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 TURN UP 20

大俠 | 2022-06-02 21:40:34 | 巴幣 146 | 人氣 166


TURN  UP  20 必要的一步



  「奇怪?奇怪?怎麼這樣?我的身體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紅心的刷卡模塊拔了又裝、裝了又拔,黑色壁面就是不出現,凱莉無法變回普通人的模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面對不死者或蜘蛛騎士都沒見她如此慌亂。

  「這樣下去我怎麼見人啊?沒辦法吃東西、沒辦法梳妝打扮,我該怎麼辦呀!」

  啪!友娣德受夠凱莉的瘋言瘋語,隨即給她一個清醒的巴掌。

  「行了!給我冷靜!停下來好好感覺自己現在是什麼狀態,妳會累嗎?」

  凱莉搖頭;「不會。」

  「會頭暈目眩嗎?」

  「也不會。」

  「已經飢渴交迫,全身痛得坐立難安嗎?」

  「好像也不是的樣子。」

  啪!友娣德再給相反方向的一巴掌,道:「那妳根本就沒什麼好慌的嘛!」

  休息一陣恢復點元氣的RIDER道:「雖然箇中原因不明,但恐怕凱莉妳不能再用強制解除變身這種亂來的方法了。」

  「啥意思?說清楚點。」友娣德問。

  RIDER繼續說明:「當凱莉第一次誤打誤撞變身後,龍曾解釋必須依賴紅心類別2卡片才可恢復原來模樣,那才是正規手段,然而終戰盟還在找尋那個不死者的下落,凱莉截至目前為止戰鬥完畢都是用拔腰帶強制解除,就連龍也難以確定後果會怎樣。」

  「要我猜的話,一定是屢次與不死者融合,久而久之身體慢慢適應這種變化,於是徹頭徹尾成為表面上是玩家,實則不死者的外貌了。」

  凱莉癱軟無力地坐到地上,快要哭出來道:「我可不想下半輩子都這樣啊。」

  「反正……」RIDER搖搖晃晃地攙扶牆壁起身。「這裡的任務結束,找個東西遮掩一下,回去找龍再想想別的辦法。」

  看似平息的教會搶劫風波,但蜈蚣不死者躲在暗處策劃著該如何給這群阻撓者製造更多的麻煩。

………………………………………………………………………………………………………………………

  帕拉絲睜開眼睛,偵訊暗房內唯一的檯燈也顯得刺眼,她已被上銬,層層鐵鍊綁於椅子,活像個被逮捕的罪犯,決戰的疲憊尚未消除,意識有點半夢半醒。

  「我在哪?」

  「妳很安全,至少我可以給妳這個保證。」

  這是龍的聲音,帕拉絲很記得他的磁性聲線,還給她足夠的時間清醒過來,美中不足的只有手腳動彈不得,沒有高床軟枕的舒適。

  隔著半鏡面半透光的夾層,大衛帶著幾個記錄員與感興趣的凜和露維亞全程觀看問答過程。

  「這就是你所謂的『安全』?」帕拉絲以說笑語氣道:「想審訊犯人,起碼在桌子上擺盤香噴噴的甜甜圈和咖啡來誘導吧?這都不會?」

  「這倒是。」大衛指揮後排道:「來個人去外頭採買幾杯咖啡與幾盒甜甜圈!」

  凜吐槽道:「這又不是在演警探劇,什麼甜甜圈?真是老套的手法。」

  露維亞問道:「Mr.D,我們不必真的照她的要求說什麼做什麼吧?」

  大衛道:「女士們,既然龍願意擔保帕拉絲的人格,我們又怎能辜負他呢?」

  凜道:「也對,他是封印雅典娜的功臣,沒有別人插嘴的餘地。」

  話回審訊室內,龍很高興帕拉絲展現想像不到的幽默感,一個人的呼吸和能量場呈現的顏色、強弱,代表著此人當下的生理與心理狀態,只要不是極端的黑與白,就可以分辨其靈魂的善惡。

  龍把剛封印的黑桃Q卡片置於桌上呈現給帕拉絲,她除了表情有些惋惜,不多做任何評論。

  「放心,只要妳的辯論能讓房間外的人們滿意,甜甜圈自然可以隨便妳吃,視情況還有更多美味佳餚。」

  「別磨蹭了,我餓得很,想問什麼悉聽尊便。」

  「問題一,妳為其工作的組織是何方神聖?」

  帕拉絲欲言又止,早預期必被問到,卻未料實際發生時是何等尷尬和猶豫。

  「這裡沒有電擊、浸水、注毒等等的拷問刑具,或者妳是擔憂被幕後真正的老大派殺手半夜取妳項上人頭?」

  帕拉絲低頭咧嘴而笑,道:「哈哈,我只是覺得,以我掌握現有資料的程度,你們會不會認為我在說謊隱瞞,至於自己的性命,參加這麼多場奧林匹斯的死鬥,加入組織並獲得雅典娜當從者之後就拋諸腦後了。」

