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 TURN UP 6

作者:大俠│Fate/stay night│2021-10-10 15:39:16│巴幣:91│人氣:208
TURN  UP  6 追影



  昨日被羅蘭教授強制休假的凱莉,於大英博物館內聽得聖杯戰爭與新一輪不死者生存戰的由來與走向,不勝唏噓的同時也終於明白親茱莉安娜一路撫養的辛勞,返家後直接睡到第二天早晨,仍然是英國國會鐘聲和床邊的鬧鐘準時喚醒她。

  但她並沒有過度傷感而鬱鬱寡歡,一覺醒來又是生龍活虎,早飯也吃得比平常多出兩倍,只因昨晚少吃了一餐,加上龍做的菜太美味,差點連準備給客人的都想吃光。

  地獄周第四天,多虧凱薩琳和麾下三隻小豬的緣故,雖然佈景舞台有龍的幫忙而進度超前,不過在她們昏迷的時刻,角色的接替就由龍、遠坂家的姊妹與從者RIDER負責,剩餘的時間必須追趕演員部份的排練。

  幾個人跟隨凱莉去聖法蘭克,唯獨凜需要先去執行一項特別的任務。

  倫敦大街上一輛黑色的高級長禮車行駛著,凜搭乘的便車來源於她在魔術協會學園「時鐘塔」寶石科的同學──露維亞潔莉塔‧艾蒂菲爾特。

  出身魔術師貴族的露維亞,一身貴氣的藍色花邊禮服,標誌性的金色多瓣螺旋捲髮,天鵝般的亮麗外表具有典型的歐洲大小姐氣質。

  優雅地喝著紅茶,露維亞開口道:「想不到呀,伊卡洛斯家的公主成為了BLADE的首戰勝利。」

  凜道:「可是這代表,她一開始就失去『資格』了,在這場『皇牌戰爭』裡。」

  「算她命大,目前誰都無法看清這場新一輪戰爭的全部樣貌,少了聖堂教會的庇護,魔術協會也不是人人像我們善良,她能及早退出未嘗不好。」

  「話說回來,在這之前我都不曉得妳居然跟伊卡洛斯家有點聯繫呢?」

  「喔呵呵呵呵……」露維亞突然失了優雅而高傲地大笑起來。「鄉下地方的魔術師家族就是這樣眼光狹隘,好歹我艾蒂菲爾特家乃歐洲貴族,跟赫赫有名的伊卡洛斯家有交集是什麼新鮮事嗎?」

  凜硬忍被貶低嘲笑的怒之青筋,又道:「是是,那我願洗耳恭聽關於這家族的二三事,不然受Mr.D(大衛)與導師的要求來這趟,不知怎麼問起。」

  「說起這伊卡洛斯家族,發跡於義大利,幾百年前就因從商而建立基業,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達到頂峰,現任當家奧菲斯‧伊卡洛斯在國際上的政治、經濟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聽說最近旗下還跨足醫藥領域,收編許多企業、財閥等等,組成非常龐大的政商利益集團。」

  「但……他們並不是魔術師家族對吧?」

  「沒錯,他們家族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怎麼可能去涉獵被他們視作異端的魔術呢?」

  「果然,有不明人士散播不死者,連不是魔術師的普通人都可能成為御主,複雜程度超過以往的聖杯戰爭。」

  「妳想,會不會跟我們之前去西藏取得玩家們的腰帶與類別A卡片時遇上的阻撓者有關?」

  「不清楚,若是無關者又怎會跑去世界之脊妨礙終戰盟呢?那可是奉茱莉安娜夫人的預言才去找的呀,照理說應該只有我們內部人員知道。」

  「是啊,而且如果有內鬼也不可能逃過Mr.D的法眼。」

  「Mr.D就是因為這些盲點才叫我們來的,使用妳和伊卡洛斯家交際過的這張『入場券』的時候到了。」

  駛進稍微偏郊區的地方,穿越樹林,依傍湖畔,一棟豪華的洋館矗立,壯觀至極,宛如風景明信片取材點。

  有賴於露維亞的交際圈,守衛很簡單就放行,從大門竟還得開一小段路才到主宅,角落停著熟悉的勞斯萊斯改款車寶藍之劍,用這般豪華的新車當代步工具,再聯想到凱薩琳是BLADE的第一個手下敗將,不禁覺得諷刺。

