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悲終默示錄外傳 • 初源之章 第六話:終末的序幕 第三小節-約束的日期(中-2)

虚ろな光 | 2023-10-27 11:19:47 | 巴幣 1390 | 人氣 363


        大雨滂沱的北龍嵎,置身廣寒御法殿的初源盯著懸浮屏幕,青蘊理衣欲給的片段似乎和逍遙子有關,隨著畫面持續播放,雙眼異色的男孩正一位美麗的女性牽著手,那是如今看來頹靡不振的女神 • 空滄迅馳。

        「空滄迅馳給人的感覺跟現在完全不同呢......」

        「因為她那時擁有活著的意義,雖然毫無血緣,但她一直很想要一個弟弟,汝所看見的男孩,是她生命唯二重視的至愛之一、親情之愛。」

        回應對迅馳印象有所感慨的初源,理衣輕聲解說,而過往的迷霧被如今的片段逐漸撥開,安倍晴明、空滄迅馳、鳴劍江湖˙逍遙子,以及畫面的男孩究竟有何關聯呢?

 
        千年前......日本、玉樞臨水樓......
 

        平安時代、鬼族造殺掀兵燹末亂,人類與半神攜手共對,同時、亂世亦讓不為人知的組織浮上檯面,玉樞臨水樓便是當今日本五大神祕之一。

        相傳......只要能付出代價,玉樞臨水樓幾乎能辦妥任何委託。有人說、玉樞臨水樓是收銀買命的殺手組織,也有人說、玉樞臨水樓是商易闢財窺見秘寶之處,也有人說......玉樞臨水樓能辦到人類辦不到的事,可那種代價卻也非人能付。

        占地不大的玉樞臨水樓聳立山岳之上,它的外表比起"樓",更像一座半里高的天守,其以黃玉為牆、翡翠為瓦,圍牆內則有水若琉璃、銀箔異葉如蝶翩翩,足見玉樞臨水樓的奢華。

        進入樓內,景色依分立的八堂各有不同,另外八位堂主各個非人、能力出眾,但都臣服於天守最高處的御主殿,加上不屬人鬼神任一方的立場,是亂世下存在危險的中立之處,因為不只人神,玉樞臨水樓也會接到鬼族委託。

        今天、美麗的空滄迅馳帶著年幼的義弟˙龍川無痕前來拜會,為的、正是解決無痕被鬼族之力蝕心一事。

        自從被鬼力侵蝕後,無痕身體每況愈下,雖說迅馳為半神,卻屬專司戰鬥的類別,所以陣術方面的功能幾乎沒有,加上無痕體內的蝕心狀況相當特殊,遂迅馳已無計可施。

        此刻在八堂之一的佛獄淨堂內,身穿短褶裙和輕薄長外套的迅馳正立其中,那繫肩帶的露胸上衣和膚色吊帶絲襪讓凹凸有致的身材更添誘惑,明顯與平安時代不同的衣裝風格,正彰顯來自聯盟的先進,而其左手牽著那位表情柔軟又令人揪心的可愛男孩,便是迅馳最疼愛的龍川無痕。

        「被稱龍上神駒之一的空滄迅馳小姐,佛獄淨堂已恭候多時。」

        偏高的男音略帶某種後製的糢糊,強烈起伏的語調令人印象深刻,說話的......是迅馳身前數公尺處;癱在座位上的一具詭異白屍,那粗略有2.5公尺高的肥胖身材如泡水般浮腫膨脹,濡濕的黑髮和猙獰的表情如鬼一般,彷彿無時無刻處於痛苦之中,更令人覺得噁心的,是白屍背後之肉蔓延到部分牆壁與天花板上,使二十多坪的佛獄淨堂呈現半玉半肉的恐怖狀態。

        滲液躍動的白色血管、腐爛破洞的肉牆,一切和迅馳的絕代之美與香味形成強烈對比,而那高肥腫脹的恐怖白屍,也正是佛獄淨堂之主──鬼面人心 • 獄婆僂

        「龍上神駒之號是我姊姊在現世與人類、半神對抗鬼族而得,我只是為親愛入世,這稱號與我較無關連。」迅馳輕提音量,似乎不想和瀧部有什麼牽扯。

        「哈、畢竟妳們是姊妹,不過我獄婆僂識人或人外無數,妳們姊妹的美麗竟與神相同,是足令人世傾覆之美,甚至、比一些迷倒眾生的女神更加出類拔萃。」

        「我聽過玉樞臨水樓也很不一般,怎麼如今見到我便難以抗拒了嗎?」

        「越人之存,雖說皆有遠超常人之美貌,但在那領域之內,亦有更加突出的絕代,空滄小姐一如其姊,乃屬絕代中的絕代。」

        「你的稱讚我就收下了,我想......我們還是快點進入正題吧。」

        迅馳右手摸了摸口鼻,頭頂馬耳稍向前折,就算冷漠如她,聽到那樣的稱讚其實仍會覺得開心,而面對獄婆僂,迅馳態度一如既往,也足見她的一視平等與不看外表。

        「嗯......空滄小姐的委託,是為妳的義弟解除鬼族之力的蝕心之苦,而上次我講過,此事我只能盡力而為。」說到鬼族,就連獄婆僂也透發沉重,那鬼力究竟是何種強大的存在?