  「既然妳的覺悟夠高,盡快攤牌對大家都好,種族戰爭不等人的。」

  「好,你們聽清楚了,我的所在組織名叫──秘儀社(Major Arcana)。」

  秘儀,此乃「大阿爾卡那」塔羅牌的別稱,探討星象以至人們的運勢,魔術協會的人再熟悉不過,竟然用一套左右預言命運的卡片當組織名,與劍刃、聖杯、金幣、權杖組成的小阿爾卡那牌相對應,簡直天生就是來跟四位玩家為敵的。

  「問題二,既然妳身為開膛手幫的領頭,聽從秘儀社率眾帶不死者搗亂倫敦的安寧,有何解釋?」

  「開膛手幫確實是我在奧林匹斯帶的團隊名,但領頭只是拿我當幌子,秘儀社的軍師四處找人配發不死者,所謂開膛手幫單純是掩蓋黑幕擾亂治安的打手,讓執法機關甚至是你們這幫人忙得不可開交。」

  「不管是街邊鬧的混混或者飛車黨都一樣?」

  「我不過是負責背黑鍋的,我的活動範圍只限於奧林匹斯,其餘大大小小的犯罪案件一律與我無關。」

  「原來如此,虛假的雞毛令牌罷了,那麼,問題三,妳所言的秘儀社軍師,是否為一個奇異的占卜師?看不清真面目,最顯著的特點就是叫你們抽一張卡,進而選擇不死者成為供你們使喚的從者?」

  帕拉絲震驚道:「你說中了,一點也沒錯。」

  果然到頭來搞事的傢伙還是那個白JOKER,眾人完全不意外。

  「最後一個問題,除此之外妳還了解秘儀社的哪些方面?」

  「僅此而已,千真萬確,雖然我是拿著上級不死者的幹部,充其量只算雇傭兵一類的角色,屬於在組織最外部工作的門衛,你們想探詢更深一層的秘密?抱歉,剖開我的腦殼也探不出什麼東西。」

  龍從座位起來,用鑰匙打開帕拉絲的束縛,對著隔板比出OK手勢,記錄員一字不差把問與答的細節都存檔,雖然還不夠深入,但能知曉秘儀社的皮毛,不失為一大進步,畢竟瑪提妲也是在不知情之中透露了終戰盟的存在給對方。

  「我已經叫人替妳準備好房間,在風波變小之前,妳就暫時放下奧林匹斯冠軍的身份待在這裡,吃好穿好,不會虧待妳的。」

  「對我就這麼放心?不怕我越獄跑回去秘儀社告狀?」

  離開房門前,龍略施他的能量威壓,道:「如果妳非得搞得談判破裂,可要當心被兩邊組織追殺至天涯海角,失去了戰爭女神的庇佑,妳認為還能有什麼全身而退的機會嗎?別給臉不要臉呀。」

  帕拉絲喪失了御主資格,雅典娜帶給她的勇氣與對敵心理的屏障削弱了,龍造成的壓力再大點的話她必當場昏厥,就像奧林匹斯的那些鬥士。

  進入記錄室,大衛鼓掌讚賞道:「精彩,抓住了帕拉絲裡裡外外的弱點,使她心服口服。」

  露維亞問道:「龍君,對於一個曾經要置你於死地的敵人,你不覺得態度有點婆婆媽媽了?」

  龍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是這麼個道理,種族戰爭本是只屬於不死者的生存遊戲,卻因為混入了聖杯戰爭的不良基因,導致不相干的群眾也要受罪,得饒人處且饒人。」

  凜道:「怎樣都行,我們也從她那兒搜出一張空白封印卡,她說是她的老大在黑市取得,應該是GARREN丟失的其中之一沒錯了,這樣里昂的卡片就剩一張下落不明,我想大概率在秘儀社的某人手中。」

  大衛道:「能封印黑桃Q確實大功一件,今天就到這兒,各位回府休息吧,我們會把帕拉絲安排妥當,另外,你們可以先為不久後的阿卡巴灣旅途做點準備,等瑪提妲他們做好當地的接應事宜便可出發。」

………………………………………………………………………………………………………………………

  「我們回來了。」

  「啊!姊姊!龍!大事不好了!」

  才想著要去瓦哈拉的食堂大啖晚餐,櫻放著鍋鏟和爐火驚慌地傳達噩耗,友娣德與RIDER在教堂裡找塊很大的布條蓋住不能解除變身的凱莉,躲避街上人們的視線好不容易把她送返,把自己關在房間好幾個小時,聽聞龍終於回來,急迫地連滾帶爬出來求救。

