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乙女向心得】華アワセ 朔/花合 朔(大前言+蛟篇)

阿講 | 2024-01-22 19:27:55 | 巴幣 1022 | 人氣 528

個人遊玩平台:NS





前言
無劇透


×基於民間習慣,下文會把本作稱作“《花牌》”。
×文化水平過低且玩的中文版,很多文字遊戲或者更具體的考究我都不清楚……


PC移植的乙女作品,合共四卷,原版第一卷《蛟編》2012年12月5日發售,最後一卷《いろは編》以及四卷合一的《全書》在2019年11月22日發售。其中一大特色是非該篇主場角色的攻略線路都不會有HE,不同人的要素會在不同篇章中反復被call back(不過關於這點用得出色與否我不予置評,感覺更像彩蛋,並沒有更深層的意義)。四卷故事上有連貫性,如有意全通本作建議按發售順序來接觸。


某部我很喜歡的乙女遊戲是各方面都契合得很好的作品。最重要的大概就是,它的戀愛就是它的目標。雖說它有一個還算驚奇的核心,但這個核心是為戀愛而來的。

《花牌》我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就源於它是為了講這個機制而來的,是先有這個機制再有這個戀愛。敘事的目標上是機制,而這個機制它雖然繞著戀愛來,但這個機制或者說故事核心,它並不為戀愛而服務。

此外,作為四卷連載的乙女遊戲(不過平均一部15小時,合起來60小時其實跟其他乙女差不多)。它的敘事也跟演長篇漫畫似的,事情做得差不多就再挖壓箱寶演演,模式千篇一律。具體情況好比現在說有這麼一道門,通往解決這些事情的道路,然後主人公們就這麼具象地處理事情。然而規則不具體對性甚或整個故事本身都是演神話故事——那就是問為什麼之先,你只需要知道這事就是得這麼辦的。

關於《花牌》我認為還是有更多一言難盡的……更具體的細項感想還請看下文。由於這次內文部分會很長,所以會分四篇上傳。下文順序為雜項感想→蛟篇前言→蛟篇正文。蛟篇的部分我會努力不劇透到後面的內容。




雜項
無劇透


➤節奏

《花牌》的敘事在我看來相當不妙……雖說大部分時間確實是在確保有事情幹有在推進沒在水的,它給我一種讀得其實還是挺不爽的,但又不至於問題大到能那麼具象地說。

我拙劣地講,它給我的觀感是這樣的,流程上剖開來總是在“發生了什麼得去解決”,細碎且反復,寫到哪是哪。由於它真正的目標被謎語掩實,因此當下並沒有那麼明確要做事的主軸。寫情則又是像段落總結一樣穿插於其中,整體來看全是一段一段的劇情拼湊起來的。在這般推移之下遊戲時其實大抵情況下都是對目標沒有一個清晰概念的,只是當下被叫幹嘛就幹嘛,像被拋來拋去一般對待。要說好處的話,那就是起碼此時此刻還不知道劇本想要幹什麼,都是為轉折劇情而做的前置劇情,但顯得特別突兀,下一秒就會馬上就會曝露它寫那些情節是為了什麼原因。讓人誇都不太能誇。

過度模式又有幾種:幕間會以男主們和歌獨白(不過這點可能是為了特意符合主題而製作和歌時機吧,但這個幕間最尷尬的地方在於你看著你當然知道男主是在意、喜歡女主的。但當回到主線她又繼續演俗套愛情故事的誤會部分……這幕間be like 乙女周邊的message card)、《花牌》系統,以及“吃醋”“搞黃”。蛟篇和姬空木篇中更是用了沒太大意義性的日程安排系統來墊邊幅(我認為這兩篇的劇情體感是最微妙的)。

為了伏筆或作引子就是讓人沒頭沒尾地拋一大堆感言,謎語的方式是在讀者不知道A和B含義時說“原來A了難怪你B”。鋪得長所以伏筆也不是說多出色,拼的就是一個“人家早就忘了還有這茬時再提”。有的時候還有很多乍看之下沒什麼的伏筆,是為了符合極其彆扭的(篇章單獨)事件真相而設計的……就像是為了讓你搞不懂而亂塞一大堆,反正到最後你能解析每個部件是為什麼就好了,但感覺起來太不連貫了,而且有很多坑洞沒能填上,不能細想。

但恐怕是連它自己都意識到這麼講故事沒人記得住它到底在講什麼,因此它會反反復復地讓人提一件事,然後又在它想要的時機時再直白地講一次,為先前的謎語作總結。交代起來的方式又是直接尷尬,到點以後反派全自動自爆。

造就這樣的狀況有一個很重大的原因:那就是雖然它是一部有“規則”的作品,故事的核心就是靠這個“規則”而成的。有四卷且“把機制融到篇章體制”的敘事模式,卻鮮少透過“實際事例”來暗示機制。舉一個更方便大家理解的例子就是沒能像《1A2B》這個猜數字遊戲的方式去表示什麼是A,什麼是B。劇本中大家看到的更多是已為結果的謎語總結。

我覺得謎語人是很流氓很低級的敘事方式……你本應該透過劇情、引子來掩飾你的劇本目的,但你用最簡單直接的對話來整,而這種“對話”的用途居然不是用來表達角色的描寫或交流之意,純粹是為設定而服務。這段期間基本上沒有任何閱讀趣味,因為你沒有透過實際行為暗示規則和設定,就是逼著觀眾死記。

而在我看來,《花牌》的“對話式敘事”其實也大有問題。本作有很多對話還挺過腦子的……原因是交代真相的時候她不會讓被講述設定者靜靜地聽,而是每說一句就讓他像日本綜藝節目那樣以“欸”或“怎麼會”或“複述人家剛說過的話”來回應,因此很多重點流程聽起來特別憨特別不進腦子,就是給你硬塞設定還非得裝在說話而已。





➤搞黃


男主角被超愛的作品:男主性騷擾全世界
女主角被超愛的作品:全世界性騷擾女主


雖然是以和歌花牌這種非常文雅的東西為題材的一部作品……但本作形容性渴求的詞還是相當粗暴直白的。

↳出自蛟篇唐紅線


花牌》的搞黃還是方方面面的,它很多設定的存在就是為了搞色、很多劇情就是衝著搞色來的。在主線流程間加插了大量以色或親密接觸為題的少女情節。要說這些的加插點也不一定不恰當……但礙於內容實在過份俗套,做的程度又很過火。實在沒辦法用更平和的心態去看待,我找不太到這些情節的趣味性。(延伸TALK➤“這麼做了觀眾就會開心”

開篇蛟篇時不得不說是真的不適到讓人大吐槽……比較慶幸是這個不適體感有隨著篇章變換下降,到唐U篇的時候是已經沒太大問題了,不如說它為敘故事核心也沒餘力那樣插播搞黃情節了。

設定上它就有一個相當明顯的搞黃意圖。牌手和水妹的效力透過“親密接觸”來提升,但又明確指明要是失去純潔。枯竭的設定還能做成一種“太猛烈昏過去”的情節效果。華園進校時還會讓學生們分組,當看到進校分組我還以為是寶冢,結果是用來把女孩子們劃分私有制的。因為對牌手的喜愛之情會影響她們的buff所以她們會表現得“超愛”,超愛是能換來對對方的利益的……看了還是很不舒服的。

而劇情上動不動就會有人來對女主毛手毛腳,最直觀的就是女主上來就老師被掀裙子,劇情上還要美化說老師這是為了不好依賴他人的她而做的“交易”。有攻略對象表白時襲胸告解時硬了——哦對,《花牌》相當喜歡寫人硬,哪個男角色物理接觸女主以後有難言之隱基本上就是在暗示他們硬了。它的勃起相當於讓戀愛喜劇中的“幸運色狼事件”,性質上跟“讓女主衝進男生浴室”是差不多的。(延伸TALK➤BOKI元素的使用方式

