道,但是吳怡萱看出他的表情有些不對勁。

    「怎麼了嗎?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沒事,這也是我一直沒跟身旁的朋友提過的事……」他喝了一口果汁,然後低下了頭嘆口氣。

    吳怡萱見他這樣反應決意不再繼續說下去,但余子詮卻轉過頭來接著說:「他們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是死是活、生活過得如何?我的成長記憶中,都是我的奶奶還有爺爺陪我度過,他們也不曾跟我提過任何我父母的事情,我有一回好奇問了,但是他們只說,有一天早上,發現我被留在了一張擺在他們家門口的嬰兒床上,然後床邊掛了封信,裡頭是我父母的話,只寫他們的來日不多了,希望有人能夠扶養我長大成人。」

    「恩。」吳怡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我的爺爺、奶奶在接到我之後,也曾帶著我去過社會單位尋求協助,但後來他們看那裡收留的孤兒太多,怕我可能沒辦法被很好地完全照料到。我在那裡住了一段時間後,他們就來接我回家了。」他接著喝了口果汁,然後沉默不語。

    叮咚!叮咚!沙發上的手機不斷地跳出訊息。余子詮趕緊將它的螢幕關掉並倒蓋,但是在關掉螢幕的前一秒鐘,吳怡萱其實瞥見了上頭的通知小字寫著:您有一封來自巧雯的訊息。她沒有打算提及那個人的事,因為她喜歡的人正在和自己分享著過去經歷,她想要把握機會,跟他有更進一步的相處。

    「我很抱歉提到了這件事。」吳怡萱拿起了桌上的果汁說道。

    「沒事。」余子詮喝光了果汁:「你有想看漫畫還是玩桌遊嗎?」

    「恩……」她想了一下,然後說:「漫畫好了。我覺得桌遊兩個人應該玩不了。」

    「說的也是。」余子詮站起了身:「果汁喝完空杯幫我放在桌上就好,我先去房間拿一下漫畫,你有什麼特別想看的嗎?」他正要跨步,衣服就被吳依萱給揪住了。

    「余子詮。」她抿了抿嘴唇,說道:「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好嗎?我會盡全力幫你的……所、所以,請你不要把心裡的事悶著,如果覺得哪裡不舒服我都願意聽你說。」

    「恩。」他轉過頭來笑了笑:「不用擔心啦!先喝果汁,我去拿書。」吳怡萱鬆開了手,她剛剛說話一直都不敢抬頭看他一眼,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剛剛的那些訊息有些介意了起來。

    走上了樓梯,他又退下了幾步:「吳怡萱,妳還沒說妳想看什麼?」

    吳怡萱抬頭看了他笑著說:「你推薦的我都看。」

    這一天中午過後,兩人就看著漫畫,時不時地討論起幾段劇情。雖然沒有太多玩樂的感覺,但是吳怡萱卻特別享受坐在這裡看書的一分一秒,看著手中的愛情漫畫再瞄一下余子詮的側臉就讓她覺得周遭的空氣都帶了點甜蜜。大概看了好一段時間,余子詮沒有再主動搭話,吳怡萱正放下書本、站起來伸個懶腰,卻看到余子詮抱著漫畫書睡著了,他縮在沙發的一角,嘴唇微張地呼著氣,看起來就像個熟睡的小嬰兒。

    她慢慢靠了過去,在旁邊坐了下來,吳怡萱這時腦海裡沒有任何思考但身體卻自動地慢慢貼近,她的雙手擋在了余子詮的兩側,就像個小牢籠困住獵物似的。緩緩吐著氣,她試圖不要發出聲音,靜靜地觀察著余子詮的睡臉。不知不覺地,她越靠越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她的胸口悶悶的,心跳不斷地加速,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快要碰上余子詮了,嘴唇下意識地親了下去。

    余子詮沒有醒來,只是稍微地扭了下身子,換了個姿勢繼續沉睡。吳怡萱輕巧地站起身來,躡手躡腳走到了沙發外,繞到了另一旁跪了下來,用手扶住了余子詮的臉頰,然後再次親了上去,她沒有做多餘的動作,只是維持這個姿勢,感受兩人接觸時的溫度、脈搏的跳動還有暖和的呼氣。

    余子詮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牆上的時鐘顯示時間已是下午三點鐘。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忽然想到吳怡萱還在自己家裡,自己卻睡著了。他趕緊轉過頭去。但是吳怡萱的身影並沒有在沙發的那一側。他頓時覺得大腿有股暖暖又沉重的感覺,他低頭下去,發現她正躺在自己的腿上。余子詮的心跳急遽地加速,心想:她……她怎麼會在這裡?

