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 TURN UP 7

作者:大俠│Fate/stay night│2021-10-17 16:55:25│巴幣:85│人氣:155
TURN  UP  7 戰劇鬼魅



  黑桃6、紅心3封印完成,聖法蘭克的體育系操場之亂以兩個找麻煩的小混混昏倒作結。

  BLADE持有的十二張封印卡卻花費在了非黑桃類別的不死者上,演變成與GARREN一樣的窘境,再不增加夥伴幫忙,不死者無法全部封印,同類別的力量有所殘缺也絕非好事。

  女教練的眼神直盯穿著BLADE裝甲的龍,她能一挑二不死者還壓制對方,龍隔著一層面具亦投以懷疑。

  龍收起卡片,扳動腰帶解除變身,試探性地問道:「看妳好像不怎麼驚訝?」

  女教練冷峻回應道:「彼此彼此,你不出現我還真沒有一了百了的辦法,本來只是希望能趕跑他們就算了。」

  「嘿!快來呀!」不遠,凱莉慌張地呼喊著龍,蒂凡偷偷觀望蓋瑞的撐竿跳練習而被捲入,雄鹿不死者的雷電誤傷其,當場不省人事。

  龍前去查看,這對師徒才發覺多達三個素未謀面的人流連在空曠的撐竿跳場。

  「這女的……」蓋瑞頓覺蒂凡挺眼熟。「不就是三天前被那群混混糾纏上的?」

  「你認識她?」凱莉問。

  「那天六點放學後,大概在國會鐘樓附近,我看她獨自走著被幾個混混圍住就趕跑他們。」

  「三天前……我被凱薩琳留住排練的那天?可惡,如果我當時跟著的話……

  龍為蒂凡做應急的治療,灌輸一點能量修復短暫觸電的細胞損傷,並道:「別責怪自己了,有些事情不是回過頭來想改變就可以改的。」

  蓋瑞問道:「就因為那天的事,這女的才跑來偷看我練習?」

  女教練道:「偷看是無妨,但被奇怪的戰鬥殃及只能算她運氣不好。」

  龍道:「放心,我為她進行了有效的療程,當作普通的觸電事故處理應該沒問題。」

  不只自己,凱莉身邊的同學們不知不覺間也會被新一輪的皇牌戰爭傷害,彷彿有股奇異的力量冥冥之中主導著走向,從凜的分析與講述,曾經居住過的第三世界國家一部份的混亂源頭正是不死者的爭鬥,還有多少無辜人要成為這場戰爭的犧牲品?白白丟失性命,造就家庭與交友圈的破碎?

  一思考到這個,凱莉的心頭油然起了一種自責與悲憤。

  「這邊是好。」女教練回頭望道:「那兩個昏倒的傢伙你打算怎麼處置?」

  龍剛起身回頭,忽聽聞空氣中一陣響亮震撼的嗓音吼道:

毋須勞心!僅交給朕處理便可!

  某人從天而降,踏出塵埃與地面的腳印,大紅色的披風瀟灑一甩,華麗現身!

  紅髮、壯碩、希臘戰士般的皮革輕裝,颯爽的吼音出自眾人眼前的青年。

  「BLADE!」青年聲色如雷。「剛剛的流暢連招看得真令人大呼過癮呀!當然妹子妳也不錯!朕十分欣賞!哈哈哈哈……

  「來者何人?」女教練依然冷冷地問道。

  青年用右手大拇指向著自身,道:「馬其頓征服王──『伊斯坎達爾』是也!世人皆如此稱呼朕!」

  「又是一位英靈嗎?」龍問。

  「喂喂!SABER!妳沒跟BLADE提過我嗎?虧咱們倆還是多年前就結交的戰友與勁敵呢!」

  阿爾托莉雅顯形,道:「龍剛到達此世界沒幾天,想這麼快認識所有終戰盟的友軍也太為難他了吧?」

  「介紹介紹?」龍道。

  「第四次冬木市聖杯戰爭中,他是該屆的RIDER,距今一年前在大聖杯解體後,大衛草創終戰盟的時期,GARREN曾經與梅花類別K戰鬥,眾人合力擊敗,但卻選擇不封印,另行召喚伊斯坎達爾當作梅花K的憑依靈魂,雖然是以你所見的青年樣貌出現,而不是以往我知曉的彪形大漢。」