有時候搞黃還是一種鋪伏筆的掩飾……但至於接受不接受,我想就因人而異了。

↳出自蛟篇共通線


這種全世界都在性騷擾女主的遊戲跟很多黃油不謀而合。女主みこと還很恰巧地有著NTR本女主的反應,什麼事都說不想讓人擔心就不說了。合理地“雖然我不願意但我還是被威脅了”。

我想對於《花牌》這些情節……除非觀眾認可《沒有鑰匙的夢》中寫到的“被凝視也是對自己價值的肯定”,不然很難接受這些情節給人的體感。但它本就很頻繁地搞黃,有些地方我覺得真的看得還挺尷尬的,又有一些場合女主還頻繁害羞抗拒+以“被怎麼怎麼了好害羞”的模式來描述動作。打下來真的很尷尬……我不知道還有幾個人會這麼想就是。

↳蛟篇蛟線

↳蛟篇姬空木線

另外這邊也放一部分NS版伊呂波篇新增的Drama CD文本(屬於番外性質,介意的話可以速速略過),雖說不是本篇但就……給大家看看吧:





➤修羅場與單戀人

在這個以修羅場為劇本核心以修羅場聞名的《花牌》,你可以看到:

1. 吃醋男人物理打人
2. 單箭頭男人各種強逼心上人


《花牌》有一點我還挺喜歡的是以該攻略對象主場的篇裡面,只有這個人會有HE,其他線路其實都是在已經發展了戀愛感情以後支分出去的,都是以他們兩位已互有情愫為前提的發展。我覺得因為這點的設計還是有了不少乙女範疇比較少見的劇情。而且進不同線的節點說辭還是各自有比較合理的說辭的。(但反過來說,正因為要給主場角色刷基礎好感度,再讓不同線路建基於是這個共通再延伸不同劇情……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它非得以這種斷斷續續的方式來演感情線……怪不舒服的。這樣非主場角色的線路反而體感更有主題、更連貫更順暢。

可也正因此它的服務性加強了,它引向的就是各種女主爭奪,以及因爭奪女主而黑化,做成各種各樣的BE。可走向各種BE其實還是多少有些不合情理或沒被解析的機制,編劇的目的性尤為明顯,為了特定強欲發展而讓劇情“豹變”。除了女主本身就會散發著香甜的費洛蒙之外,男主們還會有各種原因各種方法。至於是什麼方式s來豹變,為了不劇透我也不好說,只能說這些方式都在某種層面上剝清了男主黑化搞黑車Play的罪責……看得出編劇的意思就是要人搶女人,而且做法都是從編劇角度來看很野蠻的手法。

我認為這種做法不適的原因,是可以看到女主一直處於附屬、物化的位置。因為實際上,這些事情發生沒能讓她得到任何益處,僅僅是其他人自說自話地進行著爭奪。這種爭奪不能提升被爭奪對象的好感,在我看來這種爭構不成“求偶”。動物求偶好歹還獻食物曬羽毛的,你打個架對我又有什麼好處可言呢——除非就像上文所述“被凝視也是對自己價值的肯定”概念那樣,同意“被爭奪也是對自己價值的肯定”。

而對於這種因不得愛人而黑化的單箭頭人我也有我的怨言:有沒有寫好對方的殘忍、有沒有寫好“被利用”的情境題、有沒有資格說“被利用”了。例如說,這個“利用”本質上是不是要製造一個傷害愛你的人的情境。

有些事情可以怨也可以試圖報復,但採取的是什麼樣的手法很重要。最理想最好嗑的是“對心情的影響”,又或是“無能狂怒”。遇事不決揍人囚禁PLAY……那不是我嗑得來的單箭頭人。當然,這些純屬我個人愛好問題。

我對GB的一部分見解是這樣的:有面子地作著不要面的事(特別是對男人的“面子事”)。 按這個見解套到“單戀人”和“單戀對象”,如果把“單戀對象”視作那個更高的存在,那我想我喜歡的“單戀人”就是在有面子地為追求對方作“不要面的事情”。說不定想看的就是“很多的無謂工”,至於能不能換來心上人回望的奇跡,那就是別的事了。

要說的話其實本作官配伊呂波的態度我還比較舒心的……重點就在於大家都看得出他有點端倪,以與真相有關的原因去在意著女主。但相當可惜的是伊呂波篇炸了(。)





➤平衡

來到這個話題還先得解析一下我口中的“平衡”:我覺得乙女的男人可以像寫自薦書那樣……不用把缺點亮給你看,但你也別刻意十項全能全員既能武能藝還有錢就好。對我來說,如果乙女男人完美得不愛上他都沒道理的話那就不值得愛了。我對愛的見解在於“選擇的有無”,正因為考慮過不能接受的點才會讓這個人更值得自己喜愛(關於這點我在《蛇與灰姑娘》《her》兩篇心得說得更多)。

平常狀況下,我想很難刻意去分這個人這個行為這個性格很討厭,全都是在形勢下到底討不討喜、平衡與否、能不能接受而已。畢竟人能想象出“喜歡的類型”範圍狹隘、“討厭的類型”其實也意外地狹隘。從前從《失戀巧克力職人》中讀到一句“每個人都只能和與自己相遇的人戀愛而已”,這句話本身是說不是因為自己選擇受限而選擇那個人,而是那個人就是自己有限的一生中獲得的選項。


此時我想起這句話是因為另外一個原因,我想到了一個階段以後我們對“喜歡的類型”其實也同樣受限。我們在虛構作品中其實也只會愛上我們曾經遇上過的、愛上過的特質。到了這個階段我們很難再次愛上新的事物了,都在尋求“曾經的美好”。故此,在乙女的層面中,我會認為比起“重複美好的特質”,我認為增加“更具體、可觸的”,讓人遇上更多不同樣的存在是更為理想的做法。因此我是讚同並追求這種“平衡”的。(不知道這麼說有沒有讓人明白我的意思……)

但《花牌》中,我認為就是寫不好“平衡”的一部作品……

它的做法其實是先像沒事人地表露幾個攻略對象的常態、展現出這些常態的特色和吸引人之處。再順著角色劇情把他們不美好的一(不如說“幾”)面挖出來,在每個段落以後又給他們各種行為作解析找補。但由於大部分攻略對象對觀眾來說的初印象都是正數的,所以接下來才是“往下掉”的部分……

我作為觀眾對這些攻略對象採取的都是扣分制的,反倒是初印象就是性罪犯似的唐紅,做法卻是把麵團往回推的加分制。這樣造成的狀況是——對於唐紅,編劇有意識他的行為不可取而讓みこと否認、對他的性騷擾say no,並逐漸讓唐紅那不好讓人接受的行為在劇本中減少出現。但對其他角色,則是邊說他的不好邊給他找補,哪怕是被性騷擾了也讓她從自己身上找原因,劇本主打一個不認錯的態度(?)。

此外它寫角色還是有一些超脫個人價值觀判斷也依然難以讓人接受的點的:

先是劇本對性騷擾有著跟不上當代想法的態度。對於本作的“搞黃”,我的態度就如同上文所述的一樣,我認為並不是全部人都能接受的。它就像當今比較流行的創作似的用強欲和性表達人物對女主的愛。

