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筆錄拾參【畢業旅行】

TonyKuna | 2020-11-08 13:54:12 | 巴幣 5 | 人氣 121

葬僧
資料夾簡介
是愛! 愛教會了我一切
最新進度 後記。

-提醒-
故事內容含有暴力色情大量不良行為示範,如年齡未滿18之讀者請自行斟酌觀看。
劇情出現的人名、地點、事件為虛構故事,如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_____


貳零零貳年玖月拾參日

    明天就要畢旅了。

    學校給整個年級的學生隨意的分組,說是要讓同學間在最後這一學年準備考試前,可以多一次機會相互認識彼此,除了小組分隊是自己找以外,用餐還有晚上飯店的分房都由學校負責,就連遊覽車的座位也是。

    余子詮收拾了行李,坐在床頭,翻閱著明天的行程說明冊。

    「這到底是什麼爛座位……」他雙手緊抓著內頁,目光直盯著遊覽車座位分配表,他沒有被分到莊巧雯的旁邊,反倒是吳怡萱取代了這個位置。這其實還好,他本想說跟莊巧雯溝通一下應該可以說得過去。但是……他更在意的反而是坐在莊巧雯旁邊的人——陳琪。學校的老師八成沒搞清楚狀況,余子詮越想越氣,已經跟老師反應這個座位的事也有一個禮拜了,怎麼就換個座位卻遲遲不願意動作。

    她的座位旁,被杵盛凱那幫人團團圍了起來,看班級的號碼,還有好幾個都是放牛班的學生。位置不在旁邊就算了,還被分在不同車,余子詮就怕這幫人出什麼鬼點子來亂搞。

    通常前一晚睡不著都是因為既期待又興奮的心情,但這一晚卻完全不同,沉悶的心情擾得他無法安心闔上雙眼。

    體力終於在半夜兩點多耗盡,余子詮疲憊地閉上了眼。

    不到三個小時,他就被鬧鐘給吵醒了。拖著沉重的身軀,簡單地打理了一下,他拉上行李,往附近的公車站牌出發。有個人,也是帶著個行李箱,早已站在那裡等車了。

    「余子詮。」她開心地招手。

    「妳也太早了吧?」余子詮舉起了手掌向吳怡萱打過招呼,然後將行李箱拖到了站牌旁定位,一屁股坐在了行李箱上頭。

    「哈!」兩人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哈欠。

    「呵呵。一早就這麼有默契呢?」

    「想太多。」余子詮冷冷地說,他現在只想趕快坐上遊覽車好好睡一覺。

    「呿!真不有趣!」吳怡萱先是嘟嘴,然後又向余子詮吐了吐舌頭。

    公車來了,兩人上去後,余子詮直接開睡,沒留半點時間讓吳怡萱可以開話題。

    到了學校,已經可以看到零星的人開始在穿堂集合了。遊覽車已經在一旁的車道上整隊預備好了。

    待全部的人整好隊,做完逃生演練,已經是三四十分鐘後的事了,余子詮一直撐著沉重的眼皮試著不要睡著,連去注意莊巧雯的精神也沒有。

    上了車,導遊拿起麥克風,開始了他那倒背如流的演講,再大的噪音還有同學吵雜的聲響對余子詮來說已經都不重要了,一坐上椅子繫好安全帶的他直接開啟沉睡的模式。

    第一天的行程,對余子詮來說,沒起什麼太大的興趣。雖然是和同學一起出來玩,體驗很特別,但自從思緒清楚之後,他的心思就都放在莊巧雯的身上,即便看不到她也是一直掛心著。每一次到點下車,只要一離開車門,一定先擠出人群,想要試著尋找她的身影。還好,他們那一車還有幾個同班同學,每次看到她都是跟同班的笑著走下車,而陳琪他們那一夥人則是從另一個車門下來,余子詮便放心不少。

    「等一下下車我們不集合!直接往餐廳內移動,我們學校是祥龍廳,在門口進去後的右手邊,廁所大門進去後直走,但是等等統一先往用餐的座位集合!點完名要方便的再自己行動!這樣清楚嗎?」等大家統一回答後,導遊接著說:「桌號就照著手冊裡名字旁的編號下去坐。」