  「哈哈哈!」伊斯坎達爾笑道:「但這新形象滿清爽的,朕喜歡!」

  女教練顯得不耐煩,道:「你說要負責收拾後面那兩個垃圾就請快點,時間寶貴,學校六點就要關門了。」

  「喔?想不到妹子妳的性格挺高傲冷酷的,嗯哼!朕倒也並不討厭,既然如此,以不妨礙各位為上,朕得把這兩個傢伙帶回終戰盟的大本營,給專業人士好好『研究』一番。」

  肩膀一邊一個,伊斯坎達爾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度跳離,身手靈活矯健。

  來無影去無蹤,龍感嘆道:「那人真是豪放不羈,不是嗎?」

  「同感,儘管有時讓我感覺與他所奉行的『王道』互相背離。」阿爾托莉雅道。

  女教練走到旁邊順手拿起自己的大提包,道:「騷動結束,各位沒事就請回吧。蓋瑞,今天的練習到此為止,回去後依然不要荒廢我給你出的作業,了解?」

  「是,遵命。」蓋瑞立正回應。

  「作業?體育系的回家還能做啥?」凱莉問。

  蓋瑞回道:「教練為了讓我熟悉使用長杖這類物品,逼我練習她曾在東方修行過的棍法。」

  「棍法?我的天,她到底打算把你訓練成運動員還是武術家啊?」

  出校門前,羅蘭教授在教學大樓穿堂刻意堵了女教練,兩人實際互相認識,且淵源匪淺。

  「別告訴我你什麼都看見了,霍吉爾。」女教練道。

  「阿金妮,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也罷,二戰後分道揚鑣至今,我似乎在奧運上太過招搖,被查理曼發現並雇用進這種地方當教練,挺出乎我的預料。」

  「那男孩的手上有令咒,想不到妳竟然跟他建立契約,這算當初簽合同的條例嗎?」

  「關於聖杯戰爭的隻字片語我都沒跟他提過,純粹是我為自己上的一道保險,至少多個可以利用的資源,也是保護我的學生的基本手段。」

  「好吧,我接受這種說法,另外妳總算第一次見到BLADE,終戰盟的第二位玩家,感想如何?」

  「哪有什麼?他最好趕快把小角色給抓完,無論是不死者的戰爭或是什麼延續的聖杯戰爭,人類自相殘殺的戲碼咱們已經見證夠多了。」

  「但不管怎麼說,我們依舊在這場巨大的漩渦中,想安然無恙享受退休生活,恐怕比登天還難。」

  「話講完了沒?顧好自己比較重要。」

  「理論上,只要是不願眼睜睜看著人類滅亡的,都可以算是終戰盟的一員。」

  「隨你們定義,可是不加入那組織我也可以獨自奮鬥,薪水就留來給其他人吧,身外之物對不死者沒有意義。」

  「不過,身為曾經的敵人與戰友,我還是衷心提醒妳一句,多加保重。」

  「嗯,我心領了。」

………………………………………………………………………………………………………………………

  本日的奇遇可不只有發生在聖法蘭克,即使經過一整天的戲劇排練,遠坂家的姊妹對於瓦哈拉的廚房事超越了臨時增加的額外任務。

  龍對抗不死者的當下,凜和櫻採買好了今晚要讓凱莉這大胃王滿意的食材,從者RIDER恐怕從沒想到自己會成為購物車般要提袋背物的存在。

  「買這麼多,凱莉應該會高興得蹦蹦跳跳的吧?」櫻道。

  凜道:「若她能一直保持這樣天真快樂,我們加入終戰盟的成果就初步顯現了。」

  「姊姊,早上去一趟伊卡洛斯家有什麼收穫?」

  「回收了一張贗品封印卡,聽說了那位大小姐是因為在路上被莫名的占卜師吸引而獲得不死者的卡片,若她是魔術師就算了,偏偏她只是個普通人,憑這樣還能擁有令咒,簽訂契約的不死者成為從者,自己當上御主,其中的原理都是謎,無法用聖杯戰爭的運作模式去分析判斷。」

