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二次機會 - 被戰神遺棄的青橄欖 ④

作者:峇亞猊│2020-08-08 00:15:40│贊助:45│人氣:205

我只想要你幸福

  起來啊,死怪胎。還看?我一隻手讓你還起不來?還不乾脆回家自殺算了!
  
  不是很壯?變身啊,啊,我忘記你不能用普拉恩了,可悲畸形兒。
  
  嘻嘻,你看他都快哭了,好慘喔。
  
  可憐的丘納,連爸媽都不要你了,真的好可憐喔……
  
  我掙扎著從床上驚醒,冷汗隨著氣喘如雨般灑下。
  
  呆滯瞪著在昏暗光線中逐漸清晰的房間景色,我揉了揉眼睛撿起床腳的毛巾擦去滿身汗與眼淚,帶著包覆住身體的冷顫靜靜聆聽快速撞擊耳膜的撲通聲。可惡,沒事幹嘛提到霸凌啊?現在完全睡不著了……
  
  夜裡的涼意撫過暈出幻痛的身體,那些在耳畔迴盪的嘲弄也連同緩下的心跳漸漸蒸發。我從薄被中翻身下床,懷著餘悸緩步走到窗前仰望剛過天頂的月亮,努力藉由深呼吸驅散別於夜風的心寒;然而匍匐在胸前的恍惚與虛無卻挾著冰冷的麻木一步一步攀上臉頰。我輕輕吐出一口長氣,疲倦地俯視黑暗中的法希城。
  
  連綿的住宅一路延伸到法希大道旁一兩個街區,市集街仍有些許燈火、多半是衛兵的站哨點和還在為生意精打細算的商店老闆。彷彿纏繞著霧氣的絞刑台化為漆黑的小點,後方則是在月光的照耀下肅然挺立的戰神。祂依然以那股軒昂的氣宇面迎安庫拉的方向,雙眼中的金箔映著的斑斑冷光──就如祂使用普拉恩魂術時的閃爍光芒──在涼風的吹拂下輕撫我的臉龐。
  
  我望著清澈的夜空,想像幾百年前戰神和邪魔菈妮掀起山脈、填平大海的史詩大戰甚至是祂運用起全部的力量犧牲自己摧毀邪惡的悲壯結局,卻只擠得出難以逼退的輕蔑和對信仰的十足失望。唯有親眼看見的事情能夠感動到我,傳說?神話?在現實狠狠把我按在地上磨擦之前我可能還會有一點敬畏,但在這種時候只覺得這些信仰實在盲目得可笑。
  
  真正的神不會對我幾乎賠上性命的鍛鍊無動於衷,也不會對我輕易被普拉恩的力量打倒而袖手旁觀。說不定是因為我不是霍瑪人的關係祂們才不願意守護我這來路不明的傢伙,但如果神因為這種理由把我排擠在外的話,也難怪邪魔會想要毀滅這個國家。一想到魂師舞出足以操弄石頭、泥土與金屬的普拉恩和老爹在戰場上所向無敵的身姿,對力量的渴望就不覺湧上腦袋,帶著撕裂靈魂的不甘晃得我一時站不穩、趴在窗邊強忍緊捏住心頭的鈍疼。
  
  阿達哈狄弗塔,獻出性命拯救霍瑪的英雄,祢在笑嗎?笑我這個釀不成酒的爛橄欖?杜可可娜,掌握生死之秘引導古人建立霍瑪的傳奇,祢也在嘲弄我嗎?嘲弄我這個可悲的怪胎?
  
  春風沒有回應。
  
  幾名翼族士兵在空中巡邏,他們的身驅化為飛禽般流線、翅膀又大又強壯,飛行對他們而言彷彿與生俱來般輕鬆而自然。我回想起被惡夢喚醒、過去幾年在司祭院的悲慘片段。縱使我能夠以眼睛跟不上的敏捷舞姿揮動最沉重的斧頭,以岩石承受不住的強大力道刺出最輕巧的長劍,但只要經過普拉恩變身,那些惡霸甚至能用一根手指頭將我彈飛。嘲笑、羞辱、欺凌和傷害足以一語概括我的求學生涯。成績再好都沒有用,因為永遠跟不上進度的我沒辦法在戶外課得到司祭的尊敬;要不是老爹的名聲和很久以前那次的雪中相遇,我可能早就被不知哪個有錢人買為奴隸了。
  
