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 TURN UP 19

大俠 | 2022-05-27 21:07:55 | 巴幣 1052 | 人氣 145


TURN  UP  19 幾家歡樂幾家愁



  希臘戲劇開演,立於奧林匹斯鬥技場的頂峰,謝絕無關人員做錢財的勝負賭注,亞馬遜戰士對決黑雲死神;黑桃類別QUEEN雅典娜對決假面騎士BLADE,觀眾僅三人,遠坂凜、露維亞‧艾蒂菲爾特、梅花類別Q阿金妮。

  僅隔一天,舞台上類別Q的戰鬥遺留還沒辦法獲得修復,場地稍嫌破敗,不過注重這些旁枝末節沒什麼意思,他們在乎的是保住名位或就此殞落。

  衛冕者與挑戰者相互對視,不單要實際爭鬥的人,卡片中的英靈也在以自身的目光衡量著敵方,傳奇中的亞瑟王如今要面臨神話中的智慧女神,與大不列顛的內憂外患相比簡直不在一個等級水平。

  帕拉絲問道:「出招前,先把彼此的目標攤開來講明白,既然你我都不是為了錢這種身外之物,就用情報來當作給勝者的酬金。」

  龍揚起一抹自信的微笑,道:「夠爽快,這邊的要求很簡單,我勝,妳就得說說關於開膛手幫最近為何能獲得這麼多不死者當作從者,幕後主使究竟是誰。」

  「那麼,我勝,你就必須永遠不得插手我所屬組織的事情,而且你能用來封印不死者的道具我也要一併沒收。」

  「沒問題,我接受這條件。」

  觀眾席上,阿金妮問道:「他的自信從何而來?雖然能一次撂倒這座地下格鬥場的所有鬥士是挺令我驚訝的。」

  凜道:「根據終戰盟軍師的預言,他是命運之夜的開啟者,未來也將左右種族戰爭的走向,他比我們每個成員都懂得關於腰帶、卡片、不死者的事宜,這樣妳還不對他有信心?」

  「戰爭,從來不是靠一個人能左右的,他何德何能?」

  露維亞道:「萬一他真的能夠憑自己戰勝敵人從而平息戰爭呢?我認為妳就乖乖見證事情發展比較好,再說,玩家們是最重要的角色,他們都不行的話有誰能?」

  凜道:「人類與萬物的生存機會交給他們,只有他們能上桌玩,既然遊戲規則已超脫我們魔術師的認知,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盡量為他們爭取最多的籌碼,如此而已。」

