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 TURN UP 5

作者:大俠│Fate/stay night│2021-10-02 16:55:10│巴幣:61│人氣:238
TURN  UP  5 終戰盟



  經過一晚的促膝長談,BLADE的內外組合達成一定程度的心靈交流,還彼此互道真名建立信任感,龍曾經可能為王但無法成王,從者SABER阿爾托莉雅‧潘德拉貢曾經為王卻已不再是王,如今朝向共同的現世目標邁進──在這場新一輪的戰爭裡生存下來。

  地獄周第三天,睡個四、五個小時而已的龍走出房間,早上六點整,凱莉的起床時間還早得很,遠坂家姊妹被安排在茱莉安娜臥房隔壁,所以龍一出來便馬上見到櫻的從者RIDER,彷彿一個門衛片刻不離。

  「起得這麼早?」龍道。

  RIDER雖然長得高挑且有著極美的容貌,對一面之緣的外人仍有些許冷淡,道:「對我來說,睡眠不是那麼重要,只需御主持續供應給我現形於世的魔力即可。」

  「妳一直守在櫻的房外嗎?」

  「我身為從者想保護好御主,這是很正常的,她在裡面梳妝打扮,過一會兒要幫這棟民宿的主人準備早餐,你又怎樣?不也起得早?」

  「那就巧了,我也準備幫茱莉安娜夫人準備早餐,不過要幫住宿客人準備,算是用點勞動回饋她不收我一分錢的恩情。」

  RIDER身後的門打開,櫻已經穿戴整齊,一見龍就展現和藹可愛的笑容道:「啊,早安,龍君。」

  「嗯,早安,聽RIDER說妳要去廚房,剛好我也一樣。」

  「是嗎?龍君你會做菜?」

  「略懂。」

  同樣的應付了事的回答,卻讓櫻和打工的蒂凡瞠目結舌,流利的刀工、精準的備料、烹調的掌握,完全不像個料理門外漢,做起來比廚房裡雇用的最資深員工都要老練。

  「真厲害,龍君,你從哪裡學的?」櫻帶著崇拜的眼光說道。

  蒂凡也道:「感覺好像被搶了飯碗似的。」

  龍邊洗手整理桌面邊道:「人不可貌相,我也是經歷不少事情的,要說有什麼契機的話,也是在我初戀情人的慫恿下才開始學做菜。」

  「初戀?」櫻興趣盎然問道:「那她現在在哪?」

  「不說了,那都過去了,講起來格外悲傷。」

  一小時備妥,等待退房旅客起床奉上熱騰騰的菜餚,凜和凱莉同時進入食堂。

  「嗯……好香呀。」凜聞味而至。

  「早安,姊姊。」

  「嘿?龍也來幫忙做早餐嗎?」

  「是啊,應該說這整桌菜幾乎都是他一人包辦的。」

  「真的假的?一個大男人會做料理這種精細活,看來跟我們認識的那位『某人』也很像,不是嗎?」

  「很令人驚訝呢,他還說只是『略懂』。」

  凱莉心有戚戚焉,走近龍用手肘頂了他一下,戲謔地笑道:「什麼都略懂,你到底有什麼不懂的?」

  龍獨特的料理法可是樂壞了喜愛美食的凱莉,連其他員工都忍不住加入嚐上幾口,自家人消耗的食物量比退房旅客還多。

  能在同桌共享一頓類似團圓飯的氛圍,龍是不知道這對姊妹在以前的聖杯戰爭有過怎樣的恩怨,但既然可以冰釋前嫌、拋棄悲傷,即使「戰爭」無法避開,人們能依靠的仍是周遭的親朋好友,龍想守護的不外乎是這樣的人們璀璨的笑容。