        「上次的會談,先生希望我能帶義弟前來,今天、就請先生給我一個結果。」

        平穩回答的迅馳完全不覺懼意,她穿著低跟鞋的腳距離獄婆僂筋肉蔓延的範圍僅有十公分,而依在身旁的無痕早已嚇得不敢說話。

        「鬼力蝕心有多種情況,若不親自確認,無法斷定我為妳安排的四方變能之法是否有所用途,就且讓我以四方變能一觀此名男童吧。」

        持續操著奇怪的口吻,獄婆僂顫抖著身軀發話,同時天花板的白肉與黑髮逕自生成一個鬼頭往無痕靠近,蘊含在白肉中的赤紅光芒則在鬼頭面前形成一菱形晶元,正是四方變能。

        被恐怖的鬼面盯視,無痕不禁扁起嘴,淚汪汪地使力抱住迅馳大腿:「呣唔!姊、姊姊......」

        「怎麼啦?」

        露出溫柔笑容,迅馳把已經開始啜泣、隨時會放聲大哭的無痕抱起,感覺到那小手緊揪衣襟的力度,無痕相當害怕獄婆僂。

        「那個人好恐怖,我不要在這裡!」

        「獄婆僂先生不是壞人,他會解決無痕體內的壞東西,所以放輕鬆一點好嗎?那麼緊繃會傷到自己唷。」

        「嗚、嗚哇哇哇~」大概到極限了吧,鼓著臉頰的無痕還是哭了出來。

        「啊~沒事啦,不哭不哭,姊姊會保護你,沒什麼好怕的,嗯?」口氣徹底放柔的迅馳微微晃動身體,抱住無痕的手則更加用力,而無痕也順著義姊的動作,把臉埋入那深邃乳溝內,接著像八爪章魚一樣緊緊纏住迅馳。被那遠越常人的香豔與無暇熱軟包圍,無痕很快平靜下來,在確認懷裡的人平復後,迅馳望向獄婆僂繼續話題:「抱歉、稍微耽誤了,我們回歸正題,先生看出什麼端倪了嗎?這孩子的情況又是?」

        「唉!此子之軀,雖外表僅見疲弱,實則心臟與周遭血脈與鬼族之力同化,四方變能已無用矣!」

        「怎麼會......」

        看獄婆僂收回鬼頭並用沉痛的口吻宣告壞消息,迅馳面上不禁浮現絕望。所謂的四方變能,乃為本州島上空一處神秘的浮空之島 • 宿星都之寶具,其為一種特殊的力量媒介轉換器,還能用來分析人或人以外之存在的力量性質或其它狀況,亦是玉樞臨水樓覬覦已久的目標物之一。

        可是、玉樞臨水樓雖有四方變能,卻少了能啟用它的應龍之精

        為無痕去除鬼力的代價,便是迅馳替玉樞臨水樓取得應龍之精,這樣獄婆僂便能使用四方變能,再以迅馳本身為媒介,將鬼力轉入迅馳體內,並由她自身的神力去支撐無痕的身體。

        上一次、迅馳已取來應龍之精,經過確認後四方變能以可啟用,只是萬萬沒想到,無痕的情況已嚴重到如此地步。

        「此子鬼力蝕心之情況,是已蝕入魂魄,也只有蝕入魂中,才會讓軀體與鬼力同化而非單單侵蝕,所以即便透過空滄小姐做為媒介得以削去鬼力,但肉體基質迷失的空缺,會讓他力竭而亡。」

        「基質迷失的空缺?請先生說清楚一點。」

        「初生之子,肉身未成長完全,最初受到的鬼力雖是些微,卻也滲透全身伴隨此子的成長逐漸壯大,而鬼族之力的純粹恰如妳們專司戰鬥的神力,世上罕有力量能補,其次尚有力量能否契合並不予外溢之憂。」

        「難道憑我的力量無法代替嗎?」

        「姑且先不提四方變能無用此點,以如此程度的鬼力,空滄小姐要動用的力量不在少數,而力量一多,便有契合度之問題,方才以四方變能檢測,此子身上的力量已獨樹一格,與空滄小姐的力量波動質性不同,加上此子過於年幼,或者......空滄小姐要賭一把,如果情況有變,就立刻停止四方變能?」