  帕拉絲展示她的卡片與左手背的令咒紋,龍把卡片放入腰帶纏繞腹部。

  「雅典娜,施予祝福吧!」

  「變身!」

TURN  UP

The Glory of Olympus!」

  天降聖光,賜福於被智慧與戰爭女神庇佑的亞馬遜戰士。

  壁面彈出,著裝於寄宿著石中劍之傳說王者的假面騎士。

  武裝才剛就緒,帕拉絲猛然衝刺上去就是瞄準腹部的一踢!龍的接法與阿金妮如出一轍,這是帕拉絲讓任何對手撐不過三十秒的絕殺技能。

  那是隱藏頻率極高的出腿於一腳裡的攻擊,三女屏氣凝神全看龍的成敗,不破解這招就甭提繼續戰鬥。

  空氣凝凍,一秒延長得皆如靜止;兩人靜默,紋絲不動得彷若鏡湖。

  「呃……那個……龍……」

  凜的話語遭到中止,場地的四面八方像是被槍林彈雨擊打,地面、柱子、天花板,觀眾席,無一處倖免,全程對峙的龍和帕拉絲在旁人眼裡什麼動作都沒做。

  「你這傢伙……」帕拉絲不敢相信,這是她的成名技首次被破解。「你有做什麼嗎?」

  龍道:「妳的出腿很快,八成是源自雅典娜給妳的加持,可惜,我曾面對過比妳更快的腿,那才是讓我無法反應的。」

  帕拉絲拉開距離,變出雅典娜的寶具長矛,龍見狀便也拔出左腰的劍,近身肉搏戰無用就改換白刃戰。

  雅典娜的寶具呈白銀色,每一次的揮舞經由燈光照射而閃耀如星空,若非由她自己所用,其重量並非任何一種生物可以承受。

  常言道一寸長一寸強,但龍本身同樣訓練過長柄兵器,只有槍尖而缺乏偃月型刀刃的長矛,靈活度雖提高,可是有效攻擊範圍限制於尖端,打空容易露破綻,還不比收放自如的劍。

  然而龍卻很難在攻防間找尋破綻進而突破,帕拉絲(或者說是雅典娜)即使打空或被防禦都能迅速控制身段以防被對手看穿,完美運用長矛帶來的隔絕效益。

  凜感嘆道:「這種樣子根本像是SABER對上LANCER,武器距離的差異,稍有不慎就是龍的危機。」

  阿金妮仔細觀察帕拉絲的動作,與她在東方修練時的棍術截然不同,或許可以拿來參考修改訓練蓋瑞的方針。

  純粹的刺槍術奈何不了,帕拉絲轉換思維,不時以出腿來擾亂龍的節奏,迫使他減少劍砍的次數,更加注重其餘身體部位的防守。

  並且,龍注意到長矛隨著時間的流逝漸發強光,是在積蓄能量,那是要發揮寶具巨大神力的前奏。

  帕拉絲逮住半秒的疏忽,以矛絆倒龍,出腿下壓將他定於地板並當作起跳點,高低垂直位置的落差,龍已如甕中鱉。

Palladium神佑之矛槍)!

  龍拉開卡片匣,抽取兩張刷過劍身:

METAL(金屬)

SLASH(斬擊)

  灌輸主神祝福,槍頭墜擊!數倍的泰山壓頂之勢,將鬥爭戲劇推向高潮。

  凜和露維亞必須展開防禦的魔術陣法來抵抗擴散的能量,場地雖有雅典娜原先設置的防破壞結界,但開啟寶具的情形不在預料範圍,現場如颱風肆虐,跟颱風的不同在於,寶具沒有平靜的中心眼,反而身處中心的龍才是接收最大破壞力的地方。

  以帕拉絲的鳥瞰視角,清楚看見矛槍壓得龍幾乎動彈不得,銀色金屬光澤的身軀保證不被夾扁,增強斬擊力來抗衡矛尖。

  「不可思議。」雅典娜道:「區區人類竟能接下我的寶具這麼長時間。」

  帕拉絲道:「這種情況,他不可能有辦法逃出生天。」

  話說得太早,一道半月形的刀波衝上天際,帕拉絲緊急腳蹬天花板閃避,能量風暴停止了,硬物碰撞地面產生清脆響音。

  眾人定睛一瞧,矛槍從中分裂成兩半,龍毫髮無傷翻身站起。

  凜大吃一驚道:「居然劈開了神的武器?」

  龍略顯疲態,畢竟是扎扎實實接下神的攻擊,他雖並未使用到萬魔的狀態加強,卻花費掉近乎九成的自我能量才擋住,實在千鈞一髮。

  帕拉絲道:「精神可嘉,不過你的體力應該快要到達臨界了。」

  龍喘著氣道:「那妳何不乘勝追擊?煮熟的鴨子別讓他飛掉,開過寶具的妳機會所剩不多了。」

  帕拉絲咬牙道:「別後悔,這是你說的喔!」

  左腳踏後站穩,右腳前曲滯留,帕拉絲身上的紋路發出強烈的紅光,氣息與能量往上增量,肌肉緊繃得讓血管浮現。

  露維亞冷汗直流,道:「好可怕的魔力,集中於人體再一次爆發出來,應該是最後的王牌,比剛才的矛槍威力更強。」

  阿金妮道:「那就是不死者蘊含上萬年累積起來的天地能源,讓不死者得以超脫死亡,使英靈能藉由附體而長存現世。」

  凜道:「這已經等同於冬木市大聖杯吸收地脈能量的好幾倍之多,這種恐怖曾經在櫻的身上發生,但帕拉絲更甚之。」

  龍拉開卡片匣,這次勢必要用上三張,施展目前最大的攻擊組合。

  「這是妳的窮途末路嗎?帕拉絲。」龍問。

  「你敢接就盡管接吧,讓我見識你的勇氣是不是匹配你的實力!」

  龍反客為主,現在帕拉絲才是挑戰者,難得碰上旗鼓相當的對手,下馬威和寶具接連被破解,無論如何,龍必須堂堂正正與帕拉絲的最後絕招一決雌雄,不容一絲卑鄙的偷襲或懦夫行為的躲避。

