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最難消受美人恩14

容霜 | 2023-02-24 22:14:56 | 巴幣 104 | 人氣 143

連載中最難消受美人恩
資料夾簡介
狐狸美人來報恩,期盼一生相守。(仙俠/古言)

女子的笑容讓雲霜莫名的熟悉:「你⋯⋯」最終雲霜沒說什麼,她怎麼會覺得女子這抹笑很勉強呢?

飛來了第二卷彩布,在雲霜的眼前一點一點展開:狐狸師兄妹三人飛升成仙,容華跟銀霜尚武而沒有戰功,領了看城門的天將,只比天兵高一階。

許多天將能夠點兵,意即天兵只為了輔佐天將而存在,天界給個正式的稱號讓他們行走,事實上天兵不領俸祿,亦不在天界的編制之中。

一直不曾點兵的容華跟銀霜,在天界一直被當作異類,如同靈犀,她在天界也是異類。

她因為精通符道讓織夢尊者挑上,進織夢司以織彩布為職。她原以為跟天將一樣是最低職位,後來在眾仙女嫉妒的神情裡得知織夢司很少挑人,全部的織夢天女加起來也不過十來人。

除織夢天女外,最令仙女們羨慕的是舞天女。從前有位舞天女破格擢拔天妃!往常的天妃都由天界世家裡遴選,何曾開過先例?在那之後舞天女一直是仙女擠破頭的天職。

可她進了織夢司一事,還是讓眾仙女氣得牙癢癢,見了她總要冷嘲熱諷幾句。

這天靈犀又來找師兄們。南天門是兩班制,如今快到交班時間,她這個時間來總能遇見其中一位師兄。

巍峨的南天門牌坊彷彿直入雲霄,牌樓上南天門三個金字無論再遠都能清楚瞧見。這一直是靈犀覺得神奇的地方,她明明在牌樓跟前,金字卻讓她遙望,然而那麼遠卻又能看得一清二楚。

有位天將見了她,殷勤說道:「靈犀,又來等你師兄啊?」

她說:「對。」斂著笑意,也不多言,免得說太多話又有人說她狐媚子,專程來勾搭天將,還不如看牌樓呢!

忽然有人撲了來,靈犀不慌不忙閃開,那人跌了一跤,滿盤仙桃在地上打滾。

她那裡知道她躲避的模樣落在其他天將眼裡已是一副養眼的景致,她的身姿優美,一轉身羽衣自胸前飄落,那過度豐滿的上圍自然毫無遮掩,再加上她身穿的彩裙飄起,五彩光芒自她的彩裙流瀉,那好比舞天女祭天之時在丹墀飛舞,只可惜那時天將們站得遠,看不出所以然,他們以為還不如現在的靈犀好看呢!

其中一個天將喝采:「靈犀,好啊!」

另一個天將也感嘆:「你沒入選舞天女著實可惜!」

跌倒那人自然也是仙女,最討厭靈犀到這裡搔首弄姿,她喜歡的那名天將正是幫靈犀鼓掌那位,從前見她捧著一大盤仙桃,定會幫她捧回瑤池。如今兩隻眼睛黏在靈犀的胸脯上,那裡顧得了她跌倒,仙桃滿地滾。

她站了起來指責靈犀:「都是你擋路,害我跌倒也就算了,這滿地的仙桃可是瑤池金母娘娘等著吃,你有幾個腦袋賠!」

靈犀瞥了她一眼:「既然是那麼重要的東西就該好好拿啊!你拿一盤仙桃往我身上倒,我不閃開還等著被打得滿頭包嗎?」

她不依不撓,冷笑了聲:「還不是你這隻騷狐狸,身上那股狐騷味嗆得我直打噴嚏,否則我怎麼會手軟?你要是不閃好歹能接幾顆仙桃,誰知你這麼不識相!追根究柢,若不是你穿著彩裙來這裡搔首弄姿,我那裡會跌倒!哼,狐狸是狐狸,見不到男人就渾身發癢!」