        「......」

        沉默的迅馳一臉難為,她凝望懷裡的無痕,而感到義姊的視線,無痕也抬起頭來回望,明明剛才還因為獄婆僂嚇得要死,但只要被迅馳抱住或這樣近距離看著她的臉,無痕就覺得什麼都不用怕了。

        「姊姊?」

        「你好多了嗎?」收起負面情感,迅馳擠出沒什麼事情的表情。

        「嗯......不害怕了......」無痕露出笑容,可看起來卻相當虛弱。

        「呵呵,我的乖孩子......」迅馳右手捧抱無痕的臀部,左手則不斷輕撫他略為蓬鬆的長髮和背門,在吻了無痕的嘴唇後,她柔柔啟口:「休息一下吧,姊姊抱著你睡,好嗎?」

        聆聽義姊的親密言語,點了點頭的無痕挪動一下身體,用臉磨蹭迅馳半露的胸部數陣後,身處女神溫香懷中的他閉上眼睛,很快地進入夢鄉。

        「空滄小姐考慮得如何了?」

        見迅馳已把無痕哄睡,獄婆僂發話詢問,可是對迅馳來說,無痕看起來軟綿綿又令人心痛的可愛臉龐實在太過揪心,光是現在這樣把他抱在懷裡,迅馳仍覺得無法補足內心的難受,所以她無法想像懷中之人遭受更大痛苦的模樣......

        「不行!我無法容忍出了什麼狀況讓他受傷,我......我會再另想辦法!」

        「想另闢途徑嗎,嗯......」

        「先生是不是想到什麼了?」迅馳語氣稍急。

        「西往奈良而去,有一精通陰陽道之半神,如得首肯,以其能為或許可救此子。」

        「你能肯定?」

        「不能,但數十年前,我有見過症狀與此子幾乎一樣嚴重之人,其受該半神異能,成功削去鬼力而健康存活,但......」

        「請先生直說吧。」

        「要讓此神幫助並不容易,加上如今鬼族戰禍連綿,向西之途已有阻擾,空滄小姐此行可能徒勞。」
        「不管希望有多渺茫,只要有機會,我絕不會放棄!」

        「照此言之,四方變能之法,空滄小姐是不打算賭一把了?」

        「嗯,交易就這樣吧,先生提供門路,我就當已經予以回報了。」

        「既然空滄小姐是如此打算,獄婆僂也不能不付妳取來應龍之精的對等代價,此兩物妳拿去吧。」獄婆僂身軀再顫,掩蓋後壁的筋肉打開暗門,一瓶黃玉雕成的小瓶和朱紅微帶紫光的勾玉輕快飛到迅馳面前。

        「這是?」拍撫無痕的左手接過小瓶與勾玉,迅馳面露疑問。

        「瓶中所裝,乃玉樞臨水樓六百年一產之迴天瓊華露,一次使用一滴,份量可用七次,將迴天瓊華露滴入水中並以妳神力催化熱滾,服用後就能暫時壓抑鬼力,另外的解樞水玉乃我信物,該半神與我有過數次交易,持此而去,相信會有幫助。」

        「那我就謝過先生的慷慨了,如果這孩子能安然無恙,迅馳不會忘記你。」

        「去吧,玉樞臨水樓講究公平對等的交易,不存人情。」

        一語不存人情的對等公平,獄婆僂全身筋肉便被身後牆洞吸入,頓時噁心的筋肉攪動聲迴響耳畔,數十秒後、佛獄淨堂只剩那架高的殿主貴座,恢復了潔淨芬芳。

        「要去奈良......但我不想涉入江湖紅塵,可是為了你,姊姊要盡全力!」

        迅馳看望懷裡的無痕正吸吮著她的乳房安睡,也許是母性被激發後所帶來的愉悅吧,那對馬耳保持前折微顫的狀態,在看了無痕的睡臉數分後,迅馳深深吸了一口氣......

        「沒事的,我的孩子,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姊姊一定會救你,所以......你絕對不能丟下我,姊姊還要看你長大、看你獨立,看你找到自己心愛的女性......」

        半氣音的竊竊私語在熟睡的男孩耳畔繚繞,迅馳是如此期許著,而紅塵崎嶇難行,世路迢迢、唯問情義,轉身邁出的腳步在下了小小覺悟後已然更加堅決。

 
        現在、帝爾聯盟、北龍嵎神社內的廣寒御法殿......
 