  第一張,刷過:

KICK(踢擊)

  第二張,刷過:

THUNDER(雷電)

  第三張,刷過:

MACH(馬赫)

  舉劍、插地,扎穩馬步,飛踢蝗蟲、雷電雄鹿、馬赫美洲豹的立體影像分別融入右腳、胸口、左腳,形成組合:

LIGHTNING  SONIC
(雷霆閃音)

  深藍的電光流竄跳動,讓天花板的燈具不停閃爍,要說世上還有什麼東西會使雅典娜萌生恐懼心,唯有比她力量更高層級的雷。

  兩人自舞台最遠的距離衝刺,高跳!踢腿!

  赤紅烈火與湛藍雷電,打出奧林匹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擊!

  擴散的能量果真比寶具更加強烈,凜和露維亞被迫要再展開更穩固的防禦陣法,電火交加,襲捲八方,石裂鐵熔,怒風狂嘯,被波及的旁人備感陣陣壓力。

  兩者都是無懈可擊的完美進攻,高昂的情緒搭配義無反顧的決心,致勝的關鍵差別在雅典娜一時猶豫了的脆弱環節。

  終於,帕拉絲的對踢輸了。

  換她一嚐被踢飛貼牆的苦果,附身的雅典娜也與之分離,被打回黑桃類別Q的山羊不死者樣貌。

  神力的風暴過去,萬籟俱靜,留下周圍滿目瘡痍。

  「贏……贏了嗎?」露維亞道:「怎麼回事?」

  雅典娜痛苦地說道:「可惡……我太大意了,沒有料到你持有與我父親相等程度的武裝。」

  凜思考一陣,恍然大悟道:「父親?雅典娜的父親?原來呀……是宙斯!擁有雷霆之力的宙斯!雅典娜再強也不可能超越三界最高等級的雷之力。」

  龍道:「神話典故嗎?那就是妳運氣不好碰上我了。」

  雅典娜回頭望向昏過去的帕拉絲,見是面帶微笑的滿意表情入睡,那一刻,她也釋懷了,對龍說道:「這一定是吾之御主長久以來最興奮、也最過癮的衛冕戰,BLADE,甘拜下風。」

  龍將空白封印卡夾於手中,道:「承讓了。」

  不死者腰帶扣打開,龍丟出卡片,封印、吸收,回手,正面圖案浮現斜向對稱的山羊頭,黑桃Q,左方大寫英文「ABSORB」。

  終戰盟首個成功封印的上級不死者,夥伴們興奮地奔往舞台,迫不及待把卡片搶來一睹風采。

  「這就是黑桃Q被封印的樣子?」凜道。

  「真是讓我們大費周章呢。」露維亞道。

  阿金妮問道;「接下來,你們終戰盟打算怎麼處理帕拉絲的後續?」

  凜道:「說得也是,至少要從她的嘴裡套出是為哪個組織做事。」

  龍道:「看她的性格還滿光明磊落的,最多軟禁在終戰盟總部,以防敵對組織因為她的失敗而殺人滅口。」

  阿金妮問道:「對敵人仁慈嗎?不怕後患無窮?」

  龍笑道:「難道跟不死者合作就十足安全嗎?妳這位類別Q不想利用我們筋疲力盡的時機來個漁翁得利?」

  「我對種族戰爭的最後勝利沒有興趣,來這裡挑戰帕拉絲純粹不想讓開膛手幫繼續叨擾學校的安寧,現在冠軍被拉下寶座,我也就失去留在這裡的意義,若你們沒事了的話不如調查一下聖法蘭克的學生失蹤案件。」