接著是完全不會“好聽的話”。它放膽地讓男主們幹不同種類的壞事,但完全不會說好聽的話,就是變著法子從超自然的部分給他們找補,又或是給他們每一個缺點再作解析。我覺得用超自然力量去製作“喜聞樂見”情景題是還挺方便的一件事……但也正因如此要讓它來作為一個“心痛的背景和過渡”……那還遠遠不行,因為很多時候它會變得過份依賴情景題的設置來寫揪心的點,會讓它少很多很多的玩味。 人會痛是因為人要活,要活,那就還是貼地一點吧。

它不率直,所以它採取的是“愛恨都並存”,可它寫得也沒那麼高級,不是說那裡有選擇。而是它解析不來,但你看,我能不能用愛去平衡掉呢?實際做出來就是讓人完全狂熱不問理由地愛。







➤花牌系統

因為有ATK、SPD、HP、DEF等數值,所以這部分其實說不上多難。不如說如果你在遊戲途中發現有戰鬥困難……被一拳超人之類、實在看不出希望,那確實就是因為數值還刷不夠,這遊戲就是建基於讓你多少刷點的前提下打的。

個人對這個部分沒什麼特別好感,所以沒什麼想說的。但我想誇的一點是它系統是做得挺好的,前三篇的牌款會按擊倒特定對象而增多,此外還有給不同花牌上特殊花色、邊框……因此玩著玩著是挺容易記牌型的。
不過可以給一些花牌苦手的人一個不恰當(?)的TIP:NS花牌其實有個BUG的(親測四篇都有)……就是如果你打出牌型時,有時候按第一次它並不會以白光標記花牌,按第二次才會。如果在它“不以白光標記花牌”的情況下打出該組合(=僅按一次便打出),它並不會顯示從你的手牌中打出花牌的動畫,僅顯示攻擊數值。打出以後也不會在畫面左側顯示,但實際上還是有在計算的。到了下一次的“來來”時手牌照舊,可以重複上述步驟。

觸發這個bug基本上都發生在二草短上……不知道是不是二草短的鍋。







みこと


平常我的習慣是把女主的感想放到線路心得處……不過這次作品性質比較特殊就放到雜項這邊來寫了。

對於みこと,常見的劇本的描述是這樣的:自尊高、不擅長依靠別人所以總擺出不想和他人來往的樣子,不願求助、裝好孩子。心善且決定了的東西就絕不改變的野丫頭……後者聽起來其實還挺常見的乙女女主範本。

……不過對於這些描述我都沒那麼大的感觸。

說她自尊高吧,她也沒那麼高……被當眾摸了親了扇了面也不聲不吭的,也從來沒看過她擺架子。說是不擅長依賴人吧,其實我覺得也沒有那麼多非得依賴他人的情景(再說你們可是日本人啊!)……只有蛟篇中,斧還特意打著性騷擾她,以“看了內褲”作交易的名號傳授她花遷知識。給我的感覺就像她要求或被提出請求之前就先被性騷擾了……

至於所謂的“裝好孩子”,按被評為“相似”、“同樣在裝好孩子”的蛟的情況來看,其實我想它的意思是忍耐內心想要任性的想法,但這所謂的“任性想法”在劇中也沒多少表現。再說“忍耐任性或依賴他人的想法”就是“裝好孩子”嗎?在我看來這不是真正的好孩子在做的事情嗎!

剩下的幾樣也是劇情中她堅定要做“正義的事”而已。我覺得還是比較浮於表面的說法,而非那麼細緻的說法。みこと到底哪裡算“野丫頭”和“頑皮”了(劇本中也就爬過一次樹)……我知道你們日乙喜歡用這種來寫女主清新脫俗不造作……可是不要硬套啊!!!!!

不過我還是努力做了一些理解並找了一些例子的(更多例子就屆時篇章內再說明了):

➜自尊

說自尊高的部分……我會聯想到點是唐紅所說的,她不像其他櫻花組的女生那樣依附於他……我覺得這才是正常人的反應?!因為其他人接受所以反倒顯得みこと高傲了?!啊?!


➜無法依賴別人

出自姬空木篇蛟線(下文沒重大劇透,哏概而已):金時花說她無法那麼快接受周圍人的關心(哪看得出來的!),她知道自己的無能,是大家在幫助她。但她不能接受自己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一味接受他人的好意,不希望他人因她而痛苦或不幸。由此其實可以發現……劇情中有很多情節是讓主場攻略對象陷入困境,然後みこと會表示想要幫助對方卻遭眾卿家拒絕並責罵(真的是責罵)。

這之後又像打補丁一樣,讓正悟表示“感應到你在強撐、隱瞞自己的真實想法所以打過來了”,みこと藉著這個機會講出自己的真心:“我又在什麼都還沒做的情況下放棄了。又找借口說都是自己的錯,然後獨自忍耐。是我太鑽牛角尖了。但是,不是這樣的。如果是我的錯,那我就必須接受它。接受自己的錯誤,然後行動起來。因為‘決定運氣走向的人是自己’。”

……說實話這段劇情完全不懂她放棄什麼又說自己哪錯了,是說大家打著擔心她的名號而不讓她參加、又或是被帝下令成為蛟的夥伴導致葵的出走?是的話那她也太冤了,這些所謂的罪有哪點是真正從她的言行或心引起的?みこと在我看來確實沒做錯什麼,要說有什麼她做錯了的證據,那就是全世界都說這是她的錯。

我覺得這個設計很離譜的原因是……她寫不出她自責的原因。從觀眾的角度來看她就是唐突被人覺得她有鬱結、唐突被人試圖講“好聽話”來化解。就是讓全世界來嫌棄她。


➜身材很好

來自唐紅“胸很大”的評價……本來這點其實沒什麼值得一提的——直到作為NS被閹割的用戶看到設定集,那可是我放到自己個人SNS分享的時候路過的朋友都會忍不住留言說大的程度(。)特意給大家看看:



➜打人


雖然這麼說,但千萬不要誤會みこと是什麼暴躁暴力份子。只是みこと打人的情景相當的多,みこと打人基本上都是因為被性騷擾了、面臨性騷擾風險……反過來說也證明了這遊戲性騷擾的次數也太多了(遠目)。

特意提這點是因為幾乎每次揍人都能獲得【人生經驗值】,每升一等能獲得分配在花牌的配點。因為這事太好玩了我還特意記錄了很多次みこと的打人時刻……(記錄不全就是)

↳請看留言數()


好的接下來是正式到蛟篇心得了!




蛟篇前言
劇透區

×只能很粗略地說發生了什麼……因為它對於真相的提醒非常散碎的撒在它同樣很散裝式的劇情中,它甚至很難讓人說有什麼明確的節點。我覺得按整個流程來寫不太理想所以寫成這個樣子了,我就此先為大家的閱讀體驗道個歉……


蛟篇的發展上是最平穩的,我想它其中一個定位是“告知大家一個常規的流程”,讓大家認識到各種世界觀和設定。






在我印象中是個經常為了處理各種事情違反校規遂主動退學的人。

一個正經八百的老實人,負責的鴻鵠組重視紀律。基本上蛟就是一種風紀委員chara的感覺……對不認可的事就會第一時間提出來。與同年五光姬空木交好,很尊敬伊呂波,但對跟自己相反、自由奔放的唐紅很不對付,不如說還挺討厭對方的。

其實五光也不全是有過性經驗的,但唐紅也特挑這位學弟來進行DT嘲……而實際上的蛟確實充滿了DT特色。基本上一旦說黃或什麼事發生就是負責第一個尷尬面紅,這部作品中出現擼劇情最多的一位……雖然是DT定位但對色的反應太頻繁了反倒讓人覺得他還挺好色的(我流偏見),就連對付他的幻覺都是色的(姬空木篇伊呂波線)。

從劇情定位上是みこと的相似之人,被姬空木點名說兩人“不坦率、裝好孩子、不撒嬌和不依靠”的部分近似……說不定みこと的那些性格描述都是為了這點而寫的。但與其說寫得多深刻,我還是更傾向於這些只是他們談戀愛時的互動名分,實際上這些情景又或是難題設置都不針對他們這個性格而來。非要說就是“裝好孩子”的部分吧……但這就有點劇透了,下文再述!




