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 TURN UP 8

作者:大俠│Fate/stay night│2021-10-23 21:23:53│巴幣:94│人氣:286
TURN  UP  8 心中劍



  大英博物館地下室,某個房間看起來像正在實施奇怪的宗教儀式,兩個圓圈魔法陣,一綠一紅,各自放置正規不死者封印卡和贗品封印卡。

  無法被普通人辨明的文字符號以數據奔流的方式在上下跑動,一位紅色自然捲長髮的女性全神貫注,不得半秒鬆懈地觀察著。

  放寬視野,在這個點滿蠟燭的地方,白布長桌擺滿瓶瓶罐罐與文件紙筆,相反方向的幾張床上有兩、三個昏迷的人被五花大綁,不說還以為是到了什麼瘋狂科學家的實驗室,進行慘無人道的生化研究,製造出一系列只有在科幻作品裡才看得見的怪物。

  但不必想得太黑暗,這裡是終戰盟首席幕後研究員,「瑪提妲‧波曼」的專屬辦公處,所做的也只是針對騎士封印不死者卡片的真相辨明。

  雖然感覺稍恐怖了點,但瑪提妲卻有輕微的潔癖,因此你不會瞥見任何血漬或骯髒的布料廢品,用的也是最上等的香精油,掩蓋地下潮濕陰冷的氛圍。

  隨著訪客的到來,一股雪茄味飄進,她的潔癖限於會使人觀感難受,而這種雪茄恰好能跟瑪提妲的香精油相輔相成,她並不排斥。

  門開,走來一男一女,男子身形高瘦,留有烏黑的及腰長髮,暗色系的大衣和長褲,面容也消瘦陰鬱;女子用灰色斗篷遮蓋大部份的臉,依稀只能瞧上她的銀灰頭髮,姿色也不錯。

  「有進展嗎?」男子以低沉的聲音問道。

  瑪提妲回道:「很有限,即使是我熟悉的空間壓縮魔術,迫於材料珍貴且變數過多,實在不敢放開手腳去進一步剖析。」

  「連開創出空間壓縮的您都無法分析,還有誰能呢?」女子的語調輕細如貓。

  瑪提妲自嘲道:「唉……或許就是這種魔術太新穎,才惹來時鐘塔那些死板的老頑固們一直不肯接受我的理論。」

  男子吐出一口煙霧,又道:「豈止?空間壓縮、魔術科學綜合應用、考古學博士、現代戰爭發展相關議題,任何一項成就拿出來單獨探討,妳都毫無疑問可以開設新學科培育徒弟了,冠以『君主(Lord)』的稱號也沒問題。」

  「是呀,終戰盟裡很多成員也非常喜歡聽您講述的課呢,瑪提妲教授。」女子稱讚道。

  瑪提妲不失禮節地微笑道:「謝謝妳,格蕾,但我的真才實學跟咱們親愛的君主‧艾梅洛二世閣下一樣,在想保持魔術神秘和傳承的時鐘塔裡是難以生存的,被排擠的我多虧大衛吸收進終戰盟,我的所學與創新終於找到發揮的空間,我想,你應該最清楚這種滋味對吧?韋伯。」

  艾梅洛二世,本名韋伯‧維爾維特,即為這位男子,君主則是來自魔術協會學園時鐘塔對於12種科系最高階者冠以的稱呼。

  「接納本該不存在的『第十三位君主』……」韋伯道:「對那些思想古板的傢伙們而言恐怕比找方法通往根源還要難。」

  「罷了,時鐘也只有12個刻度,硬加第十三個無非是破壞圓滿的平衡,亦如我的空間壓縮魔術,四方為基礎,八方為穩固,多加一個角讓陣法紊亂掉可是大忌。」

  「話題轉了一圈又回到這些封印卡上面了,排除掉玩家們持有的,既然有人可以仿造出類似的成品,妳的技術就無法嗎?」

  「怎麼講呢……理論是相似沒錯,但若是沒有足夠穩定的『柱』和龐大的『間』,媒介和封印都可以很容易被消滅,玩家們的卡片兩者皆有,但仿造的卡片我能看得出來,它的柱像隨意釘下的地基,容納物質的能量所形成的間也不多,壞處是封印不穩定,好處卻是能輕鬆取下被容納的物質。」