  被豐富的早餐餵得飽飽,該出門各做各的了,凜一行人朝聖法蘭克的相反方向,但很快的,龍和凱莉也將前往,只因茱莉安娜又給他們行前預告。

  「凱莉,可能妳今天的負擔沒那麼重喔。」

  「媽,怎麼說?」

  「天將降大任,旅人多點趕路爭取喘息機會,得知更深一層的戰爭真相,必為之後的責任轉變心境。」

  「又來了,哪個占卜師會用吟詩的方式文謅謅地傳達預言啊?」

  「還有呀,龍君,請靠近點。」

  茱莉安娜對龍耳語,搞不好又在偷偷講什麼密碼,面對某些人的時候當作通行證之類的。

  帶著滿腹疑惑上學,到演藝廳舞台下,羅蘭教授很早就在那等著兩人,公演逐漸接近,本以為教授會更嚴厲監督他們的排練情形,事實卻並非如此。

  「咦!」凱莉驚呼。「要……要我今天外出?」

  教授扶了一下眼鏡,面不改色道:「就是這樣,好在昨天工場的進度有你的朋友幫助而減去負擔,凱薩琳小姐的三位跟班不知為何也昏迷住院,妳趁今天趕緊再拉一些人填補她們的角色位置,反正也是戲份不重的圓桌騎士,我給妳的任務就是本日學校閉門前完成。」

  凱莉嚇得下巴都要脫落,能跟龍碰面純粹運氣好,這時候上哪兒去多找來三個人參加這重要的公演啊?

  龍倒不慌,一切仍在茱莉安娜預言的情況範圍內。

  「若妳沒有頭緒,我的建議是去一趟大英博物館,妳會找到需要的東西。」

  「大英博物館?那不是我今天都得耗在那了?」

  「別問那麼多,帶著妳的朋友一起去,我批准妳的偷懶,這種機會別人還沒有呢。」

………………………………………………………………………………………………………………………

  就這樣,凱莉和龍莫名其妙踏上了跟凜她們一樣的道路(雖然自己沒法發覺),幸好博物館也在倫敦境內,搭地鐵很方便。

  反正是難得且驚喜的悠閒,凱莉望著博物館大門就在眼前愜意地走著。

  「大英博物館呀……雖然免費但也不是次次有機會來這種地方,不知道有沒有保存一些市面上看不到的劇本。」

  龍問道:「妳好像很喜歡戲劇?也把公演的責任看得那麼重。」

  凱莉思考一陣,決定從頭到尾講清楚來龍去脈,道:「我和我媽媽不是在倫敦土生土長的,我甚至不是她親生女兒,以前在所謂的第三世界或歐陸本土國家輾轉四處落腳,因為戰亂導致,十歲前的成長環境糟糕透頂,那時候只有依靠模仿、表演等等的事情跟身邊的同齡孩子們玩玩,後來出現某人給予我媽一大筆資助來倫敦開了瓦哈拉,我的生活才有這般富裕考進聖法蘭克完成興趣和夢想。」

  「戰亂呀?人類的自相殘殺到哪裡都一樣。」

  談話間不知不覺進入博物館,在前台有位小姐親切地打招呼:「歡迎,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只見龍左右瞻望有無他人,臉湊近櫃台小聲說道:「是這樣的,『先知指引我來晉見賢王』。」

  前台小姐一聽這密語般的來訪意圖,表現得跟羅蘭教授沒兩樣,瞬間臉色變得嚴肅,並且打了內線電話,凱莉的警覺心和觀察力在這兩、三天有明顯的進步,發生太多從未預料的狀況,她對於氣氛的變換敏感起來。