蛟篇正文
劇透區


×這次寫得是有史以來最痛苦的一次,因為花牌的劇情是很完全的寫到哪是哪,它要有什麼開啟下文的轉折它就突兀加插,然後馬上用起來。要是需要轉述的話那那些為劇情轉折而寫的突兀劇情也要放在這裡面,不然就不好解析為什麼會發生成那樣了。

寫個線的離譜行為吐槽時感覺得把原句截出來,以免別人以為我偏頗→變成每個流程都抽出來了→為了避免人家以為我是角色黑我就也把自己喜歡的角色的各種行為都全貼出來了→因為得貼出來就得寫我就寫很久很久了……這次我有想要偷懶而加速的部分。還請見諒……



➤蛟篇共通

在故事初,模模糊糊的深淵中,みこと被月之半身呼喚,讓她從這裡醒來,望他的半身=みこと有朝一日重逢。


みこと因車禍入院,這下是醒過來了,眼前是伊呂波,伊呂波問她還記得自己嗎,被みこと否認。在伊呂波離開以後才發現自己還莫名拿到了了鬼牌,又從醫院護士口中得知伊呂波在她昏迷時一直握著她的手。

抱著要向恩人道謝的想法,みこと和兩位青梅竹馬順著對方校服這條線索來到華園。撞上因占卜而直到她到來的百歲,以及陪同百歲前來的伊呂波。


以此被百歲交代這是獲得了華園邀請的象征,並且已經幫她把轉學事宜搞定了。在決定好轉校到華園之後,みこと再次來到華園時透過理事長阿波金時(通完以後看這邊的感想:這邊雖然知道他目的是謎語人吧,但她沒覺醒你們倆不是最清楚嗎?!)了解到自己身而為泉姬候選人的事實。

接著,在五光(4人)在場的情況下鬼牌選擇了蛟,兩人進行了儀式——也就是親(。)不過蛟說得上一個紳士,親了她面頰就完事了

接下來蛟篇的兩人的發展本身很順利,要說的話那就是蛟的堂妹葵對於搶奪了自己心上人的みこと並不那麼友善。說必須透過比賽一決高下,選出更適合蛟的水妹作他的搭檔。而期間還是有了不少霸凌行為的……例如明明是貴族學校居然還會用“讓你洗廁所”的方式進行霸凌……又或者“當眾扇巴掌”。比較可笑的是這些居然都被幾個SUB以“情緒不穩”來總結了,嘛畢竟這些都是伏筆。但更具體的真相,就還請允我後面再述了。


而蛟共通的結束在於蛟的暴走——蛟被星幣(=五鬥的手下)腦內對話,慫恿他放任自己。最終在和みこと一起於圖書館學習的時候斷理智線……額開始摳みこと(。)那個手勢我只能這麼形容了(別過頭)具體人家也沒明寫就別難為我擴充理解了!

↳這張cg非常神奇。最初我隔著對話框看還以為みこと的裙子蕾絲是蛟褲子破洞了(我以為是拉鏈拉出來了(。)),我以為沒事人之後對話說他們有動作了,我往下看還是花了好些時間才發現原來有動作了。

這之後伊呂波闖入把圖書館都炸了來打斷兩人,不過みこと由於對蛟的不放棄,初步覺醒了泉姬的能力。但事件解決以後,礙於對泉姬的保護,理事長們提出讓みこと選出新搭檔,透過解決衰遷騷亂事件來完成覺醒。至此便是選線TIME了!


➜共通餵食

出自日程安排之百歲的房間事件,みこと給伊呂波送去換洗衣服還被投餵了金平糖


這邊還是透露了兩點的……
一、金平糖的回憶和爺爺有關。
二、伊呂波的目標是みこと的微笑。


➜共通筆記

→阿波說みこと“誕生自這個世界前的因果,一直聯繫至今。就像有因便有果,她正在經歷不可避免的宿命。”被五鬥盯上是因果的一環、生命是循環往復的,如螺旋般連接著。

→五鬥渴求泉姬,目的是尚未覺醒的泉姬。

→接下來這段是每次在選完線對象之後會發生的劇情……由於是與滿月相關的所以也標一下。





➤蛟篇


堅定地選擇蛟。因為不擅長依賴別人所以就打著自己需要+泉姬候選人的名號表示需要他留下來陪伴自己,意思是陪著他,表示自己不介意被對方玷污。みこと表達得很進取、人都親上去了。

結果剩下的劇情又是好幾次反反復復的……人感情好了點吧,給你砸一張蛟葵在他們約會天外出的照片。以為沒啥事吧,結果蛟又明顯語氣不對勁地撥電話過來讓みこと來他家,說是祖父九頭龍想見他。伊呂波逮到正要深夜外出的みこと,陪同她一同外出。到了以後了解到事件的真相,與星幣聯手的九頭龍整是這一切衰遷騷亂的原點(由於接下來伊呂波線的部分也會講解,關於這部分就屆時再敘述),九頭龍為的就是讓孫子擁有望月,甚至不惜以全族人的性命作祭品,望月的概念也就此線正式帶出。

不過在說明之前還得提到蛟一族的故事。


因為蛟族殘暴(其實不論是“蛟”一族的“蛟”,又或是出現來特指呪的“螭”,在日文都是”ミズチ),甚至威脅到曾經的帝。所以被強大的月之力量封印了起來,賦予了一族人的眼中月。這個月可使他們感情不再波動。故此蛟族尤為看重望月。但隨著時間推移,封印的力量減弱,沒有月亮的人變多了。

蛟的母親正是一個弦月(單眼月),可她愛上的無月的父親,兩人生下的蛟亦同樣無月。私奔失敗的母親後來又被九頭龍安排了婚事,只不過母親在蛟引發的問題中,為保護蛟而受傷致死,更具體的事蛟也記不清了,明確的是最終這頭婚事也沒能成。

後來九頭龍又為蛟的右眼賦予了幻月(=幻像月亮),但畢竟僅是幻覺,這是不能完全壓抑感情的,因此蛟只好嚴守準則,就為壓抑自己的破壞衝動(Fire Emblem?)。

——大概就是這樣,這樣就可以發現劇本最初刻意製作葵扇巴掌一事,又或者葵的存在本身主要還是想帶出蛟一族“情緒不穩”的真相。交給みこと的葵蛟合照雖突兀但也同樣是一個伏筆,暗示九頭龍也有它的小秘密。而這個詛咒在蛟篇其他線中又或是其他篇的蛟線中也充當了我上文所述的“豹變”手法。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是覺得虧扇巴掌以示情緒不穩還是有點牽強的……

它表示“情緒不穩”是葵扇巴掌之後,透過姬空木之口來表示的。所謂情緒不穩簡單來說可能就是“吃醋搞霸凌”,可校園背景本就有階級制度,五光的地位被神化被視作向往對象。葵作為五光的水妹、喜歡蛟、和蛟有更親近的親族身份,她會自自然然地被吹捧成組內人物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所以說,她的霸凌其實還是有“情緒不穩”以外的因,並不利於表達“情緒不穩”,不過也不知道劇本是不是意在藏得深一點。我覺得要表現“情緒不穩”……其實應該要從更小的事情才能看出她的波幅。

