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二章 深夜遇敵(3)

霜松茶 | 2024-02-03 16:42:52 | 巴幣 1264 | 人氣 375


沒錯,雙日更٩(๑òωó๑)۶


接續上一首歌的LIVE版!燃起來~\(≧▽≦)/~



  礙事的蟲子們終於消失,這下子再也沒有人阻止草龍鱷衝上空地。隨著牠一步步向前踏去,腳下暈開更多的黑點。棕黑色像是暈染的墨水,蠶食著原本雪白的畫布,將汙染逐漸帶向營區。
 
  融化的泥水往低勢流淌,坡道的雪土開始坍塌,西面空地的地形改變。
 
  待命的蟲餌被泥猴長臂一撈,扛在肩上往安全的地方奔去。草龍鱷眨眼間攻克緩坡,趁著麥梅蒂茲還沒取回平衡,再度發起新一輪衝刺。血獾和斑掌撲上來咬扯住巨獸的尾巴,一瞬間就被巨尾掀飛,摔進快變成山溝瀑布的緩坡盆地。
 
  長長的鱷嘴朝麥梅蒂茲突進。麥梅蒂茲還來不及站起,直接在地上一滾,側身逃開。草龍鱷一咬未中,又是一記追尾攻擊,利用後躍的迴旋力道,打在空氣中發出駭人的撕裂聲。這一次麥梅蒂茲躲避不及,被尾鞭迎面掃中,紫黑的身軀像一顆保齡球,在僅存的雪地拉出一長條痕跡,狠狠地撞上營地外牆。
 
  蟲餌踏前一步,焦急地喊道:「禿兕!」
 
  猛擊使外牆應聲碎裂。白色的石牆四處飛散,爆開的碎塊滾落一地。露營區坍塌了一道大口,露出後方的祭司隊營地。
 
  原本停泊的營車已經駛離,停靠在移動要塞的兩側。牆後的空地的只有中央一團營火,左右各站著一名祭司。男女兩人具全副盛裝,男子持樺白木製成的長杖,女子手捧銅絲織成的盆形祝具,靜靜等候。
 
  兩人花了一點時間,調整期待錯誤的視線高低,揚起脖子望向煙霧後逐漸浮現的巨影。
 
  「哇……」女子呆滯地嚥了一口口水:「是吃了多少才長這麼大?」
 
  白小嶽站在車頂,指著破牆而入的重磅級變異裝甲草龍鱷,對白潭側首:「這種東西,在國內,行走,正常嗎?」
 
  「怎麼可能。」白潭冷冷地回答:「晚點會追究領主責任。」
 
  白小嶽決定為素不相識的領主哀悼一秒。
 
  草龍鱷黝黑的眼珠掃過營地,對一堆小小的人類顯然不感興趣,扭頭轉向祭壇的方向。白潭垂下目光,挪向火堆旁的祭司,抬手按住耳釘:「要動手就上,別磨蹭。再晚就沒了。」
 
  得到皇命撐腰,兩人像是打了雞血。女祭司揭開手中的銅盆蓋子,讓祝具內的內容物暴露在空中。十五枚卵大的龍脈魔石躺在銅盆裡面,表面浮著奇異的黑色紋路,詭異感令人無法忽視。
 
  她舉起圓蓋,像敲鑼一樣在銅器盆口邊用力一削,揚聲喊道:「嘿!」
 
  突兀的金屬敲擊聲在夜間盪開。男祭司雙手執杖,肅穆閉眼,往地上一敲。女子則高舉銅盆。兩人同時朗吟:「淨化」、「汙染!」
 
  淺光以杖尖為源向外拓展,形成一片正圓的場域,籠罩住暈眩的麥梅蒂茲和草龍鱷。光暈將擴散的泥沼阻擋在外,營地內已經被侵蝕的地面,也如被撫慰般恢復原狀。
 
  於此同時,污穢的能量從銅盆裡升起。與魔獸的泥沼截然相反,被柔和的光罩攏聚在內,很快填滿了乾淨的場域。不祥的氣息在空中飄散,像隻無形的髒手,若有似無地攏住眾人身體。
 
  場域裡的魔力瞬間變得混濁。牆邊的草龍鱷像是被潑了一杯烈酒,搖搖晃晃地嗅著空氣。牠停下轉向的動作,跨過暈眩的麥梅蒂茲,轉身往汙染的源頭爬了兩步。
 
  女子伸直右臂,開始在空中畫起緩慢的圈子,不時以左手上的蓋子輕敲。緩慢的節奏和擺動的姿勢,隱隱皆含著奇異的韻律,若是受過訓練的祭司,立刻能認出這是具儀式性的舞蹈。
 
  草龍鱷盯得目不轉睛,連方才戰得難分難捨的麥梅蒂茲都當成佈景。牠蠕動四肢,著迷似地往營火挪去,每爬一步,就停下來蹭幾下肚皮。笨重的尾巴從禿兕身上拖過,搓出刺耳的砂紙摩擦聲。
 
