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王遊戲共渡篇II◇原初天使◇

夜嘯荒星滅 | 2024-04-14 12:00:03 | 巴幣 0 | 人氣 51


不可視的衝擊波轟襲而來,魔王跟琉璃同時展開守護法則,然後那防護同時被破壞。雖然原初天使的這一擊對它自己來說不過是如甩出衣袖拂去灰塵般的行動,但其威力已經遠遠超過第六道境的極致,無疑可以輕易摧毀大量星體。但攻擊終究是沒有命中兩人,因為魔王的背後浮現一個緩緩旋轉的黑白交錯法輪,其名為生滅迴轉之輪。法輪主動拉扯衝擊波將其吞沒後彈回,將後續的衝擊給互相抵銷掉。
雖然目前還毫髮無傷,但魔王的確被嚇到了,因為她發現自己遠遠低估了原初天使的靈格規模。恐怕,作為能使用摺疊空間的空間生命體,真正的魂魄儲量是非常難以觀察的。很可能在數千億甚至數兆之上,不管到底有多少,顯然不是魂魄儲量不過一百億人份的琉璃可以應付的。但想要並肩作戰的話倒也不難,因為她早就完成了相應的秘法,利用了兩人之間本就存在的、緻密的思念體連接。
「真危險呢······直接Link好嗎?幫人家分擔一下操控的工作吧!」魔王左手一打響指,兩人左手無名指上的指環同時發出光華。
「之前說過的那個啊?OK,不然我應該沒辦法應對樂園的遺產。」琉璃點點頭,感覺自己的力量與魔王體內的魂魄庫成功連在一起。這麼一來,她也能夠驅使魔王體內相當於三十兆人份量的思念體,從而施展出遠超本身負載極限的術法。正常來說,想要使用他人的魂魄需要先將其吞噬後加以整合、化為自己的力量後才能夠使用,但琉璃與魔王的狀況非常特殊。她們使用幾乎完全相同的肉體,靈魂也恆常性的互相連接,使她們靈格性質極端相似。這種情況下,琉璃驅使魔王的魂魄儲量與驅使自己的力量在操控上差異非常小,而且做為太極荒神的使徒琉璃本就對魂魄有超乎尋常的駕馭能力。
「樂園的遺產?什麼玩意啊?」魔王根本沒聽過這個詞,她沒有繼承前代太極荒神的記憶。原初天使也好、樂園的遺產也好,魔王是真的一無所知,她對自己沒興趣的東西很少去主動挖掘的。
但現在顯然沒時間慢慢閒聊,琉璃將守護、反轉、創造、靜寂四重法則融合造出擁有難以毀壞而且具備反彈攻擊能力的反射鏡迷宮,將繼續襲來的衝擊波接連反彈而抵銷。迷宮的材質看上去像是七種顏色的水晶,構造呈現多層式蜘蛛網狀結構,將兩人的身形完全遮蔽在攻擊之外。魔王本也想一起創成鏡宮加強防禦,但她發現自己創造的反射鏡輕易的就被衝擊波打碎了,因為她不懂得靜寂法則。那維持事物不變的第九法則是琉璃在兩人分開行動之後自行創造的,魔王自己並不會,她所創造的第九法則殊異於琉璃的原創。
原初天使不斷地發出衝擊波的同時也在移動,迅速拉開了距離之後轉換了攻擊模式,將星體拉扯過來砸向兩人。那是一顆以硅酸鹽岩石為主的類地行星,體積約是地球的十倍,這片星域所能看到的所有星體全都是這個大小。作為應對,魔王以右手從自己的體內空間中抽出了「忌魔刃.禍血蓮華」,如蓮花般綻放的紅黑色火燄隨著刀刃顯現開始在四周飛舞。忌魔刃的構造類似於尋常的大太刀,只是漆黑的刀身上刻鏤有紅色的蓮花紋路,護手處則為蓮葉形貌。