    車子停下了,來到了畢旅一定會到的中式合菜餐廳。

    「趕緊下車,用餐時間有限!」他才剛喊到一半,幾乎整車的人都站起來在等了。

    下一秒,一窩蜂的人群湧進了餐廳,本來在門口站好要維持秩序的人員被擠到了牆邊。

    用餐時間,是余子詮整趟旅程覺得有意義的其中之一,因為莊巧雯跟他排在了同一桌,而陳琪他們則是和放牛班的同學排在了一塊。下車不久,兩人終於走在了一起,莊巧雯揹著她的小背包,面帶喜悅地黏了過來,左手手指直接扣緊了余子詮的右手。

    「今天早上好玩嗎?」

    「有妳在的地方,哪一次不好玩了?」余子詮靠了過去,兩人用鼻尖相互摩擦了幾下。

    「吃飯,吃飯。」看莊巧雯笑得那麼開心,或許自己早上多慮了。余子詮見她這樣又更放心了,但是堤防他們那夥人的戒心還沒放下。

    一頓飯吃下來,余子詮沒說什麼話,反倒是莊巧雯跟吳怡萱一直在開話題跟其他人聊天。莊巧雯看她的臉色怪怪的,於是挪了下屁股,靠到他的耳邊說:「怎麼了?是不是有心事?」

    「沒、沒事啦!」余子詮尷尬地笑著回答。

    「不用擔心我,你也要記得好好玩,難得出門來了。」

    「莊巧雯說得對!出來就是要玩啊!」桌子另一頭的同學遞過來一大罐飲料。

    「謝謝。」余子詮伸手接過,然後倒了些在自己的紙杯內。

    「沒事啦!我有跟隨車的老師要求過換位置,他也同意了。我現在是跟同班的人一起坐。」

    「那陳……?」還沒說完,莊巧雯就好像猜到自己要問什麼了。

    「他跟她。」她的手指了指陳琪那一桌的女孩子——林惠敏。

    「好吧!」余子詮放鬆的臉又再次露出了笑容。

    「對嘛!這樣才對。」吳怡萱站起身來:「大家乾杯!」

    「好!」全桌都站了起來。

用餐過後,余子詮覺得心裡舒坦了許多,就算看不見莊巧雯,也能開心得欣賞起沿途風景,跟同車的同學在車上一起搶麥克風唱歌。旁邊的同學原本看他一臉嚴肅不太好親近,在一上車就找其他人聊天去了,自從中餐過後,在他一坐下便覺得變了個人,就這樣余子詮跟他聊了起來。

    那人是陳琪的狂熱粉絲,聽起來有點像是變態,那人居然能夠知道陳琪一切的故事還有即時的消息,但他有一點沒有做到——他並不知道莊巧雯還有陳琪之間的事,他只知道莊巧雯因為不愛陳琪了所以兩人最後分手,而林惠敏只是陳琪的好朋友,並不是女朋友。這件事跟余子詮理解的並不相同,因為那天放學,自己看到的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算了,還是不要戳破他對於陳琪的幻想好了!余子詮心想,邊聽他分享陳琪的種種過去還有光榮事蹟,或許聽到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自己可以對那傢伙的想法改觀。

    聊著聊著,他接著談到了杵盛凱,在他的口述中,杵盛凱是個富二代,雖然陳琪也是,但兩人對於金錢的價值觀卻是天差地遠的。陳琪無論如何就是那種像是君子般的高尚人物,就算出生富貴人家,也不會隨意地揮霍。而杵盛凱是個敗家子,用金錢來收買小弟還有嫖妓。

    「反正整個人的形象就是「垃圾」的究極形態就對了!」看他用那炯炯有神地說出這句話,不禁讓余子詮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

