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卷第五章 收斂一點(2)

霜松茶 | 2024-02-23 10:00:01 | 巴幣 172 | 人氣 415


前情提要:

  「悶在指揮室待了一整天,想必缺乏運動,妳就用纖長美麗的雙腿走著去吧。」白潭誠心建議:「記得在拔營前回來,或著妳大可和吉爾留下。放心,薪水照算,妳們就留在原地協助農場,和戈快樂地玩耍,建完後一起打包回皇都就好。」
  「你想得美!」
  金兒恨恨地拍了投影台一巴掌,打開車門,碎念著「可惡的零相容」大步走了出去。



  指揮室外門當著兩人的面摔上。
 
  白潭沉下臉,深邃的五官蒙上陰影,轉向露西法問道:「怎麼談的?」
 
  「接自由委託的捕獵隊已陸續回國。吉爾小姐會帶著第一批幼仔,和商會先前贈送的、暫留在中央祭壇的魔獸幼仔,顧問人員,以及馴獸師一起過來。」
 
  吉爾是金兒的雙胞胎妹妹,擔任卡蘭王國的第三皇室秘書。姊妹皆是隸屬於千面旗舊左旗,曾經是戈的左右手。
 
  「其餘的魔獸幼仔會分批運送,到時候就由商會留在中央祭壇的人馬直接接收。中轉的經費也先由商會支付,之後再從營收的扣掉一起結算。」
 
  「中轉的經費?」白潭挑起眉頭:「這次的魔獸養殖業務,國土維護、祭祀所、當地的神殿、以及自由營業的魔獸馴獸師,和接了自由委託的捕獵隊,有任何一方參與其中嗎?」
 
  聽見白潭的問法,露西法才終於意識到什麼,不安地握起雙手。
 
  「軍部和國維負責監督……土地的改善狀況和居民的安全。養殖場實際的營運,全交給商會與專業馴獸師。捕獵隊帶來的幼仔會由商會購買,現場結清。收益會透過商會分發,四成歸給馴獸師,四成歸給狩獵者,一成的稅金繳納給皇家,還有一成給原本的捕獵隊。」
 
  見白潭更加陰暗的面色,代理指揮越說越慢。
 
  「商會要求魔獸的優先購買權,以及,養殖場具體的人手規劃、指派、和狩獵分配權都在商會的手上。」露西法垂首攏起袖子,謹慎地問:「陛下,您是否不想讓舊左旗的商會參與其中?」
 
  ──他當然不想。
 
  白潭凹下嘴角,冷漠地垂下視線。這一次倒下得不是時候,想不到在他昏睡的一天一夜,露西法就被戈徹底攻破。
 
  「這次是我的疏失。下一次你再遇到,盡可能拖到我醒來為止。商會的人只能以顧問的方式聘請,養殖場派人和分配的權力,一定要指派國土維安部負責。回去後也務必如此轉告你的職位代理人。」
 
  「非常抱歉。」露西法深深鞠躬:「我以為您打算比照昔日的規矩,因此才接受商會的提案。打亂了您的計畫安排……」
 
  「不必浪費時間。」白潭閉上眼睛:「繼續。」
 
  交代完剩餘的交接事項,露西法也向白潭告退休息。下午即將拔營,白潭離開要塞,打算去醫療棚看看傷患的情況。
 
  他踩過黯淡的陽光,腦子裡思索著千面旗舊勢力的千思萬緒。
 
  由浪牙·阿卡西斯一手培育,熱愛生命的地熱能源所;由白嵐率領,重視情義的白家軍;保護了極東皇女與萊拉王妃,效率至上的烈焰堡……以及無數隨他們走來的眾多奇美拉勢力,大家在和平中都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唯有千面旗的許多士兵,到現在依然格格不入。
 
  千面狐座下共有三旗:負責獵魔獸的左旗,負責殺人的右旗,負責執行機密任務的中旗。三旗合併,統稱「千面旗」。
 
  千面旗是純粹的實力至上主義,只接收世間最頂尖的奇美拉。據說相容性低於60%的奇美拉,基本上受不到正常待遇,只會被當作奴隸使喚。相容性只是基礎門檻,要是能力派不上用場,也很快就會遭到冷落。稍不屬意就會被養鼠人宰殺,公開處刑是家常便飯。
 
  傷殘病弱幾乎不存在千面旗之中,因為會直接就會被淘汰。千面旗就是如此嚴苛的生存體系。
 
  千面狐擁有雄厚的財力,連中央神殿也忌憚三分。只要那男人隨手一指,多得是實驗室搶著服務。千面旗無疑是黑暗時期最大的奇美拉軍團,能受到千面狐青睞寵愛的,只有最頂尖的幹部。
 
  同樣的制度亦往下適用。幹部們只注重自己的親信,對其他部下隨意對待。因此在加入曙光軍團之後,位高的幹部對親信以外的人失去約束。結果就是,即使皇室掌握了各旗的第一座領,也無法順利統合投誠的千面旗。
 
