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三章 絕命救援(1)

霜松茶 | 2024-02-08 10:00:25 | 巴幣 244 | 人氣 437


搭配BGM.阿茶私人口味:




  利齒夾合發出牙酸的聲音。
 
  蟲餌的半聲尖叫淹沒在浪花之中。厚重的泥水灌滿口鼻,他捲動露在外面的下半截蛇尾,痛吼著抱緊魔獸的肉刺。
 
  草龍鱷猛烈地旋轉起來。生死關頭之間,蟲餌使出吃奶的力氣,像海洋垃圾一樣死死纏住鱷吻。在這場與劇痛和缺氧的賽跑之中,時間的流逝似乎慢了下來。視網膜上仍印著血獾奔跑的殘像,在漆黑的視線之中無限拉長。
 
  劇烈的翻滾轉得他暈頭轉向。眼裡的夜空似乎陷入靜止,但是腦漿仍在瘋狂攪動。珮特拉斷續的家鄉方言吵得他耳膜發痛,有那麼一瞬間,他幾乎認不出空中接近的是什麼東西。
 
  「給我撐住了蟲餌──!」
 
  人形的麥梅蒂茲從天而降,撞上草龍鱷的瞬間再度真身化。
 
  爆炸將草龍鱷推進水底。紫黑的兇兕抬起前腿,往魔獸的兩眼之間連續猛擊。滿天的泥點從空中落下,混濁的泥水如氣泡上浮,從蟲餌耳旁高速淌過。
 
  被迫從近距離接下震波,蟲餌短暫地喪失聽力。耳鼻裡似乎流出鮮血,瀕臨休克的極限之中,僅存的只有魔獸牙卡在肉裡摩擦的觸感。
 
  麥梅蒂茲用全身的重量踩著草龍鱷的腦袋,連蟲餌一起壓進泥沼。草龍鱷憤怒地擺尾鑽動,即將把麥梅蒂茲甩落的瞬間,巨兕的身影又赫然消失。恢復人形的麥梅蒂茲潛入水底,大膽地貼著魔獸游過,像一顆水雷炮彈往下方沉去。
 
  爆炸再度貼著魔獸炸開。如同第一次緩坡交手,草龍鱷受勁風吹上空中,翻了三圈後摔落在臨岸。
 
  連續遭受重擊的蟲餌已幾乎喪失意識。無力的雙手差點鬆脫,他憑著毅力咬緊牙關,等待一線生機。迷濛渙散的視野裡,耀眼的紅獾踩上斑掌後背起跳,火流星一般直搗草龍鱷右目。
 
  珮特拉如願刁住魔獸的眼珠,狠狠扯了下來。
 
  掌上的紅絲暴漲數倍,爭先恐後地鑽入傷口。血色從蠕動的紅絲逆流,由踩進創口裡的右足開始,將血獾黑色的水毛逐一染紅,像是渾身都浸飽了血。
 
  草龍鱷發出一聲痛嚎,鬆開嘴瘋狂扭動起來。
 
  「蟲餌快!」珮特拉大喝:「鬆手!趁現在,出來!」
 
  見蟲餌喪失反應能力,珮特拉衝向顎吻末端,一爪將蛇男拍了下去。麥梅蒂茲怒吼著衝鋒,舉起前足將草龍鱷一發頂起,壓著牠撞上沼地的岸邊。
 
  蟲餌被晃動的巨力甩飛,染血的半蛇身砸在雪裡,掃出紅黑交雜的痕跡。麥梅蒂茲趁機又是一蹄,朝魔獸乾癟的右目踩踏。草龍鱷憤怒地扭動身軀,擴大沼化並瘋狂地甩尾,瞄準禿兕的斷角猛擊。兩方都抓著彼此弱點互毆,很快牠就從麥梅蒂茲身下滑脫,珮特拉也被拋得老遠。
 
  一掙開兩人,草龍鱷看也不看他們一眼,張嘴往朝著蟲餌俯衝的斑掌射出水砲。
 
  斑掌被砸進陰暗的林間。通往誘餌的道路瞬間清空,龐然巨物狂喜地吼叫,往趴在地上的蟲餌筆直衝了過去。
 
  千鈞一髮之際,閃現的白小嶽抓住蟲餌的雙臂,向旁邊一拖。
 
  巨鱷的銳齒從眼前划過。空間在魔獸口中倏然歪曲,神術使降落在祭司隊營車的前面。
 
  白小嶽暈眩地坐倒在地,跳躍前迎面掃來的勁風震得他頭昏眼花。三名祭司提著急救物品衝了上來。為首的拉敏敏爾菲從背後拔下鮮葉,祝禱後掰開蛇男的嘴巴,同藥丸一起塞進舌頭下方。
 