  格蕾問道:「這代表敵人的技術不到位嗎?對我們來說是好事吧?」

  韋伯道:「不,製造出這般劣質品妄圖參加不死者的戰爭,未免太兒戲了,從凜的回報中提及,幕後主使很大機率就是那個JOKER,能輕鬆製造出固有結界,卻不能完全造出等同於玩家們的封印卡,怎麼想都不對勁。」

  「Whydunit?」

  瑪提妲道:「既然如此,我們幾個想破頭也沒用,約個時間去跟BLADE見上一面,他應該會給我們一些不同的解答。」

………………………………………………………………………………………………………………………

  地獄周第五天,即將在接下來的周末兩日進行四場次的售票開演,最後的調整階段,全員神經緊繃,所有的幕前幕後必須一次到位做完整的排練,雖然過去幾天因為不死者的騷擾而讓凱莉的心情低沉,但在面對準備已久的公演還是表現出專業的舞台監督風格,身為演員,就是要隨時切換自如。

  其他演員試衣試妝,舞台忙上忙下搬運佈景道具,凱莉忽然被羅蘭教授叫住,說要先去見查理校長一趟。

  「報告!」

  「請進。」

  查理校長端坐於辦公桌,而他右手邊是聖法蘭克的副校長,女性,名為杜蘭朵‧弗朗西斯。

  「校長好,副校長好。」

  「凱莉‧亞伯拉罕,明天開始就是公演了,緊張嗎?」

  「不,我已經做好準備,只差將其完美呈現給觀眾。」

  「嗯,羅蘭教授這段期間給我做過很多次報告,他對妳的表現讚譽有加,果然當初我和他堅持要妳扮演亞瑟王是正確的決定,面對學校的大股東施加壓力也無所畏懼。」

  校長所指的必是伊卡洛斯家大小姐的事情,凱莉絕對想不到凱薩琳正在被凜和露維亞給「軟禁」,壞心的繼母跟在她屁股的三隻小豬付出慘痛代價,再也不能參與公演。

  「請問,您叫我來所為何事?」

  校長堂而皇之將一張畫有螳螂的紅心A卡片和愛心狀腰帶置於桌面,令凱莉眼睛為之一亮。

  「看到這些物品,妳應該心知肚明了吧?」

  「騎士腰帶?」

  「凱莉,這幾天過得很不順遂又非常奇異,我也就不繼續隱瞞身份,我和副校長都是終戰盟的一員,選擇聖法蘭克當據點正因為想在學生裡面挑選出適合持有腰帶與卡片的人,妳已經證實自己的資格,現在,我將把這第三條腰帶賦予妳。」

  「您是說……選我當假面騎士?」

  杜蘭朵道:「凱莉,擺在妳眼前的是一項選擇,以妳的性格,自己和身邊朋友都受到本不相干的威脅,難道妳不想掌握住跟BLADEGARREN相同的力量,為自己、為朋友、為這場皇牌戰爭可能的無辜者們挺身而出嗎?」

  凱莉顫抖著手拿起腰帶,昨晚才思考著沒有腰帶,今天這份機會就降臨,要說此刻的內心天秤,當然是更傾向願意。

  查理校長道:「凱莉,如今這腰帶與卡片相當於屬於妳的『石中劍』,唯有妳可以拔起,但如果選擇拔起,承擔這份力量的責任就是守護人們,成為終戰盟的玩家之一,進入這場皇牌戰爭,已經與真正的亞瑟王有過交心的妳,不可能拿不出決意的吧?」

  不知為何,凱莉回憶起從大英博物館返家途中龍曾對她說明的,保護人們免於威脅、獲得自由,這就是假面騎士的存在與戰鬥意義。

  機會來臨,捨我其誰?

