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星與銀河》第四章 和平的使者③

小蛇hebi(詩音) | 2024-02-17 18:36:03 | 巴幣 68 | 人氣 443

完結📖《星與銀河》
資料夾簡介
夕陽下,現實與非現實在光影中交錯。 世界一分為二,但又交織融合。究竟何為真?何為假?自己應該歸屬於的,又是「哪邊」?


作者話在前:

這次就是第四章的最後一節了,下一章即將進入最終決戰(?

嗯,不過這並不是一部以戰鬥為主軸的作品(應該吧),大家一樣帶著輕鬆吐槽的心情閱讀下去即可OwO





  我們是超能力小隊。

  在背後掌管這一切的是天翔集團的老闆,以三十出頭的年齡驚人地躍升為全市最具影響力的人物,成為本市一大象徵指標的藍天翔。

  他將自己手下的一部份勢力劃分在「這邊」的世界,專門處理這些所謂超能力的事宜。李景豪隊長平時身為北區警察局的總隊長,私底下則兼任我們這個四人小隊的隊長,這是從我大約國一時開始就定下的事情。

  我只見過藍天翔那麼一次,就在他來招攬我,告訴我有關超能力者的事情,以及他的願景的時候。總之,藍天翔是個英雄電影看太多的幼稚鬼,滿腦子正義之心,說什麼我們會擁有這些奇異的能力,就是注定要為打擊邪惡使用的。到現在我也常常重複這些話來嘲諷他。

  雖然有許多複雜的原因,總之我只能選擇加入他的陣營,從此展開替藍天翔手底下的各個超能力小隊擔任導遊的命運。後來我被分配給景豪哥,就也搬到了這個市來,同隊成員有擁有「強化」能力的清酒哥,以及和我曾經見過幾面、擁有強大能力的她。

  「久等了。」銀川推門進入休息室——現在對我們來說是會議室——的時候,行為舉止就像平常一樣優雅俐落,還慢悠悠地撥了一下那頭漆黑長髮。

  搞得像只是來參加朋友的聚餐。還久等了咧。

  我上下打量著她。她穿著格致高中的制服,但沒有揹著那個醜醜的綠色書包,白色襯衫與黑色百褶裙都一塵不染,過膝的長襪沒有一絲破損,白色運動鞋也沒有半點泥濘。

  別說是和怪物交手過了,根本無法想像這個人每天都會去上學。到底要怎麼讓白色的鞋子保持這麼乾淨啊?難不成她平常走路都用飛的嗎?

  總之我們圍著一個圓形桌子坐下,彼此之間維持正三角形的完美六十度。

  首先清酒哥向她更新隊長的狀況。她聽了之後只是冷靜地點點頭,從臉上完全看不出一絲擔憂的情緒。

  接著,在這種時候清酒哥居然還能露出一如既往的那種天塌下來也不怕的微笑。

  「真稀奇的場面,居然能看見你們兩個穿著學生制服出現。」

  「你想穿也可以穿啊。話說不要亂看我的名字哦。」

  我把制服外的連帽外套拉緊。不知道為什麼,格致高中規定男生必須在制服上繡上全名,但是女生一個字都不用,這不是性別歧視什麼才是?

  「不用害怕啦,我怎麼可能會把可愛的後輩給賣掉呢?」

  還有心情和我說笑,我皺起眉。不過就如同我所預料的,銀川比我更先皺起眉,也更先開口。

  「那麼,現在應該優先討論的是目標的追捕計畫吧。」

  清酒哥在回答之前瞬間瞥了我一眼。「嗯,那隻怪物的移動速度似乎很快,想抓到牠也不是那麼容易……」

  「目標總有停下的時候,只要使用百星的能力,讓警察協助封鎖區域,再由我們兩人出手制伏,我想只需要一個晚上便能完成任務。」

  不愧是行動力滿點、或者說爆表的她,立刻就想在今天晚上解決事情。但是,銀川接著將視線從清酒哥身上轉向我,說出了根本沒必要的多餘的話。

  「事實上,之前隊長也已經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這個嘛……雖然的確有這回事,但我想百星弟弟最近都在忙,大概是漏掉這個消息了吧?」

  算了吧,清酒哥,別睜眼說瞎話了,我要忙什麼?