  因為變身狀態,最愛的吃都做不成,淚也流不出,凱莉真是字面意義上的欲哭無淚。

  眾人以凱莉為中心臨時加開緊急會議,食堂在晚飯做好前與休息二字無緣。

  凱莉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像被質詢的犯人,而龍又充當一次法官,其餘同伴分坐兩旁如陪審團。

  龍問道:「首先,凱莉,妳自己目前有沒有感覺到身體有異樣?」

  凱莉搖頭道:「是不會,雖然我心理上很想吃東西,但說實在並沒任何飢餓口渴的徵兆。」

  「這是變身後帶來的一點正面效應,既然沒異狀就好。士郎,聽得見嗎?」

  士郎從紅心A卡片中現形,回道:「我在。」

  「紅心A卡片內的不死者是何種狀態?」

  「一點問題都沒有,腰帶反應或凱莉本人的感覺,顯示不是來自外部因素所致。」

  龍低頭摸著下巴進入思考,由於CHALICE腰帶的特殊性,他最憂心的地方終究還是發生了。

  「請求發言!」友娣德舉手道。

  「准。」

  「我設想一種可能,凱莉是不是因為適應了變身,所以在取得正規方法前已經無法靠強制手段解除呢?」

  「唉……」龍嘆氣道:「我正想這麼說。」

  凜道:「回想凱莉第一次解除變身,吐得跟什麼一樣,經歷這麼多次重複的戰鬥過程,她的身體過激反應逐漸減弱,看來並不是一個好的發展。」

  龍道:「事情朝最壞的方向走去,這也就是我說找尋人類始祖紅心類別2是我們別無選擇的原因。」

  凜掩面道:「難怪,讓人類始祖逃避第二次種族戰爭的這項計畫打從一開始就是天方夜譚。」

  「我們得加緊腳步準備出發去阿卡巴灣,一天不找著紅心類別2,凱莉就一天別想重回人樣。」

  「還有一件事情。」士郎道:「有一個叫巴潔特的魔術協會成員在調查天主工會,我們幾個鐘頭前才在倫敦的一處教堂內與她接觸。」

  凜道:「巴潔特呀,昨晚去時鐘塔交報告有遇見她,這麼快就跟其他終戰盟成員見面。」

  RIDER道:「不只如此,我們遇見第四條腰帶的持有者了,打亂我們跟蹤天主工會的任務。」

  「第四條腰帶?梅花卡片的玩家嗎?」

  「是LEANGLE。」龍道:「他是個怎樣的人?」

  友娣德道:「壞透了那傢伙,封印不死者也不顧周遭的人,沉默寡言,專門獵殺持有不死者的御主,一點都不把我們放在眼裡,我還差點被他給封印,多虧巴潔特出手相救。」

  凱莉道:「我們根本鬥不過他,更別提揭露他面具底下的臉。」

  龍道:「這不怪妳們,恐怕我們得承認,LEANGLE目前正為秘儀社工作,無論被洗腦與否。」

………………………………………………………………………………………………………………………

  第四條腰帶,梅花騎士LEANGLE,少了龍這個顧問確實讓秘儀社要從零開始分析解構,在跟終戰盟搶奪腰帶的彼時算起,一年的光陰,終戰盟在等待龍開啟命運之夜,秘儀社竭盡心力財力尋找LEANGLE腰帶的適格者。

  倫敦各處佈滿秘儀社的眼線,白JOKER散播不死者並與玩家們處處周旋,更加速他們對腰帶與卡片的理解,四名玩家裡可惜出了個反著來的勢力。

  封印完梅花10,秘儀社的科學家們加緊趕工測試這張卡的能力,地下室被白JOKER戲謔稱呼為「太平間屍體」的那些東西,實際上是模擬不死者所仿造的人形兵器,隨著各類別包括上級不死者的身體細胞被拿來做研究,今日原型實驗體已經上線。

  「類UD Prototype.001010,啟動程序執行,心跳、體溫、腦波長均在正常範圍。」

  「很好,打開限制艙,看看LEANGLE的戰鬥力如何了。」

  前後左右一共十個實驗體,蒼白的軀殼罩著漆黑的裝甲,外貌雖簡陋但至少都比照類別5以上的不死者素質,LEANGLE卻無所畏懼,因為驅使著這位騎士的並非變身者意識,而是梅花A中的那隻蜘蛛不死者。