    「沒有沒有。不是你好笑,是覺得你形容的好生動!」

    「是吧!是吧!」他被稱讚得咧嘴笑了好久,繼續接著把他所知道的事都講了出來。

    兩人往後的行程,只要是上了車,余子詮就會開話題讓他繼續講,他講故事的感覺,就好像他是陳琪本人似的,感覺那些事都曾發生在他身上一樣。

    「我其實很好奇。」

    「恩?」這是余子詮第一次提問,他睜大眼睛想要聽仔細些。

    「你……是怎麼調查到這些故事的?」

    「這倒是有人第一次這樣問我。以往我都沒這麼認真地聊過我觀察的對象……但是,這不太方便露露,哈哈哈……」他抓了抓頭。

    「好吧?那你繼續說吧!剛剛陳琪考試的那一段。」

    「喔好!」他又開始劈哩啪啦地說起來。

    時間很快的,就來到了第一天入住的飯店。

    突然畫面閃過了他的腦中,余子詮心頭一緊,拿出了手冊翻了幾頁。

    「怎麼了?突然那麼緊張?」旁邊的同學問道。

    「晚會是今天晚上嗎?」他用手指沿著時程表一行一行地確認著。

    「晚會?喔對啊!」他說完的同時,余子詮手指剛好停在晚會的那一格。

    「呼!那沒事……」

    「怎麼了?這樣緊張兮兮的?難道……」

    「恩?」

    「你害怕玩團康遊戲?」

    「不是……只是突然想看一下行程表而已。」余子詮給他翻了個白眼,心想:還好第一晚有晚會的活動,那就不怕陳琪他們亂搞事,但是第二晚……。

    遊覽車緩慢地駛進了一座吊橋,橋的另一頭是一堵高牆,牆的下方有個拱形的洞口。穿過去,看到的是一大片像是村落的地方,有商店街也有住宅區,甚至還有傳統的電影院。在村落的中心位置,有做像是城堡的建築物。街道上燈火通明,尤其是那座城堡的周圍,有個一圈接著一圈的探照燈圍繞著。

    「歡迎來到,童話渡假村。」導遊用帶有腔調地口音開始說起話來。

    「童話渡假村?」余子詮小聲地自言自語著。

    「這裡是我們今晚要入住的地方,往右手邊看可以看到一個像是馬戲團劇院的地方,那裡是我們等等晚會的地方,請待會放好行李後,於七點半在那邊的大門口集合。」導遊吞了吞口水,接著說:「左手邊就是住宅區了,也就是晚上過夜的地方,一棟房子有十層,一層住四組人,分組在手冊裡面有。待會兒下車先整隊,我要發房卡!中央的城堡是餐廳,明早八點前請到那裡的一樓大廳集合。我們還有老師會住在住宅區對面的復古旅店,如果有狀況請直接到對面找我們或是撥電話。」