  「抱歉在妳這麼忙的時候佔用到妳的寶貴時間,總之這兩樣東西先交予妳,妳若選擇不當,我們也不會有任何怨言,畢竟要讓事業即將飛黃騰達的妳投身於與不死者的戰鬥,風險實在太大。」

  杜蘭朵道:「先回去好好思考,這是妳人生中一項非常不同的十字路口,權衡利弊得失之後再給我們答覆。」

  凱莉輕輕點個頭轉身離去,寂寥的背影和躊躇的步伐,意志堅定的她不想當兒戲,扮演英雄和真正成為英雄,那種負擔並非跟同齡人玩玩遊戲能比擬的。

  「她會的吧?查理曼。」杜蘭朵問。

  「絕對會。」查理校長道:「經歷性命之憂,聽聞皇牌戰爭的始末,周遭又有這麼多聖杯戰爭受害者的現身說法,應該這麼講,她和先知茱莉安娜打從最開始就註定無法割斷跟新一輪戰爭的關係。」

  「那就好,這麼一來你和大衛來聖法蘭克找我,還讓你當我這實質校長的影武者,一切的努力都沒有白費。」

  「等時機成熟,凱莉‧亞伯拉罕的人生將達到其他人不能企及的高度,我這位紅心的王也會成為她的助力,沒問題吧?My Master(吾之御主)。」

  「求之不得呢。」

………………………………………………………………………………………………………………………

  回演藝廳路上,凱莉一直低頭俯視那腰帶,BLADEGARREN都是銀白色匣子,怎麼這個只是一塊紅心的樣子?好奇之下她學龍把腰帶放置於腹部,兩側延伸出帶子雙面圍繞凱莉的腰際。

  再來該怎麼做呢?龍是插入卡片再翻轉機關,這紅心腰帶左看右看都不像要用此種方式,等等,紅心的中間好像有條細縫,該不會是類似刷卡?

  未知會發生何事,凱莉頗緊張地把那張紅心A從上而下縱向刷過,產生語音:

CHANGE

  黑色壁面投射出,慢慢朝凱莉接近。

  「咦?等……等等,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整個人穿過,黑衣銀甲帶點狂野花紋,紅心狀的螳螂複眼與頭頂觸鬚,當變身成功,代表凱莉確實是被挑選上的人,不是被終戰盟認可,而是腰帶與卡片本身。

  忽然,一連串的影像灌輸進頭腦,那些是假面騎士劍原生世界關於此位紅心騎士的「記憶」。

  「種族戰爭……JOKER……相川始……CHA……CHALICE?」

  凱莉陷入頭腦風暴中,黑影罩住其身,把她帶往演藝廳外部角落,那是羅蘭教授發揮自己的不死者能力。

  「嚇死我了,凱莉,幸好校長室附近沒什麼人,沒事亂變身幹什麼?」

  「咦?這裡是……演藝廳?而且怎麼是你啊?教授。」

  「目前盡量低調些,我怎樣也沒想到妳會差點在大庭廣眾之下變身。」

  「這麼說教授你也是……終戰盟的?」

  「妳在這裡等會兒,我去裡面叫幾個人出來見見妳的新面貌。」

  凱莉幸虧是沒被不知情的同學們看見她一身像在玩COSPLAY的裝扮,羅蘭教授把龍、凜、櫻、RIDER給傳喚來,第三位玩家以這種滑稽又突如其來的方式登場。

  「喔……」凜驚嘆道:「這就是用紅心A變身的假面騎士?叫啥名字?」

  龍回道:「CHALICE,順帶一提,這種樣子就是紅心類別A不死者的真實姿態,跟BLADEGARREN那些只是利用不死者力量進人造裝甲的原理不同,CHALICE的腰帶直接將變身者完全轉為刷過卡的不死者。」