  戰鬥開始,控制室用電腦輸入指令給實驗體下達戰術配合,LEANGLE揮舞長棍出神入化,肉搏戰或武器戰完全不落下風,那些黑裝甲投入的資金和材料相當於一輛重型坦克,十個軍事工業等級的實驗體戰士,都只是LEANGLE一拳的事情。

  秘儀社領頭透過廣播說道:「LEANGLE,使用梅花10的卡片,讓我們能收集數據。」

  LEANGLE照做不疑,抽卡,刷過杖尾:

REMOTE(遙控)

  來自貘不死者操縱他人的能力,指定五個實驗體搶奪控制權就夠他們窩裡反,研究人員吃驚不已,這可是連上級不死者都能短暫取代意志的可怕效果。

  十個實驗體打成一團不可開交,LEANGLE再抽兩卡,刷過:

BITE(咬合)

BLIZZARD(暴雪)

  夾咬眼鏡蛇與嚴寒北極熊的立體影像各別融入右腳、胸口,形成組合:

FREEZING  CRUSH
(飛霜裂破)

  狂風捲,寒雪飄,室溫驟降,冰凍活物。

  LEANGLE凌空以雙腿夾擊如毒蛇絞纏,一網打盡,控制室的電腦顯示實驗體的身體活動完全歸零,現場只留一片片破敗碎裂的冰塊。

  「測試結束,LEANGLE腰帶適格者2號第4次戰鬥測驗結束。」

  秘儀社領頭滿意地走出控制室,工作人員忙碌於收拾測試場地的混亂,他閒庭信步,造價不斐的實驗體損失十個也不為所動。

  白JOKER坐在領頭的辦公室椅子上轉圈圈,方塊K凱撒氣定神閒在旁待命。

  「呦!」白JOKER打招呼道:「希望你不會介意我坐你的位置。」

  領頭笑道:「哈,坐我的位置當然不難,但是要坐得穩、坐得長久,那才是難點。」

  「你好像心情不錯?」

  「LEANGLE2號適格者真不賴,每次的戰鬥測試都是滿分通過,而且又得到一張強力的梅花卡片,腰帶與不死者的潛力比預料中還高。」

  「通通是綁架民間學校的人,不怎麼光明磊落呀。」

  「正因為那間學校招收的都是出類拔萃的人才,省去不少訓練的投入資源。」

  「省錢?呿!就憑幾分鐘前才損失上億元的你?」

  「那都是身外之物,乃必要的損失。」

  「喔呵?我還是不太搞得懂你們人類的思維,尤其是像你這般從商的傢伙。」

  領頭給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又道:「人心總難測,被你搞懂的話我也不用繼續在商業混下去了。」

  「是是,你說的都對。」

  「算算時間賽拉和提米差不多要出發前往阿卡巴灣,你還不準備準備跟上去?那可是珍貴的人類始祖所在推論地點,有你的能力應該可以更容易搜查出來。」

  「說得也是呀,相隔了一萬年,我也想問問如今人類種群的繁盛她會有何感觸。」

  領頭因為白JOKER的某個用字噎住一口酒,滿臉疑惑道:「等等,你說……『她』?」

  「咦?我沒跟你說過嗎?人類始祖是個女人。」

  「喔……這下不太妙。」

  「怎樣?」

  「賽拉是天主工會的,這個組織畢生的努力目標就是找出人類始祖並殲滅,因為他們代代相傳人類始祖是個有魔力的女性,專門施展違背神之意志的巫術,我本來半信半疑,沒想到是真的。」

  「所以呢?我就要著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去找她?別傻了,她好歹也是個不死者,上天下地沒有任何人可以置她於死,無論召喚出多強的英靈亦然。」

  「反正,我是希望能搶在終戰盟之前找到人類始祖,我只關心我的計畫能否順利進行。」

  「好好好,這場種族戰爭就是需要一個野心和欲望都極大的人當出頭鳥,照著你的棋盤一步步走總是不無聊,那我便去也!」

創作回應

亞爾斯特
也是,恐怕蓋瑞也在那些人之中。
2022-06-02 21:53:03
亞爾斯特
希望在下一章就幫助凱莉找到人類始祖
2022-06-02 21:53:33
大俠
順帶一提,這是第二季的結束了,章節比我想像的要多,第三季還在寫,所以又要停一陣子
2022-06-02 21:54:58
亞爾斯特
就某種程度上來說,天主公會的行為絕對算不上孝順……
2022-06-02 21:54:25
大俠
這種自己的子女反過來忽視恩澤的行為,自然也是人類始祖無奈的地方
2022-06-02 21:55:59
亞爾斯特
好吧,我會等,希望可以早日恢復凱莉的樣子。
2022-06-02 21:56:18
鋼仔
第二季撒花,新的戰鬥即將開始
2022-06-03 01:42: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