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悲終默示錄外傳 • 初源之章 第六話:終末的序幕 第三小節-約束的日期(上)

虚ろな光 | 2023-10-14 15:44:42 | 巴幣 464 | 人氣 335


特註:音樂僅旁襯,非本人所有,如有告知即會刪除。


        西元1999年10月4日下午、帝爾聯盟本部......
 
 
        深邃藍空、風緩雲祥,今天的聯盟本部充斥別於以往的熱鬧,那由大量島嶼和跨海公路構成的美麗都會,如果不論人類無法居住的質量與大氣,這過度澄淨的天色和無垢大廈,簡直跟開了畫面渲染與各種美化修圖的日本沒兩樣。

        「我知道這裡很像我的故鄉,但萬萬沒想到會有那麼多類似的地方.......」

        聯盟本島的都心 • 帕羅拉公園的白石廣場上,初源面著類似日本國會大樓的建物言道,要不是一堆美貌遠超人類規格的男神女神,她一定不會以為自己在帝爾聯盟。

        自從被逍遙子訓練後已過了兩天,這段時間初源都忙於所謂的先閃後攻以及快速建立戰術等訓練,今天則是聽說東宮千歲寧有重大消息宣布,所以才透過戰神之都境界連結門回到本部。

        本來只是休閒之地的帕羅拉廣場,已經聚集了大量人群,國會大樓前也為了千歲寧搭建了風格華麗的白玉高台。

        不過初源其實沒有要回來的,是逍遙子死抓著她說要一起回本部,初源在無可奈何之下只好跟隨。這個偶爾會露出冷酷模樣的逍遙子除了是笨蛋以外,其實某種程度還挺像小孩子的;勾起無奈淺笑的初源如此想著......

        「怎麼樣,妳有沒有一種身處故鄉的感覺啊?語族、文字都一樣喔。」

        「有是有啦,可你就為了這種原因拉我回來嗎?」

        望向站在右手邊的逍遙子,最近他都跟自己一起行動,說是為了輔助訓練,總又感覺另有目的,但在各種負擔與壓力下,初源也沒心力去猜測了。

        至於輔助訓練,逍遙子似乎特別重視所謂的姿態重整,不少訓練之中,於一旁觀看的逍遙子都會說閃躲動作不夠"絲滑",也多虧他時不時就會突然偷襲的手段,現在初源瞬間反應的肢體協調大幅提升,從一開始的抵擋到閃躲;她正逐步往閃躲反擊邁進。

        「當然不止啦,只是敝人在想,這次的事情如果順利結束,初源也要在帝爾聯盟住下來吧?」

        「你想的還真美好。」初源開口吐槽。

        「呀呀呀,在此危難之刻,一點點美好願想不為過吶。」

        「呵,你希望我留在聯盟嗎?」

        「確實如此,妳的月歌十訣我大有興趣,初源如能長留,敝人想見證此劍法的可能性,再說......」

        「怎麼了?」看逍遙子停頓,初源雙眉挑起。

        「......其實敝人也有事情相求於妳。」

        「誒?你也有事想拜託我?」

        初源的聲音高了幾階,到目前為止她和逍遙子基本上就只是授與學罷了,兩人的差距應該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之處,除了上次初源不小心讓逍遙子誤聞她的腳味以外,其他互動都沒過什麼互助或條件交換。

        反正......對誤聞腳味那件事,自己也對逍遙子下了封口令,在某方面很遲鈍且冷感的逍遙子,總不可能提出那種有點擦邊球或是令人羞恥的要求吧?

        「嘖嘖嘖,我怎麼感覺到妳好像在想什麼不入流的事情?」

        「沒、沒有!我只是覺得不知道自己能幫你什麼!」

        看逍遙子的眼神變的冰冷,急忙否認的初源不禁心想"這傢伙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倒是很敏銳啊"

        就在兩人欲繼續交談時,藍天響起龍鳴,白雲瞬線聚集蔽日,廣場忽陷一陣寂靜,眾神抬頭仰望間,高台上空陰雲成渦,似乎將有異相發生。

        「看來我們的事情只好晚點再談囉。」

        「也是呢......」

        初源怯怯地回應,望著如亮片般的金色光點緩緩自雲渦噴灑而出,下一秒、一襲黑紫身影自雲窩中心旋身降下,正是帝爾聯盟之主 • 東宮千歲寧!


