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龍武傳‧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 TURN UP 4

作者:大俠│Fate/stay night│2021-09-26 20:30:37│巴幣:41│人氣:314
TURN  UP  4 玩家們



  香甜可口的草莓蛋糕,送入了遠坂凜和其妹妹櫻的嘴中,溫度、甜度,盡數呈現茱莉安娜的精心巧思,以及精準無誤的預知能力。

  「嗯──」雙馬尾烏黑秀髮的凜優雅地吃著。「茱莉安娜夫人的手藝真是愈來愈好了呢,每一次來吃都有不同層次的提升。」

  「真的耶。」深紫長髮綁著紅色緞帶的櫻微笑著。「或許改天要請教一下夫人關於甜點的製作。」

  與此同時,跟隨姊妹的第三位淡紫色長髮還戴著眼鏡的女性則一口都尚未開始。

  茱莉安娜問道:「RIDER,妳不吃嗎?是不是不合胃口?」

  「不,那個……」被稱呼為RIDER的女性回道:「我想我還是不太能接受甜食,所以……」

  「放心,妳的那份我特別減少了糖含量,蛋也稍微弄得多一些,這是小櫻之前跟我提及的妳的喜好。」

  「喔……有勞您費心了。」

  「哪裡,這是我應該的也喜歡做的。」

  凜問道:「話又說回來,夫人,我們來這趟所要見上一面的人,應該快到家了吧?」

  茱莉安娜嘴角微揚,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就這麼剛好的時機點,結束今天的辛勞和封印不死者任務的凱莉與龍結伴走進瓦哈拉的食堂,前者遇見這對姊妹,喜出望外驚呼:「凜姐姐,櫻姐姐,妳們回來啦?」

  「剛從愛丁堡返回,一切安好嗎?凱莉。」

  凱莉嘆氣道:「唉……別提了,學校公演的地獄周就夠煩了,這兩天真不好受,說實在的。」

  「那麼,想必另外一位男士就是我們千辛萬苦等待的『BLADE』囉?」

  又一個素未相識的人脫口而出BLADE這名字,這世界的居民可見都在為了龍的到來已經做出充足的準備,無論是物質或心理方面。

  凱莉被一身黏乎擾亂得心煩氣躁,打完招呼便轉頭朝浴室走去,接下來的話題就在她不知道的情況下展開。

  若眼前的這些人是茱莉安娜曾提示的能給予龍一些必知情報的相關者,現在就是掌握蛛絲馬跡的最佳時候。

  「初次見面,各位只需要用『龍』來稱呼我即可,確實我正是BLADE。」

  「請坐吧,龍君,應茱莉安娜夫人的要求,我們很樂意提供某些能讓你事先知道的情報,這也是為了往後封印不死者的日子做點前置作業。」

  茱莉安娜主動讓出了該張桌子的位置,只在隔壁桌當旁聽。

  「啊對了!」凜忽然又道:「在那之前,龍君,能不能請你向我們展示一下BLADE的姿態?」

  龍不疑有他,把卡片裝上腰帶,喊道:「變身。」

TURN  UP

  藍色壁面穿過,藍衣銀甲的騎士頭一次在非戰鬥場合現形,除了盲眼的茱莉安娜無緣一窺廬山真面目,其餘三位女性是不由得讚嘆這堪比魔術手法的換裝。

  凜打量上下,意味深長地說道:「原來如此呀,從這副打扮,再到使用的武器,毫無疑問你稱得上是個『SABER』呢。」

  「SABER?」龍問。

  「既然SABER是我的從者,代表BLADE換個角度也算屬於我的從者囉?嘻嘻!」

  櫻趕緊制止凜的兒戲,道:「姊姊,妳不要給龍君帶來麻煩,他大概什麼都不曉得。」

  「我知道,我知道。」凜揮揮手一改玩笑心道:「出來吧,SABER,看龍君的反應,妳並沒有坦白過妳的身份喔。」

  凜所指的那位SABER,自龍的旁邊無中生有地蹦出來,是與凱莉在夜間深談的金髮女性,在BLADE的變身狀態下,SABER的衣裝竟然也是藍色底衣搭配銀製鎧甲,整體樣貌可以說非常之相近。