    「那商店街呢?」有人舉手問道。

    「那是明天早上的行程,我們會在度假村待到中午十二點才離開。如果明天早餐越早用完,就有越多的時間可以逛街!」

    說完,整車的人都在歡呼。

    不知不覺,遊覽車在被住宅區建築環繞的大街上放下了所有人,然後就是點名、拿房卡、解散。

    那一晚經歷了什麼事、玩了些什麼,余子詮已經沒什麼太多的印象了,只記得自己開心,莊巧雯很快樂。

    第二天醒來,時間是早晨的六點鐘左右,看同房的都還沒醒,墊著腳尖走出了房門。

    余子詮來到了住宅區的大街上,外頭的街上滿是清晨的霧氣,一個人影都沒有。他沿著人行道,試著邊走邊記沿途的景色,擔心等等霧還沒散走不回來。

    走著走著,開始有些綠矮叢出現在路邊。

    「這地方也有公園嗎?」他繞了進去,裡頭有撲滿小石子的步道,還有一座大池塘。上方有一座木橋橫在那裡,木橋上有個人影。余子詮靜靜地沿著石子步道走了過去。

    「妳怎麼會在這裡?」

    「早安。」莊巧雯轉過來微笑道。

    「睡不著嗎?」

    「太早醒來了。想說離吃飯還有些時間,就出來亂晃。」她的手中握著一根紙捲筒,余子詮一看就知道那是魚飼料了。他的頭左右來回在附近望著,終於找到了池子邊的飼料販賣機。

    「畢旅沒分在同一組都沒機會跟妳說上一句話。」余子詮用手撥了撥她瀏海上的小葉子。

    「你現在不就在身邊了嗎?這樣就足夠了。」她邊說邊把紙筒移了過來,余子詮伸過手掌。倒了些飼料在手心,余子詮微笑地看了她一眼。

    「喜歡嗎?」

    「當然喜歡啊!」她撒了幾顆在池面上,很快就被紅白色的鯉魚一個個擠上來吞掉了。

    「恩。」余子詮也撒了些下去,魚兒剛衝上水面的瞬間,感覺左臉頰有什麼貼了過來。

    「我還喜歡這樣!」莊巧雯害羞地趕緊撇過臉去。

    刷!一把全撒了下去,余子詮繞到了莊巧雯的背後,抱住了她。

    兩人不說話,聽著湖面的水波聲,樹叢因風而響起的窸窣聲,還有,內心相連的脈動。

    「我愛你。

貳零零貳年玖月拾伍日

    今天入住的飯店,不及昨天渡假村的精彩,頂多就是多了幾顆星,看起來高級些罷了。少了讓人可以隨意閒晃的時間還有空間,對余子詮來說就跟外頭的旅館差不多。

    「咳!」清了清嗓子,今天是整趟旅程最重要的一天,只要過了今晚,沒事就可以放下一切戒心了。余子詮心裡這麼想,外表強裝出沒事的樣子。雖然看起來是很僵硬和生疏的演技,但莊巧雯卻一點也沒察覺。

    奇怪?小黑跟我們同桌嗎?余子詮剛來到餐桌,就看到川冠宇坐在其中的座位上。他拿出手冊來查看。的確!不知道為何今天桌次的人比較不一樣,但還好他跟莊巧雯分在同一桌。

    大家都就座後,小黑突然站了起來:「我來幫大家裝飲料吧?」

    余子詮意識到他這句話背後的意思了,特別提防他遞過來的飲料杯。他一杯接一杯傳了過來,余子詮刻意交換了自己還有莊巧雯的飲料,餘光瞄到小黑的表情有些不對,心理倒是有些得意:哼!被我猜中了吧!

    開飯了,余子詮將飲料罐移到了自己的附近,避免給小黑拿到手,如果莊巧雯喝完要再裝由他來服務就好。一道一道蓋著銀白色半圓蓋子的菜送了上來,打開來都是令人驚嘆連連的精緻料理,水準跟上一個度假村的等級差了不知道多少,每一盤都像是藝術品一樣,讓人捨不得動筷子去破壞它的美。

    余子詮邊看,一手拿起了飲料杯喝了口。

    「幹!」他小聲地發出音來。

    「怎麼了嗎?」莊巧雯拍了拍他的背。

    「沒、沒事。」慘了……怎麼會那麼順手就把飲料拿起來喝,余子詮心想,接著肚子開始異常地攪動了起來。

    「我……」他皺著眉頭轉過去看了眼莊巧雯。

    「你怎麼了?」她小聲地說道。

    「我、我去趟廁所。」

    「喔、喔好。需要我陪你嗎?」莊巧雯看她臉色不太好。

    「沒事啦!我去去就回!」余子詮站起身來,感覺東西就快要衝破防線了,趕緊靠到莊巧雯的耳邊說了聲:「自己小心注意。」

    「真的不用我陪嗎?」

    「不用……。」說完他直接快步離開座位。

    遠處的那一桌,杵盛凱正伸長著脖子望了望,然後轉過頭去:「解決了。」


    莊巧雯跟同桌的同學聊著聊著,也喝起了飲料。

    「奇怪?這飲料的味道怎麼怪怪的?」

    「會不會是飲料壞掉了?」旁邊的同學說道。

    「不知道……」

    剛要拿起筷子來吃東西,莊巧雯覺得頭開始有些暈了起來。恩?感覺不累啊……怎麼那麼想睡?

    她正要倒下,一人從後方抓住了她。

    「妳還好嗎?」林惠敏剛好經過了她的這一桌。

    「她說飲料喝起來怪怪的,然後就突然這樣了……」旁邊的人慌張地說著。

    「我送妳回房間吧?」林惠敏彎下腰扶起了她。

    「可是……」

    「我跟她同房,沒關係的。」

    「恩……還是要向老師告知一聲?」

    「那可能要麻煩妳了?」林惠敏微笑著說道,然後將莊巧雯扶站起來。

    「喔……好的。」

    「妳們要去哪裡?」剛走到餐廳的門口,老師那一桌有人站起身來喊道,同時間幾乎全部的人都看向了門口。

    「她有點不舒服,想要回房間休息。」林惠敏扶了她一下。

    「好!記得要小心!」老師似乎沒有多想什麼就坐了回去繼續聊天。

    余子詮剛回到餐廳的座位。

    「莊、莊巧雯呢?」他問道。

    「她說不太舒服,跟她同房的女生送她回房間了。」

    「同房的?」他趕緊抬頭掃視餐廳的的座位。該死!他們都跑光了!余子詮轉身又跑了出去。

    「奇怪?他是怎麼了?」

    叩叩叩叩叩!一陣狂亂地敲門。

    林惠敏向前轉動門把。一隻腳踹了進來,直接重擊她的肚子,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門外,余子詮一臉憤怒地走了進來,牆邊突然揮出了一拳,他低伸閃過,但是沒意識到下方還有一隻腳掃了過來,直接正中他的下體。