  「CHALICE……『聖杯』呀,真是挺微妙的名字。」

  「別自顧自地談論啦。」凱莉慌慌張張道:「該怎麼變回原樣?我毫無頭緒。」

  龍摸摸下巴思考,道:「說得對,照理要變回原樣得刷過紅心2,至少原世界的變身者相川始是這麼做。」

  「相川始?但我可不是他呀,何況,我也不是JOKER,哪需要再刷紅心2來偽裝啊?」

  「嗚喔!嗚喔!慢點!」凜道:「什麼『相川始』?什麼『不是JOKER』?什麼『刷紅心2』?一下子嘰哩呱啦說出一堆感覺連不起來的名詞。」

  龍道:「看來妳變身的一瞬間也接觸到了腰帶傳遞給妳的原世界記憶,我說的沒錯吧?」

  凱莉回道:「嗯!確實有很多影像進入我的腦海,彷彿瞬間理解了原先根本沒接觸過的人事物。」

  RIDER插進話題道:「除此之外,應該還會有『另一個人』。」

  「誰?」

  凜道:「是呀,看戲不嫌事多,趕快出來見人了!士郎!」

  凱莉旁邊有人像SABER那般憑空出現,紅短髮青年,衣裝樸素,從凜的語氣可判斷是一位熟人。

  「哎呀哎呀……」青年伸伸懶腰,道:「讓我等得好苦呢。」

  「好久不見,學長。」櫻打招呼道。

  「對啊,好幾個月了。」

  凜向龍和凱莉道:「為你們介紹,衛宮士郎,冬木市第四次聖杯戰爭中被波及的生還者之一,也是第五次的參加者之一,召喚出SABER的原御主。」

  龍道:「跟SABER一樣是做為鎮壓類別A的靈魂而封印其中?」

  「沒錯,因為大聖杯解體戰時發生一些小插曲,士郎的肉體消散,在某人的犧牲中換得他的靈魂具現,既然靈魂已經物質化,我們才靈機一動讓他進入紅心A卡片。」

  士郎調侃道:「把我講的好像是什麼守護精靈似的,多虧終於有人使用腰帶和卡片,我才有辦法出來跟大家見面。」

  凱莉問道:「那麼請問現在我該怎麼脫下這層盔甲?請回答我,紅心A卡片的精靈。」

  「妳問我……我只負責削弱紅心類別A的兇性,對於腰帶的功能一概不知。」

  「什……什麼!」

  RIDER道:「強制解除如何?至少在找到正規手段前只能先這樣了。」

  龍道:「像電腦的熱插拔嗎?或許可行,但之後會怎樣我不敢保證。」

  紅心腰帶的刷卡區塊是可拔除的,龍試著將其拆卸下來,本來的目的是安裝在CHALICE的武器弓上來進行不死者卡片的醒召。

  「好了,現在想像自己從目前的狀態回歸本體。」

  凱莉閉目,把激動情緒降低,腰帶彈出黑壁面,再度穿過後幸運地回到普通的衣著裝扮。

  但,強烈的暈眩感自胃部直竄,凱莉當場跪地吐在草地,櫻主動上前去給她拍背緩解。

  「唉……慘不忍睹。」凜道。

  龍道:「初次變身,難免身體不適應,打個比方就如平常沒在運動的人叫他全速衝刺,一百米就夠讓他氣喘吁吁、反胃噁心了。」

  「儘管意外,可是終戰盟總算集齊三位玩家,剩下的梅花腰帶我看十有八九在那個白色JOKER手裡。」

  「比較慘的情況,我們必須先跟梅花的騎士敵對。」

  「龍君,你不會『剛好』也知道第四位的梅花騎士的名字?」

  「LEANGLE,絕無欺騙。」

  「BLADECHALICEGARRENLEANGLE,寶劍、聖杯、金幣、權杖,原來如此,難怪當初茱莉安娜夫人預言我們到西藏尋找『左右命運之物』,用小阿爾克那塔羅牌當原型命名。」