        懸浮光屏旁出現了光紋繚繞,一段為義弟奔走的過往畫面結束,隨著光屏裂解消散,初源微張小嘴的面上滿是錯愕。

        「天啊......片段裡的男孩,那個吸著迅馳的奶、叫龍川無痕的小男孩,就是逍遙子對吧?」

        「是、那個曾讓空滄迅馳變得溫柔聰慧的龍川無痕,便是如今的逍遙子,只是失去了記憶並有不能恢復的限制。」理衣仍操那口風騷語調,心裡則在暗想為什麼初源要強調吸奶這件事。

        「那逍遙子為什麼會失去記憶?不能恢復又是什麼原因?」

        想起逍遙子偶透的嚴肅,在看了這些片段後,初源覺得他表面上的清閒更像一種偽裝,即便並不刻意,而就算還不明白一切原委,初源也多少能體會迅馳的痛苦了。

        只是......她們為什麼要給自己看這些?明明是那樣陌生的關係,難道逍遙子的"另有目的"會是影響相當深遠之事?

        就在此時、理衣床頭稍遠處的門扉打開,頓時花香與清亮溫柔的女音傳來,彷彿已經知悉了初源的疑惑......

        「逍遙子會失去龍川無痕時期的記憶,全都是因為我的關係......」

        星色黑眸微側,只見來者姿容如神越人之美,那白金長髮側綁馬尾定簪綴玉鍊之飾,中分的瀏海過臉捲曲及胸,其瓜子臉上的緊緻雪肌透紅細滑,深褐眉下的愁媚黃眸在眼角與雙眼皮間帶著自然妝般的淡紅,而處在美艷和美麗之間的容顏約莫二十來歲,並用清純的氣質中和成一抹恰到好處的飽和。

        一時間、初源又看入迷了......

        和迅馳相同層級的美,但卻是兩種不同的路線,唯一相同的就是那充斥性魅力的火辣身材,初源看著對方身穿露出胸、肩、臂、腿的暗紅色和服輔以紫裙,她想不到那會和女性雙腿上的白色楔跟鞋與亮膚絲襪不違和地相輔相成。

        「逍遙子在身為龍川無痕時為我戰死,之後我加入聯盟,在合力讓他復活的時候,他體內突然湧現鬼力,對肉體與魂魄造成了影響,即便是如今成神的當下也依然。」

        放任初源的注目,女性自然地走到床邊坐下,當然......初源沒聽漏理衣小小"欸"了一下的抱怨。

        「我不認識妳,直接對我說這些妥當嗎?」初源眼神變得認真,她萬萬沒想到逍遙子竟是死而復活的人。

        「因為妳身上的某種存在是逍遙子所覬覦,不過妳放心,我可以擔保他沒有惡意,更不會害妳,只是......」

        「只是什麼?」見對方停頓,初源出聲催促。

        「我擔心妳一旦給了他想要的,反而會造成他的再次死亡,而這次一旦再死,就永遠不能復活了。」

        「妳好像很了解他。」

        「當然,雖說無痕是吃空滄迅馳的奶長大的,但......我卻是無痕曾經的愛人,了解他也是理所當然。」

        「誒......」

        「理衣對妳播放的片段沒有提及,我就是獄婆僂所說的、那位精通陰陽道的半神,空滄迅馳後來成功找到我,並以幫助我對抗鬼族為條件,換取我祓除無痕體內的鬼力。」

        「那妳......」

        「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安倍晴明,希望初源小姐能把我記在心裡。」

        褐木桌上、茶溫早已散去,只留那些許香氣繚繞,好像記憶在久遠之後的餘韻殘跡,是將要消散、卻又令人想緊抓不放,此刻......傳說的陰陽師安倍晴明現身眼前,那與歷史大為不同的女神真身,究竟會帶出逍遙子的什麼過去?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應龍之…(´∩ω∩`)
來好好抱抱阿光,天氣冷冷來取暖~(つ´∀`(´∀`c)
2023-10-29 21:52:10
虚ろな光
沒事 是心臟某處的東西 嘿嘿嘿

抱ㄍ 不過聽說這幾天要熱了
2023-10-30 12:05:54
小蛋
鬼面人心 • 獄婆僂人設好具象XD
2023-10-30 18:11:32
虚ろな光
白白濕屍 有點噁>X<
2023-10-31 09:45:51
Astray
吸奶的事情,是必須強調的...(・`ω´・)
2023-10-30 22:14:30
虚ろな光
我最近缺乏母愛(沒w
2023-10-31 09:46:03
Lee~
可惡!小男生就是有這種好處!
2023-11-02 00:30:57
虚ろな光
當年我在街道旁的公園也看過類似的情景 我當下(!@!$@%@#% 略....QQ
2023-11-02 00:44:4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阿光好好保重諾,如果真的不行還是多休息的好( ´・ω・`)
2023-11-05 05:35:28
虚ろな光
是ㄚ 現在正在休養中了 我會趕快康復的QQ
2023-11-05 12:08: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