  這下龍終於明白為何這幾次變身會有股微妙的沉重感,因為也在背負著另一個人的靈魂。

  SABER以她不減威嚴的語氣道:「我已在黑桃A卡片中久候了,請見諒我沒有提早向你坦誠。」

  龍道:「這個世界也有神奇的力量在作用著呀?跟我熟知的BLADE記憶有所出入,那真要洗耳恭聽了。」

  凜道:「向你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是遠坂凜,SABER是我的從者,而這兩位是我妹妹櫻以及屬於她的從者RIDER,我們姊妹都是被稱為御主的人。」

  兩姊妹一起對龍秀出右手背,紅色的刺青紋身,與里昂用凱薩琳三個跟班對他透露過的差不多。

  龍問道:「御主?從者?這跟近期出現的操控不死者的人有關嗎?」

  「追溯淵源的話很相似,接下來我就以我們的親身經歷,先告訴你一個發生在距離這裡很遠的極東之地,日本冬木市的『聖杯戰爭』。」

………………………………………………………………………………………………………………………

  在這世界中,有一群懂得運用自身體內流淌著的魔力之人,被稱為「魔術師」。

  跟傳統意義的魔法不盡相同,魔術雖然在外人眼中也是可以引發奇蹟的手法,但只要是能夠被現代科技輕易取而代之的技術,魔術就稱不上魔法,因此魔術師們的目標皆是盡可能將自身的魔術能力提高到接近魔法,為此付出不少人的努力,代代流傳家族內的特殊技法以求臻至化境。

  隨著神秘學的興起,隱於檯面下有許多魔術相關的研究方向,漸漸發展成一個大型團體「魔術協會」,但這般普通人無法企及的能力也會被某些信奉主的信徒視為邪魔歪道,這個相對的團體即是「聖堂教會。」

  幾百年前,三大魔術師家族遠離聖堂教會的勢力範圍,選擇遠東國家日本的冬木市落腳,發展他們為了弘揚自己家族理念所舉行的大型魔術儀式。

  遠坂家,提供靈力豐富的土地當作儀式的基底。

  愛因茲貝倫家,提供吸收土地靈力的陣法當作進行儀式的系統。

  瑪奇里家,提供能號令僕役的咒語紋章當作儀式進行的保險機制。

  七名魔術師,召喚出七名在過去、現在、未來那些歷史神話、幻想傳說中赫赫有名的英靈,以七種職階(CLASS)定義之,寶劍之SABER、弓箭之ARCHER、長槍之LANCER、騎兵之RIDER、魔法之CASTER、狂暴之BERSERKER;暗殺之ASSASSIN

  御主與從者組成搭檔互相捉對廝殺,直到剩下最後一組,即享有勝利者的果實──聖杯,一個能實現願望的奇蹟之物。

  一場持續數百年的大型魔法儀式,總共在冬木市發生五次正規意義上的聖杯戰爭,而距今上次的第五次聖杯戰爭已是十年之前的事情。

………………………………………………………………………………………………………………………

  大致了解某些歷史進程,龍掌握的情報包括兩姊妹的身世、從者的由來,可是以龍的觀察力和曾經接受的情報蒐集統整訓練,諸多疑點也相繼油然而生。

  凜喝一口紅茶解解渴,問道:「是不是有點複雜呢?又或者覺得這種天馬行空的神奇事物十分不可思議?」

  龍回道:「那倒言重了,比起驚訝,我更在乎的是各位的處境,無論是兩位姊妹或兩位從者,既然妳說聖杯戰爭只容得下最後一組取得獎賞,為何現在妳們還能悠閒地喝茶吃蛋糕,向我這初來乍到的外人講述這段血腥殘酷的歷史?」

  一說到這,她們先是因龍的敏銳詢問而詫異不已,再來凜放聲大笑,櫻鼓掌叫好,兩從者則互看心照不宣。

  但在歡笑聲過後是一陣沉重的寂靜,凜的態度與表情一百八十度轉換,變得嚴峻冷酷,櫻也低頭不語,心事重重。

  凜用悲戚的語調道:「所謂當局者迷呀,曾幾何時,我也想追求遠坂家的偉大抱負而毅然決然投身聖杯戰爭,卻在過程中漸漸發覺,聖杯戰爭是一種被汙染了的儀式,為了最後一組勝利者,犧牲掉的人不計其數,相關的人,不相關的人,葬送掉的無辜者的鮮血與性命,讓我覺得繼續下去只會造成更多傷亡,踐踏在屍堆上取得的勝利果實,真吃下去還能面不改色,那這種人就跟惡魔沒兩樣,我認為自己不應該成為這樣的傢伙。」