  談話途中,凱莉能吐的都吐得精光,臉色僵硬鐵青地站起來,搖搖晃晃像喝了幾瓶烈酒,多虧櫻在旁攙扶。

  羅蘭教授問道:「撐得住嗎?」

  凱莉老眼昏花回道:「沒……沒問題……只是……突然想喝點甜的……來杯巧克力牛奶如何?」

  「能量消耗過度了,講話都含糊不清,我這就給妳去買,另外……」教授從衣服內側口袋拿出一張卡片,是紅心6,左半邊拼字為「TORNADO」,正面圖案為一隻開展翅膀的鷲。「這是GARREN之前封印住的,浪費掉一張空白卡,今天終於是出現能使用它的人。」

  「提到這……」龍也拿出昨日順帶封印的紅心3。「妳很幸運,襲擊蓋瑞的兩名混混其中之一的從者是紅心系的不死者,就交給妳了,知道怎麼用嗎?」

  凱莉接過兩張卡,點頭道:「大概了解,獲得相川始的記憶後感覺身體可以自然而然做出反應。」

  羅蘭教授道:「在凱莉熟悉怎麼跟不死者戰鬥前,BLADE,還要勞煩你盡量與她團隊行動。」

  「我明白。」龍道:「公演在即,避免節外生枝。」

………………………………………………………………………………………………………………………

  最後一次全程排練於下午五點結束,演藝廳前台已經佈置得美輪美奐,售票取票口和點心吧檯一應俱全。

  返回瓦哈拉的路上這次大陣仗跟隨凱莉確保平安,原以為可以順遂避凶,卻不料有兩雙眼睛遠遠聚焦於這一行人,其一是白JOKER;另一是身披長袍、頭戴戰盔的女性,雖外表有著陽剛之氣,但其美麗的容顏透露出一種端莊典雅。

  JOKER問道:「這麼難得?居然要出動妳這位『秘儀社』的幹部?」

  「此乃御主之命,手下失敗且杳無音訊,她可不會允許事情落得不明不白。」

  「所以呢?妳打算親自出馬?」

  「時機未到,跑這趟只為觀察情勢,還不多虧你丟了好幾個下級不死者進吾之御主的隊伍,哪有營中大將比小兵還早與對方王見王?」

  「多派兩個去送死,我可看不出來有什麼用。」

  「你真的想繼續袖手旁觀?不死者被那群傢伙愈封愈多,秘儀社的戰力在逐漸崩壞。」

  「做為智慧與戰爭女神是不是太過操心了?秘儀社的台柱還穩固得很,對方的勢力仍比我們孱弱,不對等的交鋒打起來也沒意思。」

  「說起來,從二戰時期的類聖杯戰爭,你就是啟動第二次種族戰爭的始作俑者,幾十年來葬送的無辜性命也不在少數,不心疼嗎?」

  「人類始祖與我的約定:『永世延續』,如今人類群體發展得十分龐大,但卻被無盡的貪婪所迷惑,自相殘殺,始作俑者仍然歸咎於人類自身,我所做的只是給善惡雙方推波助瀾,沒有偏袒,我有何心疼之必要?Why so serious?」