  凜道:「大衛在會議上提過,這事兒交給終戰盟的後備部隊,有不死者牽涉其中才出動玩家。」

  「隨便,忙你們的去吧,這樣我就有更多空閒找找我那失蹤的笨徒弟。」

  阿金妮離開擂台,凜才憶起:「蓋瑞‧蘭迪在失蹤名單上?」

  龍收劍並解除變身,把昏迷的帕拉絲背了起來,道:「事有輕重緩急,我們的工作多得很,不會因為封印個類別Q就能結束。」

………………………………………………………………………………………………………………………

  「宰了他!」

  修士們手裡的槍毫不留情擊發,子彈卻對那蜘蛛面具騎士而言不痛不癢,貘不死者操控交錢的民眾像喪屍大軍般包圍並箝制,誰知那騎士亦力大無窮,施點力便將人群打散。

  門外窗邊偷窺的友娣德道:「我還以為你們終戰盟的玩家都是善良正義的使者呢。」

  一旁的凱莉道:「完全沒看過的角色,那就是凜姊姊提到以前不小心丟失的腰帶嗎?不顧別人的安全,真是太胡來了。」

  「這下可好,搶劫的神職者和未知是敵是友的玩家,妳想幫誰?」

  蜘蛛騎士一眼識破這一切都是貘不死者的能力所致,從腰帶左側的卡片匣抽出一張,刷過杖尾:

BITE(咬合)

  夾咬眼鏡蛇的立體影像融入雙腳,蜘蛛騎士騰空兩腿猛力夾住貘不死者,轉身拋出教堂。

  使用一張卡片的威力就讓貘不死者的腰帶扣開啟,與牠建立契約的修士承受巨大的精神連結傷害而倒下。

  蜘蛛騎士走出教堂,輕輕丟出空白封印卡,吸收,回手,正面圖案浮現機械裝甲四足站地的貘,梅花10,左側英文大寫「REMOTE」。

  另一個修士立刻命他的從者進攻,全身紅黑尖刺與節狀肢的蜈蚣不死者,甩著刺球鐵鍊,蜘蛛騎士用杖打偏,在要擊中被凍結的民眾時,凱莉即時反應抓住。

  「哎!」凱莉叫道:「你有沒有良心啊?沒看見旁邊都是人?封印不死者就好好做,別讓無辜者受傷!」

  蜘蛛騎士不分青紅皂白,抓著鐵鍊把凱莉和蜈蚣不死者一起拉扯往教堂前空地丟去。

  屋頂的RIDER見不對勁,蜘蛛騎士更像威脅度最高的敵人,跳下地面做警戒狀。

  凱莉具現出弓做拉緊狀,道:「聽著,猛男,乖乖跟我們走一趟,就沒人會受傷。」

  蜘蛛騎士不理挑釁,直接又再刷過一張卡:

SMOG(煙霧)

  杖尾噴發一團黑煙掩蓋教堂前廣場,凱莉想用紅心的屬性卡龍捲風吹散,不料蜘蛛騎士衝著她來,多次揮杖擊打、戳刺。

  友娣德和RIDER捨棄視覺,靠氣息的流動與蜘蛛騎士糾纏,且不提精湛的棍法收放自如,他身上的金色裝甲也不是吃素的,力氣大、防禦高、懂得變換戰術,實屬難搞的對手。

  為盡快解決,凱莉決定一次使用三張卡,給他一點顏色瞧瞧。

  第一張,刷過:

FLOAT(漂浮)

  第二張,刷過:

DRILL(鑽頭)

  第三張,刷過:

TORNADO(龍捲風)

  浮游蜻蜓、鑽頭海螺、龍捲風鷲的立體影像分別融入背部、右腳、胸口,形成組合:

SPINNING  DANCE
(旋烈貫舞)

  升空居高臨下,綣曲身體高速旋轉,捲起狂風吹散黑霧,蜘蛛騎士無所遁形,兩從者趕緊跳開,天上的巨型鑽頭就要降落,被打中不死也剩半條命。

  蜘蛛騎士不慌不忙,拿出剛剛封印的梅花10,刷過杖尾:

REMOTE(遙控)

  杖尖射擊紫色的光束,友娣德和RIDER一塊兒中招,無法自由控制手腳,凱莉的組合技以最大的威力襲來,蜘蛛騎士驅使兩從者擋在他與凱莉之間,於空中炸裂!