  掛了電話,前台小姐走出來平舉手道:「請隨我來,我帶兩位去代理館長的所在。」

  從大廳開始,穿過多個展覽區,保存在玻璃櫥窗裡大大小小來自世界各國文化的遺留物和藝術品,要不是此行另有所圖,這趟沒有人來導覽的參觀稍嫌單調無趣。

  最後是在世界戰爭史專題館停住,前台小姐在一尊仿造且小一號的大衛像的後方牆面插卡輸入電子密碼,暗門升起。

  「兩位請進,終戰盟的領頭就在裡面。」

  龍主動向前,凱莉半信半疑地跟在後頭,狹長且昏暗的走廊,隱約有豎琴的悠揚樂音,緊接豁然開朗的純白大理石圓環廳堂,聳立四根希臘式直柱,頂端畫有夜空銀河。

  拜訪瓦哈拉卻鎩羽而歸的男子大衛,停下演奏張開雙臂隆重歡迎道:「久候了,BLADE。」

  「大衛?」凱莉驚訝道。

  「你們認識?」龍問。

  「他是瓦哈拉的常客,最喜歡我媽泡的咖啡,但我從來不知道他還是大英博物館的代理館長。」

  「而且……他也認得出來我是BLADE。」

  大衛道:「我明白在百忙之中邀請兩位來一趟實屬失禮,小凱莉有公演要操心,可是這幾日連續的異常現象,你們不覺得有必要先解解困擾著你們的東西嗎?」

  兩人互看,羅蘭教授叫他們跑這趟恐怕就為了聽聽與眾不同的故事,許多對茱莉安娜的言語有所反應的人們,他們也猜出跟終戰盟有關聯。

  「說吧,大衛。」

  「凱莉,要先請妳到右手邊的房內,我想,由凜對妳現身說法比較合適,至於BLADE,就留步由我講述。」

  兩人暫時分離,果然在多個區分開來的房間裡,凜、櫻、RIDER,這幾個凱莉的熟人如大衛那樣準備好故事等待。

  龍道:「我已經不訝異於各位對我BLADE身份的熟稔,有話直說吧。」

  大衛問道:「相信妳昨晚就聽Miss遠坂簡單介紹了何謂聖杯戰爭,我要說的是,超脫冬木市聖杯戰爭以外的更大規模的戰亂。」

  「請。」

………………………………………………………………………………………………………………………

  以冬木市發生過的五次聖杯戰爭分時段,第一、二次在於建立成熟的運作體系,第四、五次在於以比較實際的運作進行,而這第三次就成了當地和日本以外地區產生嚴重影響的關鍵。

  最初,大聖杯被製造出來吸取純粹的靈力,但第三次聖杯戰爭中,愛因茲貝倫家族作弊召喚出的第八位從者AVENGER無意間汙染了大聖杯,使其儲存世間全部惡意,無論最後勝利者許下何種願望,皆會以扭曲殘忍的方式變相實現,因此,第四、五次的聖杯戰爭注定不會有好結果。

  而在日本以外,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與德意志、義大利組成軸心國,大聖杯的秘密悄悄流傳進德、義,納粹與法西斯也企圖利用聖杯戰爭的系統強化本國力量。

  此時,不明人士出現,在結合了歐洲的魔術師團體研究後,幾乎重現相同的系統,並且釋放了太古時期就被封印的不死者當作英靈的肉體憑依,與普通人或魔術師形成御主和從者的搭檔。

  隨著二戰的推進,軸心國分崩離析、相繼垮台,被召喚出的英靈們由於御主的戰死,加上因為有不死者憑依而不會消失,擺脫控制的七位英靈分作兩派,終結戰爭或延續戰爭。

  二戰結束,軸心國付出慘痛的代價,可是在一些第三世界國家或歐洲本土,聖杯戰爭的殘酷仍然在發生,愈來愈多的不死者被解封,任何一個路人都有可能被挑選為御主,互相爭鬥、互相叫囂,但最終真正會死的也只是御主,不死者們仍有機會再度成為從者。

  親眼目睹這麼多慘烈的事情不斷上演,大衛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二戰後奔波於各地阻止紛爭,靜待天時、取得地利、吸收人和,終結聖杯戰爭聯盟的雛形由此建立。

  如今,冬木市大聖杯被凜與她的同伴拆解,大衛也曾橫跨場地參與那場拆解戰,並告知有不死者加入的還在其他地方延續的聖杯戰爭,為避免相同的慘劇,凡是被聖杯戰爭波及的受害者們自然願意成為終戰盟的力量,逐漸壯大。

………………………………………………………………………………………………………………………

  「如何?」大衛問道:「起因於冬木市的聖杯戰爭雖然隨著拆除而平息,但三大魔術家族創造的系統卻在其他地方生根發芽,成為燃燒平原的火苗,何況,有了不死者的攪局,情況只會更複雜。」