    看吳怡萱的睡臉,就像是個躺在窩裡熟睡的小貓,鼻子的吐息還有身體散發出的溫暖氣息,給他一種內心重擔都被融化了的感覺,她這時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小臉蛋,眼睛微微地睜開。

    「午安……」余子詮小聲說道。

    「啊!」吳怡萱發現自己躺在他的大腿上,趕緊坐了起來,然後把屁股移到了沙發的另一側,嘴巴不知所措地說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找個可以躺的地方。」

    「沒關係。」余子詮點了點頭,然後站起身來伸展了幾下,轉頭問道:「要不要出門走走?」

    吳怡萱轉向了他,眨了幾眼,然後笑了起來。

    兩人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余子詮從一旁的椅子上拿起了件薄外套,就和吳怡萱一起走出了門。在沙發上,他倒蓋的手機螢幕還亮著,上頭一直顯示著:您有一封來自巧雯的訊息。

    唰!兩人才剛走到了巷子口,天空的雲突然降下了大雨,兩人一時找不到掩蔽,直接被淋成了落湯雞。

    「那裡!」吳怡萱伸手拉住他往不遠處的公車站牌跑去,剛好那裡有個小的亭子可以躲雨。

    余子詮擰了擰衣服,看外頭突然下這麼大的雨,應該只是午後雷陣雨吧?當他這麼想,天空就像是聽到了他的心聲,這場雨,下了足足五分鐘還沒有停下來。

    「怎麼辦?」吳怡萱問道。

    「就……」余子詮正要說,但是他瞥見了吳怡萱濕透的上衣,有點透出了內衣的顏色,他趕緊別過頭去:「就等雨停吧!」她見他這麼反應,也轉了過去,用手環抱住了自己的胸部,低著頭連話也不吭一聲。

    大雨潤飾了住宅區、田地、馬路還有小徑的每一個小角落。

在某一處的公園裡,有個小涼亭。雨滴落下、匯集變成了小水流,沖刷著臺階還有旁邊的步道。涼亭雖然有屋簷,但是稍微起了點風還是把雨給吹進去,裡面是一張石桌子被兩三塊石頭做成的椅子給圍繞著。石椅上坐著一個女孩,她雙手緊握著手機,螢幕裡是滿面未被讀取的訊息,緊盯著螢幕裡的聊天訊息,好一段時間沒有聯絡的人,不再點開訊息回應她了。她已經在這裡坐了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在大雨中,除了她一人以外,不會有其他人出現了。

    「余子詮……」女孩開口說道:「拜託你……點開訊息好嗎?」她握著手機趴了下來,悲傷隨著在眼眶打轉的淚珠流露在了臉上。淚水最終抵不住心中的痛苦,一滴淚滑過了臉龐後,情緒也像是扛不住最後一根稻草的駱駝從內心深處潰堤了出來。

    那傍晚,哭聲迴盪在了公園樹叢還有小徑之間的空洞,就連風也停止了躁動,大雨持續傾倒著,但卻阻擋不了這沉重不堪又惹人憐惜的哭泣。她哭到了雙眼腫脹難開、鼻涕淚水幾乎在臉上混成了一團,手臂再怎麼樣努力也擦不乾眼睛、鼻孔所受到刺激流出來的分泌物。鼻子不久後也紅腫了起來,但是她依然消除不了心中的疙瘩,哭累了,心情稍微緩和了一下,但悲傷又是一層疊著一層地不斷湧出,她想止住淚水也無從遏阻,只能趴在石桌上,任其漸漸滲進自己的臉還有桌面之間的空隙。

