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悲終默示錄外傳 • 初源之章 第六話:終末的序幕 第三小節-約束的日期(中-3)

虚ろな光 | 2023-11-18 13:42:34 | 巴幣 568 | 人氣 312


特別篇 • 逍遙子的秘密

特註:音樂僅旁襯,非本人所有,如有告知即會刪除。

        未停轉烈的雨,似要洗去繚繞廣寒御法殿的層層疑雲,爐熄茶涼下,初源將僅餘的三沸殘蘊一飲而盡,任眼前安倍晴明疲容帶笑,彷念茶溫、卻又有對過往記憶塵封的軫念。

        「有聽說初源小姐天賦異稟,今日一見果然出眾。」

        晴明柔聲啟口,有著一頭金色長捲髮的她看起來很像染髮的日系美人,而左手輕握的黑紅紙扇不時在指尖旋轉,那應該是她的長久旁身之物吧?

        此刻、御法殿寢宮內;初源於床前茶桌正坐,面著側臥白紗籠罩床內的理衣與坐在床邊的晴明,略高的床台與地面差距,形成了一種好像初源做錯事情,被理衣和晴明處罰的場景。

        雨聲中......晴明右腿輕疊左腿之上,穿著亮膚色絲襪的腳則上下動著讓白色楔根鞋鬆掛在腳尖處。而初源看著從美腿延伸到腳踝、腳背,以及因為鞋子鬆脫而露出的腳跟和部份足弓,那一切都被絲襪罩上了另一種性誘惑,最後再已被鞋子擋住的腳趾作為癢點,一時之間......初源又是喉嚨一陣乾渴。

        「過獎了,安倍小姐不也一樣屬於軼事,想不到真實身份是這麼美麗的女神。」忍不住盯著晴明腿腳呆看的初源因為不知道要說什麼而隨便回敬,只不過她不知道晴明方才所言並非客套。

        「剛成神,有些事情很難受對吧?」

        笑應的晴明輕鬆迴避了歷史與真面目的話題,與瀧部不同,晴明並不介意初源看她的腳,反而像是挑逗一樣地繼續晃動著,但......那半閉的眸色在溫柔裡卻透出一絲銳利,看似隨興對著初源的法眼實已知悉她的私處正在發熱,那對性慾增強的困擾,便是剛成神的證明。

        「妳......」

        「靜心以對、舒心而為,化解困擾為所想清明。」

        知道臉頰漲紅的初源已隱約明白所言,瞇細眼的晴明話語柔巧,修長的睫毛和深邃的雙眼皮在誘艷當中另有一抹關懷。

        「我......我不太懂妳的意思。」

        初源羞怯回應,當然她早已明白晴明在暗示要適度洩慾,而就像順著初源話語般,晴明順暢轉了話題......

        「當為而為,亦如我此回尋妳,亦如妳當知逍遙子之事。」

        「逍遙子嗎......我聽青蘊小姐說今天本來是妳要見我,現在妳來了,我想知道逍遙子究竟是怎麼回事?我身上究竟有什麼東西能幫助他恢復記憶?又為什麼他恢復記憶就會死亡?」初源也直入主題,畢竟她怕再講那些,自己會受不了,現在的她不管看晴明的哪裡都不是,只好故作鎮定,擠出淡漠的眼神望著桌上茶碗。

        「在此之前,妳可明白逍遙子想恢復記憶的原因?」

        「我不太清楚,但一定是為了空滄迅馳小姐吧?」憶起先前理衣對記憶得失的提問,加上明白逍遙子有不能恢復記憶的限制,如今的初源就算不明原委也能猜得六七分了。

        「是的,空滄對逍遙子的悲痛與親愛,是他緊繫心頭的遺憾,曾經的親密與溫存都深刻內心,所以就算失去記憶,那孩子也會對她有所反應,加上復活之初,亦是空滄在照顧他。」

        「那妳呢?」

        簡單一句,在一瞬沉默裡是楔根鞋從腳上掉落的聲響清脆,彷似初源問了不該問的問題般,晴明的腳停止了晃動,不停把玩扇子的手也停了下來,雖然僅是短短數秒也並不強烈的停頓,初源仍感覺到氣氛和晴明情緒微妙的變化......