  「又有人被本不該參與的戰爭影響平靜生活嗎?什麼時候是個盡頭?」

  「總之,我們也要多加留意,盡可能隨時集體行動,幸好RIDER有辦法留下來負責保護妳,在玩家們集結完畢前,終戰盟的力量仍然處在不足狀態,等到那時,我們的理想才可能向前邁進。」

  「好的,我會……

  話音未完,櫻一人受到莫名能量場的吸引,望向旁邊巷子裡那白衣占卜師,凜與RIDER完全無法注意櫻不自覺朝巷內走去,沒有一絲猶豫,坐在了占卜師攤位的顧客座位。

  占卜師邊洗牌邊道:「年輕的女士,是否在為了未來而迷茫?」

  「這……是的……

  「充滿傷痕與淚水,黑暗與光明面的交織點,做為提線木偶無法擁有自由,無數的血腥與葬送於自己手中之性命,哪怕幸運地掙脫了多年捆住手腳的繩線與幕後操偶師,罪惡感縈繞心頭,即使跟隨同道中人開始了贖罪之旅,即使用笑容掩蓋以往的陰沉,最深最深的意識裡仍然害怕著總有一天會再度不能控制自我,懷疑自身是否真正擁有『活著』的資格?」

  「那……我該怎麼辦才好?

  占卜師排出扇形的牌陣,伸手道:「請吧,抽出屬於妳的命運之卡,它將進一步引領妳接下來的道路。」

  櫻忐忑不安,緩慢的伸手十分徬徨,對於身邊的親屬、朋友,她有著無限的憂心,占卜師極盡誘惑的言語有無法言喻的魔力,此刻的櫻只想著要不要翻牌,完全忘記凜前一秒囑咐過的注意事項。

  她的手指愈來愈接近,愈來愈接近……

砰!

  RIDER從旁邊一腳踹翻整個攤位,這才把櫻從幻覺中拉回清晰的意識,慌亂地四處張望。

  「哎呀……」占卜師急忙後跳,揚起微妙的咧嘴笑道:「這次似乎招攬到一個非同小可的顧客的樣子?」

  「櫻!」凜奔來。「妳沒事吧?沒有做出什麼順從的舉動吧?」

  「姊姊,我……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RIDER道:「這是一種瞬發式的結界,針對單一目標的吸引力相當強啊,能夠在旁人難以察覺的情性下把人拉進來。」

  占卜師道:「哈,能看穿我的一點障眼法,夜路走多總會碰到鬼。」

  接著,占卜師以了得的身手踏著兩旁建築物的牆面飛躍至屋頂,RIDER急起直追,這可能是接近敵人最佳的線索,千萬不可輕易放過。

  凜道:「櫻,妳先去附近比較多人的店家裡躲一下,如果我們耽擱半小時以上,妳再用這通訊器聯絡終戰盟其他人來支援。」

  說罷,凜奔入左邊大樓的後門,差點就要在眼皮底下讓妹妹身陷險境,不管敵人是誰,她都一定要查個明白。

  樓頂還算寬,足夠容納兩三人進行幾回合的交手,RIDER手握一對以鐵鍊相連的大型尖釘武器,這占卜師不是省油的燈,面對RIDER的敏捷進攻,他僅僅單方面閃來躲去,身手堪比從者,要想擦破他的白色斗篷都不太容易。

  終於,RIDER逮著稍縱即逝的空隙,將占卜師往後踢向靠樓梯間的牆壁,尖釘一根插手一根插腹,牢牢固定。

  凜從對角的鐵門奔出,都可以一回頭便見突破水泥牆的釘頭。

  「幹得好,RIDER,我們抓住他了。」

  「不,感覺他是故意露出破綻的。」

  這幅受難圖看得怵目驚心,占卜師的掌心和腹部被捅穿的地方順著鐵鍊流下血液,更奇怪的,這血竟是「綠色」。

  占卜師受了傷卻面不改色,笑道:「好像愈發熱鬧了,為了不造成我們彼此的麻煩,換個地方說話。」

  用另一隻手打個響指,夕陽餘暉下的樓頂景色立刻切換不同風貌,是夜色星空籠罩、霓虹燈光彩奪目的遊樂場。

  凜驚訝道:「這種能量強度和穩定度……『固有結界』?你是個魔術師?

