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憩茶館的妖狐──交錯的世界:魂靈師與幸福之神(1)

阿葉(羽流) | 2024-05-12 23:08:03 | 巴幣 12 | 人氣 559

連載中憩茶館的妖狐:交錯的世界
資料夾簡介
這是個供人亂入的故事(X) 裡面會出現我其他作品,甚至是其他人家裡的孩子,充滿驚喜的故事XD


  「吼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異低沉、不像是生物發出來的吼聲傳來,其中似乎還混雜著特別魔力,一陣令人感到不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詭異叫聲在心中引發了不安的恐懼感。

  「嘖,該死又來了……」

  為了壓抑心中萌生的恐懼,咂舌聲主人用力摀住自己頭上那毛茸茸大大耳朵,雖然無法阻止聲音傳入,但能稍微減緩魔音對他影響。

  他是一隻全身佈滿紅色茸毛、嘴裡滿口鋒銳利牙、背後長著條大尾巴、雙腳站立酷似狐狸的野獸,人們稱呼他為「獸人」。

  正當狐狸獸人專心抵禦魔音之際,寒鐵光芒閃現、一道黑影瞬間來到他面前──

  「鏘!」

  尖銳金屬互擊的聲音傳來,銳利的劍鋒在空中劃出一道圓弧,狠狠打在對方的武器上。

  一支外觀呈現鐵灰金屬色的巨型羽毛筆受到衝擊產生大力晃動,明明不是作為戰鬥用兵器的物品,此刻卻抵禦住猛襲過來的長劍。

  「呿!」

  強烈衝擊使他感到陣陣發麻,同時對方長劍冒出一陣不祥的黑霧蔓延過來,紅狐狸獸人退後幾步鬆開雙手,甩了甩原先緊握羽毛筆的爪子。

  「搞什麼鬼,那股黑霧是什麼?充滿令人不安的寒意……是精神類攻擊嗎?」紅狐狸緊盯著眼前持劍的敵人一刻都不敢大意,深怕對方又再度突然發動攻擊。

  「店長大人!」

  一位躲在樹叢後方的灰色頭髮人類小男孩大喊,他身穿服務生制服、頭上有著一對與髮色相同的灰大耳朵,身後還有著一條細長的老鼠尾巴,是名不擇不扣的老鼠亞人。

  「承太不要過來,這裡很危險!」

  被老鼠男孩稱作店長大人的紅色狐狸緊張大喊,他不希望自己完全無法戰鬥的員工被捲入。

  「真是糟糕,完全不給我時間使用法術,跟他拼力氣我是真的不行啊!」

  紅色狐狸獸人咬牙看著眼前的敵人,對方是一位全身被堅硬盔甲包覆、手持長劍的武士,他身體四周飄散著一陣輕薄黑霧,雖然外貌是人型但對方並不會說話、也無法溝通,更不會對喊叫等特殊聲音產生反應,讓人很懷疑他到底是不是生物。

  「嗚……該怎麼辦才好……」

  躲在一旁觀看戰鬥看的老鼠男孩承太更是心急,自己想幫忙卻一點也派不上用場,不會戰鬥的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紅狐狸一步步陷入苦戰,他知道被他稱作店長大人的狐狸也和自己一樣不擅長戰鬥,如果持續下去他們兩個都將會有危險。

  在苦惱之際,盔甲武士再度發動強烈攻勢,這回對方將狐狸獸人手中媲美刀劍強度的羽毛筆給打飛,如今他已手無寸鐵、沒辦法再抵禦武士揮動的長劍。

  「糟糕……」

  紅狐狸不斷後退,準備趁對方不注意的空檔召喚魔法書反擊,但銳利劍鋒不給他反應的時間再度襲來,此時他已經沒有任何防禦手段──

  「碰隆!」

  一襲黑影從後方草叢中躍起,接著響起一陣劇烈碰撞聲,原先準備攻擊的盔甲武士被突來的衝擊撞飛了出去。

  兩道身影出現在紅狐狸面前,是一黑一白的狐狸獸人。

  「不死亡魂……是嗎?」瞄了一眼盔甲武士,黑色狐狸揚起眉毛,似乎若有所思。

  「快走!」白色狐狸對紅狐狸以及老鼠男孩大喊:「趁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之前離開!」

  「你們是……?」面對突來的兩位,紅狐狸驚訝的瞪大雙眼。

  「吼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給任何喘息的時間,怪異咆哮聲再度響起,叫聲引發的恐懼感在紅狐狸心中逐漸擴大,使他霎時感到一陣腳軟眩暈差點跌倒在地。

