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花亦山-凌郡】先生成了我夫君(二十三)書院之邀

羽璇 | 2024-04-13 16:01:51 | 巴幣 276 | 人氣 176


  隔日,午後處理好事情的沐璇回到府衙內。探訪了許多天的她,終於確定好宴會舉辦地,一個名叫『雲瑤雅苑』的典雅酒家,就位於蒼陽城外不遠處,佔地寬廣,房屋設計典雅清幽,假山環繞,小橋流水,頗有風雅意境。內裡分成露天及室內,無論要舉辦何種宴會都可以,也不怕天氣好壞,賓客們也可隨意行走參觀,算是極好的。

她看完後便帶著雲心先生前去確認場所是否合適,待先生同意後,她今日便是前去付訂金並與酒家負責人敲定日期與時間。

待行到會議廳門口時,她被守衛攔了下來,表示內裡諸位大人尚在開會,需等會議結束,通報後得到大人們許可才可放行。

沐璇點點頭,表示理解,隨後便在附近的偏廳內找個椅子坐下來等候,一等就是半個時辰過去,守衛才前來告知可以進去。

進去後,她便瞧見今日來開會的諸多大人們,除了雲心先生外,有盧知府、青雲書院院長張文韜及本次主考官陸大人,幾人開完會正坐在廳內兩旁的椅上各自閒聊著。

她先是與諸位大人們請安,幾位大人也算認識她,都是笑笑地回首,盧天峰則率先開口問道,「郡主的宴會地點找得如何了?本官派的人可還可靠?」

沐璇含笑點點頭,「知府大人派的人當然是極好的,著實幫了我許多,也真多虧了她,否則我還真不知要找到何時呢。」

「哦,這麼說已經找著了?地點是?」

「雲瑤雅苑。」

「阿,原來是那裡,那地方不錯。本官當時就想介紹給妳,但又想著妳或許會想多看看,便沒說了。」盧天峰笑呵呵地拈著短鬚說道。

他話才說完,坐在他身旁位置的男子忍不住吐槽道,「大人現在才說這些也太晚,人家小姑娘都不知在外跑幾日了。」

沐璇一聽連忙擺手道,「啊,大人請千萬別這麼說!在外走訪的這幾天,學生因此更認識蒼陽城,也發現許多好玩有趣的地方呢。」

「哈哈哈哈,那便好。啊,對了,想必妳應該沒見過這位吧?」盧天峰爽朗地哈哈大笑,接著伸手一指方才吐槽他的男子說道,「這位是青雲書院張文韜院長,妳沒見過吧?」

沐璇眼底有些疑惑,她知道盧知府知道她曾去過詩社見過他們兩位,可他仍舊裝作不知似地介紹院長,雖一時間搞不清他的想法,但仍微笑著曲膝行了個禮,「學生見過張院長。」

「哈哈,很好、很好,是名知書達禮的學子,不錯。」張文韜笑著受了這個禮。

「哎,那當然,從明雍書院出來的學子當然是好的。」盧天峰捋著鬍子道,「對了,本官記得上回初見,妳曾說想去青雲書院看看,是否有這回事?」

「啊,是的。」

「恰巧今日張院長在,本官便替妳與他說聲,讓妳去青雲書院與其它學子交流,可好?」盧天峰笑著與她說道。

咦?

這個問題來得猝不及防,她一時間拿不定主意,只好偷瞄了眼從方才便一直坐在身後主桌大椅上,默不作聲喝茶休息的雲心先生。她與他對視一眼,卻見他先是輕搖了搖頭,後又點了下頭,幅度極小,若不細察根本注意不到。

這莫名其妙的暗示讓她一頭霧水,這到底是建議她去還是不要去啊!她有點苦惱,思考半晌後,她決定已下。

「學生謝過知府大人的美意,能有機會去貴書院交流乃學生之榮幸,學生不勝歡欣。」

「好啊好!那麼,後日本官讓張院長派人去接妳。」盧天峰瞥了眼一旁的張文韜,「郡主身份尊貴,你可得好好招待,不可怠慢。」

「自然、自然。」

這邊幾人正說得熱烈時,凌晏如開口了,「雖說郡主去青雲書院交流是件好事,但到底是為實習而來,也不可去太久,就……最晚五天為止。」

「大人說的是。」

首輔大人既然發話,幾人不敢不從,連忙稱是。

後幾人稍歇完畢,又繼續下一輪公事,直到下衙時間到才各自回府。

晚膳用罷,沐璇與凌晏如兩人一同在書房繼續辦公,一個批閱公文,另一個則整理此次鹿鳴宴要宴請的賓客名單、菜單及要請的戲班子名單等。

兩人默默做著事,好一會兒都沒人出聲。

直至凌晏如再次用毛筆蘸墨水時,他才率先開口,「今日書院邀約一事,妳怎麼看?」

沐璇聽得此問,邊說邊捋清自己的想法,手裡寫字的動作也不自覺地慢下來,「嗯.....老實說,當下學生其實拿不定主意。一方面是期待進書院,可另一方面又覺著盧知府在快科考前還讓學生前去交流,時機似乎不大對。」

「哦?那為何還前去?」他邊問邊繼續批閱著,頭都沒抬。

「嗯......學生想著,此次疑似涉案的人員除了盧知府外,張院長也是。若能前去書院交流,便可藉著交流的機會前去探查書院內是否有證據或線索之類的......畢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以學生才決定前去。」

「妳最近出城可發現什麼異常之處?」凌晏如沒回應她方才的回答,卻丟了個完全不相關的話題給她。

她認真思索了會,「學生發現城內的氣氛明顯比我們來時似乎更加緊張,兵馬司的人巡邏得也比往日勤快……啊!難不成?」說著說著,她忽然發現其中關聯,忍不住啊了一聲,吃驚地看向雲心先生。