  「啊……對於魔術師這個群體而言確實被稱作固有結界。

  「代價呢?制約呢?打個響指怎麼可能輕易產生如此精妙的固有結界?」

  占卜師強行拔除那兩根牢固的釘子,足見其力氣之大,穿刺孔快速再生,完好如初。

  「小姑娘,明知當今不能再以聖杯戰爭的觀念綁住思維來看待新一輪的種族戰爭,別套用魔術師的框架,試著跳出來怎麼樣?」

  「別講其他有的沒的,快點報上名來!」

  「嗯……有志氣,既然今天能碰上不尋常的人物,我就當作送禮,給各位一個Surprise

  占卜師先是掀開斗篷蓋頭,放鬆綁結,他並非人樣,全身雪白覆蓋如骷髏和蟲殼組成的盔甲,正臉上半部一層紅色透明罩,後腦延伸兩條長觸鬚,典型的小丑配色,詭異而令人顫慄。

  「不死者?是類別幾的?」

  「錯,我不屬於任何類別,亦非任何生物的始祖,是超脫52個參賽者的規則外的角色,換句話說,相當於聖杯戰爭正規七名從者職階之外的第八位,既是參與者也是旁觀者,我乃……『JOKER

  「原來就是你嗎?將戰火帶往冬木市以外的地區,讓類似的聖杯戰爭打得沒完沒了的罪魁禍首。」

  「嘖!嘖!嘖!」JOKER搖搖手指道:「真要追本溯源,早在智慧生物誕生初始的太古時期,人類就已經是戰爭的勝利者了,何必再搞得你死我活,只為爭奪差不多的東西呢?」

  「給我從實招來你知道的所有情報。」

  在華麗繽紛景色的襯托下,JOKER娓娓而道:「眾多的物種之中,人類的始祖在我的見證下成為種族戰爭的最後勝利者,人類這個群體才會立於金字塔的頂端繁衍興盛,蓬勃發展幾萬個寒暑,排除掉其他蟲魚鳥獸的生存空間和資源,結果現在反而你們人類自相殘殺,搞出聖杯戰爭來完成僅有一人的慾望,還冠冕堂皇稱作理想,不得不說,這跟你們的始祖當初的諾言背道而馳。」

  「你憑什麼說出這種沒有根據的理論?」

  「姑娘,妳相信有神嗎?」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

  「沒錯,信而有,不信則無,所有的神都是人類一廂情願的產物,一花一草的神性也是人類所定,但唯有一點永恆不變,只要意志夠強烈,集結所有共同的意識體,神便會產生,同理,亙古以來的英雄、靈魂,也能以任何形式重現。」

  「你到底想說什麼?」

  「太古時期,生物們想讓自己的種群發展壯大,必會爭奪、侵略、殲滅,就是這樣的集體意識,孕育出來了真正第一場排他利己的淘汰賽,選出的代表擁有不死之身,戰勝自我以外的敵人,力量納為己用,愈戰愈強,最後,由人類勝出,得以延續種群,自詡為萬物之靈。」

  「但是,這跟現代有什麼關係?冬木市大聖杯都已經被銷毀,既然人類早就勝出,何必再搞一次不死者的戰爭?」

  「這就是癥結點呀,姑娘,照理說人類早就是勝利者,卻在內部進行了多次的爭鬥,甚至幾乎模仿出與太古時期種族戰爭相仿的聖杯戰爭系統,所以我就想,讓同樣的戰爭於現代再開是個什麼樣的有趣情況,這也是當下人類的集體意識造就的發展。」