  「獅子心!」

  白色光輝從白狐狸身上冒出,接著籠罩在場所有人,一股溫暖的熱流竄入體內驅散了恐懼,令人不適的異常狀態逐漸消失。

  四肢逐漸恢復力氣的紅狐狸再度發出驚呼聲:「賜福魔法?」

  「快!快走!」

  黑狐抓住紅狐狸的手,而白狐則拉著老鼠男孩朝森林的反方向奔去。


  「那個……非常謝謝你們救了我們!」

  紅狐狸朝眼前的黑與白兩隻狐狸深深鞠躬表示謝意。

  擺脫詭異的盔甲武士來到安洛市,眾人來到一處無人的廣場樹下稍作休息,相比剛才危機的模樣,安心放鬆下來的承太瞬間渾身無力整個人趴到紅狐狸獸人身上。

  「我叫做虹葉,而這隻小老鼠是承太。」在道謝之餘,紅狐狸也順帶自我介紹了一番。

  「請問兩位怎麼稱呼?」

  「我叫艾諾。」黑狐說。

  「我叫曉禔。」白狐答。

  有如雙簧般,兩隻狐狸默契極佳,看來是對非常要好的夥伴:「我們經過森林發現有打鬥聲音便上前查看,發現你們被棘手的東西給纏住了。」

  「剛剛那個武士到底是什麼東西?他不是人……」回想起剛才與他戰鬥的敵人,虹葉不免感到一陣惡寒:「不,他連生物都不是吧?」

  「亡靈傀儡。」

  「咦?」

  「以逝去的亡靈作為基底進行加工,變成不會勞累、供人操控的人偶。」自稱艾諾的黑色狐狸以平淡的口吻回答,語氣中不帶著一絲情緒,這似乎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那樣的東西。

  「人偶?」虹葉皺起眉頭,露出疑惑的表情:「也就是說……有人在控制他?」

  「不……」這回換白狐曉禔搖搖頭回答:「那附近似乎沒有其他術士存在,應該是另一種可能。」

  艾諾點點頭,幫曉禔接著把話說下去:「他是被設計成用來保護某件物品的守衛,在這個情況下通常會有特定的觸發條件。」

  「然而在村莊與村莊間主幹道上出現這麼一個危險的東西,冒險者公會卻沒有發佈討伐任務,也就是說……」

  「不會吧……」順著對方的話,虹葉立刻想到了問題的癥結點,顯得有些不可置信:「那玩意兒是我們路過時因某種條件觸發才開始活動攻擊的?」

  聽見虹葉的猜測,黑白狐狸表示同意的同時點了點頭。

  「這條路我走過很多次,但那傀儡卻唯獨在這次冒出來,如果要說跟以往有甚麼不同──」

  虹葉倒抽一口氣,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緩緩轉頭看向一旁的老鼠男孩。

  「店長大人?」

  見虹葉滿臉訝異的看著自己,承太不明所以的歪著頭:「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呢?」

  「承太……你對那個亡靈傀儡有沒有什麼頭緒?」

  沒錯,正如虹葉所想,跟以往不同唯一的變數就是老鼠男孩承太!

  「咦?不,我根本沒見過那個武士!」承太猛力不斷搖頭否定。

  「這就怪了,為什麼偏偏是承太跟著我來的時候才出現呢?」

  「不論如何,那個東西現在擋住了主要幹道就不能放著不管,必須想辦法處理,否則這樣下去一定會有其他旅人受傷。」打斷虹葉自言自語的思考,黑狐艾諾點了點頭,接著轉頭望著傀儡武士所在的方向。

  「好吧,真是沒辦法……」虹葉抓抓頭,表示贊同艾諾的意見續道:「如果那東西一直卡在那,我們也沒辦法回龍恩鎮。」

  「不過那傢伙有個很麻煩的地方。」皺起眉,一想到那名盔甲武士虹葉似乎感到非常苦惱:「每當我想用法術攻擊,他都會發出詭異到叫聲來干擾我集中精神,感覺似乎是某種精神類型的攻擊。」

  「沒關係!」白狐狸曉禔笑了笑,自信的拍拍胸口:「我能對付他的精神干擾。」

  「哦?是剛剛那類型的賜福能力嗎?」

  想起剛才曉禔施展名為獅子心的招式,那是專門用來對抗心中恐懼的魔法,能夠讓人在短時間內降低受到恐懼的影響。

  「曉禔擁有驅散一切負面情緒的能力,待在他身邊能讓人很安心呢!」艾諾伸手摸了摸白狐狸的頭,對方則是露出幸福的笑容回應。

  「真是特別的力量!」

  雖然不必擔心精神方面干擾,但虹葉的表情還是非常猶豫,似乎對以自己的能力面對盔甲武士感到沒什麼把握:「敵人是戰士類的近戰職業,對一個不是冒險者的人來說實在無法應付。」

  「咦?原來你不是冒險者嗎!」

  艾諾和曉禔同時發出驚呼聲,不可思議的看著虹葉。

  「虧你還能跟那魔物纏鬥那麼久,真了不起!」

  聽見曉禔的稱讚,紅狐狸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頭回答:「雖然我不是冒險者,但攻擊魔法還是略懂一些,如果有足夠的準備時間能派上用場的。」

  「交給我吧,我來當前鋒去招架他!」說話的是艾諾。

  他所言不假,剛才出手相救時就是艾諾將亡靈傀儡打飛了出去,即使面對敵人強大的物理破壞力也有十足把握。

  「那太好了,有你們幫忙應該可行!」

  虹葉點了點頭,這下終於能放手去做,他拿出已恢復成普通大小的羽毛筆在空白書頁上寫下數行文字,接著微微一笑──

  「這一次我們不會再逃跑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