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最難消受美人恩20

容霜 | 2023-12-09 00:00:08 | 巴幣 210 | 人氣 80

連載中最難消受美人恩
資料夾簡介
狐狸美人來報恩,期盼一生相守。(仙俠/古言)


李沅謹隨手將鏡子擱在圓桌,憑空畫了一個法陣封了畫,靈犀忍不住說:「封了畫,二師兄打不贏溯日鏡,又跑不回來怎麼辦?」

這句話讓李沅謹嗤之以鼻,他先是上下打量靈犀那副曼妙的身軀,看得靈犀用眼神瞪了他好幾回。他才慢條斯理走向床榻取了中衣披在靈犀身上:「我們這樣⋯⋯適合她跑回來嗎?」

靈犀白皙的臉蛋染上嫣紅,沉默生著悶氣的模樣格外俏麗,他順著她低垂的眼神俯身吻她:「從雲霜決意去找溯日鏡開始,她的眼前只有兩條路:成為溯日鏡的主人或著死。她用了我的心頭血穿過我一幅又一幅畫,最後一幅正巧在碧山寺裡。她遇上溯日鏡,難不成溯日鏡還會大發慈悲放她走?」

「我不封畫她也跑不回來。所以別多想,我讓四青送水進來,咱們安歇吧!」他穿上中衣,沐浴後吃飯,也就順理成章安歇了!

他看著頂頭松花色的帷幔,一旁的靈犀側著身睡,呼吸聲也逐漸均勻。直到此時,他才坐起身來燃了傳聲符告訴屬下,也就是昔日的魔界右護法慕白:「雲霜拿著我的心頭血穿越畫來到碧山寺,她若制服不了溯日鏡,你設法讓溯日鏡重新認你為主。若能救她就救,救不了也別勉強!」

少頃便收到回訊:「知道了,主子。冒昧一問,夫人曉得您當初在魔界為質的日子嗎?您成日找我下棋,只為了贏棋借溯日鏡一觀,每每見到少女時期的夫人在太虛山上欺負小動物們便樂不可支,您那時的殷殷期盼終於成真!可我上回話說得那麼重,後來才聽夏木說您這些年的不容易。我倒覺得夫人的個性跟您也像,什麼話都不說悶在心裡,您要多跟她說一些話,多年來的隔閡才會逐漸消融。別存著:『我為她好,有一天她會知道。』您不說她永遠不會知道!」

這番掏心掏肺的話與昔日的冷然不同,究竟是什麼打動了慕白?

不久又來了一封訊息:「老主子當初愛上未來的嫂嫂,說起來也不是什麼大錯,坦白了說開了就好,天界那麼多貴女少了梵香離也會有梵臭離,錯在不開口最後釀成了悲劇,您別走老主子的舊路--如今夫人的死劫還可以挽救,您勉力一搏就是。當初您讓夏木代班,他腰帶鬆惹出不少笑話,問出夫人死劫這樁也算將功折罪!」

聽到這裡他才知道慕白這番話原來是為了夏木開脫,他們脾性全然不同,夏木身邊女人來來去去,慕白倒是潔身自好,想不到他們兩人感情倒不錯!

他回訊:「知道了,恁地囉嗦!」

他替靈犀掖好被子,想起慕白的話,自嘲:「你的死劫迫在眉睫,我又有什麼資格對你示好!那時夏木頂替我的身份參加了紅鸞星君姐夫的筵席,我終於從溯日鏡的嘴裡聽聞了救你的辦法⋯⋯」

昔日魔城殘破,慕白死前將內丹與溯日鏡交給他,剛令溯日鏡認主,溯日鏡即對他說:「你喜歡的那個小姑娘快死了!」

他想起慕白曾說溯日鏡殘忍狡詐,說不得拿話誆他!淡淡的回:「哦?我喜歡的是誰你如何知曉?盤絲洞的珠娘子?亦或東海的聶娘子?」

溯日鏡答他:「那兩位是夏木的老相好,你喜歡的是昔日太虛山修行的狐狸姑娘靈犀,她額上的花鈿正是你用鮮血畫下的鳳凰令!你當老夫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嗎?小鳳凰,你還太嫩了!」

他反問:「要如何證明你說的是真話?」

溯日鏡桀桀桀笑著:「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老夫又何須證明!」

自一千年前趙斯年與小靈犀定情畫下額間鳳凰令,他的運道與靈犀緊密相連,靈犀明明無事啊!

那時為了證明溯日鏡說的是假話,他立刻運轉鳳凰令填補靈犀的運道,卻驚覺投再多的功德金光都無法填補,他不得不正視溯日鏡的話。

後來無論他問溯日鏡多少話,溯日鏡都不答,只說:「將老夫放在魔城中,你想知道的事時機到了我便告訴你。」

於是他將認主後的溯日鏡擺在魔城裡,最後成為天界的戰利品。

再來很長的時間溯日鏡不曾與他聯繫,直到有一天他讓夏木變成他的模樣代班,夏木放了逾時方歸的紅鸞星君進天界,讓紅鸞星君引為知己,三不五時就找夏木喝一杯,連紅鸞星君姐夫的筵席也能混進主桌。

紅鸞星君喝多了,酒興上頭,居然跟夏木勾肩搭背:「上頭的大人物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將袖月殿下許給龍太子。」

那時紅鸞星君的姐夫坐在對面,一不小心折斷了碧玉箸,紅鸞星君的姐姐一面使人拿紫檀鑲瑪瑙金銀箸換上,一面叫人煮醒酒湯端來給紅鸞星君喝。

夏木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逮了機會繼續勸酒,把紅鸞星君灌得更醉了問: 「他倆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看是你見不得人好!」