  茱莉安娜附和道:「龍君,別看她們還能嘻笑,實際已經有過彷彿置身地獄的遭遇,聖杯戰爭結束後,她們一直想方設法彌補彼此的親情,並且極盡所能想阻止這樣的悲劇重演。」

  龍道:「具體細節我就不多問了,沒必要在好不容易修復的傷口上再劃一刀,既然聖杯戰爭結束,那麼現今世界局勢如何?為什麼需要等待我?而且從妳的口吻似乎已經很瞭解不死者,尤其無法殺死只能封印這點。」

  凜道:「前段時間,我和我的導師及幾位同行重新回到冬木市,拆解掉隱藏在那裡地底多年的大聖杯陣法,本來以為這樣就一了百了,沒有人能再利用聖杯戰爭,可是誰知,我們錯了。」

  「有人開始利用不死者和聖杯戰爭的殘留物,開始新一輪的『戰爭』?」

  「厲害,你猜得沒錯,這就是我們目前正在努力的目標,茱莉安娜夫人的預知能力正好可以輔助我們,在她一年前的預言裡,揭露了BLADE的到來將會為這場新的戰爭增添生力軍,於是,我讓SABER附於那張黑桃A內,成為BLADE的一部分力量。」

  「這樣有何用途?我印象中腰帶是不需要使用到英靈的力量。」

  「根據我們組織的領頭所述,不死者分為上級和下級,有不明人士利用普通人跟下級不死者簽訂契約仿造聖杯戰爭的御主與從者,更甚之,將英靈附身進上級不死者來去除牠們的戰鬥本能引發的狂暴,換句話說,我們嘗試用相同的計策,讓SABER被『固靈化』進黑桃A,取而代之,消除黑桃類別A不死者的兇性。」

  「照妳的說法,GARREN的方塊A也有英靈附身?」

  「沒錯,而除了遺失的梅花A和腰帶外,剩下那張紅心A也被我們固靈化靜待使用者出現,是我們認識的一位老喜歡把『我要成為正義的夥伴』掛在嘴邊,蠢得可愛的傢伙。」

  龍抱胸思考,在腦中整理諸多被大量灌輸的資訊,又道:「看來,真的有一個龐大的組織運作著,並且也有屬於這組織的敵人存在。」

  凜從座位起身,伸伸懶腰道:「今天到此為止吧,剛剛從遠途旅行回來,累死了,我們會在這兒住一晚,明天早上回去跟領頭覆命。龍君,更多的詳細狀況等咱們領頭與你見面再說,至少我覺得會是你加入我們組織的一張入門票,畢竟你一定也掌握著我們所不了解的關於不死者的情資,對嗎?」

  「顯而易見。」

  「暫時休息,養足面對之後戰鬥的精力,你將會成為『終結聖杯戰爭聯盟』的一個強力靠山,期待你的表現。」

………………………………………………………………………………………………………………………

  三更時分,對於熬夜並不會感到傷身的龍正在研讀凱莉給的一些書籍,亞瑟王傳奇和公演劇本,既然要接下其中一名角色,凱莉的演戲熱忱影響著不只自己,也包含她周遭的每個幕前幕後工作者,演員的自我修養是必不可少的課題。

  龍坐床上,而SABER從黑桃A卡片出現,坐於正對面的書桌旁,因為不處於變身狀態,她的衣裝回到跟凱莉交談的日常服。

  「成為不死者的一部分,是什麼樣的感覺?」龍問。

  SABER回道:「『成為一部分』?充其量是做為鎮壓瘋狂戰鬥性情的一塊石頭吧?至少我自己這麼覺得。」

  「終結聖杯戰爭聯盟,還真是臥虎藏龍的組織呢,黃昏時在食堂交流的所有人,我能看得出來散發著奇異的能量場,從者們,御主們,甚至茱莉安娜夫人和凱莉。」

  「你果然非泛泛之輩,使用卡片和腰帶與不死者交手,在我的精神與你同步的時候,我無法感受一絲對敵人的畏懼之情。」

  「如果經歷過夠豐富卻也夠慘烈的戰鬥,又怎會被恐懼佔領內心?這是避免不了的。」

  「如你所言,你本是與聖杯戰爭毫不相干的外人,有必要淌這渾水嗎?」

  龍闔起書,問道:「SABER,那我反過來問妳相同的問題,身為已被載入傳奇故事中的亞瑟王,妳願意被召為從者參與聖杯戰爭,又在戰爭平息至今還以從者名義待在現世的原因又是為何?」