魔王鑽出不滅鏡宮,然後以一個相當浮誇的姿勢大力橫揮忌魔刃,明亮的紅色軌跡奔襲而出穿透夜空命中襲來的星體。下一刻,星體先是一分為二往兩邊偏移,然後燦爛如煙花般的橘紅色燄火從星體斷面出孳生出來,將那顆類地行星整個吞沒。不過對原初天使來說扔一顆星球過來顯然比人類扔一顆皮球還要容易許多,它隨即又扔了四顆類地行星過來。魔王的動作如舞者般躍動,忌魔刃優雅地接連射放出鋒銳的赤色刀光,讓四顆星球在還未接近之前就已經化作了夜空中的美麗煙火爆散而去。
「我不覺得不滅鏡宮真的被星球撞到會怎樣,根本不破防吧?」琉璃也鑽出鏡宮到魔王旁邊吐槽,聳聳肩表示根本不用費勁破壞星體。
「我們可是來享受對戰的,不正面應對可不行吶。怎麼說呢?戰鬥就像是雙人舞,得好好配合才對嘛!」魔王提出自己的主張。
「哼哼······忘卻忌諱、身越狂亂之檻——『畜生道.暴虐不死鳥』!」琉璃看著原初天使這次扔了十一顆氣態行星過來,故意呼喚著近似於咒語的詞彙,可視為釋放力量時做為自我暗示的解放語。伸出右手成爪狀指向天際,像是想抓住不存在的什麼那樣,而掌心所指的方向一隻由純白色的光燄所構築的大鳥憑空顯現。大小甚至比襲來的星體還要龐大,人類的體型與其相比連一介沙礫都遠遠稱不上。
「四重複合法則啊?這個人家也會呦,雖然平時不會選擇這種形貌。嘛!偶爾捏個不同樣子的力量化現也好——『畜生道.暴虐不死鳥』!」魔王從側面貼上琉璃的身體,肩並肩的情況下伸出左手也釋放出了暴虐不死鳥,只不過光燄的顏色是紅黑色。
兩隻暴虐不死鳥交錯飛行,將襲來的星體接連吞噬,但幾乎沒有變化的體型會讓人懷疑被吃掉的星球到底去哪了。而真相十分單純,因為整隻暴虐不死鳥本身就是無法碰觸的破壞力量,碰觸星體的瞬間就會產生消滅現象將其抹去。當然,每次消滅物體的同時都會耗損自身,但光燄在消耗之後又迅速地恢復了,因為牠正與不死鳥之名相應的身體是能夠超速再生的。事實上,暴虐不死鳥的真面目是將瘋狂、自由、創造、永生四重法則融合而成的技藝,兼具了瘋狂法則的破壞能力、自由法則的移動能力、創造法則的持續能力、永生法則的恢復能力。
觀察著她們的應對,原初天使接著將二十四顆星球拉扯過來凝聚為一體後以術式進行核融合點燃,化作一顆閃耀著強烈光芒的模擬恆星扔了下來。規模與真正的恆星相比顯得太小了,畢竟質量遠小於太陽,規模差距甚大。以暴虐不死鳥應該是能應付,但想繼續乾淨地消滅對手的攻擊似乎不太可能,該做出相應的調整了。
「來個情侶合璧的必殺技如何?人家想玩一下嘛。」魔王伸出左手和琉璃的右手十指交扣。
「分擔操控難度啊?那我負責創造跟永生法則維持不死鳥的存在,妳來負責攻擊。」琉璃點了點頭。其實她要是稍微認真一點的話,獨立施展的暴虐不死鳥也完全足以消滅這區區的模擬恆星,畢竟現在她能動用魔王的思念體庫藏。
隨著兩人互相握持的手掌,燦白色的不死鳥和暗紅色的不死鳥在黑色夜空上互向旋轉融合,化作一隻黑白二色的雙極不死鳥。體型比起原本的暴虐不死鳥還要龐大許多,但終究無法與二十四顆星體組成的恆星在體積上佔據上風,但對決本就不是比大小。本來,同時使用四重法則是相當高超的技藝,但也因此會帶來很大的操控負擔。如今兩人各自負責兩種法則,雖然所需要的魂魄儲量不會減少,但施展難度可是確確實實地驟降而能更愉快地投注鉅額力量。
雙極不死鳥的白色部分就如是鳳凰的軀體本身,黑色部分則像是身體遮蔽出來的陰影,立體感很是強烈。牠正面迎上了從天而降的恆星,像是獵鷹撲擊皮球,只是大小規模方面非常誇張。在碰撞上去的瞬間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大規模的爆炸,倒不如說是異常地平靜,雙方像是液體那樣熔接混和。閃耀著數千萬高溫的恆星漸漸溶去,像是方糖慢慢融於水中似地,實際上是被瘋狂法則給逐漸破壞。