  「一派胡言,那麼你是想說你代表的就是神一樣的權力地位?」

  「非也非也,請記住,我是JOKER,以樂為業,我並不自封為神,生與死皆和我無關,成為不死者的個體根本沒有生命的概念,會消逝的生命在我們眼中不過是曇花一現,說真的,Why so serious?」

  凜緊抓手中的幾顆寶石,吼道:「我快聽不下去了,有多少人還在掙扎求生,你卻漠視所有的努力。」

  「漠視?姑娘,講了這麼多,進行這麼多次的問答,妳還是沒有理解我的意思。」

  「那你說,怎樣才算理解你?」

  「一切皆因慾望驅使,想保護他人,想殺害他人,都是慾望,這之間的對錯就跟信不信神存在是一樣的道理,我做為旁觀者,有人想滿足傷害他人的慾望,我給予不死者;有人想滿足保護他人的慾望,我也給予不死者,妳說說,你們不就是因為要保護他人而奪取了不死者的力量嗎?」

  凜有點信心動搖,確實,終戰盟也在利用不死者,她無法否認。

  「人類自相殘殺的遊戲自始至終都是在你們內部引起,我就來看看人類是否還能成為第二次種族戰爭的勝利者,看看當初人類始祖對我的承諾是否依舊履行著。」

  「我從你提及的時候就想問了,人類的『始祖』?」

  「無妨,想方設法去尋找線索吧,總有一天你們怎樣都得找到人類這物種的根源,以方便種族戰爭再繼續打下去。」

  話題差不多該止住,JOKER跳上該樓的水塔。

  「哎!等等!我還沒算清剛才的帳呀!」

  「笑話,妳既殺不死我也封印不了我,而我無意葬送妳的性命,反贈妳如此珍貴的情報,知足吧!」

  JOKER宛如表演魔術秀般神奇地消失,遊樂場的結界之景回到了現實世界的黃昏,凜不只釣上一條大魚,還因為這條魚太頑強而斷線錯失捕捉機會。

………………………………………………………………………………………………………………………

  返回瓦哈拉的晚飯,兩方人馬皆有不同的遭遇,原本開心期待的一餐弄得緊張兮兮、氣氛沉悶。

  蒂凡接受治療尚在昏迷,由龍接管廚房,櫻殘留一點模糊的印象,JOKER充滿魔力的吸引是如此效果強烈,將她強行拉往另一個空間似的,隱藏於心底的罪惡感被JOKER投進來的石子激起漣漪,做飯時頭低低、表情也不快樂。

  「櫻,出什麼事了嗎?」龍問。

  「不……沒有,我很好,謝謝你的關心。

  凜放下茶杯,道:「櫻,妳這樣就不厚道了,龍君,咱們去採購的路上碰上難得一見的大人物。」

  「願聞其詳。」

  「那個人就是假扮占卜師散播不死者卡片的傢伙,一身白衣,自稱『JOKER』。」

  「白色的JOKER……

  「對此有什麼可以提供的情報?看你不是一無所知的樣子。」

  「他有跟妳說了些其他東西,比方關於這場皇牌戰爭的事項?」

  「最初的種族戰爭,生物的始祖互相征戰,人類成為唯一勝利者而繁榮強盛。」

  「呼之欲出了,這跟假面騎士劍原生世界裡的發展沒有太大區別,這份記憶被重現了而已。」

  櫻驚慌地向龍求助道:「我們該怎麼做?繼續這樣打下去會怎麼樣?」

  「別急,封印不死者是必然的,終戰盟的目標不就是制止混亂?」

  凜問道:「問題在於,封印完之後,又會怎樣?」

  「我不想一開始就搞得很黑暗,但根據我繼承的BLADE的記憶,52隻不死者封印完畢,若世界中僅存JOKER,便會啟動毀滅世界的程序,當今時代的物種將會重新洗牌,以待下一次的種族戰爭。」

  「毀滅世界?」兩姊妹同時驚呼。

  「唉……」龍嘆出無奈的氣道:「看吧,這要是對不知情的大眾揭開,不是被當傻子就是引發全域暴動。」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櫻問。