  龍抱胸左右來回踱步,腦細胞正全速運轉消化從凜和大衛聽來的情報。

  「大衛,你說的第二次世界大戰,距今多久?」

  「始於七十多年前。」

  「那麼……敢問你今年貴庚?」

  此刻,大衛佩服起龍精準的觀察分析力,這副擬態出的模樣果然不能騙過明眼人。

  大衛不禁嘆道:「厲害,再瞞下去就對你不敬了,另外,阿爾托莉雅,妳也在看著吧?」

  SABER應呼而出現,道:「是,老友。」

  「兩位,希望你們不會被接下來的情景嚇住。」

  人類的皮囊只是掩飾,大衛搖身一變,全身被純金帶刺鎧甲覆蓋,頭盔和肩膀有獨角仙般的造型,最重要的,腹部那骨頭造型的銜尾蛇UD腰帶。

  「大衛,原來你是……不死者?」阿爾托莉雅驚呼。

  龍十分鎮靜,因為那是不同於下級不死者的「上級UD」,能以語言交流,毋須害怕。

  「這副模樣連在拆解戰那時都沒展現過,恐怕大家只把我想像成普通的魔術師或劍士,我就是在二戰時期被納粹召出來的英靈──『大衛王』,憑依於上級不死者黑桃類別K。」

  「這就說得通了。」龍道:「下一個問題,你提及不死者的聖杯戰爭曾肆虐第三世界國家,這跟茱莉安娜夫人和凱莉有關嗎?」

  「二戰結束後幾十年的光陰,我奔波第三世界國家阻止,茱莉安娜就是池魚之殃的受害者之一,還不幸在火海中失明,我灌輸一點不死者能量使其恢復基本的行動力,堅強的求生欲讓她在戰場摸索到襁褓中的凱莉。」

  「她的預知能力,還有凱莉的靈感體質,都是來源於你?」

  「沒錯,因為她竟然吸收我的能量而發展出強大的預知力,我主動與她締結契約成為她的從者以方便就近觀察這對母女的成長,瓦哈拉是我利用多年賺來的資金建成,她毫無疑問是終戰盟的先知,本來我們苦惱於再強的魔術師都拿不死者沒辦法,她預言了BLADEGARREN等等四個玩家的腰帶出現,才能確實封印住納為己用。」

  阿爾托莉雅道:「大衛,太見外了吧?為何不早點表明身份?」

  「抱歉,只是覺得剛開始就用不死者的外觀出現在聖杯戰爭受害者面前,好像做賊的喊抓賊,也會讓他們陷入迷惘和不必要的緊張。」

  「這意謂著,你也將要被BLADE封印嗎?」

  龍道:「時候未到,終戰盟才剛有所起色,戰爭處在初期,太早封印住黑桃K只會讓這組織群龍無首。」

  大衛道:「有見地,我很欣賞你的智慧與氣度。」

  「二戰時被召出來憑依不死者肉體的英靈有七個,另外六個去哪裡了?」

  「三個同夥隱瞞身份,三個下落不明,估計也在敵對陣營,咱們七人全部是上級不死者。」

  「全是上級嗎……」阿爾托莉雅道:「正確來說有多少上級?」

  龍道:「JQK各四花色,共計十二個。」

  「十二個?真全部到齊豈不是比正規聖杯戰爭的英靈還多?」

  大衛道:「正是!而且並不能完全以七種職階定義之,已經無法用冬木市聖杯戰爭的眼光去看待這場圍繞不死者的新戰場,當務之急,是盡快湊齊四個能封印不死者的『玩家』,再也沒有什麼聖杯來實現願望,我們的目標僅僅在於平息動亂,減少那些被本該消失的聖杯戰爭所殘害的無辜人們,新一輪的戰爭就被我們稱作『皇牌戰爭』!為此,BLADE,你會加入終戰盟的對嗎?」

  這時,凱莉夥同凜、櫻、RIDER走出房間,看她一臉沉重的神情,想必在聽聞聖杯戰爭、不死者、第三世界戰火的資訊後,一副快要噁心嘔吐的鐵青樣。

  大衛迅速回到人類樣貌,不讓更多人瞭解他的真面目。

  凜道:「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已全盤托出,這要是特地跑一趟還拒絕加入終戰盟,茱莉安娜夫人怕是會懷疑起自己的先知資格喔。」

  阿爾托莉雅站出來道:「放心,昨晚他表明心意,絕不會臨陣脫逃。」

  凜看到龍堅毅的眼神,滿意地笑道:「這就對了!不枉費我們還答應接替公演的角色,我、櫻和RIDER,不多不少剛好三人,只希望不會再有任何演員被盯上,雖然即使那樣仍有辦法在終戰盟裡找到人就是了。」

