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 TURN UP 18

大俠 | 2022-05-20 21:20:23 | 巴幣 1048 | 人氣 204


TURN  UP  18 攀登冷峰



  一大早,大英博物館的終戰盟任務簡報室,光是昨日三方人馬各自的奇遇就有非常高的情資價值,地下格鬥場奧林匹斯關於帕拉絲率領的開膛手幫;咖啡店Heart Blessing的催眠勒索;巴黎羅浮宮的天主工會襲擊事件與提米‧李爾宅邸的人類始祖下落推論。

  如果瑪提妲懷疑提米是敵對組織這一事實成立,終戰盟等於被敵人知曉不少底細,但終戰盟卻仍然只能收集其他零碎信息猜測敵方陣營的規模多龐大,地下格鬥幫派和聖堂教會麾下隱形團體甘願效勞,其領導者不容小覷。

  短暫的休息一晚,大家以視訊方式互相交換資訊並噓寒問暖,又將分作三組執行新的事項:

  奧林匹斯攻略組→龍(BLADE)、凜、露維亞。

  咖啡店勒索調查組→凱莉(CHALICE)、友娣德、RIDER

  人類始祖搜索組→里昂(GARREN)、瑪提妲、艾梅洛二世及其弟子們、伊斯坎達爾。

………………………………………………………………………………………………………………………

  穿越一個又一個倫敦小巷,回答門口守衛大漢相同的暗號,走下喧鬧聲逐漸擴大的螺旋階梯,奧林匹斯地下格鬥場儘管昨天被凜和露維亞兩人肆虐得幾乎體無完膚,但帕拉絲與阿金妮一戰終止了她們的奪冠企圖,至今無人能撼動帕拉絲的冠軍衛冕。

  在報名處的八號通路外,低階擂台的觀眾加油呼聲和鬥士們肆意發洩情緒的吼叫不絕而耳,這裡實力就是一切,無論追求榮耀或財富。

  「龍,你覺得如何?」凜隨口問問。

  龍不以為意,一派輕鬆回答道:「要是女王知道自己眼皮底下的倫敦竟然有這般粗鄙無秩序的地方,八成會叫她的侍衛長率領從者來個大清洗。」

  「也許吧?但帕拉絲真不是個能被簡單拉下寶座的角色,同樣是類別Q的層級力量,她只用一招就分出勝負,幸好封印卡只有玩家們能使用,不然帕拉絲就要掌握一張上級不死者卡片,想想都起雞皮疙瘩。」

  「好了,龍君。」露維亞嬌羞地把填表格的筆交給龍,態度跟對待凜是天差地別。「你可以自由選擇代號,填完並交出表格即可做為鬥士出場。」

  「謝謝妳。」

  凜注意到露維亞滿臉花痴的表情,趁機吐槽道:「親愛的艾蒂菲爾特家小姐,請問妳是不是此刻內心小鹿亂撞?」

  露維亞被沖昏頭,語無倫次道:「啊……如此精練的軀體和紳士般的待人接物,叫人怎能不心動?但是……但是!前面已經有謝郎存在了,為何還要讓我再遇見他?命運真是開了我一個天大的玩笑呀!」

  凜捏住露維亞的臉頰,強制把她拉回現實,叫道:「給我冷靜一點!平常教訓別人言行舉止要矜持優雅,多大年紀了還想著轟轟烈烈的戀愛,省省吧妳!」

  露維亞拍開凜的手,惡狠狠反駁道:「每個人都有戀愛的自由,要妳管啊?妳不也是大齡剩女嗎?為延續我艾蒂菲爾特家的血統,找個好男人有什麼奇怪的?」

  吵架吵得都可以掩蓋過擂台,龍全聽見了,無關緊要的就先別理,反而表格中的一個選項引起龍的興趣,問道:「這個『鐵籠殊死戰』是什麼?」

  前台人員回答道:「如果你不想靠排位賽慢慢爬上去,可以申請一次對上多位鬥士,數量不限,你對自己的技術有信心的話盡管填,不過至今除了冠軍衛冕者帕拉絲以外,這座地下格鬥場沒有多少人選擇這種方法快速晉升,是個鮮少實施的賽制。」