靈犀舉起手來,彷彿要對她下手,她嚇得退到天將身後:「救救我!」

抓住靈犀那人也是個名人,叫作斯年,專門溜下凡找女妖精胡作非為,她向來見了浪蕩子便退避三舍。如今救她難不成是為了對她示好?那對桃花眼直瞅著她。

那可不行,她的身子準備留給將來的夫君,可不能讓浪蕩子敗壞!她出聲斥責:「你別以為救了我我便會對你另眼相看,想得美!」

那浪蕩子笑了:「我再飢不擇食也不會找條魚,你想多了!」

結果她喜歡的那名天將笑了,氣死她了:「我哪裡像魚了,我是仙女!」

浪蕩子答:「也是,魚也是有分,瑤池裡怎麼混進一條鯰魚呢?」

她差點破口而出:瑤池怎麼不能有鯰魚?轉頭一想浪蕩子怎麼會知道她原身是鯰魚?馬上改口:「眾生平等。讓瑤池金母娘娘知道你看不起她的魚,又打翻她的蟠桃,該當何罪?」

浪蕩子整個人掛在騷狐狸身上,兩人貌似親暱,果然幫那隻騷狐狸說話:「既然眾生平等你怎麼又罵靈犀騷狐狸呢?你家瑤池金母娘娘知道嗎?」

她生氣的答:「瑤池的魚怎麼就比不上窮鄉僻壤飛升的野狐狸?別說靈犀,她那兩個師兄也不是什麼正經人,一個女扮男裝當天將,另一個明明知道卻始終與那位「師弟」同住一房,嘖嘖嘖!」

靈犀向她走來,她連忙舉起盤子阻擋,那盤子是上好的玄鐵製,神器也打不穿!誰知那盤子在她的眼前四散,她瞠目結舌看著盤子後面的靈犀。

「你說我就算了,牽扯到我師兄身上,你想試試我的拳頭能打碎幾斤石頭嗎?」

靈犀用羽衣捲來南天門旁那座五六尺高的假山,轟隆一聲落在南天門前,她親眼見靈犀用拳頭粉碎那座假山。「你猜這座假山有多重?」

她嚇得腳軟,連忙躲到正要路過南天門的太子身後:「太子殿下救命啊,狐狸要殺人了!」

太子身後帶著兩名容貌姝麗的少年少女,少女冷冷瞪了她一眼,少年帶著和善的笑容,手卻不離腰間鞭子。

太子沒說話,那個浪蕩子居然跟太子裝熟:「喲,太子殿下好久不見!」

太子開口:「斯年,這座假山怎麼回事?」

浪蕩子答:「我無聊打碎的,怎麼,要我賠?老子沒錢!」

太子答:「我幫你賠,下次別這麼做了,下次父王發話我也保不了你。」

浪蕩子改跟太子勾肩搭背:「太子殿下,您的大恩大德小的銘記在心。至於您當初在人間鴆殺我的事我早就不計較了,您也千萬不要掛心上。畢竟您是太子啊,殺我一百遍也是應當,小的絕不敢有半分怨言。」

太子撥開浪蕩子的手:「斯年,好好說話。」

「太子殿下,您辛苦了,需要小的給您擦鞋不?」

她想不到太子殿下竟與浪蕩子有私交,連忙說道:「打碎假山的是那隻騷狐狸,她與那浪蕩子肯定有一腿,不然浪蕩子怎麼為她頂罪?」

浪蕩子瞪了她一眼:「臭鯰魚閉嘴,否則我將你串起來烤!」

太子殿下再度出言:「斯年,別欺負仙女!」

「太子殿下,憑我們的交情,您也知道該幫誰吧?」

「你再胡鬧下去,幫誰就不一定了!」

浪蕩子繼續趴在太子的身後:「太子殿下,這兩個小娃娃不會是臭老頭的私生女吧?」

少女罵了浪蕩子:「你瞎眼了嗎?靈蛇哥哥怎麼會是個女的。」

浪蕩子說:「只有這個壞脾氣是女娃娃?小姑娘,可惜你長得這般漂亮,只是這張壞嘴不改,恐怕沒人要你!」

少女怒極,指著浪蕩子罵:「哪裡來的破落戶,跟我搭什麼話。」

太子殿下回過頭去安慰少女:「袖月,這是你斯年哥哥。」

少年插了嘴:「袖月殿下,太子讓您叫人,您快些叫啊!」

少女哼了聲,別過臉去。正當她想不明白尊貴的太子殿下怎麼與浪蕩子稱兄道弟,忽然聽浪蕩子說:「袖月殿下,如今天界的殿下就那兩位,這位卻稱殿下,難不成是蛇族那位小公主?看來果真是臭老頭的私生女,過不了多久也會受封天界的殿下。」

太子殿下點了點頭,浪蕩子又說:「如今天界不正與龍族議親嗎?我才想龍族只有一位太子,天界沒有公主,議的哪門子親,原來有位現成的公主等著,老頭子可真會算計!」

天界與龍族議親的事她連聽都沒聽過,這浪蕩子的消息怎麼這般靈通?難不成真的跟太子結拜了?