       "風雲盡下兵戈年"

       "策馬踏塵伴冷月"

       "盡事千古予業愁"

       "倚天亦傲逸清狂"

        高瘦的身材被帶著黑絨與亮片的繁複暗紫衣袍掩蓋,千歲寧肌膚如不帶血色的冰白,優雅愁鬱的眉宇間更有淡泊名利卻遠望天下的孤高。

        黑色的東宮千歲寧現身,不僅初源錯愕,現場更一片譁然!

        「啊、那是......黑色的社長?!」

        「誒!原來傳說中的黑體是真的嗎?」

        「不可能啊......明明在沉眠的,怎麼會......」

        「黑體出現,代表有非比尋常的狀況。」

        「為什麼?!怎麼會有黑色的社長?!」

        此起彼落的驚呼與讚嘆中,存在著相當的認知落差,就初源聽來,只有極少數的聲音知道有黑色千歲寧,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千歲寧是白色的。

        「比白色的個體高了些,樣子也不叫美麗,而是不存陰柔、符合所謂美男子的男性姿容,到底......」

        自言自語的初源細細端詳,只見千歲寧一頭混雜紫藍的黑色長髮隨風飄逸,他戴著細雅略有騎士風格的頭冠,修長的瀏海有一搓為捲曲狀,而與聖白樣貌大有不同的邪俊臉龐隱含一絲霸氣,彷彿這才是真正的千歲寧般。

        足尖觸地、腳跟輕踏,仰首閉眼的千歲寧降落在高台之上,不明的紊亂風流拂動中,千歲寧低頭睜眼,充斥睥睨冷肅的幽綠眼眸無不顯露自信與冷傲。

        緩舉左掌、喧囂與吵雜再次停止,足見千歲寧的地位與領袖魅力,見眾人安靜後,千歲寧放下了手認真啟口:「各位朋友,相信今日應我號召前來者,悉數皆有預想,此時此刻的重要消息為何,但在此之前,我有話想對聯盟所有人言明......」

        稍稍停頓,輕吸一口氣的千歲寧用更清澈高亢的聲音說道:「在場諸位,或是於他處聆聽、觀看我的朋友們,只要是加入帝爾聯盟者,舉凡純神、半神、後天成神者、宇宙最高文明的族群,自來到這個大家庭當下,我便將各位一視同仁,共享聯盟的力量與超越極限的可能,我所秉持、即是延續帝爾聯盟的存在,我們非正非邪、我們對抗命運、我們是觀察者、開闢者,也是真理天秤上的仲裁者。」

        「所以,延續聯盟,是所有人的義務與責任,因為大家都受惠於聯盟之力,故此、我可以說聯盟的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

        別於以往的態度,微微鎖眉且不時挪動目光顧盼台下群眾的千歲寧,初源實在很難把他跟之前那個白色的樣子聯想在一起,只能繼續聆聽千歲寧的發言......

        「如今,超乎想像的力量帶來無可遏止的劣勢,與逆吠陀的戰事再難支持,只要失守,祂便會以越神之力毀滅這整個境界,屆時人類、半神、越神者將無一倖免......因此......我在這裡宣佈,如果不幸發生最壞的情況,我將犧牲自己拖延逆吠陀,在我死後,聯盟暫由七音系奈奈可和俄尼爾曼族女王絲珮亞特歐兒蕾奴露希兒共管!」

        「同時、我的心血擁有能開啟聯盟核心能源的功能,我會將聯盟創造的契機、以及一路下來的所有研究委予七音系和絲珮亞特,要怎麼使用,就由諸位討論商議,我只希望一旦最壞的情況發生,各位仍能以前進天界為目標,將帝爾聯盟永恆延續!」

        隨著話末的高亢,千歲寧舉於右臉旁的左手向外揮出,彷彿將領發號施令的動作蘊含對眾人的冀望,現場不禁再起一片譁然,只是那並非沸騰的躁動,而是對未來風雨的不安,更多的......是對千歲寧不畏犧牲的慨然感動。

        到了現在,初源才覺得自己開始在真正的意義上了解千歲寧,雖然擅使心計、好像隨時在策劃什麼壞點子,但他剛才的發言卻展現出團體重於自身存在的價值觀。

        公園前端的高台,如此宣言的千歲寧保持最後的動作,他的身體似乎停止,只有長髮隨風飄舞,下一秒......他的身形如鏡面般碎裂、並化成光點昇華消失。

        「啊,原來是思念體嗎......」

        初源眨了眨眼,關於思念體,她是最近才補充相關知識,目前還變不出思念體的她,只知道如果一個人會像千歲寧剛才那樣消散,就是思念體的證明。

        這時......