  凜見宅興嘆道:「真是大手筆。」

  露維亞道:「當然,為了因應凱薩琳如願進聖法蘭克就讀,就近買個房子給女兒沒啥奇怪的,順便當作在國外的置產來放假輕鬆用。」

  下了車,由管家領路,直接進貴賓室接見伊卡洛斯當家。

  露維亞對凜道:「妳記住呀,妳現在的身份是我的僕役,千萬別在伊卡洛斯先生的面前亂講話,有事等與凱薩琳一對一再說。」

  「好啦好啦,我會全程閉嘴,這樣妳滿意了嗎?」

  在那猶如歐風古典宮廷的接待房間,奧菲斯‧伊卡洛斯笑臉迎客,漆黑短髮但蓄積厚鬍,雖歲數步入中年卻面容俊朗,聲音鏗鏘有力。

  「歡迎!艾蒂菲爾特小姐。」

  露維亞撩裙微蹲回敬:「別來無恙,伊卡洛斯先生。」

  「聽妳要來探望小女真是受寵若驚,如果及早通知的話就可以事先準備款待。」

  「哪裡,事出突然,我也是輾轉聽聞令嬡終於醒來,跑一趟不礙事的。」

  一旁的凜聽得快起雞皮疙瘩,在時鐘塔裡相處最糟糕的露維亞擺出來的彬彬有禮,究竟是不是裝出來的?是的話恐怕要叫凱莉多跟她學一學怎麼演戲。

  「那孩子,自從幼時母親病危就變得悶悶不樂,能夠在聖法蘭克這個體育藝術最高學府就讀,算是聊表她與母親的約定。」

  凱莉不只一次提及凱薩琳是靠裙帶關係入學,凜和露維亞都在懷疑著這份動機。

  「您應該很忙的吧?怎麼有空待在英國?」露維亞故意詢問想套話。

  「雜務交由底下的董事主管去辦即可,一聽說女兒昏倒,我這做爸爸的怎麼能被其他事情纏身?有什麼比女兒的安危更重要的呢?」

  「喔……您說得是,從以前您就非常疼愛凱薩琳,我一直記得。」

  「請去看看她吧,說起來,幾次的宴會碰面,妳和凱薩琳也相談甚歡,妳的到訪對她而言會是個驚喜。」

  「是,打擾了。」

  本以為奧菲斯會是刻板印象中財大氣粗的生意人,未料待人接物倒也十分謙遜和善,凜如是想著。

  終於接見凱薩琳,她正坐在床上閱讀,堆積如山都是些跟生技醫學相關的書籍,聖法蘭克指定的戲劇教科書反而丟在不起眼的角落。

  「露維亞姊姊?」凱薩琳的聲音明顯弱化,真像一個臥病在床的大小姐。

  露維亞微笑道:「身子好點了嗎?」

  凱薩琳闔書,回道:「嗯,沒有大礙。」

  凜一邊確認門外、窗外、房間四周,該執行任務了。

  「我認為閒話家常到此為止。」凜走近凱薩琳。「伊卡洛斯家的大小姐,妳不覺得該為妳前幾天的行為好好說明一下?」

  凱薩琳仍在不知所措,露維亞跟著說道:「凱薩琳,雖然我不想嚇著妳,但妳不會忘記前幾天在校園裡對同學凱莉‧亞伯拉罕的所作所為吧?」

  被問到造成有點創傷後症候群的事情,凱薩琳的神情開始慌張冒汗,手心直搓。

  凜二話不說揪起凱薩琳的右手,上面的咒文符號尚未消失,對兩人來說像是中了大獎。

  「妳手上的這玩意兒是誰給妳的?我猜得沒錯的話是不是還附帶一張儲存著怪物的卡片?」

  「這……我……」

  露維亞道:「說謊可沒好處喔,凱薩琳,先講清楚,我們並不是在關門審判妳,一旦跟這東西牽扯上,不只妳在學校的成績,可能生命也會受到威脅,奉勸妳別隱瞞。」

  為降低對方戒心,凜也示出自己與SABER簽訂契約的令咒紋章,放緩語氣道:「看,我也有類似的東西,但這個東西不是隨隨便便就該獲得的,妳真的是憑自我的意志決定要獲得,用來傷害同儕也不在乎的嗎?」