        乘此性慾稍緩的機會,初源抬頭望向晴明,只見她表情雖一如先前,面上流過的脆弱卻清晰可見......

        「我已沒有資格去奢求一個一心愛我、即便是我未曾表態甚至故作冷漠,卻仍為我宿願而死之人的任何在意,讓那孩子好好的、健康的活下去,是我如今唯一僅求......」雖然輕聲細語,晴明語調聽來卻頗為沉痛。

        「是嗎......」初源頓了一下,雖然一切尚未明朗,但再開口的她話意以多了八分肯定:「所以妳才找上我,要我拒絕逍遙子的要求,好讓他繼續活下去嗎?」

        「嗯,正因那份遺憾,現在我也必須告訴妳、關於逍遙子復活的限制一事。」

        「等等,妳說空滄小姐後來找到妳,以助妳對抗鬼族換得祓除逍遙子體內鬼力,可在他死後復活時,體內卻突然湧現鬼力,難道當年祓除鬼力有出過問題?」

        「妳已瞧出端倪,當年祓鬼一事有一真相未露,便是鬼力無法完全祓除,其內有一絲細微鬼力成為他生命的根源,而且無法祓除,但那已不影響逍遙子的狀況,後來的復活過程,便是那一絲鬼力暴漲,導致了諸多問題。」

        「那妳所謂的限制又是?」

        面對初源問句,晴明以動作代答,只見一本古舊書冊憑空化現,並隨晴明右手指尖的輕遞飄往初源面前:「此書為我所寫,初源小姐就稍微看看吧。」

        「這是......鳴劍江湖?」兩手接過書冊,初源呢喃著封面的日文,那不就是逍遙子的名號嗎?

        翻閱書本,鳴劍江湖雖然僅寥寥4、50頁,對男主角的描述卻是鉅細靡遺,而那位男主角不是誰,正是鳴劍江湖 • 逍遙子

        昔劍峰上、凜寒冰霜,孤高的人卻有一顆多情的心,一切只因在無情而多情、多情卻還無情的人世走過太多生離死別。那、便是書中的鳴劍江湖逍遙子。

        真正的他、本性銳利且嚴肅、厭惡且齒冷女性不雅之舉,但總用恰到好處的高冷與清閒包裝自己,即便如此偽裝還遠不及幽默風趣,可卻不難相處。

        江湖的他、雖然軒昂傲氣,卻有一顆捨己為人的心,處事道義信諾並重、常謂人無信不立,而講話時......那像細微嘆氣的"呀呀呀"彷彿被人性的無奈所洗鍊,在如看破之間亦有數分嘲諷與淡然,能輕縱人性卑劣、也從不敷衍輕視。

        那樣的他、快意而活,就算被江湖紅塵的枷鎖束縛也不改初心......

        「啊!我知道他看似清閒的表情偶爾會充斥殺氣與嚴肅,還有眼神深處的重義,這是安倍小姐對逍遙子的紀錄嗎?」拉高了音調,那確實是數日相處下來;初源所認識的逍遙子,甚至還包含了一些她不知道的部份,例如多情。

        「不是記錄,而是鳴劍江湖逍遙子本就是虛構人物,初源所認識的逍遙子,便是我將此書內的逍遙子性格、經歷等等予以龍川無痕,所以他才會沒了本來的記憶,並以鳴劍江湖逍遙子自稱。」

        「到底是什麼原因,要安倍小姐做那麼複雜的事?」

        「因為無痕在年幼時與鬼力過度交融,致使體質產生不可知的異變,力量方面姑且不論,現在他的肉體與神魂已不可分開。」

        「不可.......分開?」微微皺眉,對於神體;初源已有一定認知,人類之魄已鬼魂、靈魂等作稱,而神祇便為神魂,其不單是名義上的差別,在能量與層次上更天差地遠,神體的神魂,是僅一絲一毫便能比擬無數宇宙的存在。