  「你是想說,守護人類和平的他們是善,而我們引起混亂的秘儀社是惡?」

  「此言差矣,自古以來善惡論是以歷史的勝利者書寫,太古的初次種族戰爭也是因為人類苟活到最後才能與我交換願望,將其他物種踩在腳底爬至頂端,我只看待誰勝誰負。」

  「你這種旁觀者角度卻一再反覆橫跳的舉動每每都令我作嘔。」

  「我可是樂此不疲呢,既然生命永恆,在世俗間找點愉悅有何不可?」

  「愉悅?你指幫助別人完成扭曲倫理的願望也在所不惜?」

  「咱們爭論這點已經不少次,妳就別再糾結了。」

  「別人追求財富是為了讓自己活得更久,但『那傢伙』早坐擁世人享用不盡的財富,卻想把妻子從地獄拉回,違反天經地義。」

  「一切都是慾望呀,正因生命有限才會把生命看得重要,自己的、他人的,但這樣的人類群體裡同樣會出現以傷害為目的的個案,如此矛盾,卻無比真實。」

  「想多愁善感寫出史詩還是免了吧,純粹只是個發瘋的小丑愉悅犯,好好看著接下來的棋局發展才是實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77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假面騎士劍|同人小說|撲克牌|基督宗教

留言共 29 篇留言

亞爾斯特
好險可以變回來,不然我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10-23 21:36

大俠
不過代價就很慘了,強制解除很傷身10-23 21:47
鋼仔
這次的紅心騎士反而是DECADE世界中的人造腰帶了,沒想到白joker還有人主動攀談,令人更好奇她的身分了

10-23 21:36

大俠
重現的還是相川始的腰帶,只不過我改變了一下變身機制,同樣是要穿過牆面而不是本體轉換。
白JOKER就是等同於FATE裡某位愉悅神父的角色定位了,只想看看新一輪種族戰爭會發展成什麼樣子。10-23 21:46
亞爾斯特
看樣子記憶傳承也順利地發生在凱莉的身上了,只是聖杯的名字似乎勾起了凜等人的回憶。

10-23 21:44

大俠
跟龍第一次接觸DECADE腰帶繼承了哈特的記憶一樣,至少省去從零開始熟悉腰帶使用方法的教學期。

聖杯給凱莉變身也算是要因應她在劍篇的特殊地位,CHALICE是用弓的,紅心A是由士郎當寄宿靈,凱莉的境遇會很像ARCHER10-23 21:51
亞爾斯特
至少凱莉已經得到了兩張卡片,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在之後得到紅心2的卡片。

10-23 21:45

大俠
紅心2是人類不死者,對於凱莉的騎士之路是非常需要的,否則也不能變身成狂野型態10-23 21:55
亞爾斯特
至少已經知道對方的組織叫什麼名字了,不過那名女性的真名應該就是希臘神話的戰爭女神雅典娜,另外雅典娜提到的人該不會是奧菲斯,不過RIDER看到雅典娜不知會做何感想?

10-23 21:48

大俠
從對話可知她就是二戰被召喚的七英靈之一,也是十二張人頭牌中唯一有神性的。
你可以查查奧菲斯在希臘神話中的故事,大致上就能推論他身上的秘密。
說起美杜莎跟雅典娜的淵源,那真是值得讓兩人有對手戲的劇情。10-23 21:58
亞爾斯特
是啊,照這個狀況來看,除非得到紅心2,否則不可以隨便變身,否則一直變身遲早會出事的。

10-23 21:51

大俠
必須找到紅心2,讓凱莉的變身與解除有正常的手段,龍才會說別無選擇10-23 21:59
亞爾斯特
但是這樣就會陷入兩難之中,一旦封印人類不死者,那麼皇牌戰爭將會落到JOKER身上,世界將會就此毀滅,但如果不封印他,那麼終戰盟就會少一個戰力,那麼龍還有人類不死者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抉擇。

10-23 22:01

大俠
是啊,要為一人放棄世界,還是為世界放棄一人?10-23 22:08
亞爾斯特
對了,龍還有凱莉會向大家解釋關於劍的原世界的內容與消息嗎?

10-23 22:01

大俠
多少會吧?可能就是某段需要解釋世界觀的時候10-23 22:09
亞爾斯特
我有一種接下來是雅典娜和眾人戰鬥的橋段,不過大家難道沒有想到所有的上級不死者的英靈都是撲克牌中的人頭牌嗎?

