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布袋偶戲 第一部 第三十八章 「弱者」

多多史萊姆 | 2024-04-16 23:47:48 | 巴幣 2 | 人氣 51

連載中布袋偶戲
資料夾簡介
普通的高中生江仁和,在某日晚上感到昏眩後,睡了個舒服——隨後,他被迫出演了莫名其妙的、名為「布袋偶戲」的戲劇,不同於普通戲劇,這個戲劇……是會死的!

第三十八章 「弱者」

  芭婕特呼出一縷鼻息,既像是嗤鼻,又像是臨陣時,為了使自己進入應戰狀態的心理暗示。
  她將我護在身後,衣物柔軟精的氣味撫上鼻尖,心中感到踏實的同時,我深吸了一口氣。風中參雜著些許不尋常,異於令我安心的衣物的香味,那不尋常令我下意識繃緊神經——或許,該謂之為「危險」。

  彷彿空氣凝固,像是在排球場上,對方的「主炮」盯上自己作為突破口那樣,被視為「獵物」的感受。
  或許被盯上就是這樣的感受。

  「怎麼了?不回答我嗎?難不成是已經淘汰出局,所以才一個招呼也不打……」

  要說慎二嘛……他的嘴砲功力,一直都挺差的。從需要像是靈機應變計算起跳時間的吐嘈,到需要精心設計、拆解對方防線以獲得最大利益的脅迫,他是任何一個都不擅長。
  讓別人生氣倒是挺擅長的。

  「這個,沒必要告訴你吧?」
  芭婕特開口,語中的利刃就已經幾乎藏不住了——不如說,本來在這個狀態下遇見其他的魔術師,都是必須刀劍相向的。

  「在這個時候出現在我的面前,你應該知道這代表什麼吧?我可不覺得,這場戰爭還有什麼正式開始的信號喔。」

  「看來是真的淘汰啦?」
  慎二輕蔑的笑了。
  「當然,妳們說的沒錯,但別著急走嘛——」

  「在從者的面前,以為自己有對談的資本嗎?」

  慎二的語氣令人討厭,若是能看到他的表情和姿態的話,他肯定是攤著手,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吧。
  就是那種明明只是在比賽初盤,看見自己隊伍連連得分就開始嘲諷人的板凳球員。

  但總覺得一直有股冰冷的感受,讓我不敢大意。那是與未遠川上吹來的風截然不同的冰冷,一種沁入骨髓,不自然的寒冷。
  ……如蛇一般陰冷的視線,沿著視線,我能夠感受到,有個東西就在不遠處。
  而那大概就是從者,靈體化的從者。

  如蛇信撫過皮膚一樣,我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在那道視線之下(我很確信她盯著我),我勉強抑止住顫抖,摘下其中一只髮飾。
  用微弱的魔力引導、延展,感受它在手中的重量和形狀、感受它的改變,將它緊緊握在手中。

  「不如說這句話要還給你吧?遠東的魔術師。」
  我沒好氣地說。

  在知道是他的時候,我就想過他的意圖了——但是,恕我拒絕,我可不想把獲勝的希望寄託在一位連自己都還看不清楚的小角色身上。
  真的,這麼說或許有些太過直接,但只準備一些簡單的心理建設,就敢於出聲攔住別人……到底是多有自信?他的缺陷與原本的劇本完全一樣嘛。

  我只想趕快拒絕他,我才不想被當作他自信心膨脹的資本。

  「我猜,你想讓我們兩個入伙,好執行你的計劃……或者,你根本沒有計劃?」
  我用上了克莉絲汀記憶中一直習慣使用的口吻。想要對付他由自卑演變出的自大跋扈,最簡單、我也最習慣的方式,就是當一面明鏡,讓他像在體育館狼狽踉蹌時那樣,從地面反光看見自己的偽裝,原來就不過如此。
  「真不巧,如果是三個人的話,你不覺得很難平分嗎?」
  「……你還不如直接叫你的從者攻過來吧?如果你不想展現一點合作的誠意和威嚴,那樣或許我們還會怕你一點。」

  這樣做,老實說好像有點不太理智。
  芭婕特不是全盛狀態,我也少了幾張好用的「底牌」,面對未知的從者和未知的魔術師,不該這麼做才對。

  但是……如果是慎二的話,就算我們兩個都不是全盛狀態,也未必不能打敗他和他的從者。

  從者的戰鬥力很大程度取決於魔力運用的效率和御主本人的支援。說得是「效率」,也就代表說,再強的從者,只要魔力的供給量太過稀少、又或是能夠汲取的魔力品質太差,戰鬥的方式和戰鬥的出力都會因此受限,甚至……未必不會出現下三騎從者以力量戰勝上三騎從者的狀況。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本次聖杯戰爭出場的Saber……阿爾托莉雅.潘德拉剛。
  吾王……咳嗯,阿爾托莉雅在原本的劇本裡,基本上都沒有好好地得到魔力供給過。
  但,她所展現出的戰鬥力,絕對上乘——就好像一名優秀的主攻手,在種種手段全都受限、只能節約體力的情況下,仍然足夠贏下比賽那樣。

  而從者能夠得到的魔力供給,跟御主魔術實力的關聯,其實挺大的。
  因為,雖然從者的魔力不是從御主身上直接提供,而是由聖杯提供——否則,就連優秀如遠坂凜的魔術師都會被其從者抽乾魔力而死,就更別提驅使祂們來爭鬥了——卻是透過御主來做為「仲介」(broker)傳輸的。

  御主雖是負責維持這份通道的連通,卻也不是只負責傳輸魔力,經手的魔力會「變質」,從者能夠發揮的實力也會因為那份連結改變。

  ……講簡單些,魔術師,就是從者的舉球手,大概就是這個概念吧。

  至於慎二的魔術才能……不能說沒有,只能說完全沒有,魔力輸出的質和量弱得可憐,魔術支援更是……種種因素加起來,只能說,他的從者,沒有御主的支援恐怕會比有御主還要再更好發揮一些。

  從那陰冷的視線來看,要說角色一定沒有變動,恐怕會有一些懸念——但是,我們這邊可是有本錢賭的。

  全都因為慎二在原作的表現,連衛宮士郎的「敵人」都稱不上,出場的時候全是在挨打。
  賭的成分居多,但是賭資雄厚,又賭得有理有據,當然就給他拼下去啦!我們只要提防最一開始的襲擊就好了,只要第一次攻擊開始,而身旁的封印指定執行者沒有明顯弱於下風,那就是我們賭局的大獲全勝。

  「——Rider!」
  彷彿能夠聽見他深深切齒所磨出的聲響,憤怒的吼聲,稱不上震耳欲聾,但不免有些刺耳。

  「……遵命。」
  沉穩的嗓音,此時卻令我感覺如置身於冬季、下雨的體育館中,陰濕又寒慄的,有如毒蛇吐信……也確實,就像那個一樣。沒錯,Rider就是她……就是在傳說中和蛇的關係可以說是匪淺的她。

  Rider,美杜莎……她現出身影,與靈體化時規格完全不同的魔力遍佈在她的全身,由乙太構成的魔力體在我的感知裡清晰無比。

  但她魔力的輸出,還是只能用可憐來形容。靈體化的時候很難察覺,實體化之後更是……只高出芭婕特受傷前一點點而已。
  沒有感受到龐大的魔力威壓。看來……並不是棘手的對手呢。

  輕輕將手中的杖拄在地上……彷彿就此揭開帷幕那般,我沉澱了心情。
  ——聲響,穿過空間,刺痛著我的感官。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