  「不……不對……」凜道:「JOKER提及人類的始祖,照理說那他也會是個不死者,只要封印其他剩餘不死者而不去封印人類始祖,這新一輪的種族戰爭不就永遠不會結束了?」

  「怕就怕在,我們別無選擇

………………………………………………………………………………………………………………………

  躺在床上的凱莉思來想去,自己處在安寧美滿的環境,看不見的地方卻隨時隨地有人的性命正受到威脅,生活在那些第三世界國家,無時無刻不在面臨逃難的命運,運氣差點就會連一條命都沒了。

  套句曾在系上學到的一句知名劇作家某劇本的話:

To be or not to be , that is the question

  與其害怕命運,不如起身對抗命運,母親茱莉安娜做為占卜師也幫助不少人改變命運的走向,自己應該也有辦法能做到相同的效果,可是那個辦法又是什麼呢?成為像龍和里昂那樣的假面騎士?不可能的吧,我又沒腰帶和卡片,別傻了。

………………………………………………………………………………………………………………………

  夜深,羅蘭教授把黃昏的所見所聞報告給聖法蘭克的查理校長。

  「吾王,我認為時候到了。」

  「何以見得?」

  「先知之女理應察覺事有蹊蹺,周遭同儕已經飽受皇牌戰爭所苦,我想,她的內心開始有所動搖。」

  「於是想尋求力量,以保護好蒙受不死者陰影的親友們?」

  「甚是。」

  「哼哼,再好不過。」校長從抽屜拿出紅心A卡片與腰帶。「終戰盟的第三位玩家,準備上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930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龍武傳‧起源之旅|假面騎士劍|同人小說|撲克牌|基督宗教

留言共 15 篇留言

亞爾斯特
想不到占卜師就是鬼牌,一旦讓JOKER留到最後的話,那麼恐怕所有的一切將會毀滅。

10-17 17:03

大俠
但它並不是唯一引發新一輪種族戰爭的推手10-17 17:22
亞爾斯特
看樣子那名蓋瑞可能會成為假面騎士權杖,不過這讓我想到梅花虎和睦月之間的關係。

10-17 17:07

大俠
這對師徒我就是打算這麼塑造10-17 17:23
亞爾斯特
凱莉妳不要自責,真正有錯的不是妳而是散佈不死者JOKER以及利用不死者為所欲為的人

10-17 17:10

大俠
某方面凱莉也有點像士郎了,總覺得自己的樂建立在別人的苦,只差她沒有病態地去什麼請求都接受10-17 17:24
亞爾斯特
看樣子查理大地已經打算讓凱莉成為假面騎士聖杯了,不過這場戰鬥恐怕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結束的,一定會有人背負上不死的詛咒。

10-17 17:11

大俠
至少不會是龍,不死者的詛咒對他沒用10-17 17:25
亞爾斯特
照龍的話而言,恐怕眾人會封印人類不死者,而且不管怎麼樣眾人都必須打倒人類不死者。

10-17 17:22

大俠
因為情況的發展真的必須封印住紅心2不可10-17 17:26
亞爾斯特
櫻害怕自己的過去被人知道,不過我覺得就算龍知道也不會怪罪櫻的,只是JOKER恐怕就是用這個手段讓人與不死者訂下契約,引誘人類的慾望然後讓他們成為御主

10-17 17:24

大俠
慾望很多種,想實現慾望就會變成一種願望,想實現願望就誘使人們會參加種族戰爭10-17 17:27
亞爾斯特
SABER應該會沒有想到自己會與伊斯坎達爾重逢吧?只是如果王的問答再起的話,那麼SABER會怎麼和他交談呢?