此外みこと作為泉姬,在這條的覺醒被分為了三段。第一段是圖書館時為阻止伊呂波而發生的;第二段是與“我強化你了!上吧!”的蛟形九頭龍戰鬥中,蛟開場撲街發生(Meter:1);第三段則是最終於沃特=星幣的戰鬥中蛟開場撲街(Meter:2)而有。這一戰中,月之半身出現提點みこと,為了引發奇跡,他提醒みこと需要把自己的望月分給蛟。


就此,蛟的右眼擁有了弦月。二人是合二為一的望月,合二為一泉姬。


線的想法

這條線みこと糾結疑惑自己的感情很久……可能是因為這條線的兩人都比較遲鈍吧,所以非得讓みこと進行很多很多的思想工作。遊戲流程會有很多我覺得看起來還挺無效的文本內容,不斷表示自己正在動搖、表現出尤為俗套的戀愛證明:“我不想失去對方”,這些話的最大存在意義在於她正在思考對方的事情。可思考完的行動看似主動,但本質上還是把主導權拋回去給攻略對象,讓對方為不失去自己而行動,她的思考和行動僅僅是“引誘”。

平常我們會說,某些劇情必須是負擔責任的女性來做才可以。例如《吸血鬼騎士》(我沒實際看過,但這個是我想到最貼切的例子了),女主作為男女生育負擔成本的那一方,她可以選擇透過“生子”來向他人證明她的決心、作愛的證明。反過來,由男性給兩位女心上人留種就失去這種劇情的價值和意義了。

本作みこと作為一個水妹,一個泉姬,一個女性,她在性和交配上她有著更深沉的代價。因此,她表示“願意以身體來表示自己的決心”,是有它的價值的。就是劇情雖然頻繁拋出這點,可從沒讓女主如此那般地感受這種無道理的壓力,未有過負評。畢竟,劇本一直想從“假裝好孩子”的角度來拆解她,也讓不同角色試圖去激出她不僅那樣的想的一面。要是她真有憋著,早就被一同指出來了。

而換過方向來想,這也相當不適。面對性冒犯自己的人,這個場景中的“託付”就像一種許可卷一般,因為“許可”、“我在這之前便喜歡你了”,所以這些行為都可以接受。對戀愛中的人這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當然,僅僅是需要一個戲劇衝突和轉折罷了。因此,我認為從戀愛故事角度來說,對我來說還是比較難嗑的……

不過說實話這之後的篇章主場攻略對象的線也是差不多的感覺,讓みこと去表示願意和對方親密接觸云云(。)

➜蛟線筆記

→雖然共通、聲音就多少聽得出看得出一點端倪了。不過,當みこと在夢中的深淵受到會精神攻擊的星幣威脅時,是伊呂波來到此地將她救出的。

→望月指的是雙眼擁有月亮的人,據說擁有望月的人在花遷時會相互吸引。みこと擁有望月,同樣擁有望月的還有伊呂波。

→蛟家族的詛咒,他的破壞衝動。





➤蛟篇姬空木線


我相當不喜歡的一條線……編劇要寫姬空木是一個可憐的單箭頭人,最終因他那屆不到的陰鬱情緒爆發而豹變黑化,發展成囚禁鳥籠黑車Play。姬空木的單箭頭是我不喜歡的單箭頭,是我不喜歡的單箭頭人。

在重新選擇花伐搭檔時選擇姬空木,而且みこと邀請對方時的說辭是這樣的:


從姬空木的視角來說,這是一個排除法,而劇本亦有意讓みこと為到這種選擇方式而感到抱歉,以此來坐實這種可惡。

但從本觀眾的視角來說,其實是看不太出這種所謂的可惡的。本作對於泉姬的事情就交代得很模糊——到底為什麼需要泉姬?讓泉姬覺醒的搭檔到底為什麼會被稱作“情侶”或“伴侶”?泉姬到底有什麼含義?千年一遇的泉姬。二話不說把人轉進學校,但完全不打算安排專人保護也不打算讓人教這個門外漢花牌,說你廢還不會覺醒是你的問題,沒鳥用的話就讓她滾(考慮到真相、唐U篇みこと沒能進學時他們的慌張,此篇他們這般待她的態度就更是困惑了)。卻又在貞操方面又看得很近,說不能失去資格但阿波阿金唐紅全員上手摸(思及真相這種性騷擾是更難為人接受),可到這個關頭蛟失控差點上了就說不行了。你的辦事能力我不管,但你的貞操絕不能丟。不覺得這意識相當不良嗎?

我對泉姬說了那麼多其實也只是想凸出一件事,那就是劇內有一個很割裂的表現,大家其實隱約知道泉姬的搭檔的含義,但行為上完全不以那為前提。我們後來都透過各篇章各線路理出泉姬覺醒的條件了,能讓泉姬覺醒的搭檔必須是泉姬當下的心上人,這事當中必須有愛,因此非主場角色作為不是みこと心上人他們的線路都不能讓她覺醒。蛟篇開篇就瘋狂調侃搭檔和泉姬是愛侶、姬空木篇中理事長們在選不出搭檔時還搞“求婚大會”這一手,可見知情人士是知道的。可就算是知道,理事長們此時此刻還是非得把蛟和みこと分開。

他們只知道需要泉姬覺醒(考慮到真相我也是這麼想的),這是一件重要的事,而五光是有那個義務這般做的。撇除義務本身,此刻的選擇實際上是繞著心上人來我也不認為她有多可惡。反倒是說被選作搭檔這個行為本身就是被選作partner in life的可能性,各伊呂波線可見伊呂波就不想放棄這個可能性,而接下來姬空木為履行泉姬儀式的接吻來看——他也是知道這點的


前一秒還說著蛟會傷心的,下一秒就開始當起了男小三說不能讓蛟知道這些,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今後還請多多指教。說讓自己寵對方就做各種親密行為(=餵餅),打著為了你的名號二話不說就發起了儀式行為(=接吻),就差臨門一腳了,看みこと還是不情願就改伸舌舔了人家嘴邊的餅屑。

接著在花伐的過程中,姬空木被路過的人搭訕,這些女孩子們說他身邊的みこと土氣(我說這種無厘頭的詆毀才是雌競吧……不過這也只是為了劇情轉折而安排的(皺眉)),聽姬空木說兩人實際上是情侶時女孩子們反問道“這麼土氣可不像情侶,你說的是真的嗎”。也不知道姬空木是對為那“土氣詆毀”,又或是對這句“不像情侶”而氣,又或是更純粹的逮到個“為你出一口氣”作正當名義的機會,姬空木親了みこと以證實兩人的情侶關係。


聽到是第一次又是驚又是笑的。有鑒於姬空木篇中姬空木中聽到みこと初吻被奪去了而不甘,說早知道自己就先上了——這一件事來看……姬空木很執著於是她的初吻。


邊寫邊回顧,越寫越生氣,把這邊的情節都貼上來了。2024年了實在看不得男主性騷擾女主還得讓女主瘋狂給男主找補。正常人誰一直在想“這人男的”、“這人女的”啊!!!!性別歧視的人才那麼幹啊!!!不把你當男人看就不把你當男人看,倒不如說你非得讓人把你當男人看就是因為你有歹念!你還好意思讓人把你當男人看!你好意思嗎你好意思嗎! 你要一個女的第一次時你望她守貞,你要她接受你的性騷擾時你不許她潔癖。你看看你這說的什麼話吧!你還覺得你合理了!!!(抓頭抓頭抓頭

接著是晚上時姬空木給みこと發訊息表示想要道歉而想見面,みこと不想面對又放了一會,睡醒以後擔心姬空木鎮還在等就去看了,發現姬空木還真等了好幾小時。


這邊的情節又開啟下文的兩點:

一、以此為基礎,再發生一段,散熱解奶罩的劇情(前言中也貼過的)以後,讓兩人的關係再度歸好。


みこと把姬空木帶到公園,姬空木知道みこと沒有帶過別人來這裡,自己是第一個的便特別開心,堆起了沙堡、沙堡做得特別漂亮特別細緻。


二、姬空木給みこと留下了吻痕,而吻痕又被大家誤會是蛟所為,為兩人的感情促進斧特意給蛟和而みこと安排整理資料的職責,好讓她能和蛟單獨相處……而單獨相處。又讓姬空木吃醋又誘發了接下來的黑車情節——說來這不還是你的鍋嗎姬空木?!(•̀ᗣ•́)

みこと為了不讓姬空木自責,不想讓知道自己是因為他給她留下吻痕才促成斧的懲罰而沒讓他知道這些事(我說你這反應真的很像NTR本的女主角!!!)。みこと也藉著和蛟的相處中進一步確認自己的心意。


姬空木先前向睡著的みこと表白了心意,現在みこと又同樣向睡著了的蛟做了同樣的事情——而這一切均被不知情的姬空木看在眼內了。


接下來的情節就是みこと被姬空木囚禁Play,大家試圖尋找失蹤在華園的泉姬候選人。中途唐紅還認定了就是姬空木做了什麼(唐紅像小狗,那種經常發情還經常吠人但嗅覺敏銳的那種)(其實是櫻花組的水妹發現了唐紅才會質疑姬空木的演員行為)。


這邊的情節轉折上有一個特別值得讚賞的點,當上面的黑車Play到一段落之後,透過唐突開門音+情景切換+蛟的立繪,來個人讓人誤會這是又要突然曝露的緊張感。實際上只是唐紅找上蛟,要說發生了的事情而已。


在大家鎖定みこと時,姬空木也下定決心想要抱みこと了(。)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被打斷了——!


在這裡我就不吐槽到底姬空木付出了什麼(=擔任其他女孩子的公主殿下),那些又對みこと有什麼價值,是需要讓她以身相許了……總之,姬空木因他那些陰暗的想法而被衰遷附身,跑路了。(我說你們這設定這麼Pretty Cure,你們花合怎麼還是能逐漸式微,以至於發生什麼事情還得是作為學生的五光來處理了……你們宮廷的人是完全不管其他人的死活是吧!)

此時,みこと真正的王子與她接吻並讓她醒了過來,醒來以後みこと完全沒有被囚禁時的記憶。這邊我想是對姬空木在姬空木篇才會揭露的能力的暗示……但不論是蛟怎麼親了就能好又或是具體如何操作我就不細究了,總之理解成“跟水妹的水有關牌手就能處理”就好了……(遠目),重點就是要凸顯みこと真正的王子,不是姬空木。


在這之後的睡夢中,みこと做了幼時的夢,夢到了她與幼年時被她稱作“姬”的男孩子的事。姬”看得到她看不見的事情,並暗自決定要保護她。


第二天在理事長室相討當下對策的事宜時理事長們再次為她的症狀做了總結。


為處理事件,當下的みこと面臨兩個選項,其實差別就在於有沒有和蛟一起去面對姬空木的事。

如果沒有和蛟一起去找姬空木,會在公園那發現一個做得很用心的沙堡,裡面一部似曾相識的手機響了起來,回過神來姬空木已經站在身後了,被姬空木帶到“秘密基地”以後,開展了囚禁的黑車Play,在那裡建起了姬空木想要的城堡。(→姬空木線: 結局 No. 1)

如果有把蛟帶去,姬空木會對蛟出現於“本屬於兩人的地方”的蛟感到憤怒,衰遷再次出現。在花合以後姬空木重傷,死前留下這麼一大堆話。


……我就不吐槽你這“我先愛上的所以我獨佔她了”的邏輯了。接下來,蛟因把みこと帶出華園而犯了校規,主動申請退學。みこと本也打算退學,卻被理事長拒絕了(→這邊我理解成哪怕不能覺醒他們還是有收留她的打算)。蛟就這般履行了和姬空木的約定,再也沒有見過みこと。(→姬空木線: 結局 No. 2)

➜姬空木線筆記

→姬空木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似是能把人挖空了似的。

→從前大家是認識的。

→公園,沙堡。





➤蛟篇唐紅線


みこと聽說唐紅要在講堂開演講,向櫻花組的水妹們警惕要遠離有性犯罪衝動的蛟,遂去他的房間請求他不要那麼做。唐紅說那樣也行,但作為交換你要成為我的女人,みこと把這話理解成“搭檔”並接受了。

接下來就是非常名場面(?)的一幕了:


甚至還可以跟姬空木篇的一幕達成Combo連擊!


插播結束,回到現在的時間線。

みこと由於承受不住唐紅的做法、認為當下行為不純的她發生了枯竭。唐紅便沒能把事接下去。接下來又總是一來二往的,唐紅讓みこと臣服自己,みこと對他這待人如物的態度不悅,再加上みこと本就心悅蛟,讓她接受唐紅這種說法她也不服。唐紅看她不但不願獻媚還非得說自己是鴻鵠組總會回去的便生氣了,又強吻引發了一次みこと的枯竭。


而再接著的花伐唐紅也說沒興趣就不去了,可課題總歸是要完成的,みこと便自己衝去五鬥街了!突出一個寧死不屈!唐紅!你要不來後果可還是要自……對不起是蛟來付的——到了五鬥街以後,みこと便被衰遷盯上了。幸虧蛟為了把撿到的緞帶還給みこと,又看她要到五鬥街便跟了一路,給她當了花伐的搭檔。後來到達的唐紅看到蛟跟自己的搭檔進行了花合便痛扁了蛟一頓……關於這點就恭迎打過和沒打過《花牌》的大家看看本作“修羅場”了(遠目):


接著みこと又因當下抗拒的污垢的心情又迎來一次枯竭,而這時的蛟也越發難以控制自己家族的詛咒了,有潔癖的他視唐紅為骯髒之物


不過接下來みこと和唐紅的關係也可謂是迎來了轉機,為了把花伐好好進行下去みこと還是老老實實求唐紅去了。這下みこと也是真正見識到唐紅的實戰實力了,花伐強度相當高,氣都不喘的。平常需要多個水妹輪番接力的唐紅,現在剩一個みこと還是太吃力了。(但這邊有一點吃書。唐U篇中百歲房間與花神一起回答問題的事件中,百歲會提到唐紅相當強大,不需水妹輔助實戰實力也能單騎。不過到了那一篇中我覺得主要是迴避唐紅的桃色紛爭……畢竟唐U劇情訊息量太大了。)然後我們的みこと又一次枯竭了,這次是水不足(。)


接著就是順利成章,每個攻略對象都不會落空的水循環處理情節了。我覺得這邊的劇情有一點,還是挺可愛的。平常總是在強吻強摸的唐紅,被誘水沖昏頭腦的時候也只是抱抱みこと,聞了聞她(連劇本都坐實唐紅像狗了!)。所以也比較完整地貼一下這裡的段落吧。



這氣氛平和的,みこと也不禁問出關於唐紅看待女性態度的問題了,可唐紅也似是迴避的。就是當下尊い,みこと也沒再追問下去了(這邊這種“明明時機不錯可以追問下去”,但反而不想計較了的小細節我挺喜歡的)。

↳嘿嘿,我喜歡“喜歡得很不舒服”的情節!