        「嗯,一般生靈以致神祇,可將肉身和魂魄個別分開且無影響,就算有,借我陣術也能消弭影響,可是逍遙子的身與魂卻已完全交融,且更壞的情況,是其魂主身,而非身主魂。」

        「那又是......」

        「通常情況,是肉體的休養影響魂魄,拿人類舉例,雖有靈先,卻仍以肉體支撐靈魂,身露其外、魂具其中,雖魂身相依,仍以身主魂為先,用更簡單的說明,便是透過睡眠讓肉體休息,肉體有了時間休養,才能養復精神,而逍遙子卻是魂在外、身為內,得要先神魂復甦才能讓心臟跳動,但......復活過程中突然湧現的大量鬼力卻充斥魂與身,鬼力無法消除,本魂無法復甦,心臟便無法跳動,並會隨著時間再次死去,可是......靈魂復甦,鬼力卻也會讓肉體瞬間死亡......」

        「難道憑聯盟現在的研究,也無法祓除鬼力嗎?」

        依然臉紅的初源面上浮現擔憂,經過此段時日相處,其實在不知不覺間她已把逍遙子當成朋友了。

        自然而然的相處、發乎情止乎禮的恰當距離,雖然有時候笨笨的,可是在一起的感覺很舒服,那亦師亦友、待人皆以平輩友好的逍遙子。

        「我說過逍遙子在年幼時被鬼力蝕心過度,那股力量使他體質產生異變,雖然外表沒有影響,但實際上逍遙子已是另一種新神祇,其次......雖說是鬼,但本質也是神祇,且經過研究,鬼族是在專精戰鬥領域的神祇中、唯一還能使用陣術之神,是相當罕見的類別。」晴明用扇子敲著右手心,稍沉的表情對鬼族似有複雜心情。

        「妳說神魂無法復甦,便無法驅動肉體,現在的逍遙子又是?」

        「這就是重點所在,我耗費了一半以上的血元與功力,採逍遙子本身血、肉、魂三種粒子,施用禁術創造出了空虛的神祇之靈空神,並將我所寫的鳴劍江湖˙逍遙子的人格灌入空神之中,讓空神在不影響本魂的情況下驅動肉體,成功復活無痕。」

        「為什麼不把他本來的記憶灌入空神就好?」

        「太過相似,本魂便會復甦,但也不能隨便塞一些記憶或性格下去,否則會有排斥,必須與本來的神格類似卻又完全不同,我照著他性格所描寫的逍遙子,正好是予以空神的最佳範本。」

        「原來嗎......」

        看初源煞有其事的應和,晴明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嗯,接下來的部分,有些妳就已經知道了。」

        「是指......有"逍遙子"神格的逍遙子因為空滄迅馳,進而想恢復龍川無痕記憶的事吧。」

        「沒錯,現在的逍遙子,體內有兩個神魂的能量,他越想恢復記憶,越去接觸過往之事的畫面,本魂就會逐漸復甦,空神便為本魂所噬,當記憶恢復之時,便是本魂復甦之刻,屆時、逍遙子將失空神,並因鬼力再次死亡。」

        「這......」露出沉重表情,體認著逍遙子恢復記憶就會死的事實,初源不自覺感到無能為力,再開口、她的語氣多了倉促:「那、他到底要我的什麼?」

        「那孩子想要的,便是妳在特殊情況下因為情緒波動、導致胸口出現金色光芒時的心血。」

        「心血嗎......」

        「雖然那種力量非常溫柔,其治癒療復之能更遠超我想,加上又能讓殘月劍胚任主,所以那孩子認為可以用妳的心血恢復記憶,但......那些力量都是妳在痛苦或生氣的時候才會出現,所以......我也不知道他用下去會怎麼樣......」

        「抱歉,我也沒辦法控制,而且那也不是我硬逼自己生氣就行的......只不過、逍遙子知道他身體的限制嗎?」

        「不知道,我、理衣還有其它所知者,經過討論後決定悉數隱瞞,就讓他以逍遙子的身分和神格活下去,可他與空滄迅馳的羈絆之強,仍驅使他想尋回過去的龍川無痕,唉......」

        嘆氣的晴明眼神固然哀痛,嘴角卻又掛著一絲微笑,想必是苦心於逍遙子的限制、又欣慰逍遙子的摯情吧。

        至此......逍遙子的秘密告一段落,而晴明望向初源,從剛才開始;時不時盯著自己腳看的她面上早已一片潮紅,但見把腳伸回掉落的鞋裡,離開床的晴明上前挽起初源的右臂......