  「我……那個……」

  凱薩琳一再詞窮,凜受夠這麼婆婆媽媽的問答,兩手捏住她的臉頰逼供道:「快說!妳再不說我就繼續捏,捏到妳願意鬆口為止!」

  鄉下過氣的魔術師還是這麼粗暴魯莽,露維亞嘆氣搖頭。

  「好好好,我願意說,拜託不要這樣。」

  凜將其甩開,抱胸不耐煩道:「講吧!視妳的回答情況我們再決定是要保護妳或放任不管。」

  只見凱薩琳匆忙從床邊的桌子抽屜拿出一張空白的卡片,因為裡面的不死者反被BLADE封印,除了白白一片什麼都沒有,凜接過來,外觀平凡無奇的一張紙卻殘留些微的能量,教人不在意都難。

  凱薩琳道:「一周前左右,我在市中心逛街時,一個身披白衣的占卜師躲在巷弄間引誘我過去,他對於我的事情瞭如指掌,算命之後給了我這張卡,本來封印著一隻怪物供我隨時差遣,附贈一句祝我武運昌隆。」

  「妳傷害凱莉的理由是什麼?」

  「幾天後的公演,教授把主角亞瑟王的位置給了凱莉,我非常不滿這項決策,所以就……」

  「想著把凱莉踢下來,然後妳就可以佔據亞瑟王的角色寶座?」

  「嗯。」

  露維亞道:「但妳如今的下場就是偷雞不著蝕把米,無意間被捲進不得了的鬥爭中,我看妳還是暫時乖乖待在家裡,等公演完放寒假的時候我們再來確認妳的狀況,記住,別再跟任何陌生人攀談,也要勸勸妳的父親和下人們盡量避免這種事。」

  凜道:「這張卡片就歸我們保管了,這起事件觸及的領域不是你們這樣的普通人該插手的,還請原諒我的無禮,因為這是為妳和妳父親的性命著想,知道嗎?」

  「我……我知道了。」

  「很好,任務圓滿達成,幸虧沒有演變成暴力衝突。」

  一離開宅邸,兩人頓時鬆口氣,儘管從頭到尾伊卡洛斯父女都很配合,但就是有股沉重的窒息感在壓迫著凜和露維亞,那棟洋館散發著光鮮亮麗外表下的詭異氣氛。

  「那玩意兒(卡片)有什麼奇怪之處?」露維亞問。

  凜道:「這東西跟假面騎士用來封印不死者的卡片有異曲同工之妙,蘊含奇異的能量性質,區別在於假面騎士的封印卡即便用強力魔術或現代兵器都難以破壞,這種卡片卻很容易銷毀,自從GARREN封印第一隻不死者至今,那些喪失資格的御主手裡繳獲一樣的卡片,再加上屬於他們的『令咒』沒有消失,整體跟聖杯戰爭的運作模式很像,可是實際的運作機制,或者由誰在運作著,都是謎。」

  「畢竟冬木市的大聖杯早被我們解體了,但如Mr.D所言,發生在別處的聖杯戰爭仍然沒有停息的跡象,已經延燒至倫敦了。」

  「這東西還是得交給專業人士分析,我們能做的僅是從旁協助。」

  「我之前就很想問了,封印不死者就一定要交給玩家們執行嗎?」

  「哈哈!」凜逮到機會嘲笑道:「擅長交際的艾蒂費爾特大小姐也有不曉得的事情啊?只會出點錢和出張嘴的人,果然沒有辦法像我們這些在前線勞心勞力的那般瞭解狀況。」

  「妳……少囉嗦了,我也是有家族事務要打理的,看在我們或多或少都是聖杯戰爭受害者的因緣方面,不然我大可以不管,快點回答我的問題啦!」

  「聽好,不曉得為何,那些腰帶裡儲存的封印卡必須由假面騎士接觸投擲方可產生作用,由其他人投擲,甚至先由騎士觸摸轉交再丟也沒用,妳以為我們沒想過分散兵力?就連我丟都不能讓封印卡啟動,還害得GARREN的幾張卡片在我手中丟失,戰勝下級不死者並不難,但『封印』這個關鍵動作就是一定要交給玩家們,懂沒?」