  大衛道:「接著,龍君,請隨我來,有個禮物當作你加入終戰盟的第一份薪水。」

  眾人跟著大衛前往此廳堂通向後院的路,是更加寬敞的空間,頂端有可收納的遮雨棚,像一個環形賽道。

  大衛道:「根據先知所述,我們代稱的玩家們有非常正式的名字──假面騎士,因此我也為終戰盟網羅機械動力學的人才,逆向研究從GARREN腰帶提取的系統數據,這輛能刷卡片的越野機車就送你了!」

  那輛有藍色黑桃龍頭外殼改裝的機車跟龍印象中的劍之記憶非常吻合,受原始記憶的衝擊影響,這世界必定會以某種形式再現那份記憶。

  回程就不用搭地鐵,凱莉坐在後座,整路悶悶不樂,一句話都不主動說。

  停等紅燈時,龍順口問道:「妳的樂觀性格跟聒噪跑哪兒去了?」

  凱莉低頭嘆道:「唉,真是聽了個不同於市面的『劇本』,我怎麼那麼倒楣呢?離開童年的第三世界生活搬到倫敦,現在仍逃不過要被捲進這場新戰爭裡面。」

  「不只妳,如果沒有大衛成立終戰盟,沒有聖杯戰爭受害者們同心協力,這世界的無辜者會在無止境的野火裡被燒得不明不白地死去,保護人們免於威脅、獲得自由,這就是我們『假面騎士』存在與戰鬥的意義。」

  凱莉抓緊龍的衣服,頭靠上龍的背,有些啜泣道:「回家吧,我感覺今天沒心情面對學校的事務,請個病假混過一天,反正羅蘭教授批准我偷懶。」

  摩托車引擎隆隆聲傳進瓦哈拉的門內,凱莉在進房間前緊緊抱著母親哭得唏哩嘩啦,茱莉安娜僅是溫柔安撫飽受身心折磨的女兒,雖非親生,但在戰火裡因緣際會救出的小生命,撫養二十年,自然視如己出。

  「媽……謝謝,我愛妳。」

  「好,乖,我明白,小寶貝。」

  龍問一旁的阿爾托莉雅道:「看著眼前這對母女,妳還希望聖杯戰爭繼續發生嗎?」

  阿爾托莉雅回答道:「這幅隱匿在角落的畫面,可能就是我追求的答案,保住性命顛沛流離,卻逃不了命運的捉弄,一場持續百年的紛爭,牽連無數我們所不認識的毫不相干的人士,一想到這個,只覺得惋惜。」

  「不說王或英雄,但凡是個正常人,面對這情況還不動惻隱之心,那就是真正的惡魔了吧?」

………………………………………………………………………………………………………………………

  「看看你這樣成何體統!把竿子拿起來再給我試一次!」

  聖法蘭克操場一隅,女教練扯開嗓門吼得彷彿全倫敦都能聽到,被訓練的男學生遍體鱗傷,身上瘀青擦傷不少,他在練習撐竿跳,聖法蘭克的體育學系連這種東西都能搞出來。

  「教練,妳這性格是奧運折磨出來的嗎?」

  女教練直接將長長的竿子扔給學生,吼道:「既然校長重金禮聘我這退役選手來訓練你,而且聖法蘭克因你一人面試進來說對撐竿跳有興趣,校長特地只為你開設撐竿跳項目,我不嚴格一點行嗎?廢話少說,你一個體保生的意志有那麼脆弱?別婆婆媽媽的了,趕快給我繼續練!」

  「是!」

  在凱莉不打擾的情況下,蒂凡獨自躲在樹後凝視著那位身強體壯的男學生,臉頰紅潤,有一絲意思卻不敢靠得更近。

  悶在枕頭裡的凱莉怎麼也沒想到,隔日開始,她的生活會因為這撐竿跳場的幾人關係而迎來更加波盪的起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806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龍武傳‧起源之旅|假面騎士劍|同人小說|撲克牌|基督宗教

留言共 14 篇留言

亞爾斯特
應該沒有人想到組織的首領是一名不死者吧?不過大衛王是在什麼加入聖杯戰爭的?