紅鸞星君立刻跳了起來:「滾犢子,你懂個屁!老子是什麼下三濫的人嗎?需要見不得人好!」

夏木挑眉問:「那你說說這是什麼道理,說不出就是你心胸狹隘,見不得人家珠聯璧合的好婚事!」

紅鸞星君正想說什麼,紅鸞星君的姐姐身為主人正在巡酒席,快一步拿帕子塞進紅鸞星君的嘴:「小舅爺醉了,來人啊,快將他抬進廂房!」

紅鸞星君的姐夫連忙敬酒:「小舅子言行無狀,大家見笑了!」

眼神若能射箭,紅鸞星君的姐姐早就將夏木射成蜂窩!夏木卻不受影響繼續挾菜喝酒,那也罷,看見一個甜美的女孩入座,立刻問出來她是紅鸞星君的妹妹,夏木說:「姐姐姐夫這麼大的事居然遲到,不行,你得罰三杯!」

紅鸞星君的妹妹正要喝下第一杯,就讓紅鸞星君的姐姐阻止:「喝什麼酒,沒的薰壞小孩,快隨我進屋看看我那剛滿月的兒子。」

紅鸞星君的妹妹剛起身,紅鸞星君的姐姐便轉頭狠狠瞪了夏木一眼。

這場滿月筵散了,隔日紅鸞星君找夏木到清風閣一聚,主動開口:「龍太子的姻緣線繫在一個叫作銀霜的女人身上,這女人也奇怪,她手中兩條紅線分別繫了兩個男人,一個是龍太子,另一個叫作容華。我有次好奇這女人在哪處當仙女,問了人才知道有個叫作銀霜的神將,一天到晚與她師兄容華住一塊兒。」

夏木聞言一本正經的答:「既然銀霜這般不檢點,龍太子與袖月殿下這樁婚事豈不更好?」

紅鸞星君搖頭:「不是這樣計算,紅線牽動的是真正的姻緣。龍太子與袖月殿下無緣無分,無論如何是不會在一起,天帝替袖月殿下擇夫之前怎麼可能不請人算清楚!這樁婚事八成有古怪,你聽過也別亂說,我想著袖月是你妹妹才不小心說漏嘴!」

夏木聞言立刻代他道謝,又約了紅鸞星君下次喝酒才散了。

之後將這件事當作趣聞傳訊給在人間找破解靈犀死劫方法的他。他一聽聞便曉得事情的來龍去脈:靈犀的二師兄銀霜非但是女人,而且身繫兩條紅線,其中一條繫箸龍太子!

他搖搖頭嘆道:「銀霜怎麼會與龍太子有瓜葛?她們八竿子打不著,看來那個紅鸞星君說的話也未必可信。」

他的腦海忽然出現一道聲音:「銀霜與龍太子前世的姻緣未果,今生再度牽上有什麼奇怪。龍太子前世是煉器的天才,曾造出很特殊的法寶懷星月相贈未婚妻銀霜。」

他認出這聲音正是溯日鏡,不緊不慢地說:「這種閒事你倒有興趣聽。」

溯日鏡答:「我最早的主人是九尾狐族的王上,無論是容華還是銀霜都曾經活在那個年代,包括你的心上人靈犀、還有龍太子的前世。你若想解靈犀的死劫還須由容華與銀霜下手,才能迎刃而解!」

冷汗正自他的額角滑落,他不敢拿喬,急問:「願聞其詳!」

溯日鏡嗤笑一聲,接著說:「你心上人的的死劫實則與你攸關,是上一代的宿怨引起,無法可解。除非她不再愛你,與你一刀兩斷,可在你畫下鳳凰令那時起,她的氣運與你相連,根本切不斷。如此只能寄望奧援--她的大師兄是世上僅存的九尾天狐,折尾可以祈願,你不付出相當的代價,根本無法求她大師兄幫你們。」

他又問:「我該如何幫?」

溯日鏡答:「切斷銀霜與龍太子的姻緣,如今銀霜以男人的身份活著,難保哪天不會讓龍太子發覺。如今天界與龍族聯姻,對你太有利了!只要袖月與龍太子的婚約一直存在,你就能用這方式切斷銀霜與龍太子的姻緣!」

溯日鏡的說詞讓他起了疑心,他問:「我幫容華與銀霜對你有什麼好處?」

溯日鏡桀桀笑著:「老夫活得太久了,最喜歡看人自相殘殺。你幫容華與銀霜就當沒人相幫袖月與靈蛇真君嗎?蛇神轉世人間,那兩位一個比另一個狠,到時候你們全在人間,誰算計誰還未可知。」

他又問:「為甚麼我們在人間?」

此時溯日鏡又不答了。直到天帝壽宴後,袖月與靈蛇真君喪命,銀霜被時茜殺,而他與容華即將下凡。他才知道為何溯日鏡說:「到時候你們全在人間。」

溯日鏡忽然告訴他:「你跟容華這一世只有十二歲的壽命,待你們死後,銀霜長成,她將嫁給龍太子再敘前緣。這次沒有容華,她的龍族太子妃是當定了!」

他問:「我待如何?」

溯日鏡答:「你待如何便如何,干老夫屁事!」

他想到用誅仙陣騙過天道的方法--只要容華挺過誅仙陣不死,容華的命便握在他手裡,他不收容華的命,容華就能一直活下去!

所以他遊說容華封了一半靈力在玉珮裡交給銀霜來世的父母,等待這塊靈玉將來救容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