天空的烏雲,一卷一卷地滾來,就像是海嘯吞噬了天空。這時的路上,除了幹道上還有行車來往,田間小徑、鄉間小路連人的影子也見不著,水花在地上一朵一朵地伴隨著碎裂聲迸裂、綻放開來,原本的小水流也在低窪處淹成了一條小河,就算不是低地也被水給掩蓋了。

    公車站牌,兩人已經在這裡站了好一陣子,余子詮也對這場雷雨沒轍,頭一回在這樣的時間點沒有遇上颱風也可以下個二十幾分鐘的雨。吳怡萱看天空沒有放晴的跡象,想要藉此說些什麼來打破尷尬的僵局,但余子詮先開口了:「真是沒辦法……找妳出門玩卻遇到這種情況。」

    「沒關係,暑假還長著呢?」余子詮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天空中一段一段刷下來的雨絲。

    突然,夕陽微弱的紅光透過了黑雲的其中一道小破口。雲漸漸散了開來,雨滴開始降低了落下的頻率。

    直到最後一滴落在了地面上濺成小水花,余子詮才踏步走出了亭子,他看了看天空,說道:「時間感覺也不早了。我……送妳回家吧?」

    吳怡萱走了上來,從後面環抱住了他:「我想要說,那晚喝醉酒後,其、其實……我知道自己說了什麼。但是……」她停頓了一下:「但是我當時並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剛好心情舒坦……氣氛也不錯!我就……」

    「我……」余子詮說了一個字後,又把話給吞了回去。

    「我現在想通了!余子詮,我喜歡你。」吳怡萱抱地更緊了,似乎不想要放鬆怕他遠離而去。

    余子詮用手指摳了摳自己的掌心,她鬆開了手的同時,余子詮轉過身來抱住了她。

    「謝謝。」接著又輕輕地放了開來,把手擺上了吳怡萱的肩膀:「但……我想要跟妳先當朋友就好,可以嗎?」吳怡萱聽到這裡,一滴淚水從眼角落了下來,但馬上就被她用手抹掉了。

    「沒關係啦!我原本就沒有打算要交往的意思啊!」她用力地擠出了笑容說道:「那就先這樣囉!」她轉過身去,背著他越走越遠,在遠處的巷子口停下了腳步,揮手招了幾下。

    「還是我送妳回去吧?」

    只見她的手揮了揮,然後就轉頭跑進一旁的巷子裡了。

    「那就……再見了。」

    余子詮一個人,沿著大雨前走過來的路線回到了家門口。進到了客廳後,他無力地往沙發坐了下去,身體放鬆躺倒,叩的一聲,頭好像撞上了什麼東西?他抬起頭往下一看,是他的手機,已經被撞到陷進了沙發的坐墊縫裡。他伸手把它給挖了出來,但無心再點開查看訊息,長按電源鍵關機後,隨處一擺就闔上眼睛休息了。

    夕陽的微光,很快地就與黑夜交替。公園裡的亭子,莊巧雯仍趴在那兒的石桌上,一陣寒風徐徐吹了過來,她抖了好大一下,涼意把她從睡意中給拉了出來。揉了揉鼻子,她瞇著眼睛坐起了身子,兩手抱著胸相互搓了搓手臂,剛剛哭腫的雙眼還有些睜不太開,但心裡的不適感睡了一覺後明顯淡掉了許多。她忍著冷空氣的包圍,緩緩地離開了石椅,走在小徑的途中,她不斷地抬起頭來看在黑夜中閃耀的星點,公園這處離住宅區還有段距離,所以光害不太嚴重,如果更仔細的看,其實可以看見滿天的星海。

    「妳知道嗎?在第一天認識妳時,我就覺得我找對人了。」余子詮曾經這麼說過,這段話也在莊巧雯抬頭時飄進了她的腦海中,她記得當時並沒有太在意他的話,只是隨意地回了句:「什麼意思?」

    「妳啊!就像我眼中的北極星一樣,我想要跟妳一直當朋友,不論到了天涯海角。」莊巧雯想到這,只是對著空中笑了幾聲,然後低下了頭小聲地說道:「我也是。」

    這一夜的風颳得大,從屋內往外看,時間越晚、樹木或是草叢搖擺得也就越張狂。接近半夜時分,又是一陣大雨傾倒了下來,再一次地刷洗了大地表層。

繪師:popcor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