10-23 22:05

大俠
大致上都猜得到,而且當初二戰時納粹就是聽了白JOKER的建議才選擇相對應的英靈寄宿進上級不死者,終戰盟選擇伊斯坎達爾寄宿進梅花K也是這原因10-23 22:11
亞爾斯特
對了,這讓我想到召喚從者有兩種方法,一種是與召喚者契合度較高的從者,就好比四戰中的吉爾德萊斯與龍之介兩人,另外一種則是透過聖遺物(該名英靈相關之物)來召喚,就好比亞瑟王的劍鞘,伊斯坎達爾的披風,齊格飛的菩提葉。
就某種意義上而言,上級不死者或許就是因為各自的人頭牌所以才會有代表它們的英靈寄宿在其中吧,當然這也可能只是湊巧。

10-23 22:14

大俠
無論是不是湊巧,在我這作者的手中一切都可能發生的XD10-23 22:18
亞爾斯特
我調查了一下,奧菲斯的死去是和信奉戴歐尼修斯的色雷斯女人有關,而戴歐尼斯以前就是被雅典娜救下的,這是我查維基百科找到的結果。

10-23 22:18

大俠
我著重的是奧菲斯本身的故事,跟雅典娜不太相關10-23 22:26
亞爾斯特
不知道紅心的騎士是站在那邊的?只是如果站在密儀社的話貞德會難難過吧?畢竟他們是會了不讓別人受苦才踏上戰場的

10-23 22:26

大俠
你說拉海爾?我已經給他確定好御主了,絕對不是秘儀社的10-23 22:36
亞爾斯特
不知道龍看到格雷會怎麼想,畢竟她和SABER是十分相像的,不過SABER也應該沒想到當年的少年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10-23 22:29

大俠
以龍的性格也不會多問什麼,這是一場攸關世界命運的大戰,以前聖杯戰爭有過什麼恩怨都顯得不重要了10-23 22:39
亞爾斯特
原來是這樣嗎?不過所有上級不死者都有自己的御主了

10-23 22:39

大俠
畢竟都是參戰的英靈,他們的御主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10-23 22:40
亞爾斯特
不過副校長的名字居然是杜蘭朵,還真是有緣啊。

10-24 09:04

大俠
替身使者會互相吸引XD10-24 09:11
亞爾斯特
不過如果迦勒底的人在這裡的話應該會感到驚訝吧,畢竟雅典娜是希臘神話的女神,按聖杯戰爭的規則是無法將神靈召喚於世的,其實我也有妄想過迦勒底的成員誤入到這個世界並成為這場聖杯戰爭的支援人員(純粹妄想,不必在意。)

10-26 17:36

大俠
如同白JOKER所說,聖杯戰爭的規則已經不適用於皇牌戰爭,身為幕後的推動者,白JOKER想怎麼做就怎麼做10-26 17:59
亞爾斯特
按造雅典娜的話語,恐怕雅典娜的御主是開膛手幫的老大,不過我很好奇下級不死者有能力戰勝上級不死者嗎?

10-26 17:38

大俠
那是不可能的,下級不死者純粹是野獸,上級不死者是有智慧並且有英靈寄宿著的個體,魔術師要戰勝下級是可以的,但想對抗上級就非常難10-26 18:00
亞爾斯特
要是RIDER知道平行世界的自己被龍給宰掉,不知會做何感想?(無聊的問題)

10-26 17:40

大俠
還好吧,反正RIDER自己都死在不少人的手上過,現在她該煩惱的是碰上雅典娜,根本是被完剋的10-26 18:02
亞爾斯特
不過真沒有人會想到,雅典娜會服從人類的命令。