  「那麼,誰製造出妳手上的那種空白卡呢?」

  「好問題……這一年裡有不少涉足黑市的地下魔術師也在企圖仿造這種封印不死者的專用卡,但封印效果比起騎士們的正規卡大相逕庭,只要調查搞懂這些卡的來歷,要跟什麼敵人作戰也能水落石出吧?」

………………………………………………………………………………………………………………………

  一沒有了凱薩琳和三隻小豬的攪局,亞瑟王傳奇的公演排練變得流暢順利,凱莉暗自慶幸她們自己惹出風波造成這個一家歡樂幾家愁的局面。

  填補圓桌騎士角色空缺的四人極力配合,凱莉似乎因為曾與真正的亞瑟王(阿爾托莉雅)接觸已久,羅蘭教授細心指導演法,模仿得維妙維肖。

  反覆重頭排練幾輪也能讓今天的進度超前一小時,大家提早收工,省得凱莉要在六點學校關門前趕人。

  同學們滿臉愉快笑容跟凱莉道別與慰問一句辛苦,積累的疲勞和聽聞戰爭真相的憂鬱頓時拋往九霄雲外,應驗了茱莉安娜對自己女兒的堅強意志的信心。

  「接下來,我們就先分開去買今晚的食材囉,待會兒見,凱莉,龍君。」櫻說道。

  凱莉揮手道:「嗯!我期待妳們買什麼回來喔!」

  「那個……凱莉……」蒂凡顯得畏畏縮縮道:「既然今天提早一小時放學,我還有點事情要辦,妳和龍先回瓦哈拉,不必等我了。」

  「辦事?我們不都一起走回家的嗎?」

  「別擔心,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我會準時回去,就這樣,再見!」

  蒂凡很迫不及待地跑開,這異常舉止躲不過凱莉已變得敏感的洞察力,道:「龍,咱們追上去!」

  「追?妳不相信妳的朋友?」

  「最近怪事連連,落單絕對沒好處,起碼我要親自確認她真的不會去亂來。」

  蒂凡沒出校門,直奔與演藝廳相反方向的體育系,一般來說藝術系別學生只有體育選修才需要前往,時機完全不符。

  在那寬闊的空地,撐竿跳場熟悉的二人身影依舊,蒂凡躲在場邊固定的樹下偷瞄,凱莉和龍就躲在更後面的樹監視。

  「再來一次!專心在立桿點,太遠太近都別想完美越過橫桿了!」

  女教練吼聲如雷,長得是很漂亮但脾氣稍嫌暴躁,離得遠遠的兩人聽得一清二楚。

  被指導的男學生一遍又一遍從軟墊爬起身,接過女教練拋來的長竿,不停挑戰一般人仰望興嘆的那堵橫桿,即使撞落了,女教練竟然也能次次精準丟回去。

  「撐竿跳?」龍問:「聖法蘭克真是什麼都有,這種冷門的項目也開得成?」

  凱莉道:「原來就是他呀,體育系一年級新生,蓋瑞‧蘭迪,以體保生的資格入學,據說只因他想學撐竿跳,校長就特地為他一人開設撐竿跳科,還重金禮聘奧運退役冠軍當教練。」

  「妳消息真靈通呢。」

  「在眾多學生中他也屬於異類,能夠讓創業多年的聖法蘭克開設新學科,至今只有他而已了,算學校裡的風雲人物,不過蒂凡幹嘛專程來看他練習?」

  龍露出微妙的笑容感到有趣,道:「這不很明顯了嗎?讓一個懷春少女心頭蕩漾,可見是對蓋瑞有意思了。」

  「我靠!真的假的?」

  「我靠!小子!你果然在這裡啊!」忽傳粗魯的吆喝,兩名衣衫不整、留奇怪髮型還傷纏繃帶的街頭混混大喇喇出現,目標直指男學生蓋瑞。

  「那兩人哪來的?」龍問。

  凱莉道:「肯定是爬後面暗巷的圍牆進來,雖然學校增加了守衛數量,但總有老鼠能趁虛而入。」

  「你認識的?」女教練問。

  蓋瑞道:「前幾天在路上碰到他們調戲一名女生,路見不平揍一頓,大概是來找我算帳的。」

  這對師徒表現得很冷靜,這下惹得混混不爽,同時從褲子口袋拿出卡片,展示並吼道:「知道就好辦了!整座城市沒有不認識咱們『開膛手幫』的!今天特地找來不一樣的武器就為了幹掉你!」