  他扶住蟲餌腦袋,鎮定地開口:「聽得見我說話嗎?蕾貝魯先生,請千萬不要恢復人身。緊跟著我的聲音不要離開。」
 
  第二位祭司解下腰間串成一排的小布袋,一隻手空懸在袋鍊上方,另一手搭上蟲餌的心口。能量在兩手指尖震動,他放鬆身體,逐一撫過布袋,尋找最適合蟲餌的頻率。
 
  「失禮了,接下來我們得稍微深入,並不會觸及您的核心。請您盡量不要掙扎。」
 
  祭司戴上白色的手套,從選定的袋裡掏出七顆珍珠大小的龍脈魔石,每顆魔石上飄盪著獨特的陰影,顯然已受過龍脈汙染。祭司在蟲餌胸口畫上幾個符號,照順序逐一放上魔石,接著以兩手覆蓋低聲祝禱起來。
 
  蟲餌抽搐著微微呻吟。扶著頭部的拉敏敏爾菲壓住他的眉心,加重力道,不停和護衛對話。
 
  「您做得很好,蕾貝魯先生。請您專注地傾聽我的聲音。當您感到有力氣睜開眼睛,請集中意識往這邊靠攏……」
 
  第三名祭司以大罐的藥液為蟲餌清洗,再壓住尾身的傷口試圖止血。蟲餌很快恢復清醒,自己壓住創口,祭司立刻改拿起其他器具。
 
  三人的配合井然有序,完成一系列動作不過眨眼之間。在他們急救的時候,撲空的草龍鱷森幽地轉頭,虎視眈眈地鎖定新的所在──具有雙重誘惑的營地。
 
  被血獾咬穿的右眼一團模糊,空洞地面向躍動的營火。窟窿內彷彿仍有一隻貪欲之眼,散發出絕不罷休的執著。營火兩旁,手持祝具的兩名祭司仍淡然佇立,橫擋在營隊和眾人前面。
 
  男祭司依舊維持著淨域,滿盈著魔力與龍脈能量的圓圈又擄獲了魔獸的注意。牠看看祭司,又將下巴埋進泥地,蹭了幾下腹部,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
 
  「汙染的催眠被解除過一次,接下來可能不會有效了。」持杖的男祭司若有所思地說:「等一下可能會直接衝過來。」
 
  「怎麼辦?」女祭司輕撫銅盆蓋頂問道。
 
  「跑嘍。」男祭司說道:「反正重點是不要讓牠去祭壇,想辦法溜到救援來就好了。」
 
  「嗯,但是你維持陣眼,我拿著活化的超級汙染源,我們都不能離開淨域耶。」
 
  「啊,真巧。妳能在三十秒之內封印魔石,先離開淨域自己逃跑嗎?」
 
  「比起那個,你能把淨域先擴大五十倍,或邊維持陣眼邊跟著我一起跑嗎?」
 
  「再給我五十年左右,大概就辦得到了吧。」
 
  「真巧耶,我也一樣。哈哈哈。」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像在說相聲,全然不受緊張的氣氛影響。
 
  營地陣線的最後方,白潭仍站在裝甲要塞的車頂,專注地盯著戰局。知識繼承者一腳踩著護欄,持鍊的姿勢已悄然改變。左手提著末入影子的鍊身,右手規律地甩動鐵鍊,粗鐵鍊在空中以順時鐘繞轉,發出輕微的嗡嗡震盪聲。
 
  女祭司轉動眼珠往身後示意,小聲問道:「聽到那個聲音了嗎,托林?」
 
  「聽到了,我壓力好大。」
 
  「要是玩到讓陛下出手,我們的臉可就丟光嘍。」
 
  「那妳就希望護衛隊及時趕到吧。」男子無奈地笑了笑:「除此之外也沒什麼能做了。」
 
  「怎麼會呢?還有一件事,不論何時、身在何處,都絕對能做。」
 
  「是了。不論何時,身在何處,我等都絕對不能忘記。」
 
  兩名祭司各自舉起祝具,從口裡溢出純正的極東古語:「「願祈願之燈普照長存。向亞拉亞獻上祝福!」」
 
  淨域的光芒熾盛了起來。
 
  豆大的汗水從托林額角滲出,祭司的膚色越來越蒼白,面上卻帶著恬淡的微笑,彷彿正經歷世間最美好的體驗。淡薄的光暈如飄揚輕羽,進一步向營地外延展,將西面的泥沼化推了出去。
 