    下腹迅速地痙攣,余子詮向前跪了下去。

    「架起來!」好幾個人從背後抓住了他,將他抬進了房間內。

    這些人都是放牛班的學生,怎麼全集中在這裡。往房間內走去,更是令人作嘔,全部都是裸著身體的人,圍著一張雙人床在打手槍。

    「什麼情況?」床上有兩個人正在那搖來搖去,余子詮一看就知道是杵盛凱還有陳琪了,那……

    果然不出他所料,被壓在床上的那人正是莊巧雯!但是,她昏倒了,看起來還在沉睡的樣子。那兩人莫明地擺動讓他更不敢往下看去。

  「幹!」他一時暴衝,差點那些人都拉不住他。

    啪!一巴掌直接打在了他的臉上。

    「他媽的!老娘你也敢踹!」林惠敏擋住了他的視線。

    沒錯,他沒看錯。那兩人正在強暴莊巧雯!

    「怎麼?沒看過大場面是吧?」林惠敏脫下了衣服,然後用手指摳了摳他的下巴。

    「呸!」一口水直接吐在了她的臉上,林惠敏用手抹掉後,大喊了聲:「抬過來!」那些人照著她的話,將余子詮拉到了床邊的椅子上,然後用手銬還有麻繩限制住了他的行動,然後再用膠帶一圈一圈地將他的嘴給封了起來。

    余子詮轉過頭去,他不想看到莊巧雯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被一群禽獸上下其手的畫面。

    林惠敏抓住他的頭,然後扭正:「給我認真的看!看她那像是妖豔賤貨的身材被一群野獸強暴的畫面!」

    「嗚!」余子詮給他們逼出了眼淚來,不斷地在椅子上扭動著。

    「啊阿阿阿!」杵盛凱將下半身用力一頂,發出了呻吟的聲音,那條管狀物抽了出來。他沒有戴!余子詮,雙眼充滿了血絲怒視著他,整張椅子感覺快要被晃到解體了。

    「換我啦!」陳琪躺在莊巧雯的下面,快速地震了起來:「啊阿阿阿阿阿!」他的下體癱軟地晃了出來。余子詮見到這一幕快要昏倒了,直想扯掉這些東西,衝上去給群垃圾一頓教訓。

    「來!換你們了!」兩個後方正摩擦著下體的人跳上了床,一個從鑽到了背部,抱起了她,另一人則是像杵盛凱一樣從前面的位置趴了下去。

    「啊阿阿阿阿阿!」封住嘴巴的膠帶,變成了一條細線,余子詮終於喊出了聲音:「我要殺了你們!」

    「哈哈哈哈!你們聽到了嗎?他說要殺了我們?」杵盛凱笑著走了過來,一拳打進了肚子裡,余子詮覺得肚子裡的東西都要被翻出來似的,咳出了好多口水。

    啪!陳琪一掌打在了他的眼窩旁,眼前瞬間黑了一片。

    「給我看清楚了!她不過就是個玩具!」杵盛凱捉住了他的頭髮,把他拖到了床邊。

    「啊阿阿阿阿阿阿!」床上的那兩人一起發出爽快的聲音,然後前面那人先拔了出來,下面的人在莊巧雯胸前揉了兩下後,才翻下了床。接著,又是兩個摩擦槍管的人爬上了床。

    莊巧雯這時微微地睜開了眼。

    「怎麼那麼晃?」看到眼前有個人正在舔自己的嘴唇,她尖叫了一聲,但是四肢卻被固定住了。

    「好、好痛!」她大叫。

    「喔喔喔喔喔!她醒來囉!你的女主角醒來了!」陳琪扭曲的臉靠了過來說道。

    「你們在幹嘛!走開!」她想要掙脫,但是腦子越清醒,越是覺得下體還有肛門被什麼東西給不斷地撐開。終於,她看清楚了那些在她身上的人在幹嘛?