        「......用上思念體,就為了現出那個型態,明知道維持不了多久,卻還是想展現自己的誠意......」

        在逐漸離開公園的群眾中,一道高甜帶著鼻音的好聽女嗓從後面傳來,初源與逍遙子聞聲回頭,乍見一女神緩然來到,那開叉的紫紅禮服衣裙隨著步履讓包覆在黑色絲襪下的雙腿若隱若現,白銀鑲鑽的高跟涼鞋無不透出恰到好處的典雅,而金栗色的長捲髮和馬耳馬尾更替初源帶來一抹熟悉。

        「啊、那是......」

        初源認得對方,她正是那天離開聯盟前、站在跨海大橋上看著自己的女神,而初源更不知道的;就是此女便為空滄瀧部的親妹妹 • 空滄迅馳。

        那樣的耳朵和尾巴,以及綁在左耳的黑龍髮巾,加上細看下與瀧部稍有相似的長相,一切似暗示此女和瀧部的關係,只是初源千思萬想,卻不打算開口提問,因為對方散發一種負面氣息,如其半閉的紅眸傳遞一種讓人悲痛難過的感覺,在彷彿隨時會落淚之餘尚有一股厭世,且不同於因為膚質與樣貌遠遠超過人類;所以清一色素顏的聯盟女子,這位馬娘像沐歲凜奈那樣化著妝,不過主題仍在改變氣質,並非要讓自己更好看。

        「呀呀呀,這不是迅馳嗎?難得妳會出現在這種場合。」

        逍遙子率先開口,但看迅馳無視呆然的初源來到面前,她的心裡是否仍在意著聯盟的命運?

        「......戰事告急,也許今次是交代後事。」

        「呀呀呀......迅馳說的讓敝人無言以對了。」

        「今後你有什麼打算?」

        「迅馳是指對逆吠陀之戰嗎?」

        「......」

        「躲也躲不了,就算真能到天界,逆吠陀也能抵達,與其拖延,不如與之一拚。」

        見迅馳沒有答話,逍遙子便直接回應,初源覺得那大概就是兩人相處下來所培養的默契吧。

        「......逍遙子......」半閉的眼眸閃過一絲溫柔,卻又有無可奈何的心痛,在公開場合的迅馳不像私下的極度被動,反倒在初源面前伸手輕觸逍遙子的臉龐:「你既然有所決定,我也不打算干預,只是你傷勢的累積,不要忽視了......」

        其實迅馳很想叫逍遙子逃跑,可她也明白逍遙子不是臨陣畏縮之人,加上自己對聯盟之事冷漠至今,所以實在沒有資格阻止對方。

        迅馳並不怕死,但逍遙子對她來說卻至關重要,那怕只能多活一秒,她也絕不允許眼前之人先她而去,可悲的是......逍遙子不明白他已讓面前的迅馳心碎數次。

        「放心,我自有分寸,定不讓妳擔憂,剛才社長也說了,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便要我們離開,戰與逃之間,敝人會視大局切換。」逍遙子平穩地說,語氣似乎蘊含某種堅定的意志。

        「嗯......」

        好像稍微放下了心,迅馳露出姊姊般的淺笑,左手指尖則輕撫逍遙子的瀏海,跟著......她轉冷的眼神看到了一旁的初源......

        「......你最近在幫這人特訓嗎?」

        迅馳放下了手,紅眸裡的注視正停在初源不遜自己的姣好容貌上。

        「是啊,迅馳也明白,她身負打敗逆吠陀的可能吧?」逍遙子爽快回答,右手則輕抓初源的左臂將之拉到身前,讓迅馳與她面對面:「跟妳介紹一下,這是空滄瀧部的妹妹,空滄迅馳。」

        「那、那個、妳好,我叫初源,請多多指教!」突然被拉過來,還來不及準備的初源有點緊張的打著招呼,該說她碰到這種超有魅力的女神,一時之間還習慣不了吧。

        「......」

        因為穿著高跟涼鞋,加上本身又比初源高了點,沒有反應的迅馳只是皺著眉頭用憔悴的表情低視初源,儘管超級漂亮,可從冷漠眼神傳來的無情不禁令初源壓力很大,而且......她隱約感覺迅馳似乎很討厭自己。

        對視數秒,無力和鬱悶再次充塞紅眸,迅馳在緩緩吐了口氣後便撇過頭去,不發一語的離開。

        「呀呀呀......這真令人頭痛啊。」

        見迅馳走遠,逍遙子很無奈的搖頭扶額,而初源在覺得莫名其妙之餘,更多的是恍然大悟,因為她發現迅馳的態度就是自己最開始在聯盟時的樣子......