  「好極了,我沒有多餘時間浪費,就選這個!」

  「行,你要多少對手?隨機還是自選?」

  「一次全上!」

  此言一出,當場嚇傻前台的每個工作人員,引發哄堂大笑或合不攏的下巴,本來在爭吵的兩女也為之難以置信而飄來呆滯的眼神。

  凜道:「龍,你不必這麼急躁的啊?」

  露維亞道:「龍君,我們的姻緣都還沒開始怎麼能就這樣結束?」

  前台人員止住自己的手足無措,試著勸戒道:「小夥子,挑戰冠軍的方法很多,別想不開呀!」

  龍自信地挺胸說道:「是你說的,我對自己有信心,帕拉絲都能用這方式當上冠軍,我怎麼就不行?」

  「當真?」

  「是!」

  「無怨無悔?」

  「沒錯!」

  「出事了我們地下格鬥聯盟可不會賠償你半毛醫藥費喔?」

  「不勞你們破費,我意已決!」

  這輩子沒見過如此等級的不怕死的傢伙,前台人員手抖得厲害,代為寫下「挑戰者全選」。

  「這可是連第二階的高手們也算在內,別怪我沒事先警告你。」

  龍的申請驚動全體,前台把他的表格快馬加鞭送至主辦單位和解說DJ的手中,不一會兒便聽見廣播:

  多麼驚人呀!今天奧林匹斯迎來屈指可數的鐵籠生存挑戰者,代號「黑雲死神」的龍,這是繼衛冕冠軍帕拉絲之後難得一位企圖透過鐵籠生存來一步登天的人!各位觀眾!各位第二階至第八階的鬥士們!請移駕至塵封許久的生存戰擂台,這會不會是一場改寫奧林匹斯記錄的戰鬥呢?還是虛張聲勢而遭後輩恥笑的鬧劇呢?拭目以待!

  為消化大量的群眾,人們在分散的通道慢慢進入鐵籠擂台,龍本人則由前台帶路走挑戰者專用道,凜和露維亞跟進,其實按規定她們兩個也算在第二階鬥士資格,應該成為阻止挑戰者的障礙之一。

  凜問道:「龍,在挑戰帕拉絲以前選擇生存戰,就算贏了也累個半死,真的沒問題嗎?」

  露維亞更擔心,道:「以寡敵眾,這條路有去無回呀,眼睜睜看著意中人送死,未免太殘酷了。」

  龍停下腳步,道:「殘酷?那妳想不想聽聽一件更殘酷的事情?」

  「什麼?」

  「我呀……」龍回頭一笑,道:「已經有妻子兒女了!」

  KO!露維亞全身僵硬倒進凜的懷中,愛上有婦之夫,完全失去機會,凜沒有參加鐵籠生存的意願,露維亞被龍的一句話擊敗,確實她們在開打前就輸了。

  鐵籠擂台位於更深的底層,幾乎是上層八個階級擂台的面積總和,刻意設計成羅馬角鬥場以表示殘酷的程度,用來包圍的鐵籠在天花板吊著待命,但因龍想要挑戰全部,這次就不放下來以騰出空間。

  龍站在擂台最中心接受鎂光燈聚焦,觀眾陸陸續續登上席位,第二階至第八階的鬥士則在出場後由外而內團團圍住擂台,起碼幾十個,任誰來想像挑戰者的心理壓力都快窒息。

  廣播DJ喊道:

  好的!所有人已就預備位置,盛況空前,錯過後不知要再等多久,現在鐵籠生存的挑戰者,黑雲死神──「龍」,即將被鬥士們群起圍攻,依後台的計算,這場戰鬥的賠率是一賠一萬,稍微看了下投注的比例,似乎只有兩人將賭注押在龍身上,對於剛申請鬥士資格的人來說已經算好了。