10-02 17:04

大俠
他有講了啊,二戰時被納粹召出的10-02 17:08
亞爾斯特
凱莉知道這些事情的時候心情很複雜,不過她一定會撐過去的。

10-02 17:05

大俠
凱莉可是劍篇的女主角呢10-02 17:09
亞爾斯特
照目前的說法來看,也就是說在二戰時期有十二名上級不死者中的七名被召喚到這個世界,目前已知我方的不死者是紅心k與黑桃k,其餘還有兩名夥伴以及三名敵人,我這樣理解沒錯吧?

10-02 17:11

大俠
是的,因此後續的上級不死者都是二戰結束後至今慢慢被全部召喚出來的10-02 17:13
亞爾斯特
好奇問一下,凱莉的媽媽會有預言能力是因為大衛王本身也有預言能力嗎?

10-02 17:13

大俠
不是,被灌輸不死者能量後自行發展出來的能力,要不然大衛也不會那麼吃驚10-02 17:14
亞爾斯特
原來如此,那麼蘭斯洛特有一定的機率會成為夥伴或敵人,只不過如果再度成為敵人應該會讓阿爾托利亞相當難受吧?

10-02 17:16

大俠
本來我是設定蘭斯洛特也在二戰被召喚,但一想到冬木市四戰有他,就設定成他在之後才又被召喚成為梅花J10-02 17:25
亞爾斯特
按照後面的話語,可以預想到跳竿場的三人之中一定會有人與不死者扯上關係。

10-02 17:18

大俠
被捲入這場戰爭的人都跟不死者脫不了關係10-02 17:26
亞爾斯特
明眼人都知道,蒂凡正在暗戀那個男生…

10-02 17:18

大俠
這就又是另一條角色故事線10-02 17:26
亞爾斯特
在正常的聖杯戰爭中,大衛王和其餘的英靈應該會在聖杯戰爭結束後自我離開人世,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沒有聖杯魔力這個燃料,然而憑依再不死者身上讓他們獲得到永恆的生命,現在需要假面騎士們聯手封印這些試圖點燃戰火的不死者,而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就讓大衛他們得到解脫…

10-02 17:22

大俠
是啊,就像555篇幫助那世界的人擺脫奧菲以諾10-02 17:28
亞爾斯特
目前大衛的身分沒有太多人知道,這讓我想了水火一零八這部動畫中,宋將大元帥隱瞞自己是猴王的身分引領梁山所有人前進,之前我也看過一部叫做祭品公主與獸之王的漫畫,男主角也隱瞞自己有人類血統的事情…如果讓大家知道領導是不死者他們一定會被嚇到的。

10-02 17:24

大俠
所以就需要等時機適合的時候再揭露,還好兩個K的名字都是很常見的大衛和查理,不至於容易被看出來10-02 17:30
亞爾斯特
對阿,這兩個名字可以算是菜市場名了,所以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就是過去傳說中的英雄,也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是不死者,不過凱莉真的能夠成為自己成為假面騎士聖杯嗎?我也害怕凱瑟琳成為假面騎士就是了,雖然以她的資質來說成為假面騎士還早個兩萬年呢。

10-02 17:35

大俠
既然凱莉是女主角,那就像上個世界中的雅兒一樣囉,我都盡量在假面騎士中添加女性變身者10-02 18:21
亞爾斯特
不過讓我在意的事情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納粹黨召喚出來的另三名從者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延續戰爭的?是因為御主的命令嗎?還是說是因為他們生前的執著,抑或是不死者的本性?

10-02 17:59

大俠
應該說都有吧,外部戰爭因素和自己的性情使然10-02 18:21
亞爾斯特
我知道了,不過我很好奇龍會和衛宮會有什麼樣的交流呢。

10-02 18:24

大俠
剛見面,自然就圍繞著假面騎士和正義的夥伴的差異,因為騎士可不是為了正義而戰10-02 18:25
亞爾斯特
對了,衛宮士郎現在還在世嗎?

10-02 18:26

大俠
延續櫻線,只剩靈魂,就直接灌進紅心A卡片了10-02 18:30
亞爾斯特
是這樣嗎?那麼士郎還有機會恢復人類的身體嗎?

10-02 18:34

大俠
反正那件軀殼還在呀,沒問題的10-02 18: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rw506fr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年輕,不是該闖的本錢... 後一篇:來回有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Twitch 求追隨 ლ(´•д• ̀ლ 實況遊戲 戰意、天堂W、世紀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