  「起初,我只是想藉著聖杯的力量挽回不列顛滅亡的命運,重新選拔另一個王,但是在幾次與現世之人的互動後,不知不覺間,我反而想要見證這些人是怎樣合作終結這場已經被汙染的儀式。」

  「是因為看清了聖杯戰爭殘酷,以致跟凜他們一樣不願再見無辜者由於自身的願望而成為犧牲品?」

  「或許你說得沒錯,老實說我正在尋求答案。」

  「那我也差不多,找回BLADE的力量是最根本,但同時我必須通過在這世界旅途的考驗,大概就是幫助凜她們平息這場另一種形式的聖杯戰爭,在BLADE的原生世界裡,這場圍繞著不死者之間的生存淘汰戰,最後的勝利者才能實現種族繁榮的願望,跟凜講述的聖杯戰爭差不了多少。」

  「你的意思是,同樣的歷史又重複發生了?」

  「所以終結聖杯戰爭聯盟才會成立,不是嗎?」

  一陣短暫沉寂,SABER嘗試拐個彎換話題,問道:「我問個假設性的題目,萬一你成為最後的勝利者,想利用那份獎賞改變自己以前的遺憾嗎?」

  「妳是指,逆轉命運?就像妳想改變不列顛的命運,希望自己不是當初拔出石中劍的王?」

  「若可以,我希望從你身上聽見不同的答案。」

  「改變過去的遺憾,聽起來很誘人沒錯,但是一個人有現今的成就,不也是靠著一路存活下來累積的東西才呈現的?也許某個節點的遺憾成功改變,可是誰又能保證在那之後的歲月會碰上什麼樣的事情?十年後、五十年後、一百年後,仍會是相同的自己嗎?仍是那個已經修練變強,走過許多世界的我嗎?一想到這裡,總覺得我會成為『別人』,搞不好還不會到這裡與各位見面,改變了過去,影響了現在,那萬一又有哪邊不好,想改卻不能再改了怎麼辦?」

  「你講的也不無道理。」

  「SABER,不知道妳有沒有發覺,如今妳放眼所及的人事物,就是建立在過往不列顛同樣的土地上,成為現今的英格蘭倫敦市。」

  「這……」

  「即使妳曾經統治的不列顛滅亡了,但隨著歷史的進程,人類的腳步仍在邁進,破壞後再建設,依然成為了世界上眾多國家之一,有著另外的統治階級,有著安居樂業的人民,無論王者或英雄,都將只是歷史與傳說的一部分,改不改變過去某個節點,真的重要嗎?」

  「喔……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呢,你如果也是一位王,必定是一個賢明的君主。」

  「哈,我的家族確實跟統治者的階級相等,但慘遭有心人士僱殺手滅門之後也不過如此了,倘若利用聖杯改變那時的結局,我可能真的會是一個王吧?不過那樣的我就不會是現在願意為無辜者揮劍的假面騎士了。」

  「既然這樣,你加入終戰盟是肯定的囉?」

  龍斬釘截鐵回覆一句鏗鏘有力的話語:「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

  話轉聖法蘭克的校長室,凱莉的戲劇系公演指導教授羅蘭巡了一輪工場和舞台,向校長查理報備以外,也回傳了一項駭人聽聞的事實。

  龍用茱莉安娜的建言就讓羅蘭教授態度完全變化,因為他並不是這場不死者戰爭的局外人。

  「情況如何?」查理校長問。

  羅蘭教授摘下眼鏡,其實他本就沒近視眼,那副眼鏡減少了他的面容英氣,他恭敬地以稍息動作報告道:「稟吾王,先知預言的命運之夜確實帶來了BLADE的變身者,演藝廳舞台的打鬥有不死者的血液四濺。」

  「我不是說別以這種上下的稱謂交流嗎?我們存於現世,風氣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起碼四下無人的時候還行吧?君臣關係即使用另一種軀體展現,內在的核心仍然不會變,這點小要求還望允許。」