  「廢話……」凜道:「身為終戰盟隊友,不押他押誰?」

  「喔──呵呵呵呵……」露維亞高傲地笑道:「要是他都輸那我們永遠別想打贏這場戰爭,別小看能被我艾蒂菲爾特家看上的男人。」

  「妳的情緒倒是恢復得挺快嘛?」

  「雖然沒機會締結良緣,至少當他堅實的後盾不也行?這是做為戰友的義氣!」

  「唉……隨便妳了,笨蛋一個。」

  倒數十秒!但願你做好所有準備了,黑雲死神。

  帕拉絲和雅典娜在DJ室全程觀看,居高臨下,連神都感到無比興趣。

  「嘿,凜,妳看那邊。」

  目光循著露維亞所指,女教練阿金妮站在一群鬥士的最後排。

  「阿金妮,怎麼說她也是死守第二階的頂尖鬥士。」

  「她好像想先袖手旁觀?」

  「她早就跟龍打過照面,知道龍是玩家,一定想看看龍是否有勇無謀,選擇鐵籠生存加快攻略速度是不錯,但一挑多的情況下不證明自己是說服不了她的。」

  五!四!三!二!一!FIGHT

  刀劍棍槍、火電冰霜,萬馬奔騰的氣勢與壓迫感如臨大軍過境。

  只見龍不移半步,氣定神閒,能量運於筋絡,層層堆疊在皮膚表面,閉目蓄勢,底蘊深厚難測。

猛龍開眼!