  他們右手背的紅色刺青發光,卡片裡竄出兩不死者,一是雄鹿型;一是雙髻鯊型。

  「該死……」凱莉咬牙切齒道:「怎麼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有不死者啊?」

  龍將黑桃A放入,腰帶纏繞,道:「表示一定有某人刻意找這種對象下手,尤其是具有敵意、愛逞兇鬥狠的傢伙,」

  正當龍準備奔跑搶救,女教練竟自動挺身而出,看她不找支援、不打電話報警、不讓蓋瑞參進來,顯然是想一挑四。

  「女人!這事妳也有份嗎?」

  女教練扎穩步伐,雙手五指彎曲擺出虎拳架式,道:「敢來我的地盤撒野,就要做好相應的心理準備,會斷幾根骨頭我可不保證。」

  「說啥大話?上!僕人們!」

  女教練單打獨鬥能與兩不死者有來有往,在場圍觀者包括距離最近的蓋瑞也吃驚不已,防禦和閃避全不在施招範圍內,硬接而就近攻擊是她採取的戰術,任憑雄鹿不死者的犄角猛撞,或雙髻鯊不死者的眼刀砍劈,從沒有一步是退縮的。

  聖法蘭克綜合教學大樓頂,羅蘭教授直挺挺站於水塔上,緊盯體育系操場正上演的場面。

  「除了隱姓埋名參加人類的奧運,妳也沒有一刻閒著跑去學習新的技能啊,阿金妮。」羅蘭教授自言自語。

  雙發虎咬拳齊打!不死者招架不住而遭擊飛,兩混混看傻得下巴快掉到地板。

  「這……這女人是怎樣?」

  「武術冠軍是吧?」

  「啊……囉嗦死了。」女教練道:「骯髒的蒼蠅就是喜歡在耳邊嗡嗡嗡飛來飛去,我是這小子的撐竿跳教練,退役奧運冠軍。」

  「可惡,要是被老大知道我們討債不成還被一個女人阻撓,咱們在幫內就混不下去了,拚死也要幹掉你們!」

  雄鹿不死者被令咒驅使,頭上的犄角產生藍光電流,女教練並不貿然靠近,轉身抱住蓋瑞蹲低掩護。

  電流釋放!四面八方無一倖免,蒂凡不幸被波及,龍即刻停止看戲衝出,扳動腰帶喊道:

「變身!」

TURN  UP

  抽劍、亮牌,取黑桃4刷過劍側:

TACKLE(衝撞)

  猛撞野豬的圖案融入胸甲,龍以肩膀衝刺突進,一把撞開雄鹿不死者,成功阻止電流的繼續亂流。

  「什麼?你又是誰?」

  龍道:「我才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們咧!」

  凱莉三步併兩步去察看倒地的蒂凡,尚存氣息,只是像瞬間被高壓電給擊中,不斷輕搖希望喚醒她的意識。

  雙髻鯊不死者的目標轉為龍,幾次交鋒無果,第二張的黑桃3刷過劍側:

BEAT(拳擊)

  重拳雄獅的圖案融入右手,力量更重的直拳一打!雙髻鯊不死者連滾帶翻,腹部腰帶扣開展,紅心符號與數字3

  雄鹿不死者掙扎起身,電流又將釋放,第三張的黑桃5刷過劍側:

KICK(踢擊)

  飛踢蝗蟲的圖案融入右腳,龍高舉劍後直插於地,高跳而起踏破地面,伸腿、瞄準、踢出!

  頂著電流突破,正中雄鹿不死者胸口,換牠連滾帶翻,腹部腰帶扣開展,黑桃符號與數字6

  「真是,害我浪費不少力氣。」

  拿了兩張封印卡,一丟、二丟,不死者被吸收進去。

  雄鹿不死者,黑桃類別6,附帶文字「THUNDER」。

  雙髻鯊不死者,紅心類別3,附帶文字「CHOP」。

  危機解除,羅蘭教授放心地步下頂樓,道:「幹得好呢,BLADE……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873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龍武傳‧起源之旅|假面騎士劍|同人小說|撲克牌|基督宗教

留言共 16 篇留言

亞爾斯特
真是可憐的蒂凡,馬上就被雷電劈中,希望她不會有事。

10-10 16:04

大俠
皇牌戰爭已經開始威脅到凱莉身邊的朋友了10-10 16:19
亞爾斯特
真想不到老虎不死者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10-10 16:05