10-26 18:01

大俠
除了是白JOKER主使之外,當然是因為御主能讓她認同呀10-26 18:03
亞爾斯特
目前龍手頭上的卡片除掉變身卡才只有五張,凱莉這邊只有兩張(除掉變身卡)更別提她的狀況有些問題了,總覺得有點不利。

10-26 18:05

大俠
是啊,連基礎型態的必殺技的組合都還沒到齊呢10-26 18:07
亞爾斯特
總覺得這是龍來到這個世界後的第一場從者戰,但是以現況而言想必是相當不利。

10-26 18:08

大俠
要是不趕快打贏上級,強化型態就變不成了10-26 18:10
亞爾斯特
如果不打倒雅典娜,那麼龍是沒有辦法將J與K的力量取到手,但是對方好歹是一位女神,要與對方戰鬥現在我方的戰力實在是太少了。

10-26 18:14

大俠
確實,騎士才能夠封印不死者的這個前提下,終戰盟的現有戰力真的太稀薄了10-26 18:19
亞爾斯特
以我個人的想法,要打倒雅典娜恐怕得要四名騎士齊聚,而且還是在收集到所有數字卡片的情況下才可以打贏吧?畢竟對方好歹也是女神,應該不會好對付。

10-26 18:18

大俠
那倒不至於,做為BLADE強化的卡片之一,她不會太晚被打敗,以從者的弱點而言,龍已經收集到最重要的部分,只差在還不夠完整10-26 18:21
亞爾斯特
從者的弱點?是指御主嗎?還是說雅典娜本身?不管怎麼說總之龍能有機會戰勝雅典娜我就覺得慶幸。

10-26 18:23

大俠
主要在於雅典娜本身,但我先別給你劇透比較好,免得敗壞你的期待,因為那是在第二季的劇情10-26 18:27
亞爾斯特
是這樣嗎?那我會好好期待龍是怎麼打倒雅典娜的,不過奧菲斯的故事我已經看過了,我只能說音樂是他的祝福也是詛咒,奧菲斯的琴聲曾幫助眾人度過許多危難,但是卻讓他體會了失去摯愛之人的痛苦,另外與奧菲斯有淵源的英靈我想應該就是五戰的赫拉克勒斯與美狄雅了。

10-26 18:30

大俠
無論如何,奧菲斯‧伊卡洛斯會是劍篇的重要人物,所以我說過凱薩琳也還會有戲份,不會只是第一戰就失敗的龍套角色10-26 18:36
亞爾斯特
我先做一下戰力報告,終戰盟的成員有三名假面騎士,(黑桃六張,紅心三張,方塊的話大概有五張)一名從者與眾多魔術師或特異人士與四名上級不死者外帶一名協力者,秘儀社的成員有白JOKER,以及三名上級不死者,以不死者的人數來看我方可能有利,但是以騎士的狀況而言恐怕這不會是什麼簡單的工作,另外我再想要不要讓終戰盟的不死者協助大家。

10-26 19:00

大俠
別說其他人,光是二戰被召喚出來的七個上級不死者就已經有過幾次交鋒,但因為誰也封印不了誰而作罷,騎士們出現後才讓事情有轉機10-27 17:51
亞爾斯特
大俠,我忽然很好奇,第一次極限之戰的時候不死者是怎麼封印彼此的

10-27 17:59

大俠
這要牽扯到白JOKER和人類始祖勝出的那一天,後面再講10-27 18:03
亞爾斯特
我明白了,話說回來奧菲斯伊卡洛斯就是凱薩琳的父親嗎?

10-27 18:07

大俠
是啊,凜和露維亞去探望凱薩琳那邊不就說了?10-27 18:10
亞爾斯特
不好意思我忘記了,該不會奧菲斯會成為這個世界的廣瀨義人?

10-27 18:13

大俠
至少他並不是人造不死者10-27 18: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rw506fr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官,都不要輕信... 後一篇:享受孤獨...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23193261剛好看到的你
想到就來祝大家好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