10-17 17:26

大俠
用龍的話回應呀,古代的王到底都只能成為後世的傳奇故事,現在糾結這個沒有意義10-17 17:28
亞爾斯特
這樣的話,那麼JOKER就和貪婪怪人,異魔人與死亡之徒有些相似

10-17 17:31

大俠
用慾望驅使人們去戰鬥,這是很常見的引發衝突的設定10-17 17:40
亞爾斯特
如果沒有凜還有RIDE的話,那麼櫻早就成為皇牌戰爭的成員之一了,只是很好奇龍會如何開導櫻走出過去?如果沒有這段內容就當我沒問吧。

10-17 17:34

大俠
再給她抽到不死者當從者,那RIDER就很沒面子了

龍應該會用自我的經歷和走過起源看到的種種去解除櫻心中的癥結,在劍篇的設定,FSN櫻線是挪到大聖杯拆解的同時間進行,所以這時段的櫻還沒走出陰影10-17 17:44
亞爾斯特
不過為什麼JOKER的結界是遊樂園,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假面騎士劍,所以對這個有點不熟,假面騎士劍的原作中有遊樂園這個設定嗎?該不會是因為JOKER是小丑所以才用這個設定的吧?

10-17 17:48

大俠
這跟原作無關,夜晚的遊樂園,象徵著雖然歡樂但接近關閉的狀態,代表JOKER以遊玩的心態主導著戰爭,這個世界對它而言只是個遊樂園,但卻是快要邁入黑暗的遊樂園10-17 17:53
鋼仔
不知道黑Joker會不會出現,不過目前已知白Joker就是一隻愉悅怪,和電影版差不多了,若是讓人類知道騎士系統就是來自Joker不知會是什麼反應

10-18 11:31

大俠
黑JOKER絕對會出現的,但不是現在。

我認為這些魔術師應該什麼奇怪的事都不會覺得驚恐了吧?騎士跟不死者是相似的存在,就像大家都在用英靈從者互相打來打去差不多10-18 17:58
亞爾斯特
大俠,英靈是為了守護人理而存在的免疫系統,如果Joker最後獲勝的話,那麼英靈們就會試圖去阻止他,但是我想英靈們恐怕不是Joker對手,所以所有的希望都只能寄託在假面騎士上面了。

10-18 17:29

大俠
現在騎士們也擁有一部分英靈的力量,正義與勇氣之劍會斬斷一切惡的10-18 17:58
亞爾斯特
要是眾人得知把所有不死者封印就會讓世界毀滅,想必一定會動搖的,不過龍一定有辦法拯救這個世界的。

10-18 17:32

大俠
不封印就天下大亂,封印就還會有一絲希望,這就是終戰盟的成立初衷10-18 18:01
亞爾斯特
大俠,根據大衛的說法,最早的不死者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納粹黨與法西斯召喚出來的,我想應該就是在那個時候造就了皇牌戰爭的起源,就跟原作中廣瀨義人為了尋求令死去妻子復活的方法卻意外喚醒不死者開始極限之戰是一樣的。

現在想想延續戰爭的不死者或許就是為了避免人類的世界毀滅才不打算讓極限之戰結束,當然這純粹是我的看法與猜想就是了。

10-20 18:24

大俠
最開始是第一次種族戰爭,人類不死者勝利,才造就人類能繁衍興盛。

但二戰時因為冬木市大聖杯的消息流傳至歐洲,德義就另找方法把英靈寄宿進上級不死者,當然那時候還沒有騎士出現,不算是皇牌戰爭正式開始。

延續戰爭的不死者是以白JOKER為首,到處散播不死者卡片產生衝突,他們才沒那麼好心要避免世界毀滅,二戰後大衛奔波第三世界還救到茱莉安娜和凱莉,這都是那些延續戰爭的傢伙們造的孽。10-20 20:03
亞爾斯特
也是啦,不過我很好奇那些白JOKER麾下的上級不死者到底是為了什麼才開始行動的?希望在之後的故事中會有他們的出場。

10-20 20:06

大俠
全部的上級不死者都會出現的,因為他們都有英靈寄宿,你可以想像成一共有12個從者參戰的另一場發生在英國的聖杯戰爭10-20 2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rw506fr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多拿錢並不適合我... 後一篇:亂,而出偉大...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eolovecoco0大家
大家都打擾了,對不起打擾到您們了!我要的歌已經有請我弟幫忙我抓好了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