  「也罷,那麼你應該見過BLADE的變身者了,是個怎麼樣的人士?」

  「看起來已幾經鍛鍊,可以免除進入終戰盟後的訓練階段,而且應對如流、臨危不亂,應是具備相當的經驗和智慧。」

  「便好,稍早大衛跟我通過電話,遠坂家的姊妹平安回倫敦,正在瓦哈拉住宿一晚,能有聖杯戰爭的當事者傳達給BLADE一些情報,不至於滿腦疑惑。」

  「話說回來,吾王,關於那條搭配紅心A的腰帶,您想好要給誰了嗎?」

  查理校長拉開辦公桌上層抽屜,瞄一眼那紅心狀腰帶扣以及旁邊的紅心A卡片,上面的圖案是一隻被寶石般的紅心包裹在內的螳螂。

  「是呀,我想衛宮君可能等得不耐煩了,你覺得在你銳利的鷹眼觀察中,誰最有資格獲得?」

  「如果可能的話,先知之女是目前機會最大的。」

  「凱莉‧亞伯拉罕嗎……從她對於一件事情的熱忱和衝勁,恐怕別無二者,聖法蘭克人才雲集,當初就是希望在這塊寶地搜索腰帶的適格者而選擇隱匿於此。」

  「但她會有那份心嗎?成為終戰盟的『玩家』之一,可跟公演是不同等級,要拼命的。」

  「自我的性命之憂已經找上門,再來就看看有沒有個契機使她想要拿起武器保護身邊人。覺悟,是她缺乏的東西。」

  「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姑娘,跟一群真正不死的生物交鋒,這份覺悟豈不是太沉重了?」

  「你還是那麼悲天憫人呀,若命運終將引導她進入這場新的聖杯戰爭,一旦她願意豁出性命,這也是她自己的選擇。」

  「吾王,新的威脅已經進入聖法蘭克,試問,接下來如何處置?」

  「靜待其變,吾之忠臣,敵人的面目與企圖尚未明朗,且看BLADEGARREN的表現,畢竟只有他們才有辦法封印不死者,先知預言下一步之前,我們能做得僅僅是保全自身,如此而已,在他人眼裡扮演的角色持之以恆。」

  「是!謹遵您的指示!」

………………………………………………………………………………………………………………………

  月光下,在英國國會著名的地標鐘塔,其高聳的內部頂樓,曾出現在凱薩琳面前的占卜師以此為多處據點之一,進出如度假用的郊外置產。

  擺弄著撲克牌,無止境地算著這場戰爭的運勢,好壞都與他無關,帶著嘻笑打鬧的態度控制、打量著。

  五張牌,上下左右與中間,掀起被圍繞住的中心,是一張黑白色的鬼牌(JOKER)。

  「戰爭局勢,千變萬化,誰會在最後一刻勝利者出現的時候歡聲喝采呢?又有誰會悲愴哀哉呢?不過!玩家還沒到齊,就是要等到四位玩家上桌都持有自己的手牌,真正的遊戲才會開始。」

  在占卜師的左手邊,是第四個腰帶,以及梅花A……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2759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stay night|龍武傳‧起源之旅|假面騎士劍|同人小說|撲克牌|基督宗教

留言共 16 篇留言

亞爾斯特
看樣子紅心A是什麼樣的英靈已經一目瞭然,現在的重點是誰會成為聖杯…

09-26 20:45

大俠
第一季就是在講這個,誰會成為CHALICE09-26 20:52
亞爾斯特
看樣子占卜師已經拿到了梅花的腰帶與卡片,那麼腰帶與卡片會落入誰的手中呢?

09-26 20:47

大俠
目前人物線索還沒出現09-26 20:52
亞爾斯特
好奇問一下,假設SABER沒有進入黑桃A的卡片,龍有辦法壓制住黑桃A不死者的兇性嗎?

09-26 20:54

大俠
這裡只是因為終戰盟模仿那些把英靈封印進上級不死者的人,實際上騎士系統本來就已經足夠壓制被封印的不死者了09-26 21:06
亞爾斯特
真沒想到校長也是從者,看樣子上級不死者已經開始行動了,真讓人有點擔心呢。

09-26 20:55

大俠
但他們是友軍呀,真正的敵人還在別處09-26 21:04
亞爾斯特
假設系列,如果是以龍還在修煉的時期,那麼他會以什麼樣的職階被召喚出來呢?