        「怎麼了嗎?」

        雖然順著晴明,不知所措的初源卻仍無起身的意思,被晴明那纖柔玉手觸碰,她的肌膚、樣貌、身材、氣質、一切的一切,都讓初源身體如觸電般微微顫抖了起來,從甫入聯盟至今所累積的異樣慾望,已被此下的肌膚相觸昇華成了慾火的極限。

        「起來吧,我帶妳到寢宮之後的房間。」

        晴明露出微笑,她堅定溫柔的出力拉起初源,看著對方刻意夾緊大腿的不自然起身姿勢,晴明早已心下瞭然。

        「妳想幹什麼?」回話的初源知道自己全身正在發熱,加速的心跳正共鳴全身,一絲絲的金色光點又再度從胸口浮現,只是她並沒發現。

        「初源小姐已經到極限了吧,讓我為妳解決那困擾已久的問題吧。」

        「嗚誒誒......」

        看晴明的眼神露出媚氣,不知道對方正望著自己胸口的初源就這樣一邊看著晴明的腳、一邊被拉著離開寢宮。

        如今、寢宮又剩理衣一人了,沉默良久的她含住了煙管深深吸吐,白紗內的空間登時再染芬芳香氣,不久......初源充滿情色的呻吟便從後方房內細細透來......

        「玉靈茶的催情作用,至今仍難有女神能克制,心血之力、妾身與晴明也須取得呢,東宮千歲寧啊,呵呵呵......」

        豔紅之唇微勾了一抹心機,初源的心血之力究竟如何取出?隨著窗外的雨聲減緩,今夜或許能見月色之美吧。



 
 
 
 

創作回應

Astray
絲..絲襪太讚了...⁄(⁄ ⁄•⁄ω⁄•⁄ ⁄)⁄
還有呻吟聲...(!?)
2023-11-18 15:14:15
虚ろな光
度 初源被晴明抓去足...沒(後略
2023-11-18 15:18:21
七夜墨
阿斯 我聞到瑟瑟的味道 但我找不到證據OwO
2023-11-18 18:49:17
虚ろな光
嘿嘿嘿嘿嘿 色色的要完整版 巴哈有剪接 嘻嘻嘻
2023-11-19 09:10:5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百合色色,阿光大歡喜~ヾ(*´∀`*)ノ
雖然有創造新記憶這個路線,但看本人怎麼選諾( ´・ω・`)

今天很冷,看來是阿光喜歡的季節到了₍₍ ᕕ(´ ω` )ᕗ⁾⁾
2023-11-18 20:21:14
虚ろな光
大疲勞中ww

度 不過他對迅馳的羈絆太強了 然後逍遙子自己是知道失去記憶 也因為這件事情 他對琉璃才沒跨出那條線w

嘿嘿 讚啦 可惜沒下雨w
2023-11-19 09:12:09
傑出荷包蛋
那對旁邊的人而言,逍遙子的情況真是蠻兩難的狀況欸?
2023-11-20 01:19:03
虚ろな光
度 一邊希望他好好活著就好 但是迅馳跟他的羈絆又太強 然後晴明每天痛心 理衣各種鬱卒 雖說重視的人還活著 "雖說"而已wwwww
2023-11-20 11:42:05
Lee~
這是……初源被下套了?[e11]
2023-11-28 23:15:59
虚ろな光
度 初源一開始成神就發現有這個問題(食、睡慾消失 性慾變強)

但是她本來用意志力強押

清蘊理衣那個玉靈茶把她搞了 然後..(略 ㄋ懂得w
2023-11-29 11:53:5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