凌晏如擱下手中的毛筆,手肘放在桌面並雙手交叉,頷首道,「嗯,今日便是開科舉的行前會議,我已看過此次科舉的題目,關於作詩題的部分,的確與當初我們在詩社上看到的論題極為相似,可另外的題目看著倒似無甚問題。」

「因臨屆科舉,盧天峰已回稟會加強兵馬司巡邏,已免有人在考試期間鬧事,理由正當,也是必做舉動。可正因如此,這點反而會成為我們蒐證的困難,有很大機率,應是他已察覺,故而試圖阻止。」

「可這與我去書院有什麼關聯呢?難不成他想……?」

「妳在書院,若真發生什麼,我鞭長莫及。他知道妳我交好,許會拿妳當作脅迫我的把柄。」凌晏如坦然道,他向來沒把她當作溫室裡的花朵,該說明白便說明白,這是他教導的方式,也是他信任她的關係。

「人質。」她低聲道。

「是。」

沐璇沈默了下,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難怪當時雲心先生你搖頭又點頭的,原來是這個含義。」

「此去書院,有利亦有弊。」他意味深長地看著她,「如此,妳可還去?」

沐璇朝他燦爛一笑,想也不想地就回答,「當然去!雲心先生別用話激我,妳知道我的,即便前方困難重重,我也會堅定走下去!何況他們竟利用科舉舞弊,如何對得起天下辛苦苦讀的學子們?單只為此原因,我就會去。」

凌晏如看著眼前的少女,燭火照耀下,少女眼中閃爍著璀璨光芒,堅定、無畏,勇往直前的精神,正是他所教出來的學生,他內心不禁生出一絲驕傲感。

她必能成為一名好官吏,他想。

思及此,他微勾唇角。

「很好,那便靜候妳消息。」

「是。」


  後日時間一下子便到,今早她才剛梳妝完畢,凌晏如便來到她房間。這讓她很訝異,因為通常這時間他已在府衙辦公,她自梳妝台前起身將他迎了進來。

「雲心先生怎麼這時候來了?」

她今日打扮清雅,一襲水藍色繡白玉蘭羽紗上衫,下搭件略深些的藍灰色銀繡纏枝花紋羽紗長裙,腰上繫了條鵝黃色錦緞系帶,更是點晴之妙;髮髻兩邊橫插根蝶戲雙花鎏金白玉簪,並一支金海棠珠花流蘇步搖作點綴,瞧著婉約動人。

凌晏如道,「來看妳準備得如何,都帶了些什麼?」

沐璇大概說了下,約莫就是些衣物、書籍等物,可當她說完,他卻搖搖頭,說了句不夠,她疑惑的偏頭。

「還有哪裡不夠嗎?」她問道。

凌晏如唇角微揚,柔聲喚她並向她招了招手,「來,過來。」

她依言走到他身前,便見他拿出一把小巧精緻的銀色匕首遞與她,匕首套上雕有精緻的卷草紋路,刀身輕重量薄,她試著揮了一下,算挺順手。

她向他道謝,「謝謝雲心先生,這是給我防身用的嗎?」

他頷首,「在書院我照顧不到妳,帶著把匕首防身多少有些用處。此物小巧重量輕,當作拆信刀也還說得過去,若有人問起妳便這樣答吧。」

沐璇一聽忍不住噗叱一笑,「沒想到先生居然也會找藉口,真想不到。」

「偶爾為之不為過,事有從權。」

「是,我曉得啦!那學生便收下。」她朝雲心先生笑了下,隨後珍之重之地將它收進懷裡,「時間也已不早,學生這就準備去書院了。」說完,她朝他福身行個禮後就準備告退。

可就在她與雲心先生交錯而過的那瞬間,他忽然伸手拉住她手臂,她茫然地抬頭看他,才剛說了句「先生......?」時,下一秒,她便被拉進溫暖的懷裡,入目所及的是雲心先生身上的紫色官服及上頭刺繡的疏朗紋路,一股清新地雪松香味猛地竄進鼻間。

凌晏如輕擁著她道,「此去我已派人暗中守著,不必過於擔憂。妳儘管做自己的事,背後有我。」

雲心先生的胸膛厚實且暖和,好似小時父親的懷抱令人眷戀,她埋在他懷裡,聲音悶悶地,「嗯。」

他就這樣擁了她一會後,才摸了摸她的頭,語氣溫柔,「好了,去吧。」說完,他便鬆開她。

「那......先生保重。」她點點頭,「我走了。」

她推開房門,帶著自己的小包伏,跨過門檻朝大門走去。

大門外早已停妥一輛紅漆平頂小車,她毫不猶豫地走進馬車,才剛坐定,馬車便緩緩駛動。她掀開車內窗簾往後瞧,便見雲心先生站在門口朝她離去的方向遠望,隨著馬車逐漸遠離,先生的身影也跟著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至最後消失無蹤。


雲心先生可能要有幾章不見人影了.....
所以趁去書院前給點甜甜~
然後我發現我存稿數量算錯,原本以為發完這篇還有下一篇的!
結果只剩半篇(還在趕)
哭阿~~!!

創作回應

緬因吉
有懸疑的味道
2024-04-14 00:04:16
羽璇
真的嗎~~太好了!那代表我有寫成功了,嗚嗚,人生中第一次寫懸疑阿.....
2024-04-14 00:06:34
羽璇
感動到哭!!
2024-04-14 00:07:04
羽璇
謝謝因吉大的閱讀~也謝謝留言~!!
2024-04-14 00:07:25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雲心先生有香味~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819/17.png
2024-04-20 13:06:07
羽璇
先生最香了!!
2024-04-20 13:06: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