  再說,自從小隊成立以來,每天放學都要立刻配戴通訊器,以防突然出現任務,已經是約定成俗的慣例。我不想把那東西帶到學校,所以每天都只能早早回家,一個人守著通常不會有任何通知的冰冷機器,完全無法接受同學邀約一起去瞎逛玩樂。

  但是,自從第一次遇到怪物之後,我就漸漸忽視起這項規則。這當然不是不小心的,既然都出現怪物了,隊長隨時有什麼指示都不奇怪,在這種時期應該要隨身攜帶著通訊器才對。但是……

  「隊長下命令的時候你也在。」銀川神情嚴厲地盯著我,口氣像是警察在審問犯人似的。「請你解釋為何怠忽職守。隊長也說過了,即使定位不準確也有參考價值,況且你與目標曾經短暫接觸過,近來又是多雲的天氣,定位的準確率應該有一定的程度。」

  何止如此啊,我甚至還知道了怪物是人類變成的,真面目還是一個女高中生,名字、長相我也都記得……但是我當然不可能告訴他們這種事,要是說了的話,今晚就絕對真的會執行計畫抓捕怪物了。

  這也是我對藍天翔最不滿的地方。

  硬是把人抓進這個組織裡,要我們替他賣命,或者說替社會與正義與人類的幸福平安美好賣命。雖然他提供我房子住,還給我生活費。也有給我一支手機。嗯,還有給我對講機以及現在的新設備高級通訊器啦……總之就算給我這麼多東西,不滿就是不滿。

  既然怪物的真面目是人,那麼她也是超能力者。既然是超能力者,應該要說是我們的同伴吧?

  這種莫名其妙出現的能力,通常只會為當事人帶來困擾,我們從來沒有樂意當個異類過。雖然利用能力去作惡確實是不好,但怪物只是外表是怪物,實際上……

  ……實際上她襲擊了隊長。沒有襲擊我卻襲擊了隊長是為什麼?是因為我比隊長帥?

  「請不要逃避話題。」我才沉默了幾秒,銀川就加重語氣催促。

  「銀川妹妹,妳就別逼他了。」清酒哥做出安撫的手勢。「妳也知道百星小弟他大概是……」

  我怎樣?我眨眨眼看他,他卻一臉心虛,視線亂飄到一旁,很明顯不想跟我對答案。

  於是我轉向銀川,眨眨眼,她也眨眨眼。對了,這傢伙腦袋僵化,不直接講出來她是不會明白的。

  「妳也知道我大概是怎樣?」我問。

  「我和清酒認為,你是因為害怕怪物,因此不敢執行作戰。」她淡淡地回答。

  這番話像是顆鐵球狠狠砸在我臉上。

  「……誰害怕了,都做這行這麼久了,我還害怕什麼怪物?再說我也只要負責定位,又不用去戰鬥,才不會為了這種小孩子似的理由延宕任務。」

  「所以我才請你說明是為了什麼正當理由而延宕任務。」

  這傢伙,一臉不相信我的模樣。

  「看你最近都躲著通訊器,我就想說會不會是因為之前你在遊戲中心被襲擊的緣故……」

  連清酒哥也這麼說。什麼躲通訊器,我怕的是通訊器是吧?

  這兩個人真是什麼都不懂。就像有錢人對窮人說你怎麼會沒錢,第一名對最後一名說考試要怎麼考零分一樣。

  遇到超出常識範圍的怪物,正常人都會害怕吧。

  不會害怕的她才是異常的那個人吧。

  我想到遙遠的那個傍晚,當我第一次前往河濱散步,結果怪物在我分神之時突然就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

  不是因為沒有能力,而只是因為事出突然所以愣在原地,什麼都做不到。當然我確實也沒有能力做到任何事。我那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龐大的怪物撲向我。

  然後她在怪物之前先把我推倒在地,同時用她的能力擊退了怪物。接下來的事我也不太記得了,總之怪物很快就逃走,她好像追了一小段之後又折回來。

  我還記得,當她重新在我面前停下腳步時,從容地撥了撥頭髮的姿態。

  我還記得,那時我甚至都還跌坐在地上,完全無法移動分毫。

  我還記得,她以閒聊家常的口氣表示幸好我沒受傷,接著和我道別後就走了。

  我還記得,她隔天出現在學校時,所有的一切都與平時無異,彷彿與怪物碰面、交手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不值一提,毫無影響。

  到底要經歷什麼,才可以把這種事情當成理所當然地接受?

  同樣從小就被組織收留的我們,在心態方面卻是截然不同。我都不知道,這樣的我和那樣的她,究竟誰是正常、誰是異常了。

  「現在隊長遭到襲擊,不能再以緩慢的步調處理這次的任務了。」銀川和平時一樣沒有顯露出什麼情緒,但語氣中透出一股沉重。「不論你有什麼理由,都必須要盡快協助定位目標位置。必要的話,我可以隨時待在你附近保護你。假如計畫推遲到明天以後,在學校我也會和你一起行動,但是之前和你約定好的在學校彼此裝作陌生人這一點我就無法遵守了,請見諒。」

  ……我當然知道。我當然知道我已經逃避得夠久了。

  但是,這次的目標和我們以往遇過的不同,並不是有意識地利用超能力去作惡的人。

  她還只是個女高中生而已啊。

  難道她真的是個樂於變身為怪物、襲擊他人的女高中生嗎?如果是這樣,那她又為什麼在遊戲中心時放過我?那時旁邊可沒有個會使用恐怖能力攻擊的銀川在。只要她的大掌一揮,濺出的血水就可以充滿整個遊戲中心,但是這種事情並沒有發生。

  再者,她可是讓那個趙巧萱這麼保護的補習班朋友。她的心真的如她的外表一樣,也是怪物嗎?