  劇烈能量滔滔如浪,席捲八方!其力可裂石破瓦,突破所有物理防禦手段,直達骨髓、衝擊大腦,腎上腺素不能應對,前一秒殺氣十足,後一秒口吐白沫。

  所經之處鬥士們像骨牌般接連倒地,就連觀眾席上的人也不能倖免,天花板的鐵籠被震得喀喀作響,DJ室玻璃盡碎。

  此時才知何謂鴉雀無聲,鬧翻天的角鬥場剎那間歸於寂寥,能清醒的只有龍刻意避開的人,凜、露維亞,還有上方觀看的帕拉絲和雅典娜。

  穩定身心並搞懂現場情形,凜仍難以相信眼前所見,龍竟不費吹灰之力讓所有鬥士昏厥,一點身體實質接觸也沒有。

  「龍,你做了什麼?」

  凜的聲音不用多大就可聽見,龍笑道:「施展一點技法嚇唬他們而已,屢試不爽。」

  「嚇唬?未免太離譜了吧?」

  還有一人未倒,阿金妮從龍的背後走來,道:「你果然來了,終戰盟的玩家。」

  龍轉身,道:「聖法蘭克的女教練,英靈阿金妮,別來無恙?」

  「幸好我待在後方,免於池魚之殃。」

  「身為不死者能抵抗我的霸氣威壓很合理,但我此行目標是雅典娜,妳想保住鬥士階級與我一戰嗎?」

  「別開玩笑了,看看你把這裡搞得多麼狼狽不堪?沒觀眾、沒廣播、沒金主,沒有能為這場生存戰評分發放獎勵的人,打了也沒意思。」

  「那都是額外價值,我本就不打算把賺錢或建立名聲放在第一位。」

  帕拉絲使用廣播,對著下方道:「黑雲死神,你是要來將我拉下奧林匹斯的寶座嗎?」

  龍抬頭,高喊道:「正是!」

  「沒想到世上真有能一步登天的人物,既然你不怕死就攀上巔峰吧!我在奧林匹斯的頂端等著你!」

………………………………………………………………………………………………………………………

  「歡迎光臨!」

  「啊!是昨天的大姊姊們!」

  Heart Blessing的母女親切充滿活力的招呼,卻對身陷的危機渾然不知。

  「三杯『英倫橋風』,謝謝。」

  「馬上來,請稍等。」

  凱莉和友娣德、RIDER故意挑店內比較偏僻的角落座位,方便觀察又不引人注意。

  天空微陰,霧氣稀薄,這店打著溫煦的黃色燭光,咖啡甜點香味輕飄,咖啡機熱氣繚繞,不少上班族趁午休時間一杯香醇咖啡伴桌,年輕世代三五好友群聚享受甜蜜食品。

  一個鐘頭、兩個鐘頭,直至下午三點的新鮮麵包出爐,又是大排長龍的情景,三雙眼睛仔細緊盯熙來攘往的顧客,即使外貌服裝看不出來,友娣德靈敏的嗅覺也可以當第二層保險。

  凱莉問道:「跟昨天比起來有什麼差異嗎?」

  友娣德搖頭道:「只是殘留氣味,如果是不死者親自登門,我不可能察覺不出來。」

  RIDER道:「別說不死者,一個可疑的魔術師的蹤影也沒有。」

  凱莉道:「會不會我們打草驚蛇了,所以敵人通通不敢來?」

  她們繼續等,等待人潮逐漸散去,確實不見任何像昨日帶海倫娜離開的大衣怪客,第一天的埋伏大概要以失敗告終。

  店裡可以輕鬆的時刻,海倫娜和愛麗絲為三人端上甜點,僅此桌獨享。

  「三位如果不嫌棄,請嚐嚐我女兒親手製作的新產品。」

  「是栗子蛋糕喔!我請媽媽教我做的,雖然失敗很多次,但這次我很有信心!」

  人家的好意當然不方便拒絕,可是從愛麗絲那張可愛的小臉沾上幾點奶油和不太美觀的蛋糕成品來看,仍然不是非常完美的一次製作。

  吃進嘴,瞬間衝擊舌頭味蕾的甜實在膩口,不該多有味道的栗子也充滿著蜂蜜的濃稠感,本來栗子蛋糕應該清爽可口,卻被弄到完全是糖分與蜜的大雜燴。

  「怎麼樣?好吃嗎?好吃嗎?」

  友娣德用咖啡沖淡整個口腔的膩,為了不傷害愛麗絲的幼小心靈,硬擠笑容回答:「啊哈哈……很……很好吃啊,我喜歡。」

  「真的?好耶!好耶!」

  明明不符合胃口,凱莉卻不愧是戲劇系的,端正坐姿配上一口咖啡,極度鎮定地說道:「相對其他甜點而言比較沒有味道的栗子蛋糕能做到這樣,以一個小孩子來說很厲害喔,愛麗絲,妳很有天份。」

  「嘻嘻!謝謝姊姊的稱讚,媽媽,以後我可以幫妳做麵包了。」

  「嗯!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喔!三位以後也請常來幫我們測試新產品。」

  好不容易打發她們母女,凱莉急忙拿起每桌附贈的免費水大口大口灌,臉色鐵青。

  RIDER道:「原形畢露了。」

  凱莉道:「雖然我愛吃又不怕胖,但那蛋糕的甜膩程度真讓我不敢恭維。」

  「真沒禮貌。」友娣德道:「不過妳的演戲職業算是發揮作用了。」

  「妳又如何?我就不信妳吃下這玩意兒能有我這般不動聲色。」

  「好啦我承認,剛入口我就想當場吐掉,只因我不願看見小愛麗絲傷心哭泣,這回答滿意嗎?」

  空等了幾小時,帶著還沒消除的嘴巴甜味,三人離開了Heart Blessing,按照規律的話,拉海爾和瑞秋至少要一周後才會來接班一天,至少要等女王的執政周年紀念日後,調查沒進展就必須這整周都來咖啡店一趟。

  「唉……」凱莉嘆息道:「如果接下來一星期都要吃這麼重口味的東西,我真的要考慮開始節食減肥才行。」

  RIDER道:「假如敵人盯上那家店的收入,一周來收一次也很合理。」

  友娣德道:「確實,不懷好意的勒索固然可惡,但要想薅羊毛也得等羊的毛長齊,頻繁出入店家遲早被執法機關跟蹤,我不認為對方會傻得照三餐來收錢。」

  凱莉道:「終戰盟人員多,我看需要採取輪班制,不然吃不消呀。」

  「咦?噓!」

  友娣德在街邊轉角發現異狀,大馬路的十字路口穿越的人群中,不少人的頭上連接一根紫色的線,那是只有像友娣德這種上級不死者或RIDER的高魔力值眼瞳才可看見的特殊絲線。