  左旗的第一座領,戈,是卡蘭王白麗的恩人。雖然受皇室褫奪公權,但是依然和權力中樞關係密切,經營著國內數一數二的私家商會。
 
  右旗的第一座領,槍·戈拉爾特,是浪牙·阿卡西斯的虔誠信徒,如今當上了王國軍部之首,卡蘭忠實的國家公僕。
 
  中旗的第一座領,戟,擔任著古魯格自治區省長,是個怪咖。
 
  三旗的風氣大不相同,旗與旗時常有對立的情勢。左旗以力挺白麗的舊人,以及效忠於戈的小團體最具有向心力。右旗的幹部和槍一樣,在向曙光軍團投降的時候,因緣際會成了浪牙·阿卡西斯的信徒;其他的部下說散就散,對同袍一點掛念也沒有,堪稱是沒心沒肺典範。
 
  至於中旗眾人,和戟一樣,全部都難以用常理判斷。他們有時候異常團結,有時候又像是任性的貓咪,沒有人真正聽從統領。在政區重新規劃之前,中旗的人們到處惹事,大部分原因令人哭笑不得。但自從古魯格自治區成立,就幾乎銷聲匿跡,反倒是成了舊千面旗中最為安分,最無瓜葛,也最令人捉摸不透的族群。
 
  他們在自治區務農歌舞,過著自己安逸的小日子,這幾年甚至發展成特色旅遊區。真要說有什麼困擾的地方,就只是十多年前養出參天巨樹林,高到聳入雲端,而且還長在三領交接處。進入春天後引發大規模花粉過敏,秋日墜落的枯枝落葉也具有驚人的殺傷力,被周邊領地聯名抗議。皇室不得不出面調停,並立法規定古魯格自治區的樹木不准長超過特定的海拔,成為卡蘭創國來最奇怪的法律。
 
  當時因古魯格遲遲不肯動工,白麗從皇都派了人處理,要砍去造成困擾的參天巨木;砍樹的時候,戟本人爬到樹上,緊抱樹幹拒絕鬆手。最後是請了正好回國的白嵐出面,把戟「請」離樹上,帶回家好好「勸導」一頓,事情才安然落幕。
 
  自從那之後,戟每年從領地寄來大量木材抵稅,抗議皇室對巨木林的無情踐踏。除此之外,古魯格自治區幾乎沒造成麻煩,反而還幫國家解決了不少困擾。
 
  槍·戈拉爾特對王國忠心耿耿,然而他有一套自己的標準。就如白小嶽所說,槍是位狂信者。若感到和平受到侵犯,軍部之首恐怕會大開殺戒,以最為極端的手段捍衛。
 
  信仰是一把強大的雙面刃,這樣的力量國家不可或缺。槍和他右旗的親信部下,雖然也造成其他的問題,例如軍部的奇美拉士兵太過排外,不得不令立編制,與神職人員和一般類軍人分開管轄……但撇開這點,他們對國家的歸屬感極高。舊右旗精銳的昔日仇恨,早已在曙光戰爭中巨大的漩渦之中消弭粉碎。因並肩作戰而結下的羈絆,也形成能與曾經的仇人共同守望的友好局面。
 
  潛在風險性最高的,反而是卡蘭王過世的如今,仍然有辦法貼近政權中心的戈。
 
  明明右旗才是奪人性命的部隊,與各大勢力結仇最多的卻是左旗。千面狐倒台之前,不少人就對戈痛恨入骨,巴不得飲其血、啖其肉。要不是加入曙光軍團,在簽定和平協定之前,戈大概會被人處以極刑。
 
  三十幾年前瀕臨內亂的時候,戈曾經徹底喪失聯繫。雖然事後他聲稱臨時有急事處理。但是卡蘭王白麗一直懷疑,戈參與其中,甚至可能是主謀者之一。
 
  白麗生前對戈的情感複雜。一邊想報答戈的恩情,一邊又得處心積慮地防著,為此嘗盡苦楚。
 
  戈對「自己人」堪稱忠誠,然而在千面旗舊部的眼裡,弱肉強食是深入骨髓的觀念。不是人人都對和平有深刻的渴望。或者說,迎來的「和平」並不是那些人預想中的樣貌。他們認為自己的遷就,遠沒有收到應得的回報,為此非常不滿。
 
  在他們的眼裡,強者有資格高人一等。遇事時若是沒有更強者約束,他們會毫不猶豫付諸武力,去達成自己的目的。
 
  約束他們的最後一根繩,就是卡蘭皇室的存在。
 
  最無法適應和平,卻又有最高的戰力的一個族群,放在哪個國家都是顆危險的未爆彈。
 
  白潭沉重地呼出一口氣。不知不覺,醫療棚已近在眼前。他放下煩惱,掀開擋風布,不期地撞見飽含衝擊性的畫面。
 
  「血獾」珮特拉與「蟲餌」蕾貝魯抱在一起,深情對視。




創作回應

Astray
千面旗根本迪坦斯了吧...'OAO;

我們菁英中心只收菁英不收垃圾...(X)
2024-02-24 00:08:48
霜松茶
喔喔,有點像,尤其是相容性至上主義這一點……
異端大晚上安啊(づ ̄ 3 ̄)づ🍵
2024-02-24 04:31:57
聽而不聞的蛋糕
https://media.tenor.com/OlgN8YRRfi8AAAAC/totoro-anime.gif
他們家應該是有龍貓種的奇美拉
2024-02-24 03:55:19
霜松茶
變大~變大吧~~~
https://media.tenor.com/6eyrgvfRYYgAAAAC/legend-of-zelda-minish-cap.gif
2024-02-24 04:32: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