  「呀啊啊啊啊!」她聲嘶力竭地尖叫,但是被壓在身上的人給摀住了嘴。

  「哈哈哈哈哈哈!」杵盛凱放聲的大笑,接著轉過頭去。

  「全部的人一起上!」

  「啊阿阿阿阿阿阿!」在此同時床上的兩人發出了呻吟,莊巧雯只覺得有什麼東西被灌進了下體。

  「好!」一群打著手槍的人爬到了床邊,一瞬間,各種角度的白色濃液撒在了莊巧雯身上,她撇過頭去,但是還是避免不了被噴到了眼角,更甚至有一些慢慢地流進了耳朵。

  「啊阿阿阿阿阿!」下面的那個人也用力地頂了一下,將他的也灌了進去。

  余子詮整個人連帶椅子向前衝了過去,倒在了莊巧雯身上。

  「余子詮!」她看到他了。

  「滾開!」杵盛凱將他一拉,然後順勢跳上了床。余子詮向後倒了過去,頭撞上了地板,痛得四肢頓時無力扭擺。

  「再開一局!」陳琪也爬了上來。二話不說直接將他的下體強行桶進莊巧雯的下面,莊巧雯痛得用力縮了下,陳琪一臉興奮地說道:「好、好爽!你也那麼喜歡我嘛!」說完,再接續用力搖了起來,每一次都是頂到最後,莊巧雯痛得被逼出了眼淚,然後奮力地扭擺著。

  「很好很好!」杵盛凱見狀也興奮地歡呼起來。

  「我也來吧!」林惠敏也跨上了床,背對杵盛凱跪了下來。

  「騷貨!」用力地拍了下她的屁股,然後也肉棒直接插了進去。

  「啊!好爽!」林惠敏呻吟道:「再來!再深一點!」

  「耖你媽的!看我幹死妳!」杵盛凱說完,加大力道地頂了進去,然後邊喊道:「其他人,給我堵住她的嘴!」說完,蜂擁而至的棒狀物擠到了林惠敏的嘴前,不斷地送進去又抽了出來,一根接著一根讓她的口水幾乎停不下來的流著。

  「陳……」一個人影,從門口走了進來。

    莊巧雯忍著痛轉過頭去想要求救,正好與那人對上眼。

    「三小啦!」那人大喊了一聲,直接掉頭跑了出去。

    「我求求你,放過我……」

    「閉嘴!閉上妳的狗嘴就沒事了!」陳琪喘著氣說道。

    「啊阿阿阿阿阿阿阿!」他又再一次地抵向了最深處。莊巧雯則是痛的臉糾結成了一團。

    「哈!啊!啊阿阿阿阿阿阿!」杵盛凱踮起了腳尖,向前走了幾步。林惠敏面前的群棒一根接著一根地射了出來,有的還貼在她的鼻孔,差點給她嗆個半死,不斷地咳起嗽來。

    倒在地上無法動彈的余子詮用盡全力地哀號,但是都被那群野獸的呻吟給掩蓋過去,等到他已經哭乾了淚水,突然一股力氣將他拉了起來。杵盛凱抓著他那流著淚痕的臉,賞了一個巴掌:「一隻微不足道的小生物!只會哭……有什麼用?」他穿好了褲子,開始對旁邊的人指指點點:「快一點!趕快打理一下自己的衣服,時間差不多了!」很快的,放牛班的人走得一個也不剩,陳琪牽著林惠敏的手,杵盛凱走在後頭帶上了門。

    莊巧雯扭了下身體,想要引起余子詮的注意。

    「對不起……是我……都是我的錯!」余子詮低下了頭。

    「沒事的……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莊巧雯也跟著留下了淚水。

    「我還是……沒能保護好……嗚……」

    「沒事了……真的沒事了……」莊巧雯強忍住淚水帶來的情緒。

    時間已是晚上的八點鐘左右,大部分的學生才正從餐廳的位置要回到房間,有些人吃得比較快的已經先離開了。

    「呀!」一聲尖叫,穿過每一間房間的縫隙,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一群女學生衝出了門口,往四處散去。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一輛輛的警車還有救護車到場。莊巧雯蓋著被子用擔架送進了救護車,後方則是由醫護人員攙扶著的余子詮,低著身軀也走進了救護車。飯店的車道,背團團的人群給圍了起來,大家都在議論紛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全部的人現在回到房間!十分鐘後開始點名!」一名導遊站出來大喊了一聲,接著老師也開始協助將學生趕緊趕回房間,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