  不,連奴隸都比我還適合活在這個戰鬥能力決定一切的國家。
  
  「我的家人啊……我很感激你們,真的,但你們永遠不會懂這樣的感覺。我只想讓你們驕傲、和你們並肩作戰,在你們的復仇之路上佔有一席之地。但是,全世界都在阻止我報恩……我不想放棄……」
  
  「那就繼續走下去嘛。」
  
  我跳起身摔到床邊、瞪大眼看著突然出現在窗口的瑪姿姊和她舔著嘴角的出神模樣,費了好大一番力氣才不叫出來。
  
  「妳在幹嘛?現在才回家?」我以氣音說:「妳明天不是也要早起嗎?」
  
  「那個就算了啦,你的選拔比較重要嘛……」她收起翅膀和勾住窗口的尾巴,坐在窗台上晃著沒穿鞋的腳朝摔在地上的我傻笑。「那是你想了這麼多年的事情嘛,我才不會錯過咧……嘿嘿,我親愛的弟仔啊,我很高興耶……」
  
  我細細打量她凌亂的頭髮、沾上紅色污漬的皺巴巴衣服和髒兮兮的腳底,清了清喉嚨說:「妳喝醉了哦?」
  
  「才沒有咧,我還能飛……嘔嗝……」
  
  「唉,妳到底喝了多少啊?真是的,」我清空裝著待洗衣服的桶子塞到她懷裡說:「以備萬一,我不想聞著妳吐出來的東西睡覺──幹嘛?」
  
  她半開著眼盯著我呵呵笑著,前後晃動的身體散發出一股別於酒醉的頹然氣息。雖然她刻意把半邊臉藏在亂髮當中,但從她微微顫抖的嘴唇我大概能猜出她想要說的話。
  
  「我好愛你。」
  
  「我知道。」
  
  「你就像杜可可娜給我們的禮物……很上進、討人喜歡又帥得讓人受不了……」斗大的淚水從她臉龐流淌而下,模糊的甜美嗓音化為帶著哭腔的喃喃:「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他大概也跟你一樣大了……」
  
  我拿開瑪姿姊手裡的水桶在酒氣與蜜香中給她一個深深的擁抱。禁忌的話題、只有酒後才會吐出的痛苦,對她與老爹而言僅是一段永遠不會消失的折磨。
  
  母親與肚裡的弟弟在十幾年前被安庫拉人殺害的悲劇撼動她瘦小的身軀、融入她帶著水聲的喘氣和從喉嚨深處吐出的哽咽。她的雙手緊緊掐住我的背,被寒顫牽動的清香髮梢刺著我的臉,溫熱的眼淚穿過胸口滲入被她的悲傷感染的內心。我輕柔地拍拍她,盡我最大的努力賦予她驅散悲痛的暖意。
  
  「沒事的,我還在妳身邊,雖然我也只能做到這樣。」
  
  「弟仔……這樣就夠了。我……今天你接下那個攻擊的時候……我好怕……」
  
  是啊,我怎麼會忽略了她的想法?當時我一心只想著賭注,我真該死。「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我才要說對不起……」她抬起迷濛而染上悲痛的雙眼,揚起令我心碎的淺笑說:「你給我們希望,給了老爹救贖、也教會我什麼是愛,可是……對不起,我沒辦法變成你的媽咪……我、我努力當你的姊姊,可是……」
  
  「妳已經做得很好了,遠比我所冀求的還要好。」
  
  「我很失敗……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被欺負的事情……我沒有想到以前你那些……那些……是被別人……對不起……」她上身一仰、不知從哪裡變出一瓶葡萄酒就著瓶口狠狠灌了幾秒,擦擦嘴角低下頭說:「我很怕失去你,所以一直不想讓你去跟別人打來打去還……還參加什麼選拔……可是……那是你的夢想……我只想要你幸福……」
  
  我從她顫抖不止的手中接過酒放到一旁,捧起她的雙頰說:「我不會有事的,我絕對不能出事、絕對不能讓妳再次感受到那樣的悲傷。姊,這也是我這麼拚命訓練的原因之一,我知道我的命對你們來說有多重要。擁有坦迪昆家驕傲的我必須讓你們打從心底相信我能夠做得到、在我通過考驗的時刻為我歡呼,所以我會賭上我的全部讓妳和老爹走出過去的悲傷。我不會放棄,雖然和妳答應過輸掉之後的事情,但我想這個夢會跟著我一輩子的;哪怕它注定在我逐漸變老的身體裡枯萎。」
  
  「弟仔……不管是不是戰士,我都愛你……我會找到那些欺負你的王八蛋──嘔……」醉得聽不進話語的她縱身往水桶開始長達十幾秒的大吐特吐,我無奈地拿起床頭櫃的水瓶遞過去,她就像好幾天沒喝過水般牛飲了起來。「要不要……我給你一個勝利之吻啊?」
  