少女拉著太子殿下的衣襬:「裴清哥哥,他說真的嗎?」

太子殿下說:「我待會兒詳細告訴你。」

少女不依不撓:「我不要嫁人,若要我嫁人我不如回蛇族去!」

少年說:「袖月殿下,此事說不定還有迴旋的餘地,您先別急,聽太子的話。」

少女一急,拉著太子的衣襬不放,太子一轉身拉著少女往左側去,她恰好看見那裡有一顆仙桃,果不其然--

「唉喲!」少女踩到仙桃跌倒,那張清麗的小臉蛋淌著淚,看著有幾分可憐,誰知一開口便是:「是誰亂丟仙桃,本公主要抽她!靈蛇哥哥,鞭子拿來!」

她連忙福身,哭喪著臉:「太子殿下,仙桃是我拿來,讓⋯」讓那隻騷狐狸打翻,不對,這麼說太子殿下肯定不會理睬她,她改口:「讓斯年打翻,您幫我作主,要是瑤池金母娘娘怪罪下來如何是好?」

太子看著斯年嘆氣:「來人啊,將我那處仙桃挪來,送往瑤池金母娘娘處。」

太子的隨從領命去了,她也藉機脫身,頭也不回走了。這裡一堆殿下在,浪蕩子又與太子交情匪淺,她頭殼壞了才留。

***

溫暖的桃風拂面,當夠石雕的靈犀福身,也打算走了,不料讓斯年拉住手:「我們多年的交情,我又幫你解決了好幾件麻煩事,不敘敘舊嗎?」

那廂太子殿下讓人整理了假山碎石,也帶著少年少女離開。南天門已經換好班,竟無一人是師兄,靈犀驚訝的問了上值的人:「容華跟銀霜沒有上值嗎?」

那人還沒想好怎麼回她,斯年搶著答:「他們最近時常一塊上值,也一塊休息,你怎麼不問我呢?」也不知是不是此舉讓斯年惱羞成怒,拉著她就走,走進一處僻靜林子裡,對她說:「靈犀,我等了你千年,當初的承諾何時實現?」

她皺著眉:「我何時許下承諾,千年太久了,你昏頭了嗎?」

她只記得斯年是她從前玩伴,大軍開拔之後,距今千年不見。「你莫不是將相好的女妖精記成了我?你啊你啊!」她笑著伸出手指叩了叩斯年額頭。

斯年伸出手來似乎也準備叩她的額頭,她毫不在意笑著,誰知他輕撫著她額間的花鈿:「花鈿怎麼來的不知道嗎?」

她皺著眉:「你管那麼多做什麼?」她揮開了斯年的手,從前如何要好如今也不該冒犯她!

那雙桃花眼滿是憂愁:「靈犀,我⋯」

「斯年,如果這些就是你所謂的敘舊,我要走了。」她轉頭就走,斯年拉住了她。

「靈犀,你變了!」

她怒極反笑:「一千年過去,滄海桑田,誰能不變?」

斯年說:「我沒變,你也不准變!」說完話湊了上來,她一時不察居然被吻。

當她意識到這是一個吻時,她準備推開斯年,卻被他緊緊抱住。

靈犀的目光落在那張紆鬱的臉上,手在他的胸膛。她知道自己力氣大,推開斯年不成問題。只是到時斯年該斷幾根肋骨呢?當時她打了他一巴掌,如今卻要他傷痕累累?唉,罷了,罷了!

吻完,她賞了斯年一巴掌。

「斯年,人或許會變,或許不變,可無論如何,現在的我就是如此。你若接受不了我,那就別來找我。」

***

又到了靈犀休沐的日子,斯年跑來找她,她躲進了彩虹天泉旁林子。看著天光浪漫,她不知不覺想起她在太虛山是那樣無憂無慮。

大師兄做牛肉捲給她吃,二師兄為她綁頭髮,滿山遍野的羊讓她欺負,有隻孔雀最好玩,她故意挑釁它,再將它揍一頓,看著它落荒而逃還一邊叫囂的模樣多有趣啊!

想起來她跟孔雀結怨太久,竟忘了最開始是什麼原因看它不順眼!

她今天上玉石坊想找塊料子,冷不防聽老闆說:「靈犀,你大師兄讓我雕的玉珮雕好了,讓他早點來拿。說是要求親用,讓我雕得仔細些。」

這件事讓她心亂如麻,她心知大師兄跟二師兄遲早會成親,可當成親一事擺在她眼前,又讓她不是滋味。

大師兄像她爹,二師兄像她娘,從小養育她長大,可偏偏她不是他們真正的孩子。他們成親之後會生下他們骨血相連的孩子,那時候她這個小師妹就更沒份量了!