大俠
原作裡的虎姊也是霸氣十足呢10-10 16:20
亞爾斯特
原來害金幣損失空白卡片的人就是遠板凜還有終戰盟的某些成員。

10-10 16:06

大俠
這也就解釋了為何里昂這麼快就消耗光封印卡10-10 16:20
亞爾斯特
開膛手幫,這個名字讓我想起過去曾經在英國遺臭萬年的傳說殺人魔,開膛手傑克,如果只有這兩個人有不死者卡片就算了,但是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10-10 16:12

大俠
這裡開了另一條故事線,但這個組織不是簡單的黑幫而已10-10 16:21
亞爾斯特
大俠,收集到紅心卡片要送給成為聖杯的人嗎?反正龍也用不到,況且三類型的卡片能力都很雷同

10-10 16:14

大俠
騎士收到不同花色的不死者在原作裡也有過,先幫CHALICE開個好頭10-10 16:22
亞爾斯特
阿金尼,是玫瑰戰爭的代表,同時也是象徵和平的人物,這樣就能明白為什麼阿金尼會成為終戰盟的成員了。

10-10 16:17

大俠
她還不是正式成員,二戰後跟大衛他們分道揚鑣,只是剛好所作所為與終戰盟相同10-10 16:23
亞爾斯特
露維亞認為只要所有人分頭行動就可以把所有不死者給收服,但是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作為局外人的他們是沒有將敗者收服的權力。

10-10 16:23

大俠
他們還沒嚐到上級不死者有多強呢,這麼簡單就能收服不死者的話也用不到騎士了10-10 16:46
亞爾斯特
以這個角度來看,我開始合理的懷疑第四名成員是這所學校的其中一位教職人員。

10-10 16:23

大俠
這章也暗示得夠多了,去查查還有哪張牌跟紅心K有關聯10-10 16:47
亞爾斯特
大俠,有必要把事情告訴蒂凡嗎?關於皇牌戰爭的事情。

10-10 16:26

大俠
既然被捲入了,總有一天會親身知道所有事情10-10 16:47
亞爾斯特
大俠,黑桃J的從者就是奧吉爾,也就是說終戰盟的成員大致上可是黑桃K,J,紅心K,梅花Q

10-10 16:50

大俠
二戰後剩下的三個就全是敵對陣營了10-10 16:57
亞爾斯特
現在想想,羅蘭教授的名字是出自查里曼十二勇士中的騎士之一,是不是因為與名字相同所以才會成為紅心K的從者,又或是羅蘭就是黑桃J

10-10 16:52

大俠
假名呀,而且黑桃J的御主另有其人,不是紅心K,不死者之間不會建立契約關係10-10 16:59
亞爾斯特
這倒也是,奧吉爾的御主是誰姑且就先不論,不過我也沒有想到羅蘭的真面目既然會是奧吉爾,這樣看來就和第四章說的話有連結了。

10-10 17:04

大俠
沒錯,處處是細節10-10 17:08
亞爾斯特
對了,那名占卜師和那三名上級不死者有什麼關係呢?

10-10 17:10

大俠
下章會講,占卜師的真面目絕對超乎眾人想像10-10 17:12
亞爾斯特
對了,下一章會告訴我們那三名不死者是什麼樣的花色嗎?

10-10 17:13

大俠
那要等故事推進慢慢揭開10-10 17:18
亞爾斯特
我想蒂凡看到不死者的時候一定會感到驚訝,畢竟她根本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怪物

10-12 16:34

大俠
她自己也會有一個呢,怕啥呢?10-12 17:58
亞爾斯特
大俠,是我的錯覺嗎?感覺露維亞不是很信任假面騎士,另外會不會有龍與露維亞的對談呢?

10-15 12:54

大俠
這段的意義在於確立「只有假面騎士才可以對抗不死者」,露維亞不是不信任,只是基於要對抗不死者應該還有很多方法才詢問的,從凜的話語可知露維亞沒有接觸過終戰盟的前線任務,放心,經過這起事件後露維亞就會加入前線了10-15 18: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rw506fr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世道有感... 後一篇:團體常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老僧製作的Steam遊戲正參與秋季特賣中,歡迎參考: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599&snA=25193&tnum=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