  草龍鱷身後,麥梅蒂茲艱難地爬出沼澤,嘔出一大口腥臭的泥水。
 
  護衛隊隊長已經恢復人型,吃力地撐著雙腿站起。短時間之內劇烈地反覆真身化,為他的身體帶來巨大的負擔。視野裡佈滿大大小小的色塊,晃動的世界分裂成兩半,每一條線都帶上重影。
 
  珮特拉跛著左足落在麥梅蒂茲身旁,遙望向祭司為他們清出的戰鬥場地。剛想開口,通訊器裡頭響起雜訊,伴隨著祭壇護衛的聲音:
 
  『呼叫血獾,祭壇灌滿了,重複一次,祭壇灌滿了。祭司長叫你使出全力幹牠!』
 
  麥梅蒂茲發出一聲低笑。
 
  「聽到了嗎?」他用家鄉方言問道。
 
  「你還行嗎?」珮特拉反問。
 
  「開什麼玩笑。」
 
  禿兕赫然抬頭,看向魔獸被珮特拉撕開的血洞,向前一指:「我他媽不信牠的腦漿也能魔反。只要能劈穿那裡就可以了對吧?」
 
  「上來。」
 
  珮特拉的四足燃起血光,下身的豔紅往腳掌集中。麥梅蒂茲的額前裂開幽微的細縫,斷裂的獨角自眉心浮現,角身流竄著紫光,跨上珮特拉的背脊。
 
  隨著草龍鱷再度行動,珮特拉邁步跑了起來,用通用語下令:「泥猴,禿兕要降雷了,隨時準備滅火。」
 
  『已經等著哩!』泥猴興奮喊道。
 
  沉悶的積雲發出陣陣低鳴。魔力往殘缺的斷角聚集,漸漸在麥梅蒂茲和天邊連接起一條通道。紫藍的雷紋漫出角柱,在男人英俊的臉龐上擴散,連鼻樑上的X形疤痕都被染成靛藍。
 
  電光從獨角尖竄入天際,麥梅蒂茲金色的雙眼盛滿殺意,放聲怒吼:「看我不劈死他奶奶個王八羔子!」
 
  「等等,禿兕,注意功率!」眼見勢頭有失控的徵兆,珮特拉焦急地回頭大喊:「別一發就把自己弄瞎了。你這樣下去會波及營地!冷靜點啊!我還不想被迦達爾毒殺!」
 
  然而麥梅蒂茲已經聽不見了。
 
  專注的金眼裡只有模糊晃動的血色窟窿。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黯淡,僅有那眼窟越來越清晰。草龍鱷往營地游去,空洞的眼瞼在水面載浮載沉。狩獵的禿兕緊緊地盯著獵物,不屈不撓地追在身後,朝前方舉起食指。
 
  就在牠爬上旱地的瞬間解決。快了,就快了,還差三步,兩步,一步──
 
  獨角上泛起佚散的電弧,就在麥梅蒂茲準備祭出魔力的瞬間,地耳的聲音冷不防響了起來:『血獾後退,後退!』
 
  珮特拉載著麥梅蒂茲急轉彎,縮足敏捷地向後躍去。
 
  下一刻,六把銀色重柱劃破夜空,悄聲無息地從天而降。


 


  【作者留言】
 
  珮特拉:你用來救蟲餌那招是什麼?
  麥梅迪茲:是──
 
  華生:GROUNDPOUND!!!!!
 
  寫救援蟲餌那段腦內一直聽到華生的配音……(・∀・)

創作回應

聽而不聞的蛋糕
回過頭來想......他們如果一開始沒叫蟲餌上去現在就沒這麼多事情xddd
2024-02-08 23:57:02
霜松茶
這也是本篇故事的醍醐味啊( ̄y▽, ̄)╭
陛下很努力試圖促成合作的契機,但兩邊還是各玩各沒有要和解的意思
2024-02-10 20:48: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