  男祭司臉上淌下汗水,眉頭微微皺起。女祭司將銅盆更傾斜幾度,引誘著連直線都走不了的魔獸,笑嘻嘻地開口歌唱。飛揚的眉眼含情帶笑,優美的歌語神秘動聽,端得是身姿翩翩,載歌載舞,逗弄著陶醉的巨獸。
 
  此時,若是位精通古極東語的祭司,則會知道女子口中唱的是……
 
  「烹美食,備美酒,邀君入席與君共。吃飽睡,睡飽吃,數錢數到手顫抖。天地恩賜,肥嫩多汁,你先吃飽,之後就換我。天經地義,天經地義,值得你擁有,值得你擁有,現在購入只需要一四九九~♪」
 
  草龍鱷也不知是否有聽懂,咧開嘴噴了一大口氣,口鼻內發出隆隆低頻的轟鳴之音。
 
  血獾和斑掌終於攻克堪比水上樂園設施的泥地斜坡,一翻身落在蟲餌身邊。見到巨獸往營地內走去,離移動要塞已不到三公里,珮特拉氣得渾身血毛豎立,圓滾得像一顆炸開的火焰刺蝟。
 
  「那群零相容又來添亂──」沐浴血光的長獾齜牙咆哮,擺頭下令:「怎麼能輸給零相容?斑掌,蟲餌,上!」
 
  「是!」
 
  外貌稚嫩的護衛脫下軍帽,像是浮誇的酒館表演,將帽子抱在手裡,躬身行禮。
 
  彎下的身軀逐漸拉長,在地上拽出變形的陰影。待他再度平身,人類的下肢已經消失無蹤,化成幽水碧綠的蛇尾。帽子和軍服皆落入陰影,暴露出奶白光滑的肌膚,襯得他深邃的鳳眼越發妖豔。在他裸露的右頸肩側,有一道兩指寬的黑色紋身,若是從上方俯瞰,就像是一隻咧嘴微笑的狐狸。
 
  赤裸的蛇男朝天空伸出手臂。伴隨一股黏膩的辛甜香味,血紋般的符號流淌全身,從蟲餌手掌向腰身的方向脈動。本來正磨蹭著腹部往營區爬行的魔獸停住腳步,猛然回頭,眼底覆上饑渴與腥紅。
 
  斑掌轉身往營地衝去,一飛身躍過完好的牆塔。位於滯空頂點的瞬間,眉心的花紋發出一陣白光。獵豹的肉體喪失生機,直直地墜入牆邊的雪堆,陷入一片死寂。
 
  漂浮在半空的白光劇烈地延展,熾亮中像是氣球一樣膨脹,化為一隻嶄新的三尾獵豹。在蟲餌完成真身化的同時,「新的」斑掌展開一雙翅膀,圓滾的豹尾長毛平展,化為能乘上氣流的扁尾,在空中一推。
 
  飛翔的獵豹振翅迴旋,重新降落在蟲餌身邊。
 
  蟲餌維持著抱天的姿勢,下巴仰起,急促地喘息。他高舉雙手,緊繃到極致的掌心綻開血花,順著赤色的紋路下淌。
 
  血腥味四下飄散的瞬間,龐然巨物失控地躁動起來。草龍顎鼓起全身的肌肉,顎下的鱗片也微微張開,從腹頸中發出「嘰嘰」的雜音,放大的豎瞳激動得震顫。
 
  蟲餌兩手抹過脖頸,以艷麗的赤色裝飾肌膚,將最脆弱的要害暴露在公眾之中,猶嫌不夠。美味的餌食朝營地伸出雙臂,柔軟的舌尖舔過唇瓣,挑釁地開口:「來吃我啊?」
 
  草龍鱷衝出祭司的淨域,再一次輾過口吐白沫的麥梅蒂茲,徹底地撞壞牆壁的基石,發狂似地向蟲餌發起衝鋒。
 
  方才幾乎被抑制的泥沼化加倍反彈,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大範圍蔓延開來。斑掌矮身揹起蟲餌,躲開吞噬地面的泥沼,展翅往營地與祭壇的反方向飛去。
 
  蟲餌囂張地回頭啐了一聲,以蛇尾纏住斑掌的腹部,在半空下腰朝營地吐舌。
 
  「哈!零相容就待在地上玩泥巴吧!當誘餌本人才是專業的啦!」
 
  祭司被護衛隊的行徑弄得目瞪口呆。女祭司大力蓋上銅盆,氣得大喊:「剛才就要成功了的說?」
 
  「我想護衛陛下對諸位太勉強了,請讓專業的來吧。」珮特拉沿著岸邊奔馳起來,一邊躲避不斷擴散的泥沼,一邊往營地的反方向追去:「斑掌蟲餌,把牠拉遠之後鉤上旱地。」
 
  「「是!」」
 
  斑掌貼著泥沼的水面滑行,赫然聽見龐然大物入水聲。泥沼已深到草龍鱷能夠徹底末頂。迷彩色消失在水面之下,寬闊的沼澤彷彿陷入靜止,只有呼嘯而過的空氣。
 
  戰場一瞬間安靜得詭異。蟲餌的耳邊只聞風聲。他頻頻回頭尋找敵人的蹤影,血獾正沿岸邊奔跑,禿兕在泥猴的攙扶下踉蹌爬起,草龍鱷入沼後徹底消失了氣息。
 
  遠方的空中似乎有朦朧的藍光一閃而過。斑掌只不過一個分神,蟲餌的大喊就在他的頭頂炸開:
 