第二天清晨兩人回去時被蛟目擊了,而姬空木又跑來給みこと提醒這事。


不過看了這段我是更不喜歡姬空木了。我也明白劇本需要一個目擊到蛟行為並告知みこと的人,因為蛟是不會親自做這種事情的,那會OOC。可他打著好友的名號來勸說,實際上是連他自己也介意她和唐紅大清早才一同回來的事實。我討厭這種陰暗戰法(。)

承接來的是一次線路轉折事件:又是一次的外出花伐,唐紅給因花伐而正累著的みこと口香糖。みこと正想著唐紅也有溫柔的地方啊,結果這糖是個惡作劇小道具。(這邊文本其實沒明說,只是用みこと的反應和特效音來表達,我猜是那種玩意吧。)口香糖是蘇打味的,在品了以後唐紅向みこと問了他們從前是否相識的,被みこと否認了


在這之後,從姬空木那知道了溫室是蛟在負責的みこと在晚上到訪溫室,向蛟表白。蛟被みこと正名,又從みこと口中品出唐紅的味道(我說你這直接認成唐紅手筆也是挺厲害的……話說唐紅跟小孩劃上等號了啊!!!!),他有進展下一步的打算了。


接下來就是唐紅對みこと感情轉換了,唐紅對みこと的態度變得非常老實。みこと要去花伐他就不多言不嫌麻煩跟過去;在公園襲みこと胸時而被箭所傷,氣得掏出了刀要回擊,但隨後又被みこと用水安撫,平定下來。唐紅趁勢向みこと表白,但被みこと說他需要回報櫻花組的水妹們,而她也總有一天會回到自己的原搭檔蛟身邊。


不過被拒絕的唐紅也沒生氣,就這麼離開了。夜裡,みこと做了關於關於紅和蘇打刨冰的夢。


醒過來以後的みこと被蛟叫了出去公園,發現幻月已經壓不住對方的家族詛咒了,說要淨化みこと、要奪走她,幸虧一直夜裡出沒在五鬥街的唐紅把みこと救了下來。第二天餘下的五光和みこと在理事長室開會,下達要處決蛟的命令。

みこと剛離開理事長室就收到蛟訊息讓她到溫室,心念心上人的みこと還是去了,被掐著脖子渴求,要是得不到他就要殺了她的意思。唐紅隨後趕到,進入結局選項。


站在蛟這邊,櫻花組的水妹們前來支援唐紅,みこと蛟這方戰勝花合以後。唐紅滿身血坐在倒下的水妹中,被蛟用箭射死。(其實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挺喜歡這CG的想說關係挺好,特意貼一下)(→唐紅線: 結局 No. 2)。


站在唐紅這邊,みこと想著蛟已經失去理智了,要救心上人的話那就只好站在唐紅身邊了。聽みこと說要留蛟一命,唐紅倒沒真正地拒絕……讓みこと隨心決定(ここ好き)。


可就算花合勝出以後,這也沒什麼意義了,蛟進一步被衰遷侵蝕。伊呂波和百歲他們趕來,還是得給落實肅清的決定。

↳這種地方很帥啊——!!!!!!(被拖走)

最終戰以後唐紅和蛟兩敗軀傷,唐紅再也站不起來了,還站著的蛟想要給唐紅最後一刀,唐紅表示既然都如此了便讓他這麼做吧(這邊我覺得很有王者氣(默))。


而みこと也做出了她的決定,雖說此時的行為是為蛟而做的,可另一方面我想也表現了她對唐紅這個終局的……一種覺悟和敬意,我認為這是“站到唐紅這邊”的一種延續。


蛟反應過來的這部分我也挺喜歡的……這結局氛圍還挺好我挺喜歡的。最終定案出來之前,伊呂波發表了謎語。


(→唐紅線: 結局 No. 3)

唐紅線通關一次以後開啟新的選項引向結局1,時間點是蛟掐脖子處,選完選項直接掐死。沒啥好說的。(→唐紅線: 結局 No. 1)



➜唐紅線投餵


➜唐紅線筆記

→唐紅經常帶著水妹們出沒在五鬥街。


→可以記一下蛟對唐紅的看法。蛟尊敬實力高超又恪盡職守的伊呂波,而對於唐紅那好色又散漫的處事態度,他相當不欣賞。

→蛟有箭、唐紅有刀。

→選擇了錯誤的月會引來不幸的結局。





蛟篇伊呂波線

みこと聽說蛟因自己的原因,而被他尊敬的伊呂波訓斥,便想著去去說一下了,以此開啟的伊呂波線。


不過伊呂波對みこと說,這都與みこと本身無關,他只是向蛟傳遞對待泉姬候選人的態度而已。みこと聽到以後便不自覺地哭了,伊呂波看她哭便表示不理解,給她舔掉眼淚,表示要是和自己成為搭檔的話,他不會像蛟那樣讓她流淚的,要想阻止自己舔她就和自己組成搭檔。みこと也順勢要求對方要和蛟和好,伊呂波表示他會如常對方……嗯從這段劇情中可以看得出伊呂波看不得みこと落淚(硬轉話題)。


在落實之後我還有一段挺想吐槽的部分的……


……みこと說什麼沒有選擇蛟,是很過分的事。草你不覺得被人強吻+摳也是很過分的事嗎,遠離才是常規啊。你這話是建基於你不覺得被強吻和摳是一個很嚴重的狀況才說得出口……哎不過她畢竟喜歡對方(遠目)

接下來整條線的脈絡就是:伊呂波花伐的時候みこと沒百歲那樣厲害,所以她只好加倍努力提升作為水妹的實力。順著和伊呂波相處的日子,她在自己都沒意想到的地方與蛟互刷著好感,悄悄然地相處。

同時也發現到伊呂波不同尋常的一面。他對於赤裸地在外頭走動沒有羞恥或道德問題、執著於讓泉姬候選人覺醒、並且行事方式相當死板,被百歲評為像機器人一般。唯獨對みこと的淚有所反應。


接著為了開啟下文……伊呂波線這邊再次對反派的行為做了一輪解析。這邊就直接以我的文字作總結了:

露吹襲擊伊呂波和みこと,回去以後斧定老師調查了露吹來歷,說她雖然確實是忠於五鬥,不過是服務於星幣。而星幣的能力是操控他人,能讓人判若兩人。みこと馬上聯想起圖書館時的蛟。

然後伊呂波表示這下是明白了,說出這一系列衰遷的主犯是蛟。線索和說法不同,但接下來的推斷與絞線所揭露的真相一致。

1. 在儀式結束之後葵在溫室做了可疑的事情。(對上絞線的伊呂波說法就是在溫室給九頭龍打電話告狀,說蛟和泉姬候選人之間發生得事情……孫女給祖父打電話,試問這是哪裡可疑了???我猜是因為華園不許學生在校內使用電話)這之後葵就被衰遷吞噬,被開除了。
證據:由被衰遷事件中被附身的學生提供

2. 然後葵就在水妹爭奪戰敗退之後,被衰遷附身退學了。按伊呂波的推測,他認為“這個時機就像是要出掉礙事的人一樣”。但這個推測是不合理的,因為那時候按學校的基準,他們是打算對被污染的葵進行肅清的,是みこと說想試著把人救下來的。

3. 校外對仇花肅清是蛟和葵做的。按伊呂波的推測,他們讓蛟這麼做的原因就是五光有進行花遷也不用上報國家的必要。可你們橫豎都是要隱秘地幹這事了,你為了不上報國家你選擇用最亮眼的崽去行動,而不是隨便找個不知名牌手和不知名水妹來處理之後再不上報國家。看來對你們來說守法比幹壞事的隱蔽性還要重要。
證據:(蛟線)沃特拍的照、(伊呂波線)有目擊證人

……這作品反派的行為全被目擊到了,其傻氣程度跟《蝶毒》某人有得比。可目擊到以後又有一大問題,就是“完全沒理由那麼做”,不但特別無厘頭愛送線索,做的事情是完全不知為啥。

上述幾件事件中除了表示蛟和蛟的家族有貓膩之外別無用意。伊呂波線中的伊呂波說,他們為的是拉攏最親近的人,讓他剝削泉姬的資格(進入or殺掉……但看星幣在深淵和みこと說的話意思是要透過蛟疏遠兩人以免他覺醒)。可星幣和九頭龍的契約就是以泉姬候選人換蛟的望月,他的目標是みこと和五鬥結婚、並因五鬥而覺醒。可見這個猜測是錯誤的。那以此來看的話,期間星幣又或是九頭龍做的到底是為啥?