09-26 20:57

大俠
就等你問這句了,不同時期的龍就能囊括所有職階。
劍士→有黑寒
弓手→有鳳舞箭(龍的母親使用的武功)
長槍→有斬龍牙(龍之一族的家傳寶刀)
騎士→假面騎士
暗殺者→有排雲掌
魔術師→有五大元素的應用武功
狂戰士→有狂龍之血覺醒09-26 21:03
亞爾斯特
大俠,SABER從龍身上得到了另外一個答案,和亞歷山大大帝完全不一樣的答案呢。

09-26 20:57

大俠
我把場景設定在英國,讓SABER踏上自己千年後的故土,會更有說服力,龍雖然曾經可以是王但無法成王,但他最終成為的是俠,看到的眼界自然跟那些王者不同09-26 21:00
亞爾斯特
如果讓鬼牌勝出的話,那麼世上所有的生物都會被洗牌(滅絕),所以必須要有一人取得優勝,才可以避免這樣的情形。

09-26 21:00

大俠
不過最後的勝利者也不一定就能實現願望就是了09-26 21:08
亞爾斯特
話說回來CHALICE的變身我記得沒錯的話是刷卡對吧?在沒有紅心2卡片的情況下要如何變回人身(話說除了紅心以外,黑桃,方塊,梅花的2卡都是與他們的武器有關的卡片)

09-26 21:04

大俠
這在之後會有描寫,因為找出紅心2是後面的一個重要劇情09-26 21:07
亞爾斯特
哇!這樣龍和吉爾加美什一樣可以適合各式各樣的職階呢。

09-26 21:06

大俠
目前阿爾托莉雅也差不多什麼都當了09-26 21:09
亞爾斯特
所以凜他們這樣算是畫蛇添足嗎?

09-26 21:07

大俠
至少有所幫助,不算徒勞無功,龍到來前他們根本弄不清騎士系統09-26 21:09
亞爾斯特
對了,我在想紅心2他到底是怎麼樣呢?他是否與其他下級不死者不一樣?

09-26 21:09

大俠
人類始祖,又是種族戰爭的勝利者,當然非同小可09-26 21:10
亞爾斯特
說起來,龍在旅途中有遇過和衛宮切嗣一樣的人嗎?我其實很好奇龍是怎麼看待切嗣的想法的?

09-26 21:13

大俠
龍自己早就遇過了呀,雖然我還沒寫出來,但是龍跟魔化的風對打過,是要為了風一人還是蒼生的性命。

不過這種議題我盡量少寫,這本身就是個故作高深的假議題,而且士郎在FSN三線都做出不同程度的妥協,代表蘑菇在用男女情包裝這部作品的時候就沒怎麼真正去根治,尤其各故事線等同於平行世界的這一設定出現後,都有若切嗣逃避聖杯戰爭的後續發展,所以電車難題既不好寫也不需要刻意去寫。09-26 21:23
亞爾斯特
原來如此,明白了,不過我也很好奇龍與各類英靈之間的互動就是了,雖然紅心K與黑桃K是夥伴,但是也不敢保證其餘的紅心Q,J和黑桃Q,J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

09-26 21:27

大俠
別急,終戰盟的對立組織的真面目還沒揭露呢09-26 21:29
亞爾斯特
我一直在思考該不會梅花A的從者就是庫夫林吧?

09-26 21:30

大俠
我先不劇透,因為第四人實際已經決定09-26 21:35
亞爾斯特
好,沒關係,我只要靜靜等待下周就好了。

09-26 21:36

亞爾斯特
這個嗎?我想起了過去曾經看過的正義聯盟:閃電俠之逆轉,主角是閃電俠,貝瑞.艾倫,貝瑞他因為對於母親的死去感到無奈與後悔,於是他用自己的能力回到過去改變歷史,但是結果卻是不但失去超能力,世界也差點毀滅。最後貝瑞回到過去阻止自己的行動才挽救了世界的危機。

故事中貝瑞的母親曾教導過貝瑞要試著接受無法接受的事情,這句話能用在阿爾托利亞身上嗎?

10-02 17:33

大俠
當然能啊,回到過去改變某個點而影響之後的所有發展,總會有人用這說詞去勸阿爾托莉雅。

劍篇算是依照UBW末尾走向延續故事,等於捨棄FATE線阿爾托莉雅被士郎說服而放棄聖杯戰爭,而後解體戰等於是延續櫻線,只不過有了大衛的加入而比較容易解決。10-02 18: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rw506fr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寫作的道路... 後一篇:年輕,不是該闖的本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DUSTCELL - izqnqi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