  「斑掌!」
 
  泥沼面冒起數個巨大的泡泡,旋轉的水柱往空中襲來。斑掌旋身側滑,在筆直的水柱之林穿梭躲避,一邊拉升高度往上方攀去。
 
  毛骨悚然感籠罩蟲餌。皮膚彷彿遭到針刺,水下的視線如陰寒的絲線纏了上來。蟲餌用力一拍斑掌,揪住頸毛,像方向盤一樣拉扯大吼:
 
  「上上上上快快快!」
 
  斑掌以近似不可能的角度急彎,幾乎是垂直向上拔升。泥花的聲音在後方炸開中,巨大的顎吻穿破水面的迷彩,朝他們狠狠咬下。
 
  利齒幾乎是貼身擦過斑掌的尾巴。強近的腥風擦過臉龐,蟲餌的黑髮被吹得掀起。他在獵獵勁風中瞇著眼回頭,還來不及慶幸逃過一劫,就見到還未沉入水底的草龍鱷張開嘴巴──
 
  高壓水砲從草龍鱷口中激射而出。
 
  蟲餌鬆開尾巴將斑掌一推,想藉由緊急跳車的力道使兩人偏移,卻還是趕不上砲擊的速度。兩人分別被水砲擦上半邊身子。蟲餌眼前一黑,暈眩和失重感席捲全身。
 
  寒冷和重擊使他幾乎麻痺,等他再度恢復知覺,發現雪地與泥沼的交界近在眼前。他擺動尾巴向前一撲,奮力地越過黑白分際線,划上岸鑽進雪地裡面。
 
  強烈的危機感知令他頭皮發麻,喧囂的恐懼幾乎貫徹脊髓。他看見珮特拉朝他跑來,火紅的毛色在身後拖出殘影。在副隊長的呼喊之中,少年僵硬扭頭,浮動的眼底寫滿不甘。
 
  聽見水花翻湧的瞬間,他知道已經來不及了。
 
  「蟲餌──!」
 
  血獾眼睜睜看著鱷吻竄出黑水,一口咬住蟲餌的尾巴,拖進泥沼裡面。
 

 
  【作者留言】

  麥梅蒂茲表示:幹,哪來的三寶!
 
  (註:設定上沼澤貓貓召喚出來的泥沼是剪切稀化非牛頓流體,所以草龍鱷下去之後獲得的游泳加速BUFF是所有人裡頭最高的喔。
 
  (註2:鱷魚不是魚,真的不是XD)

  (補充:護衛隊設定集裡頭做了幾處微小的外貌錯誤修正)

創作回應

聽而不聞的蛋糕
我才剛開始看,等等,所以這隻鱷魚打出了一字無識嗎!
2024-02-03 20:35:12
霜松茶
進泥沼剛好再接蠟醬攪拌呢!(๑•̀ㅂ•́)و✧
2024-02-07 02:05:46
聽而不聞的蛋糕
戰鬥結束後的第二天早上,幾個新兵拿著鏟子到處挖洞

斑掌學長的身體是在這堆雪裡嗎(挖)

還是在堆雪裡??(挖)
2024-02-03 20:54:29
霜松茶
(5 days later......)
https://media.tenor.com/rJ_6NeF6Pk0AAAAC/bob-dig.gif
2024-02-07 02:12:01
可歪
每次看茶大的文章都覺得細節形容得有夠厲害
說到應付泥沼裡的鱷魚就只有那招了吧:
https://media.tenor.com/TQc_KetOg1sAAAAC/aqua-purification-aqua-sama.gif
2024-02-04 13:24:01
霜松茶
被誇讚了!!(❤️´艸`❤️)!!謝謝可歪大!!

除了淨化,我覺得EXPLOSION也是可以的!!!
https://media.tenor.com/AyrXADyT_NIAAAAC/megumin-explosion.gif
至於皇室之後會收到多少環保團體的投訴,那就是陛下的事了☆⌒(*^-゜)v
2024-02-07 03:54:29
Astray
沒錯,鱷魚是鱷,不是魚...('∀')
(X)
2024-02-11 12:32:13
霜松茶
泥猴表示:可是他們都在水裡游啊?!o((⊙﹏⊙))o.
2024-02-16 05:19:1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