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夸黑文

嘉明子 | 2023-12-06 23:10:04 | 巴幣 0 | 人氣 42

「幹」

佩可拉和咪口鬧翻幾天之後。平時人來人往的錄音室,今天空下來了。這是一場精心布局的舞台,員工們穿著黑上衣牛仔褲,不約而同,每個員工都這樣穿。讓人懷疑工作坊是不是暖氣開太強,想要幫佩可拉和咪口之間冷戰的冰點稍稍緩解,誰也沒把握佩可拉和咪口可以回到當年恩愛的樣子。

一個人自角落走出,那個人叫做阿夸,大家都喜歡夸,親切的叫聲「夸哥」。佩可拉和咪口兩人待在錄音室內,什麼事都沒有,什麼都沒發生,甚至彼此都不正眼看對方,而僅僅低頭背著稿。

「夸哥好」。首先開第一槍,打破這泥濘般的空氣的人是佩可拉。佩可拉相當的活潑,尤其是看到夸哥靠近時。

「嘖。見到前輩高興的兔子腳都要變成螺旋槳了這樣,佩可拉。我,撒哭拉咪口果然沒看錯你這傢伙的本性,就是個諂媚的畜牲。」

「翅膀硬了。我讓你說話了。」阿夸冷冷的道。

「我,我,絕不敢,我覺不敢有任何的不敬在我們夸哥面前。夸哥,你平時對我的好,我都放在心上,有好康的一定第一時間通知您,有出問題也第一時間給您告知。我,撒哭拉咪口,以我爺爺的姓做擔保,絕對沒有一點點衝康垮哥的意思」

「咚」緊張的汗水滴落,水滴的聲音都不像水滴。就在撒苦拉咪口的腳下,那不知道是冷汗還是尿的液體匯聚成一小水池。隨著夸哥的步步進逼,咚咚的落水聲在聲音收錄條件極好的錄音室被完整的,沒有任何失真的聽著。

叼著菸的夸,自口袋又翻出新的一根菸,正當思考著要不要去給夸哥點火,一瞬間,菸灰末端點星的花隨著阿垮的手指被印在咪口的額頭。那是一道悽慘的尖叫聲,咪口捂著被燙傷的額頭蜷曲在地上,時而哭泣,時而痛苦地痙攣。

「(吸氣),太愉悅了,看到可愛的小姑娘,從打滾著眼淚忍氣吞聲不哭的樣子,變成豪豪大哭的樣子,你不覺得這就是人間最美麗的藝術嗎。你說對吧佩可拉,我們可是齁摟賴福。」阿夸笑著道。全程目睹的佩可拉不敢有一絲動作,也不敢應答,緊閉的雙唇都發白了,緊握的掌心都被指甲劃破了。見佩可拉不答應,阿夸抬起腿小步小步的靠近。

「夸哥,你說的對,我也最喜歡女孩子哭泣的樣子了,每次看到心儀的女孩子哭,我就會感到很興奮」佩可拉答道。

「你說的都對,不過就是有點那麼晚了」語畢,夸哥點著新菸就要朝佩可拉燙過去。夸哥的速度沒有想像的快,被佩可拉一個側身迴避了。退了幾步,可是錄音間也就丁點大,很快的佩可拉退到牆角,後面已經沒有退路,而前面正是舉著煙的阿夸。佩可拉沒地方躲了,手舉著煙的阿夸以吃奶的力氣,目標明確就是要往佩可拉的額頭上燙。

「吭」。沉沉的金屬敲擊聲響起,是咪口舉著鏟子朝阿夸的後腦勺打擊。事發突然,雙手震顫的咪口下意識就做出了這麼驚人的事情。佩可拉和咪口抱在一起感受革命般的情懷時,殊不知,倒在血泊中的夸已經敲敲站起。由於咪口是背對著夸,所以咪口不知情,但這一切都被佩可拉看在眼裡。阿夸再次襲來,舉著菸就要往咪口的後腦勺燙去,往死理燙的那種。

在慢動作中,阿夸的攻擊軌跡已經逐漸靠近佩可拉的臉,而且,愈靠,愈近,愈靠,愈近。這時撒哭拉咪口才意識到,佩可拉為了保護自己而推開她,現在自己正在空中飛著。百感交集,患難見真情,簡簡單單的阿垮襲擊兩人的事,就讓咪口意識到自己對佩可拉的愛,還有佩可拉對自己的愛還是那樣的堅實。但是勢必,佩可拉那可愛的臉蛋就要接下夸哥的菸頭,然而自己卻無計可施,想著使點力,卻因為還在空中飛而無從用力,只能任由阿夸宰割佩可拉。

「不要阿」咪口扯著嗓子,盡自己能力所其的最大聲呼救。

「幹」。一聲帶點童稚般,不大不小的聲音,就如時間暫停器把場面控制住了。是露那,她走過來「啪啪」就是給阿夸兩掌子。

「我是這樣教你的嗎。」露那喝斥。

「露那大姊,對不起,我做錯了,請你原諒我好嗎」阿夸捂著被打紅的兩頰說道。

「今天你有這個地位不是靠我嗎,拿到了這樣的權力妳在幹什麼骯髒的事情,可不可恥,我當年拿菸燙妳還讓妳模仿去了,妳這樣做我面子往哪裡放」露那道。沒等著阿夸的回應,露那就把阿夸拎走了。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又是平凡的度過一天,如今佩可拉和咪口雖然在檯面上沒有太多的交集,可是她們私底下還是常常玩在一起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