  「妳都吐成這樣了講這什麼話?噁心耶。」替她擦去下巴的水漬後,我自言自語般低聲說:「好了,不要再為我哭了,把妳的眼淚和那個吻留給願意陪妳一輩子的布勒許吧;雖然他也是個瞧不起我的討厭鬼。姊,謝謝妳的溫柔、妳的愛和妳的一切,在那些被欺負的每一天,妳是讓我能繼續撐下去、不斷給予我力量站起來的唯一依靠。」
  
  「我……有聽進去……親愛的弟仔……」
  
  只憑我的表情就準確猜到我的想法的她試圖爬下窗台,我連忙箭步上前穩住她的重心,正好接到她滿是酒氣的嬌小身體。迎著她重新揚起的虛弱微笑,我哼聲將她癱軟的身體抱起來、朝她的房間穩穩走去。
  
  「妳明天早上一定會要我以後都不准提這件事。早點睡吧,時間真的很晚了。」
  
  「不要……告訴老爹……」
  
  「妳要出多少?」
  
  「一銀磚……你這小子……」說完她便倒在我臂裡開始打呼,看得我好希望立刻找一位畫匠把這一幕畫下來。
  
  輕輕將她放到床上並蓋好被子後,一股難以言喻的徐緩感受從她睡得香甜的臉龐上襲向正準備離開的我。
  
  她那開得剛好能讓口水淌過臉頰的嘴、枕在脖子下讓頭微微往左傾的手臂與逐漸平穩下來的呼吸散發著如雲朵般清涼的氣息,引出一陣從胸口浮起、不覺令嘴角上揚的幸福感。在這股暖意之下,我不禁伸出手輕輕撥開她的瀏海在她柔軟的臉上留下一個吻。她就像孩子般一邊發出舒服的呻吟一邊把口水抹在我手背上,但我只緩緩從她掌心中抽出手,躡手躡腳回到自己的房間。
  
  我看著沒多少變化的月光緩緩躺回床上,細細體會這股不知為何從來沒有從瑪姿姊身上感受過的美好。令我驚訝的是,驚醒時帶來的痛苦與折磨消失了,在夢想與現實抉擇時的掙扎消失了,被戰神遺棄、被霍瑪孤立、被普拉恩拋去的絕望也消失了。就像是被那幸福的微風驅散的烏雲似的,此刻,內心歸於有如清澈水面般的平靜。
  
  我很清楚我做得到。
  
  我想像著自己藉由千錘百鍊的技巧穿梭在普拉恩戰士之間奮勇殺敵,以最高明的戰鬥技藝血祭那些殺害瑪姿姊家人的安庫拉惡魔,與化為狂戰士的老爹並肩作戰、引領著全霍瑪的大軍在戰神的庇護下輾過安庫拉那可惡的國度。儘管討回公道的正義之戰難免有犧牲,但我絕對不會死在那些敢膽讓瑪姿姊落淚的混蛋手中,也不允許自己如此輕易死去。
  
  我不相信霍瑪的傳說、也不屬於普拉恩王國的一員甚至不被阿達哈狄弗塔所肯定,但我是坦迪昆家的一份子,老爹與姊的敵人就是我必須消滅的對象。無論那些操著賈杜的惡魔多麼強大恐怖。
  
  明天,將是我踏出夢想的第一步。
  
  我會贏的,為了瑪姿姊。

Next
Prologue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753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魔法|原創

留言共 3 篇留言

峇亞猊
第一幕結束了,丘納與其他角色的關係、在法希的困境與在故事開始前的事情也交代到一個段落了,而他的目標似乎也相當明瞭了。那就敬請期待代表著「承」與些許「轉」、也是女主角出場的第二幕到來吧~

會贏,還是會輸呢?XD

08-08 00:26

該隱
嗯......瑪姿這邊會說我好愛你其實讓我驚訝了一下[e17]差點以為她是個弟控XDD

08-08 15:11

峇亞猊
的確是弟控啊~~XD

不過嚴格來說他們也沒有血緣關係,所以......XD08-08 15:58
艾爾琈
亞猊的文筆很優美*ˊvˋ*

08-12 23:06

峇亞猊
感謝艾爾琈~~XD08-12 23: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paan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 後一篇:[達人專欄] 絞繩中的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e8124各位帥哥美女們
《耶雷弗:契約醫生》三章剛結束,大家快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