  「怎樣?」凱莉問:「妳們發現什麼了。」

  友娣德道:「有趣,新一批的人,跟在那頂樓半主動交出財物的民眾一樣,都是被線控制的人偶。」

  「人偶?妳是指被不死者操縱那樣?」

  「咱們跟上去,看他玩什麼把戲。」

  人群有各式各樣的職業,兩眼無神朝向同一方位行走,搭配逆光的背景,根本如喪屍片的恐怖情節,經友娣德鑑定確知並非昨日頂樓的人,左彎右拐好幾個街區,最後魚貫進入一間教堂。

  凱莉道:「進教堂?今天不是星期日也不是早上,做什麼禮拜?」

  友娣德問道:「那隻膽敢控制我的不死者的御主是個修士,記得嗎?」

  「表示這座教堂是他的大本營?」

  「特意分出多個據點收錢,好樣的,看來計畫已久,神職者卻搞得跟黑社會似的。」

  RIDER道:「我到教堂屋頂埋伏,妳們從正門進,見機行事,一旦與不死者的戰鬥爆發,我們的任務就等於開始了。」

  凱莉和友娣德裝作他們的一份子潛入,果然這些被控制住心智的人們毫不在意身邊有無異狀,只管拎著大包小包的物品排隊。

  先躲在一旁的彩色玻璃偷窺,裡面幾乎擠滿,三個修士坐在長椅收受包裹,神聖的所在卻死氣沉沉,十字架底下卻盡是偷雞摸狗、搶奪民脂民膏的行徑。

  「不死者在不在?」

  「千真萬確,而且還多出一個來。」

  「兩個?這算大豐收嗎?」

  「我才要問妳有信心封印兩隻不死者嗎?今天沒有拉海爾來幫妳,我也不是專精戰鬥的從者。」

  凱莉備好腰帶與卡片:「櫻姊姊的從者RIDER在,應該沒問題,總之準備衝鋒了,殺他個措手不及,變身!」

CHANGE

  前有弓,後有釘,教堂已被終戰盟包圍,螳螂捕蟬,卻不知黃雀在後。

「變身!」

OPEN  UP

  兩人驚訝的循著音效回望,綠衣金甲的蜘蛛面具騎士手持長杖緩緩走來,自腰帶左側卡片匣抽取一張牌,刷過杖尾:

BLIZZARD(暴雪)

  一伸手,白雪狂吹不息,教堂建築以至圍牆的花叢冰凍三尺,在門外的人群急凍成冰棒,彩繪玻璃向內破碎,騎士踏進教堂如入無人之境。

  「什麼!你是什麼人?」

  面對那些修士的舉槍,騎士不為所動,長杖敲地,喊道:

「來獵殺你們的!」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很好!權杖出現了!聖杯與權杖不知道誰會贏?另外也擔心一下友睇德會不會領便當
2022-05-20 21:24:38
大俠
凱莉比較衰一點,剛成為騎士沒多久就要遇上傳說中的最強騎士了XD
2022-05-20 21:28:54
亞爾斯特
露維雅和上個世界的雅爾比起來實在是差太多了。
2022-05-20 21:25:07
大俠
感情是要慢慢培養的,單純發花痴的女人吸引不了龍
2022-05-20 21:29:50
亞爾斯特
龍的等級完全可以碾壓那些敵人,就好奇會如何對抗雅典娜。
2022-05-20 21:25:51
大俠
對龍來說,勝利的方程式已經決定了,只是大家還沒注意到
2022-05-20 21:30:29
鋼仔
終於啊!最強騎士登場了
2022-05-20 21:30:35
大俠
至少目前輾壓主角以外的兩位騎士是OK的
2022-05-20 21:33:15
無常君神遊
兩位女角吐槽的互動很有趣,互相拆台,也能迅速合作,友情真好。
2022-05-20 22:05:32
大俠
在原作中她們就是這樣的歡喜冤家,讓嚴肅的氣氛稍微緩和一下
2022-05-20 22:13:3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