  「你到底在猶豫什麼?」銀川質問,雙手不輕地拍在桌面上。

  我深深吸入一口氣,再重重地吐出來。

  「……我知道怪物的真實身分。」我緩慢,且維持冷靜、理智的語氣說。「但我覺得任務目標必須變更,我們應該先和怪物談談看,告訴她關於超能力的事情,說不定她只是不明白罷了,就像……小時候的我們一樣。」

  銀川的表情頓時蒙上一層陰影,但她很快地讓個人情緒消去。

  「即使要談話,也要在確保對方無危險性的情況下。」

  「假如說……假如說她是和我們同校的女學生,那就沒有什麼危險性了對吧?」

  銀川皺起眉。「她是誰?」

  「我當然不會告訴妳。」

  我轉向很久沒出聲的清酒哥,他正擺出一副思索的姿態。

  「……你們知道嗎,隊長的辦公室裡面收藏著我們的資料。」他突然提出一個天邊飛來的話題。

  銀川點頭。「裡面記載著個人基本資料,以及加入組織的時間、組織代號與超能力的詳情。」

  「咦,難道妳有看過?」

  「不,只是聽隊長提起過。」

  「這樣子啊。」清酒哥似乎鬆了一口氣。他八成忘了我和銀川早就都知道他的真名和年齡了。「總之,只要看過那份資料,就可以知道世界上有數名『超能力者』存在的事情,而且還能直接得知你們兩個的能力是什麼。」

  瞬間,我和銀川同時因領悟而渾身一僵。

  「……闖入隊長辦公室的是同一個目標,而她很有可能看了那些資料。」銀川低語。

  「所以我們在學校……很有可能一直被她監視著?」我不禁顫抖。

  至今為止我一直把學校當作一個避風港,像是電玩遊戲的世界一樣可以放鬆地亂搞。但是現在不但知道了怪物就是同校的學生,甚至很有可能知道我們的資訊……她究竟知道多少、又想做什麼?

  但是,思考到這個地步,反而讓我更想與她談話了。

  假如她第一次在河濱攻擊我,是因為知道我也是超能力者——又或者她在遊戲中心放過我,是知道我也是超能力者。總之,不管怎麼樣她的行動都多了一層很強烈的動機,並不是隨機的事件。

  雖然我們說她是怪物,但她也只不過是擁有一點特殊能力的人類罷了。既然是人類,那就能夠溝通。

  「果然……」我開口,接著和銀川的聲音正好重疊。

  「果然應該要找她好好談談。」

  「果然應該要立刻採取行動。」

  我們互相瞪視,就像在學校的時候一樣。不,當然還是不太一樣,我在學校做出的惡作劇多半是出於刻意耍笨,和她辯論也只是刻意作對的表現。

  但現在的我們,是超能力小隊的成員之間,對於任務的執行方式產生了分歧。偏偏平時負責決斷的隊長現在仍昏迷不醒。

  於是我們自然而然地將視線投向較年長的清酒哥。

  「我是這麼想啦,百星弟弟想去談談當然可以去談談,畢竟你找得到怪物在哪裡嘛。而銀川妹妹想要執行計畫抓捕怪物,也是沒有問題,隊長並沒有規定小隊成員全體都要採取同樣的方針來行動——但是啊,銀川妹妹妳想執行的計畫,沒有百星小弟的定位能力的話,就辦不到了吧?」

  清酒哥不愧是明理人,說出了非常中肯的意見。銀川雖然瞬間表情險惡得像是我是她殺父仇人,但她一定是心裡明白清酒哥說的完全正確,所以很快地就歛起了表情。

  「……我明白了,給你一天的時間找到目標進行談話,談話過程我也會全程陪同。」

  「還陪同咧,妳是我家長喔。」我先隨意吐槽了一下,接著認真表示:「我想她應該會對妳非常警戒,妳今天才和她大戰三百回合,而且要是看過妳的資料,就知道妳的能力有多作弊,所以妳還是不要跟我一起去吧。」

  「那麼我會待在目標看不見的地方。」

  她幾乎是毫不思考就說了。就這麼想跟我去嗎?就這麼認為我害怕怪物嗎?對啦,我就害怕。

  ……雖然不想承認,不過有她跟著,我一定也會比較安心吧。

  於是,不需要戰鬥的作戰計畫就此敲定。今天回家,我得好好練習該如何對素昧平生的女同學說話了。

創作回應

符晴忠實粉絲
後排被法師衝只有逃跑的份XD
那女生一定是個大前排!
2024-02-17 19:48:15
小蛇hebi(詩音)
不講武德!
2024-02-17 22:16:19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到底誰是正常,誰是不正常呢?
讀者表示搞不好在場沒有一個人是正常的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29.gif
2024-02-24 12:58:45
小蛇hebi(詩音)
說別人不正常的人,自己可能也不正常XD
2024-02-24 22:57:5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