於是,原初天使又更換了攻擊方式,這次移動了六顆岩質行星在自己周圍環狀排列緩緩旋轉。從星球土壤中抽出金屬凝聚成複數槍矛加速射出,每一支大小都與尋常槍矛差不多,長度約兩公尺。至於數量意外地也不算多,每秒大約只增生出數千支,與先前動輒扔下多個星球相比可說是相當含蓄了。相對地,每支槍矛的速度相當驚人,全都被加速到亞光速的程度。換言之,每支槍矛都有著等價於核爆的威力,只是不會真的爆炸。與方才的恆星相比威力當然遜色了好幾個數量級,但優點是威力比較集中,不適合用大範圍屏障來抵擋。
「這造型······格林機槍啊?這原初天使花樣挺多的耶!」魔王看著那六顆一邊環繞原初天使旋轉一邊射發槍矛的星球若有所思。
「我想比起看戲,應該先考慮一下這次怎麼應對吧?」琉璃吐槽。
「小問題啦,那顆恆星已經吞滅得差不多哩。」魔王收起忌魔刃,用手撥了撥自己前髮。雙極不死鳥隨即退了回來,到距離夠近之後展開雙翼,將兩人與兩人立足的星球保護了起來。槍矛撞上去就像是鹽巴扔進了沸水那樣,幾乎是一瞬間就溶解消失了,但不代表每一支都被溶解得乾乾淨淨。琉璃立刻拉著魔王的手翻身躲入不滅鏡宮中,漏網之魚的亞光速槍矛碎片撞上去後也是被彈開,看來不足以破壞琉璃的領域。
「看來現在稍微有點時間,我就來解釋一下什麼叫做樂園的遺產好了。」琉璃主張。
「有請琉璃大人開釋哩,小女子在此聽候。」魔王微笑。
「在樂園仍存之刻,在那個地方洋溢著近乎於無限的能量,先天五太荒神不需要培植思念體而能直接從環境中抽取用之不竭的力量結晶。而且,在樂園時祂們能使用的荒神權柄也更完整,造成那時候創造出了許多樂園崩解之後再也無法創造的強大道具——這就是所謂的『樂園的遺產』。而原初天使即使在樂園的遺產中也屬於特別危險的一件,祂存在的誕生時間甚至早於第四席跟第五席,是前三席花費大量時間嘗試創造出以空間為載體的特別生命的最後成果。而且,在創造的時候祂們聯手大量抽取樂園的無盡能量培養原初天使的思念體,灌注了樂園崩解後難以想像與蒐集的資源。」琉璃說明。
「原來如此吶,難怪這原初天使的魂魄儲量看起來多得奇怪,不好應付呢。」魔王點點頭。
「不,我想它根本還沒認真起來。」琉璃搖了搖頭,銀白色的長髮擺動。
「人家可也還沒認真起來呢!」魔王仍有餘力。
就在此時,原初天使再度改變了攻擊模式,將六顆星球中的其中一顆加速到亞光速扔了過來。以雙極不死鳥的威力要將其吞沒不難,難就難在時間,尚未吞噬完備前肯定就要被擊中了。為此,魔王跟琉璃對看了一眼,互相交扣的十指微微用力。同時,構成雙極不死鳥的光燄迅速膨脹暴漲,變得無比猛烈後迎上亞光速襲來的行星。碰撞穿行而過的雖然只是一個瞬間,但整顆星球幾乎都被不死鳥的光燄吞燬殆盡,殘存的部分顯然也不足以威脅不滅鏡宮。
下一刻,原初天使隨即將另外五顆星球也加速到亞光速扔過來,顯然這對它來說是很容易的事情。原初天使絢華千荒水碧.銘空.翡流蘇的力量究竟有多麼龐大而卓越,此刻的魔王還遠遠沒有意識到它的危險性,即使琉璃已經訴說了遙遠神話的秘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