  「啊!糟糕了!」

  友娣德的腰帶扣開啟,凱莉的攻擊正好給蜘蛛騎士製造封印的機會,空白的封印卡丟擲!

  「不要!」

  說時遲那時快,某人的手接住了卡片,友娣德免於被敵人俘虜,RIDER同樣不能行動,那麼是誰呢?凱莉並不認識那個人。

  「調查個天主工會的黑幕,想不到讓我看見非常不得了的場面呀。」

  「妳是誰?」

  「巴潔特,隸屬魔術協會,別擔心,我的目標不是妳,應該說不是終戰盟的各位。」

  封印受阻撓而失敗,蜘蛛騎士敏捷地接近巴潔特,當她以為要攻擊而採取軀幹的防衛時,杖尾打在她那卡片的手,空白卡又回到蜘蛛騎士的兜裡。

  巴潔特上前輪番拳腳伺候,都被化解應對,蜘蛛騎士眼看阻撓者愈來愈多,蜈蚣不死者和其御主早溜得無影無蹤,甚至拋棄昏睡的同伴,再繼續耗只是夜長夢多,轉頭離開教堂。

  「狀況排除了,可以繼續調查。」

  凱莉上前問道:「那個,很謝謝妳的一臂之力,但妳說妳是魔術協會的?這麼說妳認識遠坂凜?」

  巴潔特道:「豈止認識?我了解你們終戰盟的存在,當初你們的領導特地來魔術協會徵才,剛剛襲擊妳們的傢伙恐怕是一年前遺失的那條腰帶。」

  「妳來這裡,是調查不死者嗎?」

  「跟我來。」

  凱莉跟著進教堂,巴潔特在那個貘不死者的御主修士的衣領口拿出項鍊,道:「六芒星上以十字架覆蓋,這個紋章來自於天主工會,聖堂教會組織下的一個團隊名,妳比我早到這座教堂,他們正在做什麼?」

  「用不死者控制民眾的意志,迫使他們交出金錢或有價值的物品。」

  「果然,他們的動作愈發頻繁了。」

  「很糟嗎?」

  「從結果論,妳們的跟蹤與封印計畫徹徹底底失敗,我聯絡魔術協會收拾這裡的殘局,妳回去終戰盟報告時就這麼說:『巴潔特出手幫了一把』,遠坂凜會明白怎麼回事。」

  「喔,那……我這就走囉。」

  在教堂外,凱莉把友娣德和RIDER扶到旁邊花圃稍作休息,總不能扛著兩著奇裝異服的人在大街上遊蕩。

  「抱歉了友娣德,還痛嗎?」

  友娣德道:「我可是不死者,沒事的,算是給妳報了上次我被控制而偷襲妳的那筆仇。」

  「我根本沒有生那次的氣,但那個能控制別人的不死者居然落到更危險的人物手上,見到第四位玩家這件事一定要跟大家講才行。」

  拔除腰帶的紅心刷卡裝置,等了一秒、兩秒,凱莉發覺跟平常不一樣的異狀,腰帶沒有彈出黑色壁面,換句話說,她竟然解除不了變身……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這下慘了!得去把紅心2找出來了。
2022-05-27 22:00:34
大俠
不去找是不可能的,情況一定會發展到這樣
2022-05-27 22:04:31
亞爾斯特
蓋瑞的戰鬥能力真的是超乎想像,不知道龍與他戰鬥誰會有勝算。
2022-05-27 22:01:12
大俠
現在LEANGLE的變身者還是個謎,我可以說不只一個
2022-05-27 22:05:09
亞爾斯特
原來如此,但是我沒想到LEANGLE居然會有很多變身者……希望蓋瑞沒事。
2022-05-27 22:26:55
大俠
原作裡也是有別人變身過LEANGLE,應該說目前都是梅花A在作怪
2022-05-27 22:29:53
亞爾斯特
好家在,還以為友娣德要領便當了
2022-05-27 22:27:23
大俠
差點就要在一章內兩張Q被封印了
2022-05-27 22:31:42
亞爾斯特
龍對戰過的風才比較厲害啦!
2022-05-27 22:32:48
大俠
因為力量的等級比較相近
2022-05-27 22:39: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