1. 花園出現仇花是為了什麼。這事發生在儀式以後,要說是為了阻止儀式那也可以說是遲大到了。九頭龍你就為了你孫女一個電話叫來仇花?為啥呢?我諒葵的意思也不是讓祖父把衰遷叫過來吧。

2. 讓葵和蛟兩人在外肅清仇花是為了什麼?你們家和星幣是有互助的關係吧?他讓你們這麼做的嗎?這樣做又是為啥?

3. 沃特=星幣的行為過分迷惑。先是作為沃特出現並警告大家的原因不明(不過反正露吹那之後“跳出來當場指控沃特是星幣然後被操控作輔助自己的水妹”的劇情設計得也相當無謂……)

4. 為了離間みこと和蛟反倒成了丘比特……一、把當時拍那張葵和蛟出現在公園的照片交給みこと,這估計是為了離間關係交好的兩人,但反倒是給人逮到蛟的線索了。二、操控蛟又與蛟對話,目的是誘發蛟的詛咒本能,讓他在圖書館這般傷害兩人關係。要是みこと選進其他線那他也說得上順利,但要不是的話那就失敗了。最好笑的是,如果明明是為了防止泉姬因交好而覺醒。結果她每次離覺醒拉近一步都是因為他非得傷害蛟才促成她覺醒的,每次都是蛟撲街了她才開始有邁近覺醒的!

我想,它的伏筆僅僅是埋下了“蛟為什麼會影分身哪裡都會出現”的問題,我說你真的很多工,跟みこと約會還能繼續處理職務,每晚還去淋花負責溫室的淨化工作。而且其他線的時候這些反派又到底在幹嘛,みこと在那些線未覺醒又沒失去資格你們到底幹嘛去了?!不過睇故唔好駁故,我就不再多言了——!


……好了吐槽完畢回到現在的時間線。總之摸得出元兇與蛟有關以後伊呂波就得到了審問蛟的名義了,可以光明正大地揍人了(。)就算是平常平穩的伊呂波也爆氣揍人了。這期間姬空木還和みこと發生了一場意有所指的對話,也貼給大家看看吧。


接下來みこと在禮堂目睹了伊呂波對蛟的毆打……然後斧定又進行了一波男子勝負和面子云云的講談。這部分我實在無心吐槽了……就請大家親自感受吧。如果這就是愛的具象法那還真不如不愛——但這都是我的個人感受罷了。


接著線路結束得非常突然,月全食發生、蝴蝶來襲,伊呂波認為是みこと的誘水引來的,認為這一切都因みこと選錯了而發生。


接著伊呂波再次發表謎語,想要與みこと赴死,又要向她動作……說實話這部分我打完四部知道真相以後都搞不懂從真相的角度為什麼他要這麼做……我的理解是“反正這次不行了,那還不如最後do個i”,畢竟他都說到“在死去之前”了。


也不知道此刻的伊呂波是不是抱著“得不到心也要得到肉體”的意思來作這些的,畢竟他意識到蛟是先來的就開始崩潰了……話說回來,雖說圖書館那時你確實在場,可你是怎麼摸時才意識到她蛟被碰過?!你是摸出什麼來了?!?!?!?!


這邊的“合二為一、失去月亮”可以理解成失去水妹資格(=純潔)就會失去月亮,而按蛟篇絞線又可以得知泉姬的覺醒條件之一就是“望月”……伊呂波明明要放棄這次的月,又要みこと和他一起赴死,那其實已經沒有"讓她失去資格以防五鬥毒手”的含義了——啊啊啊我還是懷疑你就是想do這個i!!!!!

就在伊呂波得逞前姬空木趕來了,帶著他放走的蛟來,並指出了蝴蝶出現的真相——他們是為伊呂波而來的。按唐U的真相來說……這些蝴蝶是咎,因為伊呂波想要和泉姬結合,追著伊呂波而來的

↳說出了和月之半身一樣的話。

花合過後,伊呂波跳窗,死去了。


故事最終,みこと被車撞了,在深淵中又有聲音與她對話……就是這次沒有CV,僅有文字,不好判斷到底是不是月之半身。也不知道是不是接故事初みこと被車撞、在醫院醒來被伊呂波抓住手,意味著這個月重新再來了。另外一個猜測是這裡接的唐U篇了,但台詞內容對不上。估計還是月之半身,又再考慮到姬空木篇伊呂波的結尾,我認為答案還是前面這個猜測。





最後一些碎碎唸


“這麼做了觀眾就會開心”

我覺得乙女首先就先放棄那種“這麼做了觀眾就會開心”的俗套少女情節比較好。打個比方例如摔倒被公主抱、睡覺被拉過來抱著這種(。)沒有角色塑造或更合理觸發的情景真的就跟用來拔的A片差不多,但跟A片不同的是這種情節份外尷尬,拔不了!

ADV是很不利表現動作的剎那性以製作意外感的……因為這些人不可能是毫無預兆地做出那些行動:例如平地摔遂被公主抱、去叫不醒搖睡不醒的人,可以看到那些動作都是有前搖的。這些行動其實都沒臨場感,Modern一點的戀愛情節可以透過“話語”、“婉轉”、“輕微卻讓人思考背後含義”的角度來出發。





➤BOKI元素的使用方式

其實我認為BOKI這個要素用得好還是能加分的,這不是低俗的事情,重點還是看作者怎麼寫。關於這個話題我剛好有一個特別欣賞的漫畫作者もぐひこ作例子,下文是她第一本GS4 Nana同人本的感想,以免別人搜到我這篇文我就不放同人本的名字了。由於是WEB再錄本所以可以在她的SNS上找到內容:
這位老師我很喜歡的一點是她一些流程挺自然的,雖然你能感受出明顯是為了特定發展而有的小行為,但流程感受起來就是很舒服,應該說節奏感很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就是同人本,我有一種“我要看情景題”的前提的影響。但總之流程上我真的覺得很舒服。

老師筆下的七森偶爾是會出現“青春期少年生理反應”的。對此我是覺得挺可愛的……(´ー`)(不敢講這話,語氣都含糊起來了)我覺得可愛的原因可能是屆不到的原因,可能是美好天然呆的原因(很喜歡天然呆女主)。最寶貴的一點可能還是看到他小心翼翼的對待對方這一點。(很喜歡看人理性被挑戰還是乖乖忍著,可能就是禁慾感吧)

一直很努力的思考,到底這種東西的好球帶&NG帶的界線到底是哪。可能就是男女雙方確實互有好感……而且這本很好的利用了七森的興趣所引致的經歷,因而會有的合理發言。借這個合理發言去寫這一本兩人的心理糾葛點。也因為這個對女孩子尊重的部分而加了不少分。清純可愛,喜歡!





➤既視感

其實出來乍到時對《花牌》還是有一種“既視感從四方百面而來”的感覺的。不同篇不同月、月之半身讓人伸手去抓住自己的月時有種《失憶症》開篇讓人挑世界的感覺;穿插的往時回憶像《黑蝶幻境》;女主氣味誘人的設定叫人聯想《蝶の毒 華の鎖》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