她正煩惱之時,彩虹天泉走進了一對少年少女,少女不吭一聲褪下外衣。她皺著眉,心想真倒楣,想找著清靜的地方歇著,還遇上偷情的小情侶。

少年接過少女的衣服掛在樹枝,他沾濕帕子,為少女擦拭滿是瘀青的後背,一面念叨:「殿下,您別這麼逞強好勝行嗎?將自己弄得滿身傷痕,何必呢?」

少女冷哼了聲:「這個天界跟蛇族一樣,都是些吃人不吐骨頭的惡人,不虛張聲勢,更被看扁!我一定要在天帝壽宴拔得頭籌,讓她們好看!」

少年憐憫的看著她:「殿下,她們不過是一群舞天女,您是殿下,如何跟她們混為一談?您學舞是為了祈雨祭天,她們學舞,不過為了獻媚。」

聽到這裡,她都覺得少女膚淺,脾氣跟初見那時一樣壞,不料下句話直擊她的內心:「她們一個個想當我娘就算了,還罵我是沒人要的孤兒,靈蛇哥哥,我母神為什麼不要我?我這麼討人厭嗎?」

少女在少年眼前流淚,那清秀小臉終於有了她年紀應當的稚氣:「哥哥,你是不是也討厭我,不要討厭我好嗎?我只有你了⋯。」

這句話幾乎讓靈犀落淚,她只有師兄,師兄是不是不再需要她了?不需要她逗他們笑,不需要她假裝天真,不需要她繞著他們轉。

少年歎了一口氣:「殿下,我受您母神之託照看您,除非您不再需要我,否則我一輩子都會在您身邊。」

「好,我們說定囉!哥哥,你一輩子都不准離開我!」

少年遲疑了會兒仍是回答:「⋯好。」少年為少女擦好藥後,準備跟在少女身後離開,不料少女牽住他的手。

少年驚訝的說:「殿下,這樣於禮不合。」

少女答:「哥哥,這裡沒有人。連沒人的地方都不能牽牽我嗎?」

他們牽手離開,直到有人迎面而來,他們才一前一後走著。

靈犀在樹上睡著,醒來發現師兄們也來彩虹天泉。

大師兄採了不少花,捧來送二師兄,二師兄笑著與大師兄對望。

二師兄拿了一朵花綴在耳旁,他們見旁邊無人,便在這裡接吻。

他們也如那對小情侶,手牽著手走了,沒有人發現她在樹上流淚。

不知何時斯年站在樹下,遞給她帕子:「你還是老樣子,不開心就躲在樹上哭。」

她擦了淚,悶悶的說:「你憑什麼管我?」

斯年自嘲:「我能憑什麼,我於你而言什麼都不是。」

「那你還不走,何必在這裡惹人厭?」

斯年仍是自嘲:「你說都一點都不錯,我就是犯賤。放在一千年前,你哭著求我我頭都不回。我還是不甘心,你明明沒變,為什麼只在答應我的事上變卦?」

她擦完淚,冷靜了些:「我答應你什麼?」

斯年看著她氣不打一處來:「你的誓言跟狗屁一樣,答應過,轉頭就忘了嗎?」

她連忙下樹:「說清楚,不要話只說一半。還是連你都要騙我,編了話來誆我!」

斯年讓她氣到,一句話都不說。

「斯年,說清楚,不然別來招惹我了!」

忽然她讓斯年抵在樹前:「靈犀,我愛你,為什麼忽然間你就不愛我了?」

吻落了下來,想當然爾斯年再挨一巴掌!

「你有沒有除了接吻跟挨巴掌之外想做的事?」

斯年大喊:「我想跟你成親生孩子!」這聲驚走了成群林鳥,也驚走了靈犀。在那之後她都不敢出現在斯年眼前。

到這裡第二卷彩布結束。

雲霜若有所思的看著靈犀,看著她美麗杏眼下的烏青,一面思索著靈犀讓她看這些彩布意欲為何?


。。。。

好了,我的存稿沒了
再來更新就要等我有空能寫那時。

這篇故事是我剛寫小說那時寫的,那時候筆觸不夠成熟,如今再度重寫,希望能好一些!

容大河之死,是既定之事。或者應該說他十八年前第一次遇誅仙陣那時就該死了,他用了靈玉之力苟活十八載。

後面他跟雲霜還會重逢,還要等一會兒,先說完天界的故事,還有靈犀斯年的故事,就輪到雲霜她們了^^

在我的認知這篇小說不算好讀,也不會有打臉這類能刷爆讀者爽度的劇情,可說與時下流行的小說迥異。

所以我要謝謝看到這裡的人,多謝你們的耐心^^

我會繼續努力的寫!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