        「感覺......是好悲傷的一個人,希望她不要把自己壓垮了......」大概起了很深的共鳴吧,初源面上浮現罕見的心疼。

        「她對妳的態度,呀呀呀......敝人只能替她向妳道歉,不過迅馳其實沒有惡意的。」逍遙子一臉困擾。

        「沒關係啦,我知道那種感覺,因為我前陣子也跟她一樣......」

        「唉......只能說情字擾人,但世間卻也因情得以滋潤,初源、敝人先離開一下,妳就先回戰神之都吧,等把事情辦完,我便再去找妳。」

        「嗯,你慢慢來就好。」

        應該是要去找迅馳吧,逍遙子在跟初源道別後便循著迅馳離開的方向走去。偌大的帕羅拉白石廣場,人群早已散離,而逐漸轉紅的天色是夜幕將到,初源想著自己已經好一段時間沒看到"正常"的天色,便打算在此稍作停留。

        同時......她也悄悄回想逍遙子稍早的話語,確實、若不論現下危難,聯盟不僅有日本的感覺,就連語族也相同,要當長久居住之地其實也不錯。

        驀然、一陣花香伴隨忽強的陣風捲過,漫天紅葉飛舞間,初源視線一瞬受擾,再定睛,眼前竟已站了一位身穿和服的紫髮少女,而見橘白紅花盛艷綴髮,細鍊玉墜繞簪成繁,少女不僅一對狐耳豎立頭頂,更有三條蓬鬆修長的狐尾舉掛輕晃,初源見那絕代之容帶著足可透視人心的美豔眼神,已深知來人的不凡。

        「在下御門真姬,初源小姐有禮了。」

        輕輕彎腰行禮,真姬與髮同色的眼眸在微閉後散出一絲銳氣,初源不禁面露防備。

        「妳知道我的名字?」

        「小姐榮獲殘月劍胚,名號自響聯盟,今天真姬前來禮請,只因主人想與小姐見面。」

        「主人?」

        一句有禮請見,溫柔的口吻卻有不容拒絕的味道,面對突然來會的神秘狐娘 • 御門真姬,初源是否又遭奇遇?真姬口中的主人又是誰?


 
 
 
 
 

創作回應

傑出荷包蛋
太多美麗的獸娘了,好想每個尾巴都玩過一遍(被逮捕
不過背負的東西感覺都相當沉重呢...
2023-10-15 17:41:41
虚ろな光
玩 都玩 不過迅馳比較危險ww

初源跟迅馳有各自的問題 真姬就還好 她來請人而已 嘿嘿
2023-10-15 18:08:40
Astray
竟然有出場詩...;OAO;

話說角色好多啊~//=w=//
2023-10-15 18:56:06
虚ろな光
嘿嘿沒錯

ㄚ不過我稍微講解一下 我這個詩算特殊陪襯 角色本身是沒念的

另外對角色有疑慮可以問窩就是 嘿嘿
2023-10-16 13:55:30
小蛋
每次都會被點卡到XD!!誤聞腳味
內容讚讚~~
2023-10-16 18:02:17
虚ろな光
竟然嘛ww 卡點啥的ww

解說一下是因為逍遙子教對方戰鬥 對方被慘店 鞋子掛在逍遙子手上 然後逍遙子痞痞無自覺用手轉鞋子玩 後來手碰鼻子就...(剩下的你懂了www
2023-10-16 18:06:32
Lee~
東宮千歲寧酷斃了[e22]
2023-10-17 15:48:01
虚ろな光
耶嘿嘿 ㄋ喜歡真是太好了OwOb
2023-10-17 17:27:23
小刀
三個女孩好似會發生甚麼情感交織的故事,每一個都非常有特色
2023-10-26 13:21:07
虚ろな光
會的 目前